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儿子十岁了]
槟郎文集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儿子十岁了

   儿子十岁了
     槟郎
     
     看澳门回归十周年新闻
     想到了那一年守在医院

     住院房里的收音机播着实况
     却不能出外看回归的电视
     儿子转眼已经十周岁了
     我怎么能不老去呢
     
     我对老婆说关于生日
     儿子不知道我们的很正常
     我们的生日对儿子有何意义呢
     可是儿子的生日不一样
     那是我们人生的重大事件
     他是我们共同创造的太阳
     
     学校毕业我留在了南京
     一无所有地住集体宿舍
     竟然有一个傻丫头被我骗了
     跟我到安德门的租屋结婚
     我们为房子打拼的时候
     这小家伙竟然钻进了妈妈肚子
     
     孕检的结论确切无疑
     岳母便将女儿接走了
     从此便一直照顾着外孙
     我在南京与芜湖间来回跑
     两头连着工作与家庭
     我那时就这样做着准父亲
     
     人生的悲欢如何说得请
     我父亲一直盼着第一个男孙
     我回老家为他办完丧事
     便接到老婆羊水破裂的消息
     儿子提前三个月来到世间
     与父亲的去世时间上相衔
     
     儿子生下来不足三斤
     赶紧送到弋矶山医院保命
     我仍在南京与芜湖间跑动
     住院一个月花了一万多
     终于在2000年春节前出院
     回到妻子老家过个新年
     
     单位终于给过渡房了
     从小租屋搬到更小的平房
     十平方屋里挤满了家具
     儿子只好在外婆家继续流放
     待到过渡房换成20多平米
     儿子终于可以回来上幼儿园
     
     连岳母四人住阴潮的蜗居
     常感叹安得广厦千万间
     岳母到底心痛着小外孙
     寒暑假便带他到亲戚家投奔
     儿子总是说外婆最亲
     我也说中国的岳母最感人
     
     现在我有还不完的债
     只为蜗居换成了新套房
     儿子转眼已经十岁了
     仍是岳母跟着我们照顾
     澳门回归关我屁事
     却使我感慨儿大我也老
      2009-1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