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原儒认同好色,大儒何妨狎妓----为理学辨诬之四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快乐的哲学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孔子教我怎么爱
·拥护"爵位制",自荐"新天子"
·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
·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李肇星,你算谁?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
·文化昆仑横一角,群山俯首尽儿孙!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孟教导:大人说话可以不算数!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原儒拥护世袭制何错之有?
·祭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论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谈汪精卫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中共中央:恕我直言:重判刘晓波是一次严重的令人寒心的政治倒退!

   贵党对传统文化的局部回归令人欣慰,和谐、民本诸论及与时俱进的倡导与儒家仁本主义一脉相承。仁有时中之义:中,大中至正,中庸之道;时,因时制宜,与时消息。仁在政治上体现为民本,民本主义的主要内容是对民生和民权的维护,两者的落实离不开领导者的良知觉醒,更离不开现代化的良制建设。在现代社会,大政治家的良知必须也必然会在制度方面得到体现。

   虽然贵党在民生和民权两方面都做得很不够,民本、和谐、与时俱进诸论调无法在制度层面得到落实,但我相信贵党的良性转型只是个时间问题,中央在这方面应有某种渐进型的整体部署和规划。我曾乐观地把和谐民本诸论的提出视为“改良行动”的思想先遣队,视重庆已经展开的铁腕打黑和即将进行的立法反贪为中央所部署的全面铺开前的试点。

   然而,对刘晓波的重判,不能不令人产生深度的疑虑、遗憾和悲哀!

   无论依法治国还是以德治国,都要做到以理服人。在现代社会,压制和剥夺不见政见者的言论权无疑是很不道德很不文明的。《零八宪章》是自由派的政治愿望和诉求的一次和平、集中的表达,也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囯民的心声,其理念、设想和追求对不对、合不合理、合不合乎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可以探讨,可以批判,但无论如何,公民的言论权都应该得到基本尊重。

   首先,民生与民权,两者相辅相成不可戓缺,不讲民权,民生也难以得到有效保障,不讲民权,则是对人性尊严的漠视。言论权则最基本最重要的民权和人权,高压下的和谐、民敢怒不敢的和谐不是真和谐,反是乱之源;其次,对西方国家及台湾同胞可以和平对话,对自己国民反而彻底封闭“对话大门”,严防异议,重惩异已,这种“囯内霸权主义”,于情于理于法都是说不过去的。况且,中国政府于1998年已签署了保证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有义务遵守之。

   重判刘晓波是一种严重的“非礼”:违反庄严的政治承诺,失信于天下;是大不义:既不合道义也不合时宜。历史车轮已驶入二十一世纪了,还在以力服人、以言定罪,还在理论问题刑法解决,搞司法迫害、文字狱,暴露的是政治落后、思想虚弱、信心萎缩和道德低软,也无异于为自由主义作特殊宣传并为之制造精神领袖。

   俗话说:船大掉头难;老子曰:治大国若烹小鲜。慎动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总是进一退三甚至大步逆动。这么做,对中国社会的进步、中华文化的复兴固然不利,对贵党的良性转型和持续发展更为不利----本来,目前经济形势和国际环境对贵党都十分有利,正是开展新一轮的改良以展现政治新风采、塑造中华新气象的良机,正好借机提高“正动”的速度、提升自身的形象。

   关于中国今后的政治方向。东海以为,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各有精华可取,又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偏差及错误,都不宜挂为主帅。必须对它们有一个清醒客观的认识,给以恰当正确的定位。中国的政治改良和制度建设必须坚持仁本主义的基本立场和原则导向,这才是真正的中国特色。包括政治、制度文明在内的未来的中华文明,应该是继承和发扬儒家道统的、比资本主义和人本主义文明更高“级别”的仁本主义文明…

   这一观点是东海近几年来大量文章中一再公开宣示的。东海多么希望有机会在自由、公开的平台上与自由派展开一场中西文化大讨论大争鸣,对自由主义、西方中心主义展开义正辞严而合理如实的批判。

   当前士气衰微、民风乖戾已甚。联曰:善善恶恶是是非非,方为真儒者;官官民民父父子子,始是大中华。奈何当今中国多数知识分子包括儒家见善不敢善、见恶不敢恶、见是不敢是、见非不敢非、见义不敢为,见社会不平、政治不明不敢发一言,真可谓父不父、子不子、官不官、民不民、士不士、人不人也。要遏止并培养士气导良民风,当务之急是复兴弘扬中华文化特别儒家文化,让官德归仁,政治归仁,这就需要对自由主义应保持一定的尊重,从而取精撷华为我所用。至于保障宪法所承诺的言论自由,原是题中应有之义。

   重判刘晓波是对士气的又一次重击,纵可收一时“稳定”之效,也是利寡而短、弊多而长,完全得不偿失。这是进一步散了知识分子队伍的正气,废了稳定社会的重要力量,同时,兆示着自由派和平理性之表达渠道的完全堵塞与双赢“共和”之改良希望的彻底破灭,必将进一步“促进”民风士气的乖戾、刺激社会乱象的加剧。

   对于《零八宪章》,我完全不认同其指导思想,不完全认同其制度设想,照搬西方没必要、不适宜也不可能。但是,这不影响《零八宪章》对中国制度建设重大的镜借参照价值,更不影响我对刘晓波们所体现出来的那种精神的敬佩和支持。那种知识分子的忧患意识、奉献精神和社会政治责任感,十分难能可贵,特别值得鼓励,值得我们儒家学习。这本是的传统,可当前儒家群体对社会问题和“国家大事”的关心远逊于自由派。让我感到羞耻和忧心。

   刘晓波遭重判,东海不忍坐视,不能不从本心之所欲,向中央郑重建议和呼吁:立即释放刘晓波。这是为贵党的政治形象和长远利益计,更是为社会的长治久安和有序发展计,真言逆耳,伏惟垂察。(或许,提前释放刘晓波是可能的,三五年吧。我曾大胆妄测:重判刘晓波,是当今领导人送给下一届的一份厚礼。古代王朝在权力移交之际,上一任往往会作出某些“形象牺牲”,故意表现得昏庸而严酷,为接班人顺利接班和体现开明仁厚创造条件。但我不认为一个现代大党搞这类动作有什么意义。对刘晓波,迟放不如早放。)

   东海与刘晓波文化立场虽不同而政治立场有交集,同样不满现实政治及现行意识形态、主张改良和修宪(早已奉上修宪建议,不知“上达天听”否?)这本已逾贵党之矩了,且是《零八宪章》首批签署者,性质与刘晓波无异,乃同罪之共犯也。倘所建之言不蒙采纳,请将东海一并收监为荷。2009-12-26东海老人余樟法顿首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