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后娘养的]
东方安澜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娘养的

                       后娘养的

       文:东方安澜

   看了09年11月30号《经济观察报》16版上《中国真的有过“市场化”吗?》一文,特别有感触,一直想写点什么,一下又下不了笔,故报纸一直搁在边上。

   前两天翻旧报纸,正巧翻到04年3月18日的一份《南方周末》,A5版《中国私产保护26年记》,其中提到年广久、温州“八大王”和冯连印。年广久因为邓大人的“放两年再看”躲过一劫。报说“温州‘八大王’没那么好的运气。这8位经营五金机电产品的小老板成为一出‘捉放曹’游戏的主角:突然以‘重大经济犯罪’的名义被判刑,又突然被释放,返还没收财产。短短两年,历尽人生悲欢。”

   “河北邯郸市的冯连印,这个名字浓缩了中国私营经济发展史上最黑色的一段。他借街道办事处之名办了一家企业,说好属挂靠关系,然而,当他用自己的4.7万元还了贷款后,被法院以诈骗、贪污罪判处死刑。虽然最高院3年后为冯脱罪,但红帽子戴到了鬼门关,一个黑色幽默,个中几多心酸。”

   在我眼里,《“市场化”》一文正巧印证了政府对私营经济的态度。从50年代的“公私合营”到朱镕基时代的“私有化”再到现在重要垄断行业重新出现的“国进民退”,其实质上,就是政府挟国家机器,对民众的玩弄。虽然朱镕基时代是政府和私营企业的蜜月,但暗地里,法律上,也没有给私营企业以多少合法地位,虽然私产保护写进了宪法,但正如胡锦涛说的“保护私有财产写进了宪法,当然,落实很重要。”(《南方周末,2004.3.18A7,《私产保护是大国兴起之路》》法律地位上对私营企业的遮遮掩掩,为以后的政治运作提供了空间。

   来反观《“市场化”》一文:“开放民营企业进入,不过是政府基于效率考虑而做出的权益性决策。私人、私人企业在经济增长的整体规划中不具有独立地价值、地位,它们是各级政府用于实现自己临时性政策的工具。政府不是从构建现代国家之内在逻辑出发,视民营企业为一种当然、应然,相反,民营企业的发展最多不过是一种可能性,一种事实而已。不是说民营企业理应发展,而是应为某些事实不得不暂时允许民营企业发展一下。简单地说,私人经济、民营企业的发展不能视为政府管理经济的目的,而是实现增长的一种手段。”“既然民营企业只是政府实现经济增长的手段,那政府当然就可以在自己感觉必要地时候采取‘放’的策略,同样在自己感觉不必要的时候采取‘收’的策略。”

   从私营企业这三十年的发展看,事实也证明政府翻云覆雨,随心所欲地对待私营企业。看上去,象是把私营企业当面团捏,要长就长,要圆就圆。私营企业不管做得多大,随时都是政府砧板上的肉,政府只要出台一个什么法律,规定你这个行业准入到苛刻的地步,今天你还合法,明天你就成了非法,就像《反垄断法》,“这部法律公开的承认,某些行业政府可以设立垄断。这样,现有的垄断就获得了合法性,政府以后也可以依据这一条款随意设立新的垄断。”无怪乎没有法律地位的私营业主,要拼命钻进政协人大,靠官帽子来保护自己。

   可怜的是,政府未必就相信这些投机分子,难怪酒桌上说,有钱人99.9%都有护照,随时可以开溜。看来,政府和私营业主们彼此心照不宣罢了:在有钱人,也怕象朝鲜的流氓政府一样一万元兑一百元的下作事儿出现,所以移民、转移资金、送孩子出国,早已为自己及家庭伸好后腿;在政府,始终把私营企业主玩于鼓掌之间,视之为后娘养的,有别于红色江山的正宗嫡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