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阎崇年一辩]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阎崇年一辩

   儒家应该怎样对待外道?---兼为阎崇年一辩

   一异于仁义原则的就是异端,外于中庸之道的就是外道,对于儒家来说,儒学之外的世间所有思想、学说、主义都是异端外道,都是批评和纠正的对象。然而,各种异端外道“异”之程度、“外”之性质并不一样。

   例如,自由主义是有所偏颇,民族主义是偏颇严重,专制主义、种族主义、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暴力恐怖主义(这些主义往往打着民族主义的牌子)则是邪恶和反动。对于前者,儒家的批评是为了纠正其偏颇,汲取其精华,对于后者,儒家则应予以毫不留情的批判,揭穿其丑陋邪恶的真面目。

   对真正的民族主义,我会在导良的同时持局部支持的态度。曾误以为“皇汉集团”真是民族主义,后来有所接触,才发现面具后面另有面目,种族主义、军国主义、暴力恐怖主义及专制主义才是他们的实质----尽管尚不成气候。反文明反道德反人道、制造谣言和矛盾、暴力煽动和恐吓、以言定罪等等,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二据说皇汉们要控告阎崇年“反人类罪”,仅此一点,就堪称以言定罪的典型。反人类罪又被称作反人道罪或危害人类罪,是一种能让整个国际社会都密切关注的重大国际性犯罪,主要是指在战前或战时广泛而系统的针对平民的攻击中,实施的杀戮、奴役、强奸等行为。阎崇年想犯此罪也未必有这个资格和能力呢。

   阎崇年既使曾为满清辩护而非皇汉们上纲上线,他也犯不了罪,否则,律师为罪犯辩护岂非与罪犯同罪,皇汉们为当年大开杀戒的太平天国辩护岂非也成了罪犯?

   这种毫无法律常识和现代文明常识的皇汉特色的野蛮,一般专制主义亦望尘莫及也。可想而知,这种势力如果成了气候有了权柄,对异议的态度会怎样凶猛。当然,社会不可能再倒退到让这种势力成气候的地步,他们注定是一批义正辞严一本正经搞笑的小丑。

   这种控告不仅儿戏,而且是恶意诽谤。触犯法律的不是阎崇年而是皇汉们。对此,对于“皇汉马甲集团”大量、持久的人身攻击,阎崇年完全可以提起民事诉讼。阎崇年是什么人、表达过什么观点不重要,就算他是大坏蛋,既使他的观点极端错误完全反动,他都享有包括名誉权、言论权等在内的基本公民权利,只有法律判决才能剥夺其某些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对之施暴和诽谤。

   政府有责任维护包括阎崇年在内的所有国民的基本权利,儒家则有责任坚持正义主持公道,岂可与施暴者和诽谤者“同志”?

   三在东海《防火防盗防皇汉》文后,有新浪网友教导曰:

   “东海远非法器。什么才是法器?第一要器量宽宏,第二还是要器量宽宏。我从来不会要求自己的战友全都是完人。只要他向敌人开了枪,他就是我的骄傲。”

   器量宽宏不是对异端外道的苟同或纵容。儒家的宽宏体现在对异己者和反对派之言论权的尊重上。儒家坚决反对以言治罪,纵有力量或权力也不允许对异议者及反对派采取言论及法律(且必须是良性法律)之外的手段,这方面与自由主义完全一致。

   自由主义有偏差,但在自由追求和制度建设上与儒家仁政王道是相通的,所追求的民主自由也包括“冰冷的眼神”及皇汉们的民主权利和言论自由。自由派鱼龙混杂品类参差,里面难免有奸贼,如果“冰冷的眼神”发现了,可以摆事实、讲道理、实事求是地进行批评,不能这么诽谤攻击一棍子全部打倒,这么乱派汉奸卖国贼之类帽子。企图用这种手段占据道德制高点,其实效果有限而且很可能负面,它暴露恰是自己的低下和卑劣。

