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东海老人: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2006年间,有机会阅读了一些与常见的“主流观点”完全不同的有关汪精卫的资料(主要是林思云的《真实的汪精卫》、金雄白的《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等(,觉得相对而言比国内的东西可信度较高一些),大为感动,写下了一系列评论汪精卫的文章向之致敬并为之辨诬。这些旧作思路新异逻辑严谨,起承转合收放自如,在“江湖”上引起了广泛的反响和激烈的争议。

   

   曾有民间儒者“冰冷的眼神”驳文中写道:“汪精卫在《艳电》发表之后,命高宗武向日本提出了四点要求,其中第四条是“彻底轰炸重庆”。东海乃《请“冰冷的眼神”们拿出证据来》。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关天网友Liangft 提供了史料的出处:《今井武夫回忆录》第326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5月第1版(内部发行)。其中写道:

   

   “十二月三十日汪精卫表明对日本方面的希望如下:(一)日华两国在完成新东亚建设的基础以前.尽量与英美列强避免磨擦是重要的,因此当前对这些列强不要引起纷繁的事端。(二)在军事发动以前的三至六个月期间.希望日本方面每月援助港币约三百万元,但希望尽可能在对华文化事业费中开支。(三)对北海、长沙、南昌、潼关等地日本军作战的行动,以获得政治效果为目标。(四)彻底轰炸重庆。”

   

   Liangft网友还上传了该书封面及相关文字的照片。今井武夫所言是否属实有待取证,但“汪要求彻底轰炸重庆”之说其来有自,非如我所猜为“冰冷的眼神”及其他人伪造。特此更正、致歉并向Liangft网友表示感谢。

   

   我在《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中指出:“尽管意外的局部的磨擦或难免,但如果汪精卫政府及其和平军回过头来同国民党抗战部队开战,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他的妥协周旋就失去了最基本的意义,“君为其易我任其难”就成了欺蒋欺人之谈。”(我相信胡兰成所言汪精卫“强硬地表示如果要逼迫和平军同中央军作战,和平军将调转枪口打日军”的态度。)

   

   同样,如果“彻底轰炸重庆”真是“汪精卫表明对日本方面的希望”,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其妥协周旋就失去了最基本的意义,其妥协周旋、和平运动的动机就有了问题,完全可以一票否决。而东海为汪精卫辨诬不仅徒劳和无聊,不仅自我浪费,而且是误导读者的大错特错。正如我在《请“冰冷的眼神”们拿出证据来》随笔中所说:

   

   “汪精卫要在天崩地裂之际尽量维护民众和国家利益,不能不与敌人委曲周旋有所退让,但必须有一定底线。如果汪精卫主动要求日本“彻底轰炸重庆”属实,就突破底线了,那是不可原谅的。仅凭这一点,东海对汪精卫‘早年革命晚和平’两件大事的动机分析就完全错了----但这不可能,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衔石成痴绝”的汪精卫绝不会辜负我的相信!”

   

   某些势力及人物粗制滥造乃至虚构乱造恶意栽赃的“宣传资料”及“伪史料”固然毫无可信度,那个日本人的“回忆”也难以令我置信:一、这种“要求”不仅完全不符合汪精卫生平的思想言论行为道德之逻辑,而且太不合情理;二、如果真有此事,在汪精卫夫人受审时,这份“要求”应为主要“罪证”才是,国共两党应大加利用、大肆宣传才是;三、1978年大陆能够出版的文献一般可信度不高。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主观判断,没有详实确切的证据支持,不足以反驳那个日本人回忆录的记载,只能姑且存而不论。

   

   东海的写作宗旨是:唯真是尊,唯实是从,以铁的事实铁的逻辑说话。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研究,亦毫无疑问必须将真实、真相放在笫一位。汪精卫是否曾主动要求日本“彻底轰炸重庆”,真相实情如何,是汪精卫研究中必须严肃面对的一件事,直接涉及汪精卫曲线救囯的动机-----东海关注的重心。关此,期待囯共两党有关档案早日解密并有确凿资料以证伪这个叫今井武夫的日本人的“回忆”。

   

   有关汪精卫的“粮草弹药”,东海原有的早已“用”尽,新的尚未入手,尚不足以拨开重重历史迷雾。不论立场如何,赤手空挙的空洞争论毫无说服力,既不能取信于读者,屈服诸论者,更无助于历史真相的呈现,无助于为历史人物洗尘,纯属浪费。

   

   为了对历史、对读者、对儒家、对自己的文章和良知负责,东海决定:在取得新的、充足的真枪实弹之前,中止有关汪精卫的评论和争议。特此布告周知。2009-12-4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