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秦永敏十年被剥夺春节探视权//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1979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
·北京警方警告查建国:08宪章违宪、违反刑法
·查建国、高洪明:停止镇压,才是政治体制改革路线图的第一步
·查建国:在中国大陆组建新政党的意义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查建国:奧巴马就职典礼,犹如民主教育课
·徐文立:(2005年9月2日)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陕西的农民写了一篇 “新的土地宣言”
·陈西:《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查建国、高洪明:风雨同舟任重道远,新春之际,向您和您的家人及您身边的我们的同志致敬!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查建国、高洪明:纪念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十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一大”的两段YOU-TUBE——郑在勤制作
·查建国、高洪明:欢迎“四君子”之一的杨子立3月12日出狱
·湖南省民主党负责人谢长发被起诉/刘建安
·查建国:“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是违宪言论
·查建国:坚持非暴力原则的四点理由
·中国大陆查建国等23位政治犯、思想犯呼吁:非暴力,讲真话
·查建国(北京时间)23日晚8时出狱后首度被抄家和行政传唤12小时
·北京异议人士高洪明先生被抄家传唤/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将高度关注事态的发展,并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洪明先生的非法突袭和骚扰
·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朱虞夫将于5月17日再次出狱
·中國民主黨四川成員李卓(作)被釋放/回到四川家中的李卓(作)问所有朋友们好!
·徐文立:2009年5月5日拜会达赖喇嘛尊者时的即席感言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雄鹰(李作)出狱前后二封通信
·中共警方今天开始对刘世遵先生实行两辆警车,4-6名警察的24小时跟踪监视
·国内中国民主党人纪念八九六四
·杭州民主党人士戚惠民病危急需医疗费救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密切关注:石首民众心齐不怕死,武警增援装甲车出动“平乱”/石首市多人被抓,民众期待真相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法国党部支持湖北省石首人民抗暴的声明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中国民主党(广西)筹委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北京名作家“刘晓波”先生!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正式成立公告
·查建国:换套新思维新模式才是解决类似"7.5"事件之道
·查建国:我对"7•5"事件分析的思路及观点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评论:中国共产党再次“折腾”中国民主党人——中国民主党湖南领导人谢长发一审被重判十三年
·查建国、高洪明:对中国政府重判谢长发的声明
·总部祝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美西党部工作会议顺利召开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祝贺日本民主党暨鸠山由纪夫在大选中获胜
·查建国:从阻止我看京剧谈起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身份入党手续和党费管理的说明(临时)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入党申请及誓词(临时)
·中国民主党章程(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于二00七年六月四日表决通过)
·《美國之音》報導:民運人士呼籲兩岸簽署和平協定
·袁文瑞逝世讣告/国内外同道沉痛悼念袁文瑞先生/亲属致谢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徐文立、钱达、孔识仁的现场录音纪录的整理
·一本诡异的书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1)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广西中国民主党人李志友一家三口逃亡到了泰国
·孔識仁:中國民主黨為什麼切入臺灣問題?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2)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3)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冯正虎先生争取回国权的声明和呼吁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一)——关于所谓“中国民主党的整合”的问题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读任老的信而感慨和深思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公告(2009年12月1日)
·王策:祝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补充公告(2009年12月2日)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致王策主席感謝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三党团结动员,声援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活动的决议
·孔识仁:民运领导人组团考察台湾地方选举心得多(一)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外邸报》(1)
·《中外邸報》(2)
·《中外邸報》(3)
·曾节明: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为审刘晓波北京警方昼夜监控查建国和高洪明的住宅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美国旧金山党部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审判
·高洪明: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农村制度改革——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二提案
·上海万邦宣教教会争取敬拜自由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三提案
·彻底平反倪柝声、李常受的基督教地方教会—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四提案
·房价上涨问题——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五提案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重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发展公民社会是解决环境危机的根本出路——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六提案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的公告第一号(2010年2月21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二号公告(2010年3月15日)
·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三号公告(2010年3月20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四号公告(2010年3月21日)
·一位中国民主党人的《建国五大纲领》建议稿及初步反馈意见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五号公告(2010年3月29日黄花岗义举百年纪念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关注中国中心(CCC)2009年11月26日消息】

   

