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毛泽东的“感谢”》]
东海一枭(余樟法)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感谢”》

   《毛泽东的“感谢”》东海随笔《不要歪批毛泽东 》指出:毛泽东外交场合说的“感谢日本侵略者”这句话,意谓日本侵略在客观上起了促使中国人民觉醒、团结和反抗并促成了共产党的成功,所以起到了反面教员的作用。结论:这里的“感谢”不是真的感谢。

   这是东海根据毛泽东一贯的思维逻辑和特殊的语言表达方式、对毛泽东这句话的特定语境进行语义分析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与毛泽东嘴里的中国人民到底指的是谁无关,与国共两党算不算团结无关,与毛泽东是否消极抗战、是否因日本侵略得到最大利益等等问题都没有关系。一些人或批东海“非得将魔鬼打扮成天仙”,或斥东海“给毛泽东涂脂抹粉”,“狼子野心图穷匕首见”云云,更是上纲上线到风马牛不相及的高度去了,反共反得丧失基本理智、不会正常说话了,“脑袋恐怕在乱麻中”矣。

   关于反面教员的话,毛泽东说过不少。除了日本侵略者,蒋介石也被他当作反面教员感谢过。1964年7月9日,毛泽东与亚洲、非洲、大洋洲一些国家和地区参加第二次亚洲经济讨论会的代表谈话中说罢“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接着又说:“我们的第二个教员,帮了我们忙的是美帝国主义。第三个帮了我们忙的教员是蒋介石。”

   这也可以证明,毛泽东外交场合对日本的“感谢”与对美囯和蒋介石的“感谢”含义是一致的,都要加个括号,或者说,属于另一种意义的感谢。既使如凯源所说“毛泽东内心里确实存在感激日本侵略中国之意”,这“意”也没有体现于外交场合“感谢日本侵略者”这句话里,完全没必要也不应该抓住这一句话曲解歪批。《不要歪批毛泽东 》一开头就指出:毛泽东可以、值得、需要、应该批判,但是应该实事求是。2009-12-3东海老人

   附:《东海老人:造恶人的谣也不行》东海在《撒谎与造谣绝不是战斗》中指出:撒假恶丑的谎,造他们的谣,也是不道德的。或异议曰:

   “敢于撒恶势力的谎,造恶势力的谣,至少有战斗的勇气,比起那些奴才和伪君子,还是值得敬佩的。撒谎造谣不道德,勇于战斗却大有道德。”

   此言糊涂。勇于撒谎造谣与勇于战斗岂可划等号。勇,只有符合仁义原则,才是道德的,否则,勇敢就会出问题甚至走向反面。虽勇无德。作恶犯罪也需要一定的勇气呢。孔子早就指出“勇而无礼则乱”、“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这里的君子小人以位言。)某些“勇士”真可谓小人有勇而无义为乱也。谎撒得越圆,谣造得越高明,越无义越“乱”!

   这个世界上或有善意的谎言,绝无正义的谣言。除了极特殊的情况(如医生对绝症患者),谎言纵然善意,也不道德,非正道。

   与奴才伪君子相比,真小人的道德就算“高”那么一点,也极有限。为什么不做奴才伪君子就一定要做真小人呢?做真君子不好么?与“恶势力”抗争,非得要采用撒谎造谣的“法门”么?那样一来,且不论所抗争的是否特权阶级“恶势力”,抗争者先已“不真不善不美”起来、沦为欺骗分子“假势力”矣。

   假的就是假的,假的东西是没有真实力量和持久成效的。就功利角度看,想凭撒谎造谣和不义之勇成大事,概率之低,只怕可以忽略不计。所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升和信息时代的到来,谎言谣语的效果已是越来越有限甚至负面了。谎言谣语抹黑和毁坏的最后必是制造者自己。2009-10-14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