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藏人主张
·雜誌:跟馬英九握手 握多久都沒用
·馬英九拿臺灣作個人的政治豪賭
·法国左疯和巴黎大屠杀
·美国专家谈南海问题
·西方与中国究竟谁看错了谁?
·阿根廷右派胜选有何意义?
·巴黎遭襲擊後國際局勢的變化
·人民币还要贬值多少?
·中共乘法国反恐镇压东土耳其斯坦
·揭秘中共党政军的各情报机构和院校
·中共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性國家恐怖主義
·孫中山在香港的學生生活
·中共軍改的重心是權力鬥爭 
·中共实施新一轮打压
· 中美兩國正逐步邁向修昔底德陷阱
亚太专区
·中国在进行反恐还是民族镇压?
·《中華民國祭》出版消息
·中共撒錢外交的背景目的和後果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抗議聲明
·《中華民國祭》出版說明
·张艺谋和法西斯美学
·中共與日軍共謀對抗國軍
·暴風雨來臨前的沉默
·中共鐵幕後權力的生死對決
·中共黨員要求習近平辭職公開信全文
·南海中美衝突正在急促上升
·520前中共對台強勢逼迫
· 國際反恐大環境下中共的困境
·《決戰2016》對中共的預測在現實中的最新發展
·巴拿馬密件」透漏了甚麼訊息?
·中共正面臨的大轉折
·浮草《雛菊漉過的靜》的草味書序
·胡德華正面回應巴拿馬檔案
·放棄一切幻想準備迎戰中共強權的政治逼迫
·中共害怕巴拿馬文件
·為什麼習近平非要自封任總司令?
·中共在全球金融危機中的角色
·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瘋狂的時代
·“五一六通知”50年文革仍是“糊涂账”
·哈佛公布有关“五毛党”研究报告
·「文化意義」與「生物學意義」的種族主義
·習近平文革2.0 目的何在?
·西藏终将脱离中共殖民统治重获自由
·熱比婭:台灣人命運 要自己決定
·為甚麼人民幣劇貶和中國突然缺乏美元了?
·綜觀蔡英文的就職演說與其挑戰
·藏族传统文化在新世纪中的作用和发展趋势
·那夜那梦—祭“六四运动”27周年
·為何「六‧四」前夕武警大演習
·中國整肅西藏佛學院開除2200學員
·金川县藏人呼吁国际关注当地圣山被开采处境
·中国人能从“六•四”中吸取什么历史教训?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關於設立《遇羅克日》的公告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香港的寒蟬效應
·藏獨第三號人物李科先的告白
·曹长青评英国脱离欧盟成功!
·青海湖畔喊冤叫屈
·仁慈心和同理心會讓世界不一樣
·藏族导演万玛才旦青海机场被警方逮捕
·虛無是心斓拇嬖谛问
·為什麼「陸人口崩跌 2100年恐只剩6
·脫歐黑天鵝對中共政權的衝擊
·【習黨慶講話隱含統一時間表】會如他之願嗎?
·统的都是自己人
·袁红冰教授评东海南海
·自由台灣應對南海仲裁案的原則
·南海仲裁下的台湾错乱
·南海仲裁下的台湾错乱
·中国的“战时状态”防备谁?
·土耳其为什么发生军事政变
·色达劫是西藏宗教情势的缩影
·「2016香港國際書展」參展書單
·看看中國國家恐怖主義的執行過程
·愛是心煳赖钠砼魏瞳I祭
·当今中共连看书者都放不过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揭露「悄無聲息的戰爭」的現在進行式
·中共打造「轉基因兵團」控制台灣糧食命脈的戰略
·经济大国下西藏儿童教育权困境
·「基改」食品是人類的浩劫
·公立醫院高校撤銷編制的嚴重後果
·關於設立“遇羅克日”的第二份公告
·習近平會是毛澤
·伍凡观察美国总统选举
·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
·具有中國特色的杭州G20峰會即將上場
·基因改造是科學技術的進步还是人類的自我毀滅?
·谴责在澳大利亚举办“颂毛音乐会”的公开信
·中国从全球经济引擎沦为绊脚石
·為什麼在G20峰會前夕炒高房價
·兩岸簽《和平協議》會有什麼後果?
·果然「買下台灣比打下台灣還便宜」
·那夜那梦(旧诗重发)
·那夜那梦(旧诗重发)
·那夜那梦
·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著名法学家,作家袁红冰教授(左)和自由撰稿人、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资深记者马淋(右)(摄影:骆亚/大纪元)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新鲜出炉引关注
   
   【大纪元1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悉尼采访报导)12月初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造访澳州悉尼时,当他会晤自由文化运动成员等人时收到一份特别礼物——一部反映藏人和汉人苦难交织在一起的电影文学剧本《金色的圣山》,这是自由撰稿人马淋根据袁红冰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引起与会人士的好奇与关注。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造访澳州悉尼时收到一份特别礼物——一部反映藏人和汉人苦难交织在一起的电影文学剧本《金色的圣山》(摄影:骆亚/大纪元)
   
