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郭国汀律师专栏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一集: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今天我想论证反共与反专制暴政这个话题。前几天看了李劼写的一篇文章《反共还是反专制》?应该说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李先生是一个有相当水平的人,他的文章中有些论点是正确的,但是与此同时,他在关键问题上的论点则错误明显,而且严重误导公众。之所以引起我关注这篇文章,是因为李劼先生据称是个博士,发表了大量的文章,我看过其中几篇,因而知道李先生是个有水平的人。

   问题在于他在有些关键问题上,发表的文章的立论基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令人怀疑。例如,当初袁红冰教授发起自由文化运动时,他发表专文反对自由文化运动;前几天他又专文对中国民运,特别是民运的一些领袖人物,进行了尖酸刻薄的嘲讽。而前两天他又把旧文新发,题目就叫《反共还是反专制》?

   这就提出了一个重大话题,反共和反专制暴政两者的关系。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当今不论在民运领域,还是在海内外中国知识分子当中,包括一些看起来象是反共的民运人士,都有某种糊涂概念。

   比如,有人说他们“只反专制不反中共”,持这种观点的包括李劼先生,及较知名的网民“少林”;还有种“真正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的人就不会想推翻共产党”的论调。第三种说法是一个网络名家“东海一枭”所称之“中共拥儒我拥共”;“反儒就是反华”!东海一枭是在中国大陆有相当影响力的高产作家,他的“中共拥儒我拥共”;“反儒就是反华”,均是严重误导公众的似是而非的说法。因为中共远不等同于儒家,儒也不等于中华;姑且不论中共极权暴政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仅从逻辑上就说不通。我认为有必要对此问题做个比较清晰的评论。

   李先生说“反共”一词不仅过气,而且内涵含糊不清。究竟是反对共产党,还是反对共产党人,反对共产党的专制,或者是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反对共产主义,或者是反对以共产主义名义的封建主义。他说假如共产党不执政,那问题就变成了反对的是共产党的执政,或者一旦共产党不专制了,问题就变成了反对共产党的专制。接着他话锋一转,“专制不是共产党发明的。前有历代封建王朝的专制,后有国民党的专制。而共产党就是从反对专制开始的,既反对孔儒文化,又反对国民党的专制”。所以他得出结论说,“反共一词的确切涵义,就是反对专制”。

   我认为李博士在这里偷换概念的功夫用得非常妙,反共绝对不仅仅是反对专制。因为共产党并不是专制的同义词,专制仅仅是共产党政权特征之一而已。因为共产政权具有如下典型特征:一是极权;二是专制;三是流氓;四是吸血鬼;五是极度无知无能和残暴;六是暴政。因此李劼先生把反共归结为仅是反对专制,显然偷换了“反共”这个概念。

   英文,反共称做:Anti-communism 和Anti-communist,(至少有24,000,000个英文信息,李先生据然称反共一词是“过气”术语?!)即反共产政治体制和反共产主义。反共当然包括反对共产党,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反对共产主义,反对共产专制暴政。但是反共一词更重要的是反对共产党的极权、专制、流氓、吸血鬼暴政。美国前总统里根精辟地指出:“什么人是共产党人?那是阅读马克思和列宁著作的人。什么人是反共人士?那是理解了马克思和列宁著作的人”。

   (How do you tell a Communist? Well, it's someone who reads Marx and Lenin. And how do you tell an anti-Communist? It's someone who understands Marx and Lenin. -- Ronald Reagan)

   第二,李先生说,“在民主政治中,反共这样的词语和思维,是不会出现的”。他举例说在美国是两党执政,不会出现“反共和党,或者反民主党这样的词语和思维。因为民主政治的话语和思维是多元的,而不是黑白分明的”。

   这里李先生在逻辑上又偷换了概念。首先李先生故意将中共与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相提并论。正因为他将性质上截然不同的政党相提并论,使得后面他要论证的话题就转变了。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流氓专制暴政,因此中共是个专制独裁流氓成性的恶党。而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实际上是在一个自由、共和、宪政民主体制下的政党,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性质上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所以不具有可比性。如果共和党或民主党也主张极权专制暴政,毫无疑问立即就会有反共和党及反民主党的话语出现。

