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朱欣欣编写

    笔会网站原文链接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hyxz/200911/Article_20091103030005.shtml
   
   六 改革开放后
   
   拨乱反正,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一个大解放。
   ——邓小平1978年6月2日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
   
   在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中央工作会议召开前夕,各路文武“诸侯”大部表态,在实践标准和“两个凡是”的对立中,选择了实践标准。按照共产党的传统,总是中央发文件,各地各部门表示热烈拥护。这一次是各地各部门按照自己的独立判断表态,突破了共产党的常规。"拿红头文件来!"这是抵制真理标准讨论的保守分子的叫喊。由于强大的舆论压力,在真理面前权力机构发生了分化。它的后果是极大地推动了思想解放运动。这种表态也是政治上的站队。“凡是”派的政治资源逐渐消蚀,大势已去,为即将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和接着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准备了优越的条件。
   ——郭罗基《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纪念真理标准讨论三十周年》2009年1月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图27
   他(胡耀邦 图27)说:对待所谓“恶毒攻击”和发表不同的思想认识与批评意见,应有严格而科学的区别。严格这种区别,就是探求真理。在探求真理的过程中,在追求认识的发展上,永远不能设有任何“禁区”;否则,马克思主义就只能停步不前了。我们的同志绝不能作茧自缚,在真理面前设下一个又一个自认为不可逾越的“禁区”……
   ——戴煌《胡耀邦和平反冤假错案》新华出版社1008年
   ▲尽管我在中小学一直是班干部,品学兼优,但是由于父亲所谓的“历史问题”,每当填写《入团申请书》,面对父母有何历史问题的栏目时,父母总是沉着脸告诉我空着不用填写,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小学时曾无意中看到过父亲的处理决定,心里一直倍感压抑。每次在研究我入团时,学校的班干部同学总是拿着学校开具的外调介绍信,到父母单位调查,结果可想而知,我的入团又没了下文。直到我上高二后, 1978年12月9日才入了共青团。我在那天写道:“当我在鲜红的团旗下举起右手,握紧拳头,面向团旗宣誓时,我的心跳得很厉害,因为从今天起我成为党的后备军中的一员、青年近卫军的一名战士了,透过鲜红的团旗,仿佛看见许许多多的充满鼓励和希望的目光向我投来,那是毛主席、周总理和无数用自己的碧血染红这面团旗的革命先烈们在嘱望着我,青春的热血在我身上沸腾,我坚定地立下誓言:坚决高举和捍卫毛主席的伟大旗帜,刻苦学习文化科学知识,为实现四个现代化、为共产主义的早日到来而奋斗!无论今后遇到什么样的考验,我将一往无前,用自己的青春热血保持团旗鲜红的颜色。”(今天看来,一颗赤诚而蒙昧的心被利用是多么可怕又可笑,而欺骗者多么卑鄙无耻,他们以为能永远这样下去,他们无法想像经过痛苦的精神蜕变,一旦觉醒,一颗同样赤诚的心将化作对自由执着坚定的追求,引导着专制的掘墓人。)
   各地的社会主义者都最先承认:他们所承担的任务要求普遍承认一个共同的世界观,一套明确的价值标准。社会主义者正是在发动一个受到这样一个单一世界观支持的群众运动的努力中,首先创造出了这些灌输工具中的最大部分,这些灌输工具也是纳粹和法西斯主义者有效地加以利用过的。……“法西斯少年组织”和“希特勒青年团”“意大利职工业余活动组织”和“德国群众业余活动组织”、政治的制服和党的军事化编制,都不过是社会主义者原已有过的制度和模仿而已。
   ——[英]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图28任畹町
   任畹町(图28):35岁。1979年1月1日 《中国人权宣言》——
   中国人权同盟于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在北京宣告正式成立。 同盟讨论并通过了"中国人权宣言"。这是中国人民政治觉醒的新标帜,是当代真正的历史必然性。
    公民要求实现思想言论自由,释放全国思想言论犯;把个人思想写进宪法和把接班人写进党章是同样荒谬的,是违背思想言论自由原则的,是封建性的表现;
   公民要求宪法切实保障批评和评价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权利; 公民要求永远废止仍在实行的反对"个人"就是"反革命"的封建皇权标准。
   公民要求在全国实行普遍的公民直接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和地方各级领导人;逐步取消生产资料的国家所有制,向全社会所有制过渡。
   黄翔:38岁。《火神交响诗》——
   火炬说/把真理的洪钟撞响吧──火炬说/把科学的明灯点亮吧──火炬说把人的面目还给人吧──火炬说/把暴力和极权交给死亡吧──火炬说/把供奉神像的心中庙宇捣乱和拆毁吧──火炬说/把金碧辉煌的时代宫殿浮雕和建筑……
   ——《1978-1980年中国民运资料》(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香港《观察家》出版社联合1981年出版 第一卷)
   ……
   谷季柔:好,非常感谢任畹町先生为我们做了这样系统的民主墙总结,我想问,当时,您的人权思想是怎么来的?共产党的思想控制是很严密的呀!为什么民主墙发生在那个时候,地点在西单?有人说民主墙是被利用的,您怎么看?
   任畹町:是的。主要是文化革命当红卫兵整过人,也挨整过。斗人,抄家,破四旧,反党委,人家就着我们想去缅甸参加缅共,想去越南抗美援越打我们叛国投敌,撅屁股,坐飞机,住牛棚,挨打,后来一看,缅共,越南并不是敌方敌国呀!打不成叛国投敌,整了白整。这是人生的痛苦经验。
