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
走向大自然
·p53 心的挣扎 生命无价
·心的挣扎p54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题名伊敏的先生写了一篇文章“中国毛派翻天无出路”。
   其中乐观地断言“彻底挣脱赤左意识形态,彻底甩去已被证谬的歪斜教旨,自然还是一篇大文章,需要朝野士林的共同努力,也希望得到海内外关心中国事务的朋友们多多出力。但是,我感到大地在动,赤左思潮在意识形态的最后堡垒摇摇欲坠矣!终于到了可以向它告别的时刻!”
   

   是这样吗?
   
   事实是,如果右派极右,那么极左也就愈左。极左与极右是一对孪生兄弟,有一者必定会有另一者。这跟大自然的规律一样,如果久旱久旱,随之必有暴雨,旱得愈久,即来的暴雨也就愈烈。
   
   所以不反极右,要去掉极左,是痴人说梦。这等于是只让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不让,不让,月累年积,总有一天百姓急了,冲出家将衙门烧了。现在有个人无视州官放火,每天写文章反对烧衙门,写到后来,自己信心愈来愈足,告诉大家百姓不会再烧衙门了,你相信吗?
   
   正确的命题是要想断绝极左,必须首先断绝极右。从血缘上说,极左与极右虽是一对孪生兄弟,极右的辈分要高于极左,先有极右,才有极左。也就是当极右越来越肆无忌惮,无所约束的时候,极左就逼出来了。
   
   极左肯定是要将极右杀得遍体鳞伤,血流成河的,要不怎么称是极左呢?
   那个极右右得愈厉害,这个极左也就杀得愈厉害,其剧烈程度是互相对称的。
   
   极左杀掉极右后,没有可杀的了,干什么呢?一个选择是开始杀自己人(极左分子),理由是这些极左分子思想的深处存在极右,或者同情极右,这就是毛泽东的选择。还有一个选择是自己开始当极右,这就是邓小平的选择。
   
   毛泽东的选择,没有右了,还要杀思想上的右派,暗藏的右派,所以没有人受得了。
   
   邓小平的选择,没有右了,自己当右派,那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年的极右就杀得有些冤枉了。何况自己当起极右,不就堕入了冤冤相报的死循环了吗?
   
   现在有些貌似公正的文人装出一付先知的样子(:),中国的问题的根找到了,坏就坏在左、革命和暴力上,所以从这一刻起,不准再左、革命和暴力了。他们将冤冤相报的起点不是定在邓小平开始右的时候,而是定在邓小平开始右了以后。以后谁要再反对右,就是冤冤相报。你说他们是不是冰雪聪明?(:))
   
   鸣呼!不拿掉极右,极左、革命和暴力能够去掉吗?
   
   所以正确的命题是极右、极左一对孪生兄弟,没有方法只去掉一个,从先后次序的逻辑上看,去掉极右是去掉极左的必由之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