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
走向大自然
·心的挣扎p26 受苦或享受
·P26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
·对於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的讨论
·心的挣扎p29双 体繁 殖
·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
·对於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2 原子弹与中国
·心的挣扎page 47 智慧, 道德和理性在人类历史中对力量, 竞争和利益的平衡
·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
·心的挣扎page 31 怀念父母parent
·对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3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34专制无为民主
·心的挣扎page35 为什么 Why?
·心的挣扎p36永恒黑暗great night
·心的挣扎p37人之罪 Sin of Human
·两分法思维是中国思想叶子的茎和枝
·心的挣扎p38人类的官能
·心的挣扎p39爱与恨
·心的挣扎p40文革与人性
·心的挣扎 P41生命的动力
·心的挣扎 P42政治的悲哀
·心的挣扎 P43科学与宗教
·心的挣扎p44 异国的思念
·心的挣扎p45 给中国矿工弟兄
·心的挣扎p46 母亲的母亲
·心的挣扎p47 中国作家
·p50心的挣扎 洋娃娃为谁美
·p48心的挣扎生命和世界
·p51心的挣扎可悲的一代人
·p52心的挣扎 真与假
·p53 心的挣扎 生命无价
·心的挣扎p54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题名伊敏的先生写了一篇文章“中国毛派翻天无出路”。
   其中乐观地断言“彻底挣脱赤左意识形态,彻底甩去已被证谬的歪斜教旨,自然还是一篇大文章,需要朝野士林的共同努力,也希望得到海内外关心中国事务的朋友们多多出力。但是,我感到大地在动,赤左思潮在意识形态的最后堡垒摇摇欲坠矣!终于到了可以向它告别的时刻!”
   

   是这样吗?
   
   事实是,如果右派极右,那么极左也就愈左。极左与极右是一对孪生兄弟,有一者必定会有另一者。这跟大自然的规律一样,如果久旱久旱,随之必有暴雨,旱得愈久,即来的暴雨也就愈烈。
   
   所以不反极右,要去掉极左,是痴人说梦。这等于是只让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不让,不让,月累年积,总有一天百姓急了,冲出家将衙门烧了。现在有个人无视州官放火,每天写文章反对烧衙门,写到后来,自己信心愈来愈足,告诉大家百姓不会再烧衙门了,你相信吗?
   
   正确的命题是要想断绝极左,必须首先断绝极右。从血缘上说,极左与极右虽是一对孪生兄弟,极右的辈分要高于极左,先有极右,才有极左。也就是当极右越来越肆无忌惮,无所约束的时候,极左就逼出来了。
   
   极左肯定是要将极右杀得遍体鳞伤,血流成河的,要不怎么称是极左呢?
   那个极右右得愈厉害,这个极左也就杀得愈厉害,其剧烈程度是互相对称的。
   
   极左杀掉极右后,没有可杀的了,干什么呢?一个选择是开始杀自己人(极左分子),理由是这些极左分子思想的深处存在极右,或者同情极右,这就是毛泽东的选择。还有一个选择是自己开始当极右,这就是邓小平的选择。
   
   毛泽东的选择,没有右了,还要杀思想上的右派,暗藏的右派,所以没有人受得了。
   
   邓小平的选择,没有右了,自己当右派,那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年的极右就杀得有些冤枉了。何况自己当起极右,不就堕入了冤冤相报的死循环了吗?
   
   现在有些貌似公正的文人装出一付先知的样子(:),中国的问题的根找到了,坏就坏在左、革命和暴力上,所以从这一刻起,不准再左、革命和暴力了。他们将冤冤相报的起点不是定在邓小平开始右的时候,而是定在邓小平开始右了以后。以后谁要再反对右,就是冤冤相报。你说他们是不是冰雪聪明?(:))
   
   鸣呼!不拿掉极右,极左、革命和暴力能够去掉吗?
   
   所以正确的命题是极右、极左一对孪生兄弟,没有方法只去掉一个,从先后次序的逻辑上看,去掉极右是去掉极左的必由之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