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藏人主张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英媒暴料温的财富比薄多25倍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青海异议人士刘本琦被刑事拘留
·谁控制互联网,谁就控制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曹长青
   
   德国波恩大学教授、知名的汉学家顾彬(Wolfgang Kubin)曾因对中国当代文学和作家公开批评引发争论。现又因在德国媒体批评中国诗人贝岭“根本就不是流亡异议人士”,而是“投机取巧、获得好处的人”而再发争议。贝岭则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采访时,斥责这位德国教授“不学无术”,是“逐臭之人”。

   
   顾彬上次对中国作家的批评,虽引起轩然大波,但却不同于民众对其他事件的反应。在多数情况下,西方媒体或人士对中国的事情“说三道四”或批评,中国网民往往一面倒强烈反弹,甚至给批评者带上“反华”的政治帽子,一片声讨。但顾彬对中国文学的毫不客气的抨击,不仅没引起强烈反弹,反而很多人喝彩!德国之声引述中国网络上的统计说,相关链接多达21万,“反响巨大”,很多人认为顾彬此说“一针见血”。
   
   为什么中国网民对顾彬这样“文质彬彬”?因为顾彬的很多批评,被认为直指要害,说了真话——
   
   棉棉、卫慧用“身体写作”
   
   对于百年中国文学,顾彬认为,从1949年中共建政后,中国再也没有伟大作家,即使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顾彬也认为其作品很糟糕。顾彬是第一个把高的作品译成德文的研究者。
   
   对于中国近年出现的所谓“美女作家”,如卫慧、棉棉等人的作品,顾彬批评这不是文学,而是“垃圾”,“她们把‘身体写作’混同为文学。”
   
   对于中国轰动一时的姜戎(作家张抗抗的丈夫)写的《狼图腾》,顾彬也毫不客气地指出,对德国人来说,这种肯定狼的本性,是宣扬法西斯主义,“让中国丢脸”。
   
   今年初顾彬在中国南京时,又大声疾呼:“中国当代作家普遍缺乏思想的内在力量,他们的力量都去了哪儿?以前是政治,现在则卖给了市场!”
   
   德国之声报道说,顾彬认为,中国的文学商业化倾向非常严重,这从书的长度就能看出,有些书译成德语长达七、八百页。“作家们不能把作品浓缩到两三百页,因为稿酬是按行计算的。这意味着他们不是为了文学本身,而是为了钱而写作。”
   
   顾彬认为,当代很多中国名家,没有什么思想,语言水平也太低了。很多写作是急就篇,匆忙制造,例如莫言的《生死疲劳》才写了40多天,另一部作品只用了90天;一个德国作家一年才能写出100页来,莫言能在两三个月之内写出800页,从德国的角度看,他很有问题。
   
   金庸已过时,但鲁迅不会
   
   当中国媒体报道说,北京高中语文教材要用金庸的小说《雪山飞狐》取代鲁迅的《阿Q正传》时,顾彬毫不掩饰他的愤怒,这位编译过六卷本德文版《鲁迅选集》的专家认为,鲁迅是二十世纪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伟大作家,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思想家。金庸只是个通俗作品作家,顾彬表示,“对我来说,金庸在写作上代表的是一种退步。”“一百年后我们还会看鲁迅,但是不一定还会看金庸。”
   
   顾彬认为,中国当代一些作家,像莫言、余华、苏童、棉棉、姜戎等,都代表中国通俗作品,而不是语言性非常高。当然,读者有选择自由,“我不反对他们看棉棉、姜戎,但是我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看他们的作品。”
   
   对于不少中国作家抱怨,由于中国的检查制度,加上没有好的翻译,所以他们的“杰作”无法打向世界。顾彬认为不是这样,因为“你可以拿到香港或台湾出版”。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如果作品连中文读者感动不了,怎么能归罪于翻译?
   
   应说出别人不想听的事实
   
   顾彬的大胆评论,虽然很受中国网民欢迎,但也有中国作家不愤,认为顾彬是“文化种族主义者”。顾彬则说,“我知道,中国的学者可能又要对我表示失望。我觉得这不重要。德国著名学者马克斯.韦伯曾经说过:一个真正学者的任务就是牺牲他自己。他应该说出别人不想听到的事实。”
   
   这次顾彬公开批评所谓中国流亡作家,又是说出当事人“不想听到的事实”。在不久前的法兰克福书展时,德方迫于中国官方压力,一度取消了包括贝岭在内的两名中国异议作家参加书展会议,结果引至轩然大波。贝岭等名字,被德国媒体不断提到和报道。有评论指出,贝岭获得了和其写作成就不相称的“名声”。贝岭受到德国总统握手交谈的礼遇,在德国几乎成为“名人”。
   
   滑稽的“持不同政见者”
   
