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藏人主张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曹长青
   
   德国波恩大学教授、知名的汉学家顾彬(Wolfgang Kubin)曾因对中国当代文学和作家公开批评引发争论。现又因在德国媒体批评中国诗人贝岭“根本就不是流亡异议人士”,而是“投机取巧、获得好处的人”而再发争议。贝岭则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采访时,斥责这位德国教授“不学无术”,是“逐臭之人”。

   
   顾彬上次对中国作家的批评,虽引起轩然大波,但却不同于民众对其他事件的反应。在多数情况下,西方媒体或人士对中国的事情“说三道四”或批评,中国网民往往一面倒强烈反弹,甚至给批评者带上“反华”的政治帽子,一片声讨。但顾彬对中国文学的毫不客气的抨击,不仅没引起强烈反弹,反而很多人喝彩!德国之声引述中国网络上的统计说,相关链接多达21万,“反响巨大”,很多人认为顾彬此说“一针见血”。
   
   为什么中国网民对顾彬这样“文质彬彬”?因为顾彬的很多批评,被认为直指要害,说了真话——
   
   棉棉、卫慧用“身体写作”
   
   对于百年中国文学,顾彬认为,从1949年中共建政后,中国再也没有伟大作家,即使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顾彬也认为其作品很糟糕。顾彬是第一个把高的作品译成德文的研究者。
   
   对于中国近年出现的所谓“美女作家”,如卫慧、棉棉等人的作品,顾彬批评这不是文学,而是“垃圾”,“她们把‘身体写作’混同为文学。”
   
   对于中国轰动一时的姜戎(作家张抗抗的丈夫)写的《狼图腾》,顾彬也毫不客气地指出,对德国人来说,这种肯定狼的本性,是宣扬法西斯主义,“让中国丢脸”。
   
   今年初顾彬在中国南京时,又大声疾呼:“中国当代作家普遍缺乏思想的内在力量,他们的力量都去了哪儿?以前是政治,现在则卖给了市场!”
   
   德国之声报道说,顾彬认为,中国的文学商业化倾向非常严重,这从书的长度就能看出,有些书译成德语长达七、八百页。“作家们不能把作品浓缩到两三百页,因为稿酬是按行计算的。这意味着他们不是为了文学本身,而是为了钱而写作。”
   
   顾彬认为,当代很多中国名家,没有什么思想,语言水平也太低了。很多写作是急就篇,匆忙制造,例如莫言的《生死疲劳》才写了40多天,另一部作品只用了90天;一个德国作家一年才能写出100页来,莫言能在两三个月之内写出800页,从德国的角度看,他很有问题。
   
   金庸已过时,但鲁迅不会
   
   当中国媒体报道说,北京高中语文教材要用金庸的小说《雪山飞狐》取代鲁迅的《阿Q正传》时,顾彬毫不掩饰他的愤怒,这位编译过六卷本德文版《鲁迅选集》的专家认为,鲁迅是二十世纪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伟大作家,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思想家。金庸只是个通俗作品作家,顾彬表示,“对我来说,金庸在写作上代表的是一种退步。”“一百年后我们还会看鲁迅,但是不一定还会看金庸。”
   
   顾彬认为,中国当代一些作家,像莫言、余华、苏童、棉棉、姜戎等,都代表中国通俗作品,而不是语言性非常高。当然,读者有选择自由,“我不反对他们看棉棉、姜戎,但是我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看他们的作品。”
   
   对于不少中国作家抱怨,由于中国的检查制度,加上没有好的翻译,所以他们的“杰作”无法打向世界。顾彬认为不是这样,因为“你可以拿到香港或台湾出版”。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如果作品连中文读者感动不了,怎么能归罪于翻译?
   
   应说出别人不想听的事实
   
   顾彬的大胆评论,虽然很受中国网民欢迎,但也有中国作家不愤,认为顾彬是“文化种族主义者”。顾彬则说,“我知道,中国的学者可能又要对我表示失望。我觉得这不重要。德国著名学者马克斯.韦伯曾经说过:一个真正学者的任务就是牺牲他自己。他应该说出别人不想听到的事实。”
   
   这次顾彬公开批评所谓中国流亡作家,又是说出当事人“不想听到的事实”。在不久前的法兰克福书展时,德方迫于中国官方压力,一度取消了包括贝岭在内的两名中国异议作家参加书展会议,结果引至轩然大波。贝岭等名字,被德国媒体不断提到和报道。有评论指出,贝岭获得了和其写作成就不相称的“名声”。贝岭受到德国总统握手交谈的礼遇,在德国几乎成为“名人”。
   
   滑稽的“持不同政见者”
   
   顾彬专门研究中国文学,并翻译了大量中国诗歌,也跟贝岭熟悉。最近他在接受《西德意志报在线》独家专访时表示,“西方对事实并不感兴趣,而是盲目崇拜流亡异议人士。贝岭当时是自愿移居美国的,他根本就不是流亡异议人士。西方也不去调查,只要有人说自己是流亡异议人士,就都信以为真。而贝岭还很会投机取巧,他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打动德国媒体并获得金钱上的好处。”
   
