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
走向大自然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初搬到这个房区不久,去NEIGHBORHOOD 散步,就常遇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国女
   人领着三条很漂亮的猎犬散步。这应该是很POPULAR 的狗,可惜我的狗知识只在幼
   儿园水平,说不出品种。它有羊那么大,腿细长,头不大,脖子很长,一看就知道

   是一种能跑的狗。最引人注目的是那身短短白毛上带着一个个黑圆圈,尤其在冬天
   的雪地里看起来非常注目,所以我就叫它雪花狗。
   
   一开始我以为她是没有工作的,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出去散步,总可能遇上她。特别
   是在晚上灰暗的灯光里,在房区幽长的小道上,看见她孤独的身影领着三着狗走着,
   总是有一种感动。
   
   后来我们总是碰到,就认识了,她告诉我这三只狗的名字。然后叫其中一只狗给我
   一个KISS,那个狗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然站起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又若
   无其事的回到地下去闻不知什么东西了,我摸着脸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然
   后她俏皮地告诉我,养狗比养孩子好,又省钱,又有感情。
   
   她与狗说话的口气就像在与孩子说话,亲热而随便。一边跟我说话时,眼睛也总是
   在狗身上:哪个狗走远了,就叫它坐下; 哪个去刨坑了,就叫她停住。她告诉我这
   三只狗里有两只已经很老了,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五岁,所以她每次溜狗都走都很
   慢。 那只年轻的狗, 原来是无主人的,有一次在一个湖边碰到它 ,它自动走了过
   来,从此她就有了三只狗。我想,我怎么从来碰不到这样的好事,检一只这么漂亮
   的狗。可见狗也是有灵性的,会自动发现疼它的人。
   
   有一天我发现她出来只领着两只狗,就很奇怪,她告诉我,那只最老的狗Kayla的
   后腿有点跛了,走得很慢,而这两只狗,要走快,所以她只能分两次溜狗,单独溜
   Kayla。她还说她的MANAGER 知道她的狗需要更多的CARE,同意她在家中上班了,
   我这才知道她是CISCO 的雇员。我想,如果家里一个老人病了,CISCO 能不能允许
   雇员在家上班呢? 但是不管怎样,我对CISOC这个充满狗性的决定的感动超过了
   CISCO去给一个人的照应,虽然这好像有点违反人权和对人不尊重,但是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荒唐的念头。
   
   后来我果然常常看到她领着Kayla在房区的小道上慢慢的走着。有一次下大雪,
   公司不上班,路上堆满了雪,很难走,我开车出去办事,看到她穿着厚厚的棉大衣,
   带着帽子,领着Kayla在寒风凛冽的雪地中艰难地移着步子。
   
   这段分别溜狗的时间大约有一年多,直到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远远的又看见她领
   着三条雪花狗欢呼雀跃的走过来了。我正在奇怪,走到面前一看,Kayla的两个后
   腿被固定在有两个轮子的小车上,那个老狗只要迈前腿,就轻轻松松的向前移动了。
   现在我又可以经常看到她领着三只漂亮的雪花狗远远的向我们走过来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没有碰到她和她的狗,直到一个黄昏我看到她领着两只雪花狗
   走过来的时候,我问她怎么少了一只时,她的眼睛红了,眼眶里含着泪水,她说
   那两只老狗已经死了,她用药KILL了它们。她说它们太老了,活着很痛苦,她只
   能这么做。她继续说着,声音有些哽咽:吃药之前,它们知道要离开了,很QUIET,很
   COOPERATE,也很SAD。她说她将它们埋在一个很好的地方,可以常常去看它们。
   
   她还告诉我这只狗很孤单,很想念它的老朋友,她就去要了一只和它年龄相近的狗
   做伴。
   
   对于这个带着雪花狗的女人,为什么她对狗这么好,为什么她不要家庭等等,我都
   一无所知。到美国已经二十多年了,但是对于美国人,尤其美国女性的精神世界我
   知道得很少。而离中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中国的事情和人,我不费事,不想知道,
   它就一下全从脑子里冒出来了。例如前几天这里的中国社区,有个EMAIL,是一个
   中国主妇找人割门前的草的,虽说写的是英文,但是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颐指气
   使的中国思维,我要雇一个可靠的能干的人割我门前的草地AS SOON AS POSSIBLE,
   他必须要保持草地整齐干净,价钱必须合理(REASONABLE)”,至于这里中国小报
   上常见的找对象的广告就是更熟悉的中国思维方式了,必须要有经济基础,有身
   份,年龄不能超过50的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有责任心的男士”等等。
   
   上世纪三十年代,法国名作家米肖在中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写了“一个野蛮人在中
   国”。他从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描写了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对于中国女人,他
   写道:“中国女人完全不同,中国女人就像大榕树的根,到处延伸,甚至延伸到茎
   叶,当你把她带到床上,得过好几天你才能从中摆脱出来。中国女人持候你,她把
   你当作需要照料的人,她从来不想到自己,她总是把自己拴在你身上,就像常春藤
   从来不单独存在于世一样。而最好动的男人也会觉得中国女人是那么柔顺体贴就像
   覆盖在身上的床毯。中国女人伺候你时并不低三下四,完全不是那回事,而是很有
   分寸,让你称心如意,倍感亲切……”,时过境迁,中国女性当年的贤惠,柔顺,体
   贴恐怕已经风范不再,成为遥远的记忆和历史了。今天的中国女性已经变得精明,
   实际,甚至强悍,开放到令外国人惊讶了。但我对外国女人的认识还停留在出国前
   的那几本通俗书报给我灌输的观念上:热情、奔放、大胆、开放、易变等等,虽然
   来美发现这些描述很有问题,我的NEIGHBORHOOD 的女性们,每个都是标准的贤
   妻良母,割草地、 整园子、带孩子……, 是不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中国女性的
   传统美德,跑到西方来了?还是原来的介绍片面了?我不敢妄言。
   
   但是无论如何,东西方的女性确实是非常不同的,前天,我去AT&T 换手机,里面只
   有一个服务员,正与一个穿着迷彩军装的个子高大的美国女性谈计划。 他们谈了有
   十分钟,我坐在那里耐心的等待着,使我难忘的是当她完了,向大门走去,路过我
   身边时,突然停了下来,非常诚恳和郑重其事的说谢谢你这样耐心的等待所消耗的
   时间,我为她的文明和礼貌的温暖围绕着,半天没有消散。
   
   今天早上,我在房区的小道散步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大堆混杂的声音,一个身材
   高大的带着紫色墨镜的美国女人,右手牵了一条大狗,左手拉着一个小车,车上坐
   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跨着大步从我身边超越过去。PASS 我时,非常有风度地
   对我说“GOOD MORNING”。有趣的是他们的颜色都是MATCH 的, 美国女人穿的是白
   色上衣,狗是白色的,她的紫色短裤,和那个小车和小女孩的短裙的紫色也是MATCH
   的,看着她高大的身影,和在风中一走一飘的金发,头也不回的渐渐远去。只是那
   条狗,走几步,就不放心的回头看我一下,还有那个圆滚滚的可爱的戴着紫色墨镜
   的小女孩,也不时回头看我。有趣的是那付玩具墨镜架在她的小鼻子上,几乎占了
   脸的一半,使她看我时,必须将头抬得高高的,稚气,好奇的样子,就像一头小鹿。
   
   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我想,这个民族,处处充满了一种对付自己生活绰绰有余
   的精力,好像每一个细节都被精心策划过。她们的世界中充满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东
   西,但是我的岁月已到金色黄昏,我已经没有机会和精力走入她们的精神世界,所
   以也不可能了解她们更多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