   
   此,本报记者采访了著名法学家,作家袁红冰教授和自由撰稿人,资深记者马淋。
   
   袁红冰:心灵的苦难构成文学的永恒主题
   
   袁红冰表示《金色的圣山》是他在国内秘密创作以及用生命带到海外的作品之一,是描写藏人心灵苦难的故事。当代中国所承受的苦难,超过了人类历史上几千年的苦难,也是人类苦难之王。心灵的苦难构成文学的永恒主题,展现的是心灵被灭绝过程中的悲愤,自由被囚禁过程中的悲怆,人性被迫兽性化过程中的悲痛,良知被迫泯灭过程中的悲苦,真实的情感被迫虚假化过程中的悲愁。
   
   中国当今这个时代是背叛心灵、理想、道德的时代,世界上的政客或者所谓学者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而向中共献媚的时代,不仅仅是中国文学在堕落,整个世界文学也在堕落,因此这是人类的精神要得到拯救的时代。
   
   中国各民族的心灵苦难是现代中国最宝贵的文学主体,《金色的圣山》是让藏人的苦难升华为自由的哲理和生命的史诗。这部小说被马淋改编成电影剧本,是比语言文字描述更多元化的艺术来体现心灵苦难的史诗,在文学史和人类历史上都是很有意义的。
   
   马淋:通过主人翁折射出历史的沧桑、心灵的哀嚎与哭诉
   
   《金色的圣山》这部电影剧本的作者曾经是资深记者,曾用笔名许琳,林轻舟追踪报导了大量的中国社会问题,包括跟踪系列报导著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马淋表示近年来因关注西藏问题,接触了一些生活在海外的藏人,感受和倾听他们心灵的祈盼及哀歌。而袁红冰教授的小说《金色的圣山》是她目前所看到的告诫人们藏汉命运是维系在一起,并呈现在作品中的第一人。因此将其改编成电影剧本。这部作品是将西藏人的苦难和汉人的苦难交织在一起,从多个层面将作者探索灵魂,人性,生命之源以及对万物天地的感悟,融入在作品人物心灵和大自然的描述以及多个复杂的主题中,其中所涉及事件和人物几乎都是历史真实地再现,具有自然超凡的诗意。
   
   她介绍作品中由两位主人翁(女主人翁珠牡臧家美女,大学舞蹈教师和男主人翁白帆汉人教授)牵扯出的每一个人物都折射出历史的沧桑及心灵的哀嚎与哭诉!
   
   她说:“珠牡虽然生在北京,家境显赫,在她与生俱来流淌的藏人血液中却蕴藏着根深蒂固的对神佛的崇敬和信仰,但居住在内地北京,极权思想专制而产生的虚假化、物性化,扭曲的人性氛围中,时常会使她的思想混乱得难以定位,她的精神会在绝望和崩溃感中进入令人窒息的麻木状态。只有时常回到西藏高原的家乡,靠近岗仁波钦圣山,玛旁雍措圣湖,心灵才能得以慰籍。
   
   珠牡的职业使她展现了另一坚强的侧面,她不懈的追寻,展现藏民族承受的屈辱,苦难和勇敢深藏于她的舞蹈中,但她的舞蹈终究不会被采用。她身边亲人们的不同遭遇也使她陷入不尽的惆怅中。”
   
   “北大教授白帆,一生都在与这个专制政权抗争。在八九,六四组建教师后援团,并随同六四失败后,与当时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集团公司,在经济实体的掩护下,继续民主运动。然而金钱的诱惑,使这个人群,以及整体集团公司的运作最终败于人性的普遍堕落……。
   
   白帆茫然了,由此他远离了人群,走上了离天更近的西藏高原,他要思索。看到仍然保持纯善的西藏人,对神佛的虔诚信仰,他的心灵震颤了,发自内心的赞叹!在荒野中,每遇到一个细小的事情,都使在白帆生命中昙花一现的身影,刺伤他心灵的那些身影犹如一副副的写真画像浮现在他的眼前……。”
   
   故事的结尾是珠牡和白帆最终都踏上了美国的土地,来到了纽约,开始了寻找心灵的金色圣山的旅程。当然,几乎对神佛信仰彻底丢弃的汉人,以及与仍然保持信神文化藏人的共同苦难给人们留下了深深地思考。
   
   将这部剧本如何真正搬上银幕
   
   马淋表示《金色的圣山》这部电影剧本,为这个即将成形的电影艺术记录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而参与导演的最大功力,演员将人物灵魂深处的揭示,加之音乐,视觉图像给观众的强烈感受,这些与这部电影中选用的所有艺术形式,才能真正诠释出《金色的圣山》这部电影作品的震撼力以及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袁红冰表示将这部作品搬上银幕的最大的困难,是现在这个时代是人类极其堕落的时代,是人类在物欲中腐烂的时代,又是向中共献媚的时代,而这部电影剧本是关心人类心灵的,在本质上又是对中共暴政下人类心灵苦难的政治评价与创意,如何走出这个堕落时代所带来的党文化的阴影。
   
   袁红冰还表示无论这个时代多么堕落,他还是相信总有一批知识份子和艺术家还是坚守原则的,为了美和艺术去创作。这部作品一旦搬上银幕,向人类社会展现出这样一种真实情况,在中共暴政下中国人所经历的心灵苦难、特别是藏族人的,超越人类几千年的苦难,将会促使人们从新来认识历史。如果我们只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放弃真理的追寻,人类的未来该向何处去?相信会引起人们更多的思考,其意义是超凡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