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想当年汪精卫行刺未遂,清廷法部开庭审理,肃亲王决定从轻发落,摄政王载沣最初主张立斩汪黄二人,但经过肃亲王的反复劝说也同意从轻发落。1910年4月29日,清廷以汪黄二人“误解朝廷政策”为由,免除汪黄二人死罪,判处二人永远监禁。汪精卫入狱后,肃亲王亲自到狱中看望汪精卫。后来人们问起汪精卫对肃亲王的印象时,汪精卫说:“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

   为此,我要向肃亲王、摄政王以及清政府表示致敬。我说过,肃亲王了不起,清政府和汪精卫的刺杀对象摄政王也很了不起。仅此一事,亦可见当时清政府的宪政运动,不仅不象后人所说那么虚伪,而且相当真诚。而大臣怜才好士如此胸襟,政府如此仁厚宽大,后来的政权是再也见不到了。袁世凯不如摄政王,蒋介石不如袁世凯,后继者不如蒋介石,真是一蟹不如一蟹。

   我想,如果汪精卫能预知后来事,为民生计,必会听从肃亲王之劝,而不会再坚持暴力革命、武力夺权的政治主张了。向肃亲王致敬的同时,不由得为汪精卫惋惜,更为我中华民族悲憾!

   兹在“猫眼看人”看到一网文《肃亲王与狱中汪精卫的对话》,不知有何原始资料依据,但感觉颇为切合两人的立场和思想,特附后共赏。文中汪精卫所说不是毫无道理,但肃亲王的“道理”要高得多。事实证明“实行宪政,让各种政治主张都有实现的机会。用和平的宪政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比用多量人命财产损坏的革命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更好”呀。

   山海精网友说:“我看了此对话,只感到肃亲王的开明和宽容.同时也感到了汪的卤莽热血和头脑简单。”此言深得我意。

   另外,汪精卫暗杀摄政王之举,为民为国的动机和大无畏之牺牲精神可敬可佩,但暗杀行为本身则是令人厌恶的,政治暗杀之风遗弊无穷,尤不可长。汪精卫自己就深受其害。他一生屡遭暗杀最后死于旧伤复发,可谓报应。汪精卫早年革命晚和平,都是为民献此诚,但不能不指出,以儒家标准衡之,仁勇有余而智慧不足,且利弊难言。这更是我为汪精卫惋惜的。2009-12-2东海老人

   附《肃亲王与狱中汪精卫的对话》(作者:一贯正确)汪精卫年轻时曾因刺杀摄政王载沣而被捕入狱。清廷的肃亲王想说服汪为朝廷效力,于是双方有了下面一段有名的对话:肃亲王说:“汪先生在《民报》的篇篇大作,我都拜读过。汪先生主张中国必须自强自立,改革政体,提倡民众参政,效法西方立宪,这些与朝廷的主张都是一致的。目前朝廷正在筹办预备立宪,建立国会让民众参政议政,这些不正是先生所争取的革命目标吗?” 汪精卫反论说:“我们革命党人所主张的绝不是立宪,而是要推翻封建专制,实行三民主义。亲王既然读过汪某在《民报》上的文章,对汪某的革命主张应有所了解。” 肃亲王说:“你们革命党的确有很多杰出的主见,但你们也应该认真倾耳听听我们的看法。说实话,我认为‘三民主义’是一种见识偏狭的理论,不能成为今后中国的指导理念。为什么要宣扬灭满兴汉?这样宣扬民族仇视能够使中国实现五族协和吗?为什么要搞平地起风波的流血革命,我们不是已经答应实行宪政,让各种政治主张都有实现的机会。用和平的宪政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不是比用多量人命财产损坏的革命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更好吗?邻国日本不正是君主立宪的成功榜样吗?” 汪精卫反论说:“我们主张革命的时候,很多人用日本君主立宪成功的事例来反对革命。但日本明治维新,是西乡隆盛用武力从幕府手中夺来的政权,绝不是幕府微笑著把政权交出来的。现在中国搞君主立宪,并不能解决长年的腐败弊害,而且把国会作为民权的支柱不过是一种幻想,国会只不过是君主的傀儡走狗而已。只有民主革命才是救中国的唯一道路。”肃亲王说:“中国的政治十分复杂,各种民意纷缠不一,改革政体岂能操之过急?螳螂在前,黄雀在后,列强不是在觊觎著我们吗?不忍不谋则乱,还请汪先生三思。” 汪精卫和肃亲王的辩论总是在两条平行线上,谁也说服不了谁。当年汪精卫正值年青的28岁,而肃亲王却是初老的45岁,但两人都对对方的才学见识产生了敬佩之心。肃亲王原想说降汪精卫为清廷效力,但见汪精卫革命志坚,也就没有再为难汪精卫。后来肃亲王不时来狱中看望汪精卫,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不是政敌,倒有些近似朋友的关系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