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藏人主张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著名法学家,作家袁红冰教授(左)和自由撰稿人、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资深记者马淋(右)(摄影:骆亚/大纪元)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新鲜出炉引关注
   
   【大纪元1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悉尼采访报导)12月初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造访澳州悉尼时,当他会晤自由文化运动成员等人时收到一份特别礼物——一部反映藏人和汉人苦难交织在一起的电影文学剧本《金色的圣山》,这是自由撰稿人马淋根据袁红冰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引起与会人士的好奇与关注。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造访澳州悉尼时收到一份特别礼物——一部反映藏人和汉人苦难交织在一起的电影文学剧本《金色的圣山》(摄影:骆亚/大纪元)
   
   
   此,本报记者采访了著名法学家,作家袁红冰教授和自由撰稿人,资深记者马淋。
   
   袁红冰:心灵的苦难构成文学的永恒主题
   
   袁红冰表示《金色的圣山》是他在国内秘密创作以及用生命带到海外的作品之一,是描写藏人心灵苦难的故事。当代中国所承受的苦难,超过了人类历史上几千年的苦难,也是人类苦难之王。心灵的苦难构成文学的永恒主题,展现的是心灵被灭绝过程中的悲愤,自由被囚禁过程中的悲怆,人性被迫兽性化过程中的悲痛,良知被迫泯灭过程中的悲苦,真实的情感被迫虚假化过程中的悲愁。
   
   中国当今这个时代是背叛心灵、理想、道德的时代,世界上的政客或者所谓学者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而向中共献媚的时代,不仅仅是中国文学在堕落,整个世界文学也在堕落,因此这是人类的精神要得到拯救的时代。
   
   中国各民族的心灵苦难是现代中国最宝贵的文学主体,《金色的圣山》是让藏人的苦难升华为自由的哲理和生命的史诗。这部小说被马淋改编成电影剧本,是比语言文字描述更多元化的艺术来体现心灵苦难的史诗,在文学史和人类历史上都是很有意义的。
   
   马淋:通过主人翁折射出历史的沧桑、心灵的哀嚎与哭诉
   
   《金色的圣山》这部电影剧本的作者曾经是资深记者,曾用笔名许琳,林轻舟追踪报导了大量的中国社会问题,包括跟踪系列报导著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马淋表示近年来因关注西藏问题,接触了一些生活在海外的藏人,感受和倾听他们心灵的祈盼及哀歌。而袁红冰教授的小说《金色的圣山》是她目前所看到的告诫人们藏汉命运是维系在一起,并呈现在作品中的第一人。因此将其改编成电影剧本。这部作品是将西藏人的苦难和汉人的苦难交织在一起,从多个层面将作者探索灵魂,人性,生命之源以及对万物天地的感悟,融入在作品人物心灵和大自然的描述以及多个复杂的主题中,其中所涉及事件和人物几乎都是历史真实地再现,具有自然超凡的诗意。
   
   她介绍作品中由两位主人翁(女主人翁珠牡臧家美女,大学舞蹈教师和男主人翁白帆汉人教授)牵扯出的每一个人物都折射出历史的沧桑及心灵的哀嚎与哭诉!
   
   她说:“珠牡虽然生在北京,家境显赫,在她与生俱来流淌的藏人血液中却蕴藏着根深蒂固的对神佛的崇敬和信仰,但居住在内地北京,极权思想专制而产生的虚假化、物性化,扭曲的人性氛围中,时常会使她的思想混乱得难以定位,她的精神会在绝望和崩溃感中进入令人窒息的麻木状态。只有时常回到西藏高原的家乡,靠近岗仁波钦圣山,玛旁雍措圣湖,心灵才能得以慰籍。
   
   珠牡的职业使她展现了另一坚强的侧面,她不懈的追寻,展现藏民族承受的屈辱,苦难和勇敢深藏于她的舞蹈中,但她的舞蹈终究不会被采用。她身边亲人们的不同遭遇也使她陷入不尽的惆怅中。”
   
   “北大教授白帆,一生都在与这个专制政权抗争。在八九,六四组建教师后援团,并随同六四失败后,与当时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集团公司,在经济实体的掩护下,继续民主运动。然而金钱的诱惑,使这个人群,以及整体集团公司的运作最终败于人性的普遍堕落……。
   
   白帆茫然了,由此他远离了人群,走上了离天更近的西藏高原,他要思索。看到仍然保持纯善的西藏人,对神佛的虔诚信仰,他的心灵震颤了,发自内心的赞叹!在荒野中,每遇到一个细小的事情,都使在白帆生命中昙花一现的身影,刺伤他心灵的那些身影犹如一副副的写真画像浮现在他的眼前……。”
   
   故事的结尾是珠牡和白帆最终都踏上了美国的土地,来到了纽约,开始了寻找心灵的金色圣山的旅程。当然,几乎对神佛信仰彻底丢弃的汉人,以及与仍然保持信神文化藏人的共同苦难给人们留下了深深地思考。
   
   将这部剧本如何真正搬上银幕
   
   马淋表示《金色的圣山》这部电影剧本,为这个即将成形的电影艺术记录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而参与导演的最大功力,演员将人物灵魂深处的揭示,加之音乐,视觉图像给观众的强烈感受,这些与这部电影中选用的所有艺术形式,才能真正诠释出《金色的圣山》这部电影作品的震撼力以及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袁红冰表示将这部作品搬上银幕的最大的困难,是现在这个时代是人类极其堕落的时代,是人类在物欲中腐烂的时代,又是向中共献媚的时代,而这部电影剧本是关心人类心灵的,在本质上又是对中共暴政下人类心灵苦难的政治评价与创意,如何走出这个堕落时代所带来的党文化的阴影。
   
   袁红冰还表示无论这个时代多么堕落,他还是相信总有一批知识份子和艺术家还是坚守原则的,为了美和艺术去创作。这部作品一旦搬上银幕,向人类社会展现出这样一种真实情况,在中共暴政下中国人所经历的心灵苦难、特别是藏族人的,超越人类几千年的苦难,将会促使人们从新来认识历史。如果我们只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放弃真理的追寻,人类的未来该向何处去?相信会引起人们更多的思考,其意义是超凡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