   早在几年前,顾彬就在“21世纪中国文学的地位”一文中,批评贝岭沽名钓誉。他说,当年贝岭从美国回中国印杂志被抓前,他们在北京见过面,贝岭告诉他,在美国印杂志太贵,在中国便宜。顾彬说,贝岭“决定在北京印刷,是出于经济原因,而不是政治原因”,“这次逮捕是故意找的,因为被捕给他带来了不少好处。全世界的记者,包括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都为这次逮捕而指责中国,把贝岭称为一位有勇气的编辑。”
   
   顾彬批评说,一些居住西方的中国作家,“他们每年都回中国,在大陆出书;可在西方,他们仍然自称‘持不同政见者’。此事在目前已经变得相当滑稽”。但贝岭对法广表示,他没有在中国大陆出书。据媒体报道,是杨炼和马建在中国出书。
   
   顾彬认为,在法兰克福书展上,贝岭造成的轰动效应和西方盲目推崇流亡异议人士有关。但“贝岭不是真正的流亡异议人士,而是一个投机取巧、获得好处的人。”
   
   顾彬是逐“臭”之徒?
   
   贝岭则在接受法广采访时,回击顾彬的批评:“我觉得顾彬首先是一个逐臭之徒。因为他把中国文学称作垃圾,可是他研究的就是他称之为垃圾的人,一个每天凝视垃圾的人就是逐臭之徒。而且他经常故作惊人之语,他本是一个戏子汉学家,却又让人觉得像一个牧师一样。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觉得他有时是泼妇骂街,有时又装得温文尔雅。我发现德国年轻一代的汉学家中文能力,如表达文学观点的能力,口语都很好。但顾彬缺乏。” “关键问题是他变得不学无术,没有思想却随意发表见解。没去学去问。他就是谩骂。”
   
   有评论家指出,顾彬当年是批评卫慧、绵绵等作品是垃圾,并没有说整个中国文学是垃圾。因此所谓“逐臭之人”就难以成立,更形同故意骂人。而把顾彬斥为“戏子汉学家”、“泼妇骂街”,指责他“故作惊人之语”、“虚荣,自以为是,贪得无厌”等,显然都是抽象指责,而没有用事实说话。
   
   至于指责顾彬的“中文说得不好,说出来的话基本上是不连贯的”,恐怕也不是事实。根据媒体报道,顾彬每年有四周到中国的大学讲课,“在中国,我用汉语上课,不用德语或者英语。”中国媒体的采访也说,顾彬“讲一口流利的中文”。顾彬不到30岁就开始学中文,并主修汉语,至今已40年,说他不能讲一句连贯的中文,恐怕是有意贬损。
   
   已学会中国人的圆滑?
   
   至于说顾彬“不学无术”,则肯定不是事实。顾彬从1995年就担任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教授,是知名的德国汉学家;他不断评论中国当代文学和作家,这本身就说明他有学、有看、有研究。不要说他曾发表上百篇汉学论文,出版过《论杜牧的诗歌》、《空山:中国文学的自然观》、《中国古典诗歌史》、《中国古典散文史》,编译出版过《鲁迅选集》和二十余位中国诗人的作品,在这次法兰克福书展之前三个月,他完成了被誉为“德国汉学界有史以来最全面、最详实的一套中国文学史”丛书,共十卷本;对中国的诗歌、散文、戏剧、小说等从古至今的发展进行了评述。所以贝岭指责顾彬“不学无术”,明显是不顾事实。至于贝岭说顾彬对他的批评,“让我想到纳粹时代的戈培尔式的表达方式”,简直是上纲上线到阶级斗争了。戈培尔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内容,更是形式;纳粹灭绝了一切反对的声音。今天贝岭可以对顾彬进行带有谩骂性的反驳,本身就说明把顾彬和戈培尔相比的荒唐。扣纳粹或文革的帽子,是讲理讲不过别人者的常态。
   
   在发出批评之声后,面对一些人的反弹,顾彬表示,“不论我对某一个作家重视与否,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我都应该介绍。所以在我的《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中,也包括一些我非常讨厌的作家和作品。”
   
   尽管顾彬相当有勇气批评中国当代作家,但对他的《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仍有专家认为,批评的棱角小了。顾彬自嘲说,可能“已经慢慢学会了中国人的圆滑”,“不好意思批评中国的作家朋友”;但其总体调子,还是批评当代,肯定现代。这回顾彬不再说卫慧、绵绵等作品是“垃圾”,而是用酒来比喻,让读者更清楚1949年为界的中国文学质量之差别:“中国现代文学是‘五粮液’,中国当代文学是‘二锅头’。”(更多文章见:caochangqing.com)
   
   
   
   ──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2009年12月1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