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
走向大自然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我们为什么流亡,漂零在它国异乡?
   
   不就是为了不满足只准吃,不准想,更不能说的猪权,而要一份自由思想,自由言
   论的做人尊严吗?
   

   现在看看胡锦涛将猪圈扩大到国外来(江没有做这件事),一个个华人可以自由言论
   的阵地沦陷,或正在沦陷,变成对共产党感激涕零的,特务密切监督下只能谈美女、
   裸体、美食的茶馆,怎不感到痛心?
   
   对比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我在北美中文博客的待遇还是好的。我在那里贴“章诒
   和错在哪里? ”,怎么也贴不上去。一贴,就收到系统自动反应: 我们的自动检验
   系统发现您 (不是你,很客气的) 的文章中有屏蔽词汇,所以很抱歉无法发布您的
   文章。我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我文中有共产党三个词,也不一定就是骂共产党,说
   不定是歌颂共产党的呢?可见共产党现在自己对自己也没有信心了,只要提共产党
   就没有好事情,干脆只要提到老子全不接受(:)。根据我过去的经验只要将文中的
   共产党改成伟光正或者王八蛋就可以过去,这次试了也不灵光。我又删了毛泽东,
   邓小平,还是过不去,看来伟光正的神经愈来愈脆弱,将屏蔽的范围扩大了。可是
   我实在看不出我这篇文章中有什么对伟光正不敬的话,无奈之下,只能作罢。我又
   贴了一篇文章“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霍的一下文章立即出
   来了,看着这番情景,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无独有偶,说伟光正不好,那些虎视眈眈在国外对伟光正政权垂涎三尺的民运又能
   好到哪里去呢?从美国人那里骗的搞民主的钱,关起门来,自生自灭,自我消费,
   好不悠哉。众所周知吴宏达从美国人那里弄了不少钱,主持了一份观察,我送过几
   篇稿子给他们,如石沉大海,再也不送了。这份观察没有多少人看,看来他们也不
   在乎。我确实也看不出他们发表的文章比老格高明到那里去,知道这里面另有奥妙,
   这不是容我讲话的地方。最近陈奎德从观察拉出去,自立山头,建立了一个纵览中国,
   我一直认为观察的风格就是这位陈主编的风格。为了证实,就将“章诒和错在哪里?”
   作为首发送去了,果然也如泥牛入海。后来张伟国先生热心,给我在纵览中国上转
   载了,这是后话。“章诒和错在哪里?”和老格的很多其它文章反而国内转载得很
   多。在国外,民运关门自烧香,共产党也不看好,倒是法轮功经常转载,而且我给
   法轮功送稿差不多都发,相比起来,大气多了。但是却也惹了祸,被共产党作为证据,
   一口咬定我是法轮功,我也是有言难辩。这也说明了中国人的特点,哪里容许你讲
   话,你就一定是那里的人了。想起来,做一个无党派的中国人真难啊!
   
   我相信施化和我一样,都是属于中国的一种新生的群体,独立的自由思想分子。他
   们不属于任何政党,任何派系,是凭着自己的良心和正义感在讲自己要说的话。他
   们的话可能有些人不爱听,有些人因为不属于他们的圈子,得不到好处,与己无关,
   不容他们讲,但是他们不受任何权势,金钱和派系利用雇佣,这是实实在在和明明
   白白的。
   
   现在这些独立自由思想分子讲话的领域正在愈来愈小,不管多维在整体策划上采取
   了什么方案,但是何频老板确实至目前为止,提供我们的是一个可以自由畅言的地
   方,无可非议。在今天这样的形势下,尤为可贵。不过惊恐之下,也不由担忧:何
   频老板,多维的自由言论还能挺多久?
   
   像多维这样提供给自由思想分子讲话的平薹国外已经不多,我知道的还有博讯,新
   世纪,独评等。我尤其敬重的是HXWZ,我不认识他们的编缉,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主
   持。从九十年代以来,他们以非常开放的政治态度,很有深度的鉴赏能力为这个堪
   称文化沙漠的时代和国家积累和抢救了一批文化珍品。我相信,当这个痛苦和畸形
   的时代的喧嚣慢慢平息下去,人们回头看望的时候,发现在这个国家的图书馆里,
   文化协会里,作家协会里堆满了垃圾的时候,而他们在国外的这个网络中却发现了
   真正的魁宝,会多么惊喜,会对这些无名的献出自己的时间和智慧的HXWZ工作人充
   满多少感激。
   
   目前事情很奇怪,国内网络的网友观念正愈来愈开阔和开放,反之国外的思维却
   走向愈来愈狭隘,愈单调,愈倒退 ( 甚至一本正经的在讨论六四的杀人凶手是不是
   柴玲和大灾荒有没有饿死人的问题)。是不是与共产党对外宣传控制加强,和民运愈
   来愈小家子气有关系?作为自由思想分子衷心感谢这些仍然提供我们自由表达观点
   的地方,如果这些地方也沦陷,那么我就失去了我流亡国外可以自由思想,自由言
   论的主要目的和理由了。剩下的路可能只有:当然是在假定伟光正对于过去我说了
   一些他们不中听的话不那么耿耿于怀,不打算折磨折磨我,出出气的前提下,我就
   打道回府了。
   
   何必再流亡,再流亡在它国异乡?
   
   所以,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