   此外,是阅读,商务印书馆从60年代起出版了一套欧洲古典民主经典,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汉密尔顿联邦党人文集,潘恩常识,卢梭社会契约论,洛克政府论,柏拉图理想国,
   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翰弥尔顿论公民权利……虽然读的不细,都翻看过,可以说,融化在血液里了。
   还有很多国家出版的灰皮书、白皮书的内部读物,批判苏联斯大林的,西方首脑的回忆录等等。开放后有一本很时髦的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我在整理书箱的时候发现早在1962年4月商务印书馆初版第一次印刷,售价一元。 我是在图书馆读到世界人权宣言是国民党时期翻译的话语。
    我写人权宣言的一个直接动因是看到78年底卡特的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说卡特政府奉行人权的外交国策。这时我们就开始玩国际政治了。
   你去研究观察,民主墙的几乎所有人不管能力大小都是英雄主义者,敢出头,我们受共产党的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很多,已经转化为民运英雄主义。我们只能搞民运的集体英雄主义,个人英雄主义没有前途。
   《民主墙文化对中国民运及中共的影响和规导》
   ——回顾反思当代人权民主自治运动30年(简称民运30年)
   ——纪念开拓奠基的民主墙北京之春30年
      ——自由亚洲电台2009年2月9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图29魏京生
   魏京生(图29)回忆说:民主墙的名字是因为谈论民主多了,包括北京之春和甚么人权同盟,谈论民主人权多了以后被老百姓俗称为民主墙的,这个名子是后来才有的,不是开始上访的时候有的。 那天我下班以后听了几个老工人在那议论:“唉!你看这中国人怎么没出息,没骨头,才让你说了几天话,人家说让你不说你就自己不说啦,哎!咱们中国人没希望啦, 咱们中国人没骨头啊。”反正就是这种议论很多,人听了就觉得很难受,很憋气,中国人就这么没骨头啊,真像他们当大官的不让你说话你就真的闭嘴,中国人不是这么没出息啊。所以我蹬蹬蹬就骑着车子去民主墙那儿一看那玩意儿在那,当时觉得一种无名之火往上冲,觉得这玩意儿太丢人啦,在中国连有骨头的人都没有,太窝囊了这个,所以当时一怒之下回去连夜就写了一篇“第五个现代化”,写完了是凌晨五六点钟吧。第五个现代化这篇文章是在78年 12月6号贴出来的, 主要是讲民主,讲中国所谓的现代化。中共搞四个现代化,但说了半天跟老百姓没关系啊,所以我讲了第五个现代化,得有民主,没有民主那四个现代化也实现不了,即使实现了对老百姓也没有好处。最重要的现代化就是要民主,要尊重人权,要有现代的政治的制度,来保障现代化的整个社会体系的发展。 也不仅仅是经济的发展,
   第二天,我弄一瓶浆糊跑到民主墙那儿就往上面一贴。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在干甚么。当然也是想过就是下这个决心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是要進监狱的,所以我下笔的时候就根本不留甚么情,要说就痛快点说。那时写了东西根本是躲不过公安局的侦查的,虽然那时的侦察没有现代化的手段。说完之后自己心里头有一种很痛快的感觉,过完那一天然后过了几个小时骑自行车回去绕了一趟,看看到底甚么反应,回去以后发现反应非常好,人山人海,后面看不见就喊前面哥们给念一念,后面听不见,大声点儿在那嚷嚷,老百姓反应很强烈。
   —— [美国]新唐人电视台5集电视纪录片《魏京生》第二集“民主”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图31
   ……邓小平也出于向凡是派夺权的政治需要,暂时容忍了“民主墙”(北京西单民主墙
   图30、图31)的存在,并提出了“解放思想、突破禁区”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理论,宣布为“四·五天安门事件”平反,民主运动借其声势得到了更多迅猛的发展。民主墙的继续伸延,是全国各地的民办刊物的大量涌现,据不完全统计,民刊有五百种之多,当时较为著名的有《四五论坛》、《探索》、《沃土》、《北京之春》、《人民论坛》、《中国人权》、《群众参考消息》、《今天》等,这些民办刊物,虽然其内容和印刷水平都不很高,但它出现在中共统治的专制和封闭的社会,其政治意义要比它本身所包含的内容大得多。它标志着人民的民主意识已经觉醒,并试图打开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缺口。与此同时,也涌现了一大批具有敏锐的思想深度和组织才干的优秀的民运人士,如魏京生、傅月华、徐文立、王军涛、任畹町、胡平、陈子明、刘青、路林、王希哲、何求、傅申奇等。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十年简史》
   “我是一名中国医生,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在校时参加文革,当过红卫兵头头,发觉上当而隐退。毕业后,以“老九”放逐于青藏高原,在通天河畔,唐僧当年西天取经的晒经石旁,慕玄奘出国学经之胆略,抒屈原“离骚”之情怀。……一九七八年,我考取第一批公费留学,一九七九年上半年,出国集训期间,西单民主墙运动蓬勃兴起,给祖国带来了初春的气息……然而,魏京生的突然被捕,震撼了我的心灵,使我陷于深沉的思考之中。出国前,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语重心长地嘱托:在国内,你已在医务界崭露头角,今天,你飞出了牢笼……在民族需要时,你应成为一个医学挽留不住的人。”(见《中国之春》创刊号王炳章:“为了祖国的春天——弃医从运宣言”。)王炳章的这段自述,体现出他和中国民运的血缘关系,事实上,以后很多加入“中国民联”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和出国人员,都有着同王炳章相同的经历和感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