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毛泽东的“感谢”》]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感谢”》

   《毛泽东的“感谢”》东海随笔《不要歪批毛泽东 》指出:毛泽东外交场合说的“感谢日本侵略者”这句话,意谓日本侵略在客观上起了促使中国人民觉醒、团结和反抗并促成了共产党的成功,所以起到了反面教员的作用。结论:这里的“感谢”不是真的感谢。

   这是东海根据毛泽东一贯的思维逻辑和特殊的语言表达方式、对毛泽东这句话的特定语境进行语义分析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与毛泽东嘴里的中国人民到底指的是谁无关,与国共两党算不算团结无关,与毛泽东是否消极抗战、是否因日本侵略得到最大利益等等问题都没有关系。一些人或批东海“非得将魔鬼打扮成天仙”,或斥东海“给毛泽东涂脂抹粉”,“狼子野心图穷匕首见”云云,更是上纲上线到风马牛不相及的高度去了,反共反得丧失基本理智、不会正常说话了,“脑袋恐怕在乱麻中”矣。

   关于反面教员的话,毛泽东说过不少。除了日本侵略者,蒋介石也被他当作反面教员感谢过。1964年7月9日,毛泽东与亚洲、非洲、大洋洲一些国家和地区参加第二次亚洲经济讨论会的代表谈话中说罢“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接着又说:“我们的第二个教员,帮了我们忙的是美帝国主义。第三个帮了我们忙的教员是蒋介石。”

   这也可以证明,毛泽东外交场合对日本的“感谢”与对美囯和蒋介石的“感谢”含义是一致的,都要加个括号,或者说,属于另一种意义的感谢。既使如凯源所说“毛泽东内心里确实存在感激日本侵略中国之意”,这“意”也没有体现于外交场合“感谢日本侵略者”这句话里,完全没必要也不应该抓住这一句话曲解歪批。《不要歪批毛泽东 》一开头就指出:毛泽东可以、值得、需要、应该批判,但是应该实事求是。2009-12-3东海老人

   附:《东海老人:造恶人的谣也不行》东海在《撒谎与造谣绝不是战斗》中指出:撒假恶丑的谎,造他们的谣,也是不道德的。或异议曰:

   “敢于撒恶势力的谎,造恶势力的谣,至少有战斗的勇气,比起那些奴才和伪君子,还是值得敬佩的。撒谎造谣不道德,勇于战斗却大有道德。”

   此言糊涂。勇于撒谎造谣与勇于战斗岂可划等号。勇,只有符合仁义原则,才是道德的,否则,勇敢就会出问题甚至走向反面。虽勇无德。作恶犯罪也需要一定的勇气呢。孔子早就指出“勇而无礼则乱”、“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这里的君子小人以位言。)某些“勇士”真可谓小人有勇而无义为乱也。谎撒得越圆,谣造得越高明,越无义越“乱”!

   这个世界上或有善意的谎言,绝无正义的谣言。除了极特殊的情况(如医生对绝症患者),谎言纵然善意,也不道德,非正道。

   与奴才伪君子相比,真小人的道德就算“高”那么一点,也极有限。为什么不做奴才伪君子就一定要做真小人呢?做真君子不好么?与“恶势力”抗争,非得要采用撒谎造谣的“法门”么?那样一来,且不论所抗争的是否特权阶级“恶势力”,抗争者先已“不真不善不美”起来、沦为欺骗分子“假势力”矣。

   假的就是假的,假的东西是没有真实力量和持久成效的。就功利角度看,想凭撒谎造谣和不义之勇成大事,概率之低,只怕可以忽略不计。所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升和信息时代的到来,谎言谣语的效果已是越来越有限甚至负面了。谎言谣语抹黑和毁坏的最后必是制造者自己。2009-10-14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