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上尉的顾虑]
非智专栏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尉的顾虑

   
   
    他已在海军陆战队呆了19年,刚刚退伍,正在佩斯度假。也许是喝了几杯,他兴致盎然,对我不停地说话。他有着浓重的澳洲内陆人的口音,发音不清楚,特别是“R”和“N”,几乎卷着说,所以,确切地说,听他讲话很为吃力,但我还是耐着性子,一是对他个人--- 一个海军陆战队上尉的尊敬;同时,也对他的谈话觉得有趣。
    我是在一个朋友家的派对晚会见到上尉的,他约有一米八的个头,头发剪得很短,身体强壮,右手臂上刺青,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他告诉我他到过阿富汗和伊拉克,他说那是政府派过去的。他说他常驾驶直升飞机巡逻,同恐怖分子打过仗,也见过许多人死去。
   “当我驾直升飞机在空中时,我经常在想,啊,我在半空中,离地一千多米,掉下来会怎样?这虽没有像开汽车一样有交通事故,但汽车坏了,停在路上,如果我的机器坏了,那只有往下掉了。”

   “为何有那种顾虑?”我觉得好奇和不解。
   “不知道,说不清。所以有时开车就喜欢加速,我知道不好,但控制不住。”
   “开飞机比开车快多了,你是一种习惯吧。”
   “几千公里,飞机一天就到,汽车要跑好几天,这就是速度,真他妈神奇。以前战争,刀对刀,矛对矛,现在不同,是机器杀人。第一次大战时出现机枪,嗒嗒嗒,一扫就打死许多人,大家都觉得很神奇,很有威力,可现在一个原子弹就把整个城市毁灭了,可怕啊。”他盯着我说,“你瞧,一架飞机就将百来层高的大楼撞毁,多恐怖?”
   “是很恐怖。”被他盯得不怎舒服,我把脸转过去,望着站在院子谈话的人说,“谁都不知道将发生什么事,也许现在好好的,忽然一个意外,人也就没了。”
   “对,对,人是很脆弱的,同机器比,人实在太脆弱了。一台汽车可以不停地跑几千公里,人可不能不停地跑,只要喘不过气来就完了。”上尉突然觉得很高兴,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人实在太脆弱了,在战场上我见多了,刚刚还在旁边说笑,一颗子弹过来,一眨眼,没气了。”
    我忽然想起个故事,一位佛门大师问他的弟子:生命有多长?弟子们不敢马上回答,沉默一阵后,大弟子说:有一年。大师说:不对。另一个弟子说:一个月。大师又说:不对。有的说一天,大师仍说不对,弟子们表示不解其意,于是大师说:生命只在呼吸之间。弟子们顿然大悟:生命是如此之短。这也就是这位上尉所说的“脆弱”,生命有如玻璃杯掉到地上一样,即刻破碎,在短短几秒内,于呼吸之间。
    “你说得对,”我说,原想将大师的故事讲给上尉听,又怕英语表达不那么容易,便说“人是无法控制自己命运的,谁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许多人有美好计划想明天实现,可是,不幸的意外事故发生,这些人也就没有明天可言了。”
   “对,对,对,有道理。我也常这样想,生活在当今世界,人更是无法掌握自己了。你说现代社会比以前更安全还是更危险?我们的政治家一直说,现在比以前更安全,我不同意,我觉得更危险。恐怖主义是危险,可是国家之间的纷争更妈的危险。”上尉靠近我说,“如果有一天美国、中国、俄国还有印度投入战争,这世界不就完了?这些大国一开战,我们还有明天?”
   “还有北约。”我说,
   “北约无关紧要,主要是美国、中国和印度,人多国大那才可怕。”上尉刚说完,转头看到爱德华,这个派对晚会的主人,便急忙招呼道:“喂,伙伴,过来,听听杰克的议论,他的话他妈的有意思。”
    其实都是上尉在说话,我不过应答几句而已,他叫爱德华过来,无非是想有更多的听众。
    爱德华端着一杯啤酒,慢条斯理地踱过来,晃着酒杯说,“大佬,又再说你的什么鸟哲学?不要惊吓了这个老实的中国人。”
   “杰克从中国来?”上尉有点吃惊地说,“我还以为你是从马来西亚或新加坡来的,你的英语不象中国人。”
   “我呆在这个地方有二十多年了。”我淡淡地说,不想同他争论什么。
   “很遗憾,我还没到过中国,她是个伟大的国家。地大人多,现在已是个强权国家了。”上尉说。
   “我在中国呆了二个多月,是个奇妙的国家,似乎每天都在变化,速度很快,几天前还是块空地,几天后就有一栋大楼立在那里。中国人聪明,就是缺乏激情。”爱德华说。
   “中国一定很有意思,哪些城市好玩?”上尉问我。
   “看你想看什么,看城市到北京、上海,看中国风情习俗到西安、云南。”
   “我不知道这些地方。”上尉一脸茫然地说。
    爱德华拍了拍上尉的肩说,“你还是找个时间去吧,把你的直升飞机驾过去。”说完哈哈大笑,在上尉还没反应过来时,他转身走了。
   “中国有恐怖分子?”上尉不理爱德华,反而问我。
   “应该是没有吧。”我说,“政府控制很严,恐怖分子没有活动空间。”
   “如果有恐怖分子,主要会在哪些城市发生?”上尉又问。
   “北京、上海最有可能,一个是首都,一个是金融中心,可能还有广州,靠近香港的南方大城市。”我有些漫不经心随意地回答他。
   “广州?靠近香港,那就好了,到了香港,如果发生恐怖份子袭击,我就知道怎么走了。”
    他很认真地说,可我却从他的这话中突然感到他是生活在恐怖世界之中,也许是在军队里长期被灌输太多有关恐怖主义威胁的教育,也许更多的是他的职业及在阿富汗、伊拉克同恐怖分子打仗的经历,使得他始终认为这世界处于危险之中,对他的这些顾虑,我不能真正理解,但却感到有些悲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