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
走向大自然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什么人应该从美国滚回去?
·在美国的中国人 (前言)
·简单说说共产党这几个头头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二) 台湾同学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引言

   
   我于2009年10月26日写了一封给多维新老板的公开信,呼吁对命悬一线的多维博客
   做出挽救,其信如石沉大海。不过没有回答也是一种回答,清楚的说明了新老板的
   立场。
   
   在此其后,多维博客是什么状况呢?大家有目共睹:
   
   连续一个星期无法发贴;
   将近一半时间主页不显示;
   过去的文章格式分段变得混乱不堪;
   主贴上新发表的文章不是新发的文章, 出现多年前的文章;
   热门评论中出现多年前, 现在根本没有人再评论的文章;
   网友互动里的评论是很久前的评论;
   个人网络右边的评论列表被改为最老的评论;
   等等;
   
   世界上有这么一个老板新买了一个网允许这么糟蹋吗? 同时又这么傲慢的对待,和
   不CARE 网友的意见吗,不可能,这里只有一个逻辑能够解释这么一个事实。
   
   下面我开始讲我以前讲过的“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注)故事的续篇。
   
   正文
   
   西山有个大草地,草地上有很多白猴子在玩,白猴子都是从东山跑出来的。白猴子
   到了西山后就开始大讲自己在东山的经历,批评东山党猴的专横跋扈,贪污腐化。
   东山的党猴气得直跳,它们就从它们本来要埋到西山洞里给党猴子孙化的钱中,拨
   出一个另头,训练五毛猴,专门到西山草地中去与白猴子捣蛋。譬如,白猴子说:
    “党猴太不像话了,它们贪污,腐化,对奴猴太坏了……”五毛猴说:“你看见了
   吗? 你有证据吗?我看党猴一个个都是奉公守法,比西山的党牛好多了“
   党猴杀了几个不听话的奴猴,吓唬其它奴猴,白猴子叫了起来:
   “你们怎么能够杀奴猴啊!”
   五毛猴说:“杀几个奴猴有什么大惊小怪,谁叫它们不奉公守法,再说两百年前,
   西山的党牛不也杀了很多印第安牛,那时你们现在在哪里?那时不骂它们杀牛,现
   在要骂我们的党猴杀猴呢?”
   白猴子说:“东山应该给奴猴猴权,实现猴主……”
   五毛猴说:“什么猴主?我们现在的方式就是有东山特色的猴主,最适合东山……”
   
   
   这样西山的大草地成了一个闹哄哄的吵架的地方。当然这个吵架既不是探讨真理,
   也不是辩论,常常变成破口大骂,谁也说服不了谁,结果各念各的经,五毛猴天天
   颂扬东山的党猴好,白猴子还是天天照样批判东山的党猴专制腐败。
   
   党猴对五毛猴的成绩很不满意,俺们化了这么多钱训练你们,你们就不能叫这些白
   猴子闭嘴吗?五毛猴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每天帮着党猴救这个火,堵那个洞,还
   受白猴白眼,真是五毛猴钻风箱,两头受气:
   “我的党猴领导啊,你们现在事情这么多,一会儿警猴被杀了,一会儿党猴轮奸上
   访猴,让我们厚着皮擦猴屁股,搞得我们的英名全消耗完了,人家谁也不相信我们
   了。你们能不能做几件好事情,一方面俺也可以帮你们提提威信,一方面俺也沾沾
   光, 否则真难啊!”
   党猴看了五毛猴一眼,心想这些鬼猴子成天与白猴子混在一起,多少思想也受了白
   色影响了,将来回东山了,得将它们统统送到荒山野岭去隔离起来,免得白化思想
   扩张泛滥。
   
   党猴心绪很紊乱,想了几天,突然从它们老猴宗留下的山宝万里长城中得到了灵感:
   秦始猴当年能够筑长城防止北方狼,为什么俺就不能筑个网络长城,让所有的西山
   白猴和牛的声音进来前,我先查一下,有俺的批准的才能进东山。党猴想到这里,
   为自己的聪颖智慧得意得屁股都坐不住了。不过,它转而一想,这可是要化很多钱
   的,要是俺再从我藏到西山洞里的钱里拿,那些钱就只够维持到我的第五代孙子了,
   想到这里党猴不免有些心痛和泄气。但是转眼间,党猴又灵机一动,出来一个主意:
   为什么俺就不能在给奴猴的钱中再扣出一些来,不过这是不是有点不仁义。不过,
   它又想这个网络长城还不是为它们奴猴建造的,要不是怕它们受到西山的白化影响,
   俺建这个网络长城干什么? 这样一想,党猴已经觉得这笔钱应该完全由奴猴来负担
   了。
   
   但是党猴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考虑得还不建全:猴太祖曾经说过:星星之火,可以
   燎原。从星星之火角度看,光有网络长城还不够,必须消除火源。当然靠这些成事
   不足的五毛猴是消灭不了火源的,如果将那些有白猴子活动的西山草地都买下来,
   让它们都变成俺党猴的财产,还怕它们不像俺们的猴民日报和东东TV一样天天给俺
   唱赞歌,拍俺的猴屁吗?即便有些草地一时还达不到猴民日报和东东TV那样的水准,
   俺就天天给它放美雌猴的无毛照片,让它变不成俺最喜欢的红色,至少也变个黄色。
   当然对于那些集萃着特别不听话的顽固不化的白猴子草地,买下后,无法改造,干
   脆就将它踩成光秃秃的不毛之地的石头地算了,想到那时候这些白猴子灰溜溜的被
   哄走的样子,党猴脸上露出了一种怨气释放的笑容,心里想着,叫你们再骂我。当
   然这笔资金也是应该由奴猴出的。
   
   多维就是这样一块被党猴买下的西山草地,现在一群党猴穿着靴子,正在这块草地
   上乱踩,乱蹂躏,曾经用心血灌溉过这块草地的很多白猴子不忍看到这块地方受如
   此糟塌,一个个卷起行李,离去重找家园了。可是有一个格猴子,下定了决心,除
   非被赶走,它决不走。它要看看这块美好的草地,最后是变成猴民日报和东东TV,
   还是黄色的艳香玉园,还是空无一人的沙漠地。
   
   他相信钱只是猴的一个工具,迟迟早早,用钱多行不义必自毙,猴界里一定会出现
   比钱更强大的东西,来结束这段可耻的猴史,尤其这是在号称牛主的西山,是不会
   长期允许一小族猴子用钱来买断其它猴子的说话权利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