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杨元元]
东方安澜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杨元元

                        说说杨元元

       文:东方安澜

   近几天来,网上热议“30岁的上海海事大学特困生杨元元死了——她用两条毛巾自缢于宿舍盥洗室内。”死亡时间是2009年11月26日上午,9时发现,10时正式宣布死亡。

   一个年轻人,用极端的方式告别,无论怎么说,都是惨剧。惨剧是任何社会都避免不了的。但一个昨天还是活蹦鲜跳的人,今天却赶去为她送葬,在情感上,无论如何令人扼腕叹息。当然,个别人——海事大学的宿管员除外,对一个穷鬼的死,他们不会有道义上的内疚,法律上更追究不了他们任何责任,穷人的死就是盛世蝇拍下的一只苍蝇,无足轻重。

   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是实力的交换,穷人奢望富人的救济,比登天还难。这就是杨元元“入学之初就她问辅导员能否将母亲安置在校内,对方建议写封申请书,杨元元照办。”但得不到允许的原因。在有权人是抬一抬手的事,在穷人是攀登珠峰的困难。因为容易,有权人很容易漠视穷人的苦恼或者诉求,用杨元元母亲的话说“找份杂活还要有关系。”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缺少宗教精神里博爱友善关怀等救世情结。

   先说杨元元的性格,从报道上看来,她是一个内向、自卑、与人交往木讷,不懂人情世故,内心里又十分纤细丰富脆弱,对外界的那怕一个伤害都会强烈反弹,用俗话说是“嫩面皮”的人。这样一个观念行为举止自闭的人,在外界看来,可能还是一个乖张的人,混在社会上,或者说人在江湖,就会非常被动非常吃力。母女两个同住宿舍,一方面是宿管员的冷漠不通融,可别忘了,宿管员捧个饭碗也不容易;一方面可能也是杨元元为人刻板所至。譬如,杨母可以为宿舍区打扫打扫卫生之类,设当调剂改善一下和宿管员的关系,在我的经验里,杨元元母女同住,在校领导,未必知道,权都在宿管员那儿,和宿管员关系搞好了,是眼开眼闭的事,宿管员也不一定非得板着脸赶杨母跑路。

   这是一个剧烈动荡和变革的社会,尤其大都市更是浓缩了所有人情世态。杨元元向往大都市的生活,就要用开放的心态面对日益繁复的社会,这倒并不一定要学会潜规则。在社会上闯荡没有后台没有背景,挫折感焦虑感是常伴左右的,要学会化解和疏导自己。社会永远是不公正的。我们无力改变这个社会,就只能适应。杨元元要自己求学、养活母亲、供弟弟上学,压力紧张神经紧绷是不言而喻的,又要保持内心的自尊,难度很大。其实,她大可以脸皮炼得厚一点,碰到小事小刺激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况且,每个人在生活细节上,说的话做的事,可能也会在不经意间伤害到别人。

   杨元元眷恋大城市生活,这就把自己置于……置于…………怎么说呢,好比一个婴儿跟大汉打架,如果没有过人的资本,很难站稳脚跟,况且还带了个拖油瓶母亲。报道提到过她考取过“两个外省小城市的公务员,但最终决定放弃,一是距离远,二又不是“北京上海”,”这给我感觉是“心比天高”“眼高手低”的印象,就算你有再大的雄心壮志,难道你不能去小城市过渡一下?杨元元还有种不合时宜的虚荣心“20岁的时候,望随单位调动在上海工作了5年,她喜欢这个洋气十足的大都市,几句蹩脚的上海话仍让她保持着不错的优越感。”我倒认为,一个人能够了解自己,也是一种能力,人最不了解的是自己。自己有多少本事处什么地位做多大事情。脚踏实地人才不会摔倒。

   可以说,杨元元不是一个精明地人,是一个只会读书,读死书的人。假使不自杀,如果她以后能在高等院校搞研究搞学术,小有成绩,她可能会成为一个对社会持否定态度的神经质的圣母一类的人物;如果到50岁在后20年内还是处处碰壁一事无成的话,对于她来说,自杀是早晚的事。

   我这样说并不是我对杨元元的冷漠,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如果内心死了,对自己的前途没有一丝希望,在社会处处失败,内心的偏激怨愤迟早会爆发出来,不是毁灭社会就是毁灭自己。人最困难的就是要克服自己的弱点,吸收新知识,调整自己的思维定式,不断的改变自己,用李登辉的话就是“人不断地改变自己的环境,来解脱我们的命运,这是人最了不起的地方”,这,恰恰也是人最难做到的地方。

   斯人已逝,祝愿杨元元在天堂里快乐幸福地生活。

                               09、12、20

   我怕砸砖,后注一下:我们乡下人说,死者为大!这只是我一家之言,说的也是一个侧面,我也知道,在杨元元背后,有人口膨胀、经济迅速权贵化、大学扩招,竞争压力空前剧烈等等因素,任何事情的产生,都是各种力量因素综合的结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