   顾彬专门研究中国文学,并翻译了大量中国诗歌,也跟贝岭熟悉。最近他在接受《西德意志报在线》独家专访时表示,“西方对事实并不感兴趣,而是盲目崇拜流亡异议人士。贝岭当时是自愿移居美国的,他根本就不是流亡异议人士。西方也不去调查,只要有人说自己是流亡异议人士,就都信以为真。而贝岭还很会投机取巧,他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打动德国媒体并获得金钱上的好处。”
   
   早在几年前,顾彬就在“21世纪中国文学的地位”一文中,批评贝岭沽名钓誉。他说,当年贝岭从美国回中国印杂志被抓前,他们在北京见过面,贝岭告诉他,在美国印杂志太贵,在中国便宜。顾彬说,贝岭“决定在北京印刷,是出于经济原因,而不是政治原因”,“这次逮捕是故意找的,因为被捕给他带来了不少好处。全世界的记者,包括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都为这次逮捕而指责中国,把贝岭称为一位有勇气的编辑。”
   
   顾彬批评说,一些居住西方的中国作家,“他们每年都回中国,在大陆出书;可在西方,他们仍然自称‘持不同政见者’。此事在目前已经变得相当滑稽”。但贝岭对法广表示,他没有在中国大陆出书。据媒体报道,是杨炼和马建在中国出书。
   
   顾彬认为,在法兰克福书展上,贝岭造成的轰动效应和西方盲目推崇流亡异议人士有关。但“贝岭不是真正的流亡异议人士,而是一个投机取巧、获得好处的人。”
   
   顾彬是逐“臭”之徒?
   
   贝岭则在接受法广采访时,回击顾彬的批评:“我觉得顾彬首先是一个逐臭之徒。因为他把中国文学称作垃圾,可是他研究的就是他称之为垃圾的人,一个每天凝视垃圾的人就是逐臭之徒。而且他经常故作惊人之语,他本是一个戏子汉学家,却又让人觉得像一个牧师一样。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觉得他有时是泼妇骂街,有时又装得温文尔雅。我发现德国年轻一代的汉学家中文能力,如表达文学观点的能力,口语都很好。但顾彬缺乏。” “关键问题是他变得不学无术,没有思想却随意发表见解。没去学去问。他就是谩骂。”
   
   有评论家指出,顾彬当年是批评卫慧、绵绵等作品是垃圾,并没有说整个中国文学是垃圾。因此所谓“逐臭之人”就难以成立,更形同故意骂人。而把顾彬斥为“戏子汉学家”、“泼妇骂街”,指责他“故作惊人之语”、“虚荣,自以为是,贪得无厌”等,显然都是抽象指责,而没有用事实说话。
   
   至于指责顾彬的“中文说得不好,说出来的话基本上是不连贯的”,恐怕也不是事实。根据媒体报道,顾彬每年有四周到中国的大学讲课,“在中国,我用汉语上课,不用德语或者英语。”中国媒体的采访也说,顾彬“讲一口流利的中文”。顾彬不到30岁就开始学中文,并主修汉语,至今已40年,说他不能讲一句连贯的中文,恐怕是有意贬损。
   
   已学会中国人的圆滑?
   
   至于说顾彬“不学无术”,则肯定不是事实。顾彬从1995年就担任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教授,是知名的德国汉学家;他不断评论中国当代文学和作家,这本身就说明他有学、有看、有研究。不要说他曾发表上百篇汉学论文,出版过《论杜牧的诗歌》、《空山:中国文学的自然观》、《中国古典诗歌史》、《中国古典散文史》,编译出版过《鲁迅选集》和二十余位中国诗人的作品,在这次法兰克福书展之前三个月,他完成了被誉为“德国汉学界有史以来最全面、最详实的一套中国文学史”丛书,共十卷本;对中国的诗歌、散文、戏剧、小说等从古至今的发展进行了评述。所以贝岭指责顾彬“不学无术”,明显是不顾事实。至于贝岭说顾彬对他的批评,“让我想到纳粹时代的戈培尔式的表达方式”,简直是上纲上线到阶级斗争了。戈培尔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内容,更是形式;纳粹灭绝了一切反对的声音。今天贝岭可以对顾彬进行带有谩骂性的反驳,本身就说明把顾彬和戈培尔相比的荒唐。扣纳粹或文革的帽子,是讲理讲不过别人者的常态。
   
   在发出批评之声后,面对一些人的反弹,顾彬表示,“不论我对某一个作家重视与否,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我都应该介绍。所以在我的《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中,也包括一些我非常讨厌的作家和作品。”
   
   尽管顾彬相当有勇气批评中国当代作家,但对他的《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仍有专家认为,批评的棱角小了。顾彬自嘲说,可能“已经慢慢学会了中国人的圆滑”,“不好意思批评中国的作家朋友”;但其总体调子,还是批评当代,肯定现代。这回顾彬不再说卫慧、绵绵等作品是“垃圾”,而是用酒来比喻,让读者更清楚1949年为界的中国文学质量之差别:“中国现代文学是‘五粮液’,中国当代文学是‘二锅头’。”(更多文章见:caochangqing.com)
   
   
   
   ──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2009年12月1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