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张成觉文集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不折腾”徒托空言
·“垂垂老已”话荧屏(岁末三题)
·竭泽而渔 难乎为继
·毋忘半纪椎心痛 共效古稀快乐人——致上海交大“57受难者”
·交大弃儿在新疆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建政”岂同“建国”?
·“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穷教育”与“苦孩子”
·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谜——中共早期党史一瞥
·华国锋像周厉王吗?——与朱家台先生商榷
·“为官四德”与“五讲四美”
· “好处说好”好得很!
·“开心活好每一天!” ---致四川地震受难儿童
·中国模式优于美国模式?
·“社会主义好,饿死人不少!”
·“信心之旅”的败笔
·是“不卑不亢”还是得意忘形?——评温家宝谈中法关系
·文革沉渣再泛起 老谱袭用非偶然——读高尔泰《三个文本共与析》
·天生丽质 在劫难逃——读《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随感
·阅时文有感(三题)
·时事三题
·自有春蕾凌霜雪——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报告的审议
·歧路岂必通罗马?——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匪夷所思的“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变脸岂非“表错情”
·皇储习近平的旧曲与新声
·戈扬的理想和时代的悲剧--有感于《送戈扬》
·道德缺失始于何时--与嵇伟女士商榷
·鞭辟入里 发人深省--读《三十年后论长短》有感
·“笑脸最多的地方是中国”
·给地震灾民一个说法
·美国牌的期望值---希拉莉访华有感
·真假民主 一目了然
·“博导”华衮下的“小”——读萧默博客有感
·谈“六四”何必兜圈?
·五星紅旗“四小星”代表誰?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震撼人心还是忽悠公众?——评温家宝几个“最精彩的回答”
·香江何幸有金、梁
·汶川何日现“黑墙”?
·“万马齐喑究可哀”
·从餐桌看中美两军软实力
·2020年非香港末日
·游美欧诗补遗
·2020年非香港末日
·让六四真相大白于天下
·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陈一谔的胡言与余杰的演讲
·“满招损,谦受益”
·成龙还是成虫?
·评论“六.四”岂容满口雌黄?
·悼泽波
·首鼠两端语无伦次——评曾鈺成的“六四”观
·“大风浪”源自何处?——从萧乾回忆录看57反右
·“豆腐渣”.“草泥马”.中南海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这是一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论战漫话
·被“革命”吃掉的赤子周扬 --异化与人道主义论战漫话(续一)
·胡乔木三气周扬——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二)
·“白衣秀士”胡乔木及其“小诗” ---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三)
·胡乔木不懂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四)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众所周知,毛对知识分子极为鄙视和敌视,这种心态当然应予批判。但知识分子也确实有自身的弱点,值得反躬自责。例如,某些学者将文化大革命的起因,归结为毛的“理想主义”,即所谓“反修防修”,建立“全新的社会”,造就“全新的人”;更有的至今还在强调毛受林彪、“四人帮”蒙蔽,致使一批中共的“开国元勋”死于非命。连篇累牍,喋喋不休。
   
   其实,毛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答案无非是:为了打倒刘少奇!刘少奇怎么死的?毛害死的!简单明了,一清二楚。哪怕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工人农民都能理解,都会认同
   
   遗憾的是,有的学识渊博阅历丰富的文化人,似乎偏要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或者故意兜圈子,耍笔杆,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新近读了一篇长文,颂扬刘少奇遗孀王光美高风亮节,善待毛的后人。读毕很不是滋味。尤其是下面一段:
   
   王光美和子女们都很清楚,真正要把少奇同志和家人置于死地的,正是林彪、康生、江青和谢富治他们一伙。他们将中央文革小组凌驾于政治局和常委之上,江青又有着特殊身份,牢牢地操纵着“群众运动”,熟练地运用着“阶级斗争”,又善用“笔杆子”大造舆论,轰轰烈烈地将极左推向极端,既极力左右毛主席,迫使毛主席违心地不同意他们也不行;又迅速地大规模地“清君侧”,孤立毛主席,不仅是要打倒老帅、老将、老干部,还要暗地里往死里整。毛主席越想保谁,他们就越是把谁往死里整,少奇同志就是被他们阴谋残害而死的。
   
   以上这些简直是颠倒黑白,一派胡言!
   
