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陈破空文集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11月底,金正日当局突然宣布更换货币,旧币兑换新币,比率100比1,并设置换币限额,每人最多只能换10万旧币,勒令朝鲜全民在一星期内完成换币。
   改币后,民众恐慌,纷纷到黑市抢兑美元和人民币,显示朝鲜人对其本国货币进一步丧失信心。原来,朝鲜老百姓很少把钱放到银行,如果手上有钱,多数民众都宁愿藏在家中,称为“衣柜里的钱”。
   改币背景,要追溯到2002年,朝鲜实施“七一”经济改革,物价放开,商品价格上涨,同时,提高工资,并引入奖金制度,朝鲜经济略为活络。但,有限的经济成果,大都被金正日政权投放于军事,优先供养军队(称为“先军政策”),发射导弹,搞核试爆;挑衅国际社会的结果,又是不断遭受制裁。朝鲜经济,因而艰困依旧。眼下,物价飞涨,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数百万民众陷入饥馑。
   “经济改革”的七年间,部分民众做生意,比如,通过中朝边贸或走私,成为“先富起来”的一族,改币,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所谓“富人”,兑换上限的规定,几乎使他们手上的财富“一夜归零”,按照黑市价格,10万朝鲜旧币,仅相当于几十美金。超过10万旧币以上的那些钱,即藏在“衣柜里的钱”,从此变为废纸。

   那些“先富起来”的朝鲜人,大多属于“出身成分不好”的群体,不属于朝共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挑战了朝鲜的计划经济,还通过贿赂官员,在相当程度上摆脱了政府控制,甚至倒过来,可以支配政府,或政府的某些部分。这股突然出现的“市场势力”,令金正日不安,如芒刺在背,他认定,要为其三子金正银继位扫清道路,就必须先期消灭这股“市场势力”,以绝后患。
   针对改币,金当局的解释,冠冕堂皇:“因为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情况日益严重,要改变经济失衡现象,实现金正日委员长消除贫富差距并建设平等社会的构想。”
   通过突然换币,金正日扫荡了富人,但也祸害了普通百姓,包括穷人。因为,除平壤之外,外地连广播都很少,多数民众不能及时得到消息,当他们最后得知换币通知,市面上的商品几乎已经被城市居民抢购一空。朝鲜原本就物质匮乏,实施换币后,各地生意停顿,物质更加短缺,对正在挨饿受冻的数百万民众,无异于雪上加霜。
   为防止动乱,改币措施公布前,金正日特意视察了“人民保安省”(朝鲜警察厅),面谕他们,随时准备镇压。改币后,朝鲜民众强烈抵制,咸兴地区商贩甚至暴动。金政权于是稍作“让步”:兑换上限,从10万旧币提高到50万旧币,称为“第一步措施”;并宣布“第一步措施”结束后,只要到银行储蓄,就可全额兑换新币,不设限额。
   民众忧虑,如果到银行储蓄,政府会追查资金来源,当局则宣称:对100万旧币以内的资金,不追查来源;对于超额部分,只要说明原因,也允许以全额兑换形式进行存款。这里,似乎有“鼓励民众储蓄”的意思,然而,朝鲜银行,存款容易取款难,基本上是有进无出,形同陷阱。金政权的“鼓励”,实际是要把天下民财都收为己有(名为“国有”)。
   金正日美其名曰“货币改革”的换币把戏,既非“劫富济贫”,也非“劫贫济富”,而是“劫民济党”、 “劫民济王”, 这是金正日政权对朝鲜老百姓公然的、赤裸裸的掠夺。
   如此粗暴手段,当今世界,恐怕也只有在朝鲜才行得通,由此,世界也见证金正日的“本事”:硬是将朝鲜半岛北半部,变成一个大监狱;所有的朝鲜民众,都成了这个大监狱的犯人,“只准他们规规矩矩,不准他们乱说乱动。”予取予夺,任宰任剐。
   改币之前,今年九月,平壤当局还修改“宪法”,放弃“共产主义”,对此,金正日说:“对共产主义没有把握,但对社会主义我想尝试一下。”
   然而,“宪法”中被去掉的“共产主义”字样处,都为金正日的“先军思想”所取代,犹如中共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改提“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一样,换汤不换药。修改后的“宪法”,同时赋予金正日更大权力,称“委员长是全军和全国的最高将领”,金氏独裁,果然是变本加厉。
   修改后的朝鲜“宪法”,还在第八条中增加“尊重和保护人民的人权”一语。原来,平壤当局正竭力与美国套近,图谋捞取经济和政治利益,在美国特使到访前,要挣个“表现”。这使人联想到,2004年,中共曾在其“宪法”中加入“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一语,孤零零的九个字。都是面子功夫、“形象工程”、欺世盗名的招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