   没有人会要求任何人是完人,但东海希望儒者能尽量真言正行、多点君子风范,不要流得太下。私德不堪、抄袭能手、与“皇汉”们为伍,这样三丑俱全者,基本可以断定“冰冷的眼神”其人品级如何了。私德姑不论,后面两条皆一般正常、正派人士所不屑为,况儒者乎。这类恶劣行为纵是发生在“战友”身上,也是不值得引以为“骄傲”的。

   况且东海还不至于无聊到将这类品级的人物视为“战友”----与东海不论为友为敌,都是需要一定层次的。为友要有一定的德,为敌则要有一定的智和力。这两方面太不够格者及广大诽谤爱好者,很难得到我的尊重。请恕东海患有德智岐视症,成不了该网友眼里的“法器”也。2009-12-7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附:《防火防盗防皇汉》原以为“汪要求彻底轰炸重庆”之说乃 “冰冷的眼神”或“皇汉”们伪造。Liangft网友指出,这一说法源于日人今井武夫。东海在拙文《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中对此已予更正。

   要说明的是,这不影响我对“冰冷的眼神”文章“毫无学养极不严谨根本不值一驳” 的论断,不影响我对其文的厌恶其人的轻蔑。如其“驳”文结尾这一段:

   “当年,自由派如日中天,可是现在,民主精英已经成了汉奸的同义词,谁还议论他们?倒是曾被打得七零八落的儒家崛起了。我总说,袁伟时,刘晓波,余杰用汉奸理论把‘民主自由’搞垮了,就别让这些人再坑我们,更别让那些伪儒们,把大清的辫子修剪成日本仁丹胡,从脑后搬到人中,继续用卖国思维来祸害我们。”云云。

   这种非礼又非理的文字,看一眼都觉得脏了眼睛。刘晓波余杰袁伟时们当然可以批也应该批,东海对自由派包括这三位都有过相当严厉的批评(对余杰还相当讨厌),但象“冰冷的眼神”这种批法却极不正常极不地道,这种无凭无据、上纲上线的攻击,纯属文革孽种流传。如此弘儒,所起的作用恰恰相反。这种儒家,有不如无。

   关于“冰冷的眼神”品德卑下的“传说”,江湖上早已沸沸扬扬,东海曾有短文为之略辨,认为不可仅仅用私德来衡量、判断和否定一个人,但这不意味着私德与“公事”、为人与为文毫无关系。文章也是品德的展示。

   “冰冷的眼神”与“皇汉”们一样,喜欢派发伪儒汉奸卖国贼之冠,其实伪儒之冠戴在他自己头上最为合适(汉奸卖国贼则还不配,一个小市民而且是最底层的小市民,奸不了汉更卖不了国)。因为,私德不堪、抄袭能手加上与“皇汉”们为伍这三种表现,每一种都是很不儒家的,何况三丑俱全。

   为什么儒家不能认同“蝗汉”与之为伍?不仅是因为此辈爱好制谎造谣而已(例子多如牛毛,兹不详举。总之,他们的一切“思想观点”及对他人的下流攻击大多是建立在谎谣基础上的)友人在东海新浪草堂的一段留言就是最好的回答:

   “认同“皇汉”、与“皇汉”们打得火热的绝不是真正的儒家。将满清政府主要又是满清初期的罪恶转嫁于当代满族,恶意制造思想混乱,制造汉满之间与汉族之间的矛盾…所谓的“皇汉”们乃是标准的乱臣贼子----不,这么说太抬举了,“皇汉”们还远远不够格。一群披着汉服及汉民族主义外衣既无知又无耻的蛮子而已,“皇汉”们所谓的民族主义其实是不是真正的民族主义,所谓的汉服也不是真正的汉服而是古人的丧服。”

   有人说:防火防盗防蝗害。令人失笑,亦深有同感。这种圈子的存在,乃汉族之耻、中华之耻、时代之耻。对于这些丧失了正常思考和说话能力的名为“蝗汉”的蛮夷,不仅国家要防,儒家也要防。儒家予以各种方弐的教诲训戒可以也是应该的,教不得,就应斥而远之。无原则地苟同他们与之为伍,不仅不德不智,而且大不吉。2009-12-7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