   试问,如果不是毛要把刘少奇置之死地,林彪、江青他们能使堂堂的国家主席赤身裸体庾毙开封么?“王光美和子女们”对此会不清楚么?而“他们将中央文革小组凌驾于政治局和常委之上”,不是由于毛撑腰么?毛本人不更是“凌驾于政治局和常委之上”么?
   
   讲到江青“有着特殊身份”,不就是因为她是毛的婆娘吗?操纵“群众运动”之牢,运用“阶级斗争”之熟练,以及“笔杆子”的善用,谁能在毛之上?江青在受审时不是声称她是毛的一条狗,毛叫她咬谁就咬谁么?
   
   什么“极力左右”毛,迫使其“违心地不同意他们也不行”,毛就那么容易任由他们摆布?什么“孤立毛主席”,就他们那几个人办得到吗?谁会相信?
   
   “少奇同志就是被他们阴谋残害而死的”,这不是为毛开脱谋害国家主席的滔天罪行吗?
   
   套用评《水浒》时的用语“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上面那段话应叫做“只反林、康、江,不反毛皇帝”。实质上为罪魁祸首恶贯满盈的“斯大林加秦始皇”洗刷罪孽。
   
   下面一段就更是离奇了:
   
   1967年2月中旬,毛主席在会上讲,九大时要选少奇同志为中央委员。这便使林彪、康生、江青、谢富治这伙人非常紧张。……于是,他们便立即在毛主席面前造谣诬蔑,……极力动摇和改变毛主席的态度。……他们……将……证明少奇同志有“叛徒”、“内奸”和“工贼”问题的所谓“历史材料”,都摆到毛主席面前,使得毛主席真的觉得自己“不知道刘的历史情况”,不得不在3月21日同意“调查”少奇同志的“历史问题”。……他们……迅速编造《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欺骗毛主席、党中央和全党、全国人民。二是切断电话线,断绝少奇同志同毛主席、周总理及政治局的一切联系,……。三是掌握舆论,先罗织罪名,掀起一轮轮大批判高潮,造成“彻底打倒”的既成事实。四是紧紧控制和不断策动红卫兵和造反派多次举行大规模批斗大会,借群众的手,用惨无人道的暴力手段把少奇同志往死里整。……将70岁高龄的少奇同志打得鼻青脸肿腿瘸,再也直不起来。他们按照林彪“一号命令”,把病危的少奇同志秘密押往开封“特别监狱”,最后少奇同志死在那里。他们还制造王光美“特务”案,林彪亲自判决死刑“立即执行”。毛主席看到“判决书”,立即写下“刀下留人,要留活证据”几个大字,王光美才保住性命。在这场浩劫中,少奇同志一家有4位亲人被迫害致死,6位骨肉关进监狱,连只有六七岁的潇潇也挨过围攻和批斗。
   
   读完以上的奇文,不由得记起毛的一句名言,叫做“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此处暂不评论毛的强词夺理,只想说作者正是采用“过正”的手法,去替毛卸去罪责。殊不知效果适得其反,更令人难以置信。
   
   试想,曾被宣传为“高瞻远瞩洞察一切”的毛,会“真的觉得自己‘不知道刘的历史情况’”,那不成了昏君么?“不得不在3月21日同意‘调查’少奇同志的‘历史问题’”,“伟大领袖”会这样被动与无奈么?“切断电话线,断绝少奇同志同毛主席、周总理及政治局的一切联系”,“把少奇同志往死里整”,没有毛的默许当时谁敢这样做?
   
   后面写林彪亲自判王光美死刑“立即执行”,那是张冠李戴了。处决王光美的字样乃周恩来亲笔加上去的,此事已见于多种资料,与林彪无涉。毛批“刀下留人”倒不假。而王光美晚年善待毛家后人,大概也包含报答毛救命之恩的意味。
   
   应当指出,王光美及其子女如何看待文革,不论持何种想法都有他们的自由。但不能歪曲历史真实,为毛涂脂抹粉。否则作为受害者的配偶和亲属,他们将愧对刘少奇在天之灵;作为中国人,他们也将愧对自己的大陆同胞。因为毕竟刘有过“国家主席”的名分。
   
   如果该文作者擅改王光美及其子女的原意,极力给毛洗刷,那么就更加不足为训,迹近为虎作伥,应受谴责。
   
   (09-11-9)凌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