   任何两个事物必须在同一个层次进行比较才有意义,否则,偷换或者混淆概念以后,再进行比较是得不出任何可信的结论的。事实上,反共思维,或者反共词语,不但在民主政治中大量出现,而且美国历届总统实际上都是坚决反共的,包括开创中美两国外交关系的尼克松总统也是坚决反共的;历任美国总统,没有一个是不反共的,即使是奥巴马总统,同样坚决反共,他在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的电视演讲中,重申了他的反共立场,在他的就职演讲中也公开强调了反共信息。

   事实上,东欧各前共产暴政国家、欧盟各国及美加等国领导人均公开反共。捷克在1993年通过了一项决议,直接把共产政权称为犯罪政权,把共产党定性为犯罪组织;1995年9月22日阿尔巴尼亚通过一项法律,谴责前共产政权对阿人民犯下的反人类罪和群体屠杀罪行;1996年8月22日拉脱维亚通过一项宣言,谴责前苏联共产极权暴政对拉脱维亚人民的犯罪行为;1998年2月20日保加利亚草拟了一项法律宣告前共产政权是个非法政权;波兰总统在2006年作的一个演讲中,明确把共产党称为犯罪组织;2006年7月3日克罗地亚通过一项官方文件指称共产党是犯罪组织;欧盟议会2006年通过了一项“反共产极权体制第1481号决议”。美国前总统布什2007年月日在华盛顿举行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上的演讲中指出;“捷克作家米兰• 昆德拉曾经将反抗共产主义的斗争形容为“记忆对抗遗忘的斗争”。共产党政权不仅夺走了受难者的生命,他们还企图盗窃他们的人性,抹杀他们的记忆。随着这个 纪念碑的落成,我们要恢复受害者的人性,恢复对他们的记忆。自由是我们创世主的礼物,自由是 所有人类天赋的权利,自由将最终取得最后的胜利!”。2009年3月18日,欧盟举行了欧洲良知和共产极权罪行的听证会。前捷克总统哈维尔指出,“在欧州有两个极端的系统,共产主义和纳粹,造成了人间悲剧,尤其是共产主义,其理念覆盖整个社会,每个人不是受害者,就是行恶的罪犯。如果我们不能够反对导致可怕灾难的共产理念及其机制,将会是很危险的 ”。乌克兰总统尤先科2009年10月13日呼吁国民清除共产主义污垢,把带有共产党标志的纪念物和偶像仍进历史垃圾堆。恢复历史的真相和公正是民族复兴的基础。尤先科总统2009年5月17日表示应彻底清除共产极权的标志,同时告诫那些不承认共产主义罪行的人们,必将被淘汰。 这里发生的大屠杀与奥斯维辛和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所发生的同样残忍,并强调:这样的罪行不会被历史所宽容,也将不会历史被宽容。立陶宛国会通过法令,禁止在该国任何地方公开展示共产党的镰刀斧头的旗帜和纳粹的象征。在立陶宛公展共产和纳粹领袖的图像都是违法。爱沙尼亚决定禁止纳粹党徽和镰刀斧头标志。包括带有共产党的镰刀斧头和纳粹党徽符号的旗帜、标志和徽章。印度2009年6月23日宣布“印度毛主义共产党”(通称“毛派”)为恐怖组织。捷克、阿尔巴尼亚、拉脱维亚、保加利亚、波兰、克罗地亚、乌克兰、立陶宛、爱沙尼亚、印度、欧盟诸国、美国如今都是自由宪政民主政治,他们都公开使用反共词汇,公开谴责共产暴政,公开指控共产党是犯罪组织。李先生却睁着眼睛瞎说“在民主社会中,不会出现反共的词语和思维”?!这纯属胡说八道。

   第三,李先生说: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也就是中共所称的对立统一,它容易滋生出斗争哲学,骨子里是充满暴虐倾向的专制文化。这种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他的特征是非常封闭,逻辑上自成一体,僵化、排他、不宽容,非把所反对的对象置于死地不可,没有任何调解的余地 ;经常走向极端化和妖魔化。

