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阎崇年一辩]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阎崇年一辩

   儒家应该怎样对待外道?---兼为阎崇年一辩

   一异于仁义原则的就是异端,外于中庸之道的就是外道,对于儒家来说,儒学之外的世间所有思想、学说、主义都是异端外道,都是批评和纠正的对象。然而,各种异端外道“异”之程度、“外”之性质并不一样。

   例如,自由主义是有所偏颇,民族主义是偏颇严重,专制主义、种族主义、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暴力恐怖主义(这些主义往往打着民族主义的牌子)则是邪恶和反动。对于前者,儒家的批评是为了纠正其偏颇,汲取其精华,对于后者,儒家则应予以毫不留情的批判,揭穿其丑陋邪恶的真面目。

   对真正的民族主义,我会在导良的同时持局部支持的态度。曾误以为“皇汉集团”真是民族主义,后来有所接触,才发现面具后面另有面目,种族主义、军国主义、暴力恐怖主义及专制主义才是他们的实质----尽管尚不成气候。反文明反道德反人道、制造谣言和矛盾、暴力煽动和恐吓、以言定罪等等,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二据说皇汉们要控告阎崇年“反人类罪”,仅此一点,就堪称以言定罪的典型。反人类罪又被称作反人道罪或危害人类罪,是一种能让整个国际社会都密切关注的重大国际性犯罪,主要是指在战前或战时广泛而系统的针对平民的攻击中,实施的杀戮、奴役、强奸等行为。阎崇年想犯此罪也未必有这个资格和能力呢。

   阎崇年既使曾为满清辩护而非皇汉们上纲上线,他也犯不了罪,否则,律师为罪犯辩护岂非与罪犯同罪,皇汉们为当年大开杀戒的太平天国辩护岂非也成了罪犯?

   这种毫无法律常识和现代文明常识的皇汉特色的野蛮,一般专制主义亦望尘莫及也。可想而知,这种势力如果成了气候有了权柄,对异议的态度会怎样凶猛。当然,社会不可能再倒退到让这种势力成气候的地步,他们注定是一批义正辞严一本正经搞笑的小丑。

   这种控告不仅儿戏,而且是恶意诽谤。触犯法律的不是阎崇年而是皇汉们。对此,对于“皇汉马甲集团”大量、持久的人身攻击,阎崇年完全可以提起民事诉讼。阎崇年是什么人、表达过什么观点不重要,就算他是大坏蛋,既使他的观点极端错误完全反动,他都享有包括名誉权、言论权等在内的基本公民权利,只有法律判决才能剥夺其某些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对之施暴和诽谤。

   政府有责任维护包括阎崇年在内的所有国民的基本权利,儒家则有责任坚持正义主持公道,岂可与施暴者和诽谤者“同志”?

   三在东海《防火防盗防皇汉》文后,有新浪网友教导曰:

   “东海远非法器。什么才是法器?第一要器量宽宏,第二还是要器量宽宏。我从来不会要求自己的战友全都是完人。只要他向敌人开了枪,他就是我的骄傲。”

   器量宽宏不是对异端外道的苟同或纵容。儒家的宽宏体现在对异己者和反对派之言论权的尊重上。儒家坚决反对以言治罪,纵有力量或权力也不允许对异议者及反对派采取言论及法律(且必须是良性法律)之外的手段,这方面与自由主义完全一致。

   自由主义有偏差,但在自由追求和制度建设上与儒家仁政王道是相通的,所追求的民主自由也包括“冰冷的眼神”及皇汉们的民主权利和言论自由。自由派鱼龙混杂品类参差,里面难免有奸贼,如果“冰冷的眼神”发现了,可以摆事实、讲道理、实事求是地进行批评,不能这么诽谤攻击一棍子全部打倒,这么乱派汉奸卖国贼之类帽子。企图用这种手段占据道德制高点,其实效果有限而且很可能负面,它暴露恰是自己的低下和卑劣。