   我认为李先生上述论点同样似是而非。虽然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在某些场合或许有问题,但是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是不是必然导致有暴虐倾向的专制文化呢?不然!因为黑白分明也即是非分明,而不是和稀泥、或者含糊其辞的思维。一个坚决反共的民运人士,并不是充满了暴虐专制文化的人,反共人士也不是把共产党妖魔化,反共人士并非走极端,或者不宽容。

   问题在于任何宽容,任何原谅都有一个前提,必须在共产党认罪、悔罪这个前提下,才有宽容。如果说没有任何原则,没有任何条件的所谓宽容和解,这种所谓宽容和解不是正义公道公正的宽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纽伦堡国际法庭经过审判确立了一项国际法律原则:对任何重大犯罪,(指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战争罪、酷刑罪)罪犯不得免除处罚,不得未经公正审判免予刑罚。

   当今国际社会以色列对这项原则是执行得最好的,西班牙国家法院审理江泽民等五个中共党魁“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这个案件,表明西班牙对该项原则也执行得非常好。国际上人们津津乐道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在他当选总统以后,对南非前政府表示谅解宽容,但是他的宽容有一个前提,就是前政权必须详细坦白在他们执政期间,在执行种族隔离政策中,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在这个前提下,也就是说原来的罪犯真正忏悔,才能够得到宽容。此外,阿根廷政府在专制政权时代,也犯过很多罪恶,阿根廷进化转变成民主政府以后通过了一项法律,免除阿根廷专制政权所犯下的所有的罪恶,这么一来,使得阿根廷专制政权的受害者无处讨回公道、实现正义,所以这些受难者也到西班牙起诉前专制政权的罪犯。换句话说阿根廷民主政府的法律并不能约束这些受害者。这表达了一个信息:对于反人类罪、酷刑罪等国际重罪是不能够轻易原谅宽容的。这种黑白、是非分明的思维方式本身并不是坏事,而且它跟中共的“对立统一”,跟中共的斗争哲学完全不是一回事。

   中共之所以充满暴力残暴至极,是因为共产党本身毫无人性的暴虐的党文化造成的,直接源于马列原教旨。马克思早在1848年便写道:“即将到来世界大战(指共产革命)不但要让地球上的反动阶级而且应让反动的人民全部消失”!恩格斯也在1848年称:“下一场世界战争将令所有的反动的人民在地球上的人种中消失”;列宁在其《左翼共产主义》一书中公然宣称:“共产党人为达目的已作好欺诈,伪证和采取任何手段的一切准备”。列宁亲自下令谋杀沙皇尼古拉二世夫妇及年仅13岁的公子和三个美丽的公主。周恩来亲自下令将中共原特务头子顾顺章全家老小十几口人满门抄斩。斯大林在1932年至33年故意饿死乌克兰300万人,中共及毛泽东在1959年至1961年则故意饿死3800万农民!全世界共产国际曾确认过90个共产党,所有的共产党都充满暴力,特别是撑权的共产党均极端残暴。共产主义运动屠杀了全世界至少一亿至一亿四千五百六十万人。其中,苏联25,000,000至66,700,000; 中国64,000,000至80,000,000; 柬普寨红色高棉在撑权的三年期间屠杀了占全国人口四分之一的2,500,000人(其中华人20余万!);北朝鲜迄今仅饿死就已超过2,000,000人。1941年6月苏联红军从乌克兰西南部的伊万诺-弗兰科夫斯克州撤退时,苏共秘密警察夜间在杰米亚 诺夫狭口处决了1000多名政治犯。1989年,当地的纪念碑人权组织展开发掘工作,把找到的500多具遇难者的遗骨重新安葬在一起。遇难者中有妇女、老 人甚至正在哺乳中的婴儿!因此并非由于所谓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产生了暴力,斗争哲学。而是共产主义理论本身就是建立在暴力谎言恐怖基础之上。所以我认为李先生将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跟所谓暴力与斗争哲学,跟对立统一等同起来,也是一种误导公众的谬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