   没有人会要求任何人是完人,但东海希望儒者能尽量真言正行、多点君子风范,不要流得太下。私德不堪、抄袭能手、与“皇汉”们为伍,这样三丑俱全者,基本可以断定“冰冷的眼神”其人品级如何了。私德姑不论,后面两条皆一般正常、正派人士所不屑为,况儒者乎。这类恶劣行为纵是发生在“战友”身上,也是不值得引以为“骄傲”的。

   况且东海还不至于无聊到将这类品级的人物视为“战友”----与东海不论为友为敌,都是需要一定层次的。为友要有一定的德,为敌则要有一定的智和力。这两方面太不够格者及广大诽谤爱好者,很难得到我的尊重。请恕东海患有德智岐视症,成不了该网友眼里的“法器”也。2009-12-7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附:《防火防盗防皇汉》原以为“汪要求彻底轰炸重庆”之说乃 “冰冷的眼神”或“皇汉”们伪造。Liangft网友指出,这一说法源于日人今井武夫。东海在拙文《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中对此已予更正。

   要说明的是,这不影响我对“冰冷的眼神”文章“毫无学养极不严谨根本不值一驳” 的论断,不影响我对其文的厌恶其人的轻蔑。如其“驳”文结尾这一段:

   “当年,自由派如日中天,可是现在,民主精英已经成了汉奸的同义词,谁还议论他们?倒是曾被打得七零八落的儒家崛起了。我总说,袁伟时,刘晓波,余杰用汉奸理论把‘民主自由’搞垮了,就别让这些人再坑我们,更别让那些伪儒们,把大清的辫子修剪成日本仁丹胡,从脑后搬到人中,继续用卖国思维来祸害我们。”云云。

   这种非礼又非理的文字,看一眼都觉得脏了眼睛。刘晓波余杰袁伟时们当然可以批也应该批,东海对自由派包括这三位都有过相当严厉的批评(对余杰还相当讨厌),但象“冰冷的眼神”这种批法却极不正常极不地道,这种无凭无据、上纲上线的攻击,纯属文革孽种流传。如此弘儒,所起的作用恰恰相反。这种儒家,有不如无。

   关于“冰冷的眼神”品德卑下的“传说”,江湖上早已沸沸扬扬,东海曾有短文为之略辨,认为不可仅仅用私德来衡量、判断和否定一个人,但这不意味着私德与“公事”、为人与为文毫无关系。文章也是品德的展示。

   “冰冷的眼神”与“皇汉”们一样,喜欢派发伪儒汉奸卖国贼之冠,其实伪儒之冠戴在他自己头上最为合适(汉奸卖国贼则还不配,一个小市民而且是最底层的小市民,奸不了汉更卖不了国)。因为,私德不堪、抄袭能手加上与“皇汉”们为伍这三种表现,每一种都是很不儒家的,何况三丑俱全。

   为什么儒家不能认同“蝗汉”与之为伍?不仅是因为此辈爱好制谎造谣而已(例子多如牛毛,兹不详举。总之,他们的一切“思想观点”及对他人的下流攻击大多是建立在谎谣基础上的)友人在东海新浪草堂的一段留言就是最好的回答:

   “认同“皇汉”、与“皇汉”们打得火热的绝不是真正的儒家。将满清政府主要又是满清初期的罪恶转嫁于当代满族,恶意制造思想混乱,制造汉满之间与汉族之间的矛盾…所谓的“皇汉”们乃是标准的乱臣贼子----不,这么说太抬举了,“皇汉”们还远远不够格。一群披着汉服及汉民族主义外衣既无知又无耻的蛮子而已,“皇汉”们所谓的民族主义其实是不是真正的民族主义,所谓的汉服也不是真正的汉服而是古人的丧服。”

   有人说:防火防盗防蝗害。令人失笑,亦深有同感。这种圈子的存在,乃汉族之耻、中华之耻、时代之耻。对于这些丧失了正常思考和说话能力的名为“蝗汉”的蛮夷,不仅国家要防,儒家也要防。儒家予以各种方弐的教诲训戒可以也是应该的,教不得,就应斥而远之。无原则地苟同他们与之为伍,不仅不德不智,而且大不吉。2009-12-7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