   鉴于王军涛先生主动将内部讨论于2009年11月26日一早放到《博讯》,我们也只好应对。

   

   与王军涛商榷(二)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孔识仁

   (2009年11月24日)

   

   近来,王军涛等人泡制一个没有结论和共识的“罗德岛会议共识”,并且,把会议的提议、人员的召集、会议过程等皆“变成”了徐文立先生的“策划”,如此,一边伪造“阴谋家徐文立先生”的“假象”,一边把自己“伪装”成中国民主党的关心者和民运的忠诚者。

   其实,要点破王军涛等人的“厚黑”之术不难,王军涛等人大概忘了他们发过一份罗德岛会议的备忘录,上面清楚地写了你们才是策划会议的主要方面。王希哲先生就指出:王军涛很聪明,仍然是纠缠谁也说不清谁是谁不是的“过程内幕”。笔者对于这个问题就放在《与王军涛等人商榷(三)》谈。

   现在,就王军涛等人要建立“统一和有权威的”民主党展开讨论。

   徐文立认为现阶段局限于主观和客观的条件,只能建立统一而多元的民主党,所以,提出“协调委员会”方案。而王军涛等人要求解散中国民主党最大、也最有历史渊源的“联合总部”,建立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和“全国委员会”,以建立“统一和有权威的”民主党。听上去,这是多么“美妙”。但是,稍有常识的人就会看出这不仅在理论和实践上行不通,而极可能提供一个瓦解和破坏中国民主党的“机遇”和“陷阱”。为什么这样讲呢?

   理由如下:

   现在,国内的民主党根本无法进行有规模的组织活动,处于韬光养晦的阶段,根本谈不上参加“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海外民主党没有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产生“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合法性。

   退一步讲,海外的“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也是不可行的!

   海外政治生态极为复杂,有中共的渗透和破坏,有成员数目庞大的难民党(其党的结构是移民公司的老板和客户的关系)。

   现在,中国民主党海外尚能开展工作的“联总”除了党员的无私奉献,很缺乏资源。作为一个致力于中国民主化的政党组织,不同于人权组织,在中共经济军事强大和民运低潮的形势下,很难得到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各国政府和各种基金会的财力支持。再由于诸多的主观和客观条件的限制,尽管中国民主党是民运里的第一大党,但是,整个民运处于低潮,海外民主党也是组织松散、忠诚的党员不多,人力资源和能量有限,但是,有的民运人物野心勃勃。

   在这种政治环境下,要召开海外“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必成为浪费资源的、分裂的大会。在当前民主党资源有限的状况下,某些野心家可以从不明途径讨来资源,然后多造党员数目、多造党代表数目,然后通过操弄,形成有私利的野心家团伙霸占民主党的领导位置,这是极有可能的,民运大有前车之鉴的。而且,谁的财力和资源多,谁就在竞争和竞选中占优。这种海外“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全国委员会”有什么意思呢?这完全是弊大于利的!而且,这种竞争和竞选,让中共大有利用民运人物的野心煽风点火,以提供资源为利诱或者其他渗透方式,制造混乱和分裂的机会。

   如此,海外民主党必会大伤元气、涣散人心,就不能起到对大陆民运的组织、协调、支援等作用。

   民运组织的联合的不成功,其前车之鉴太多了。以前,民联和民阵想统一成一个组织,结果合并出三个组织。正是这种失败的“统一”,成了海外民运走向衰败的转折点。这种惨痛教训难道不够吗?

   海外的“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前提是:各个参与的民主党组织是严密的,人员大多数是可靠的党员,这样选出的党代表才有意义。否则,会形成为了竞选、为了利益争夺,而大造“人头党员”、“人头党代表”,造成组织的混杂和低能、低水平,这样产生的领导会是什么领导呢?这样是不是给中共潜伏势力提供“一展身手的机会”呢?

   当前的中国民主党的各组织需要的是:思想建设、战略策略的探讨和组织建设。

   如果现在海外就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让人关注的反而是:名利、资源和权力的分配。然而,这些是极为有限的,大家争来争去,党的资源就会愈来愈无益损耗,党的事业会愈来愈萎缩,党组织愈来愈涣散、分裂,最后大家发现,胜利者所得的只不过是“茶杯”里虚幻的名利和权力。而中共特务组织就会开“庆功宴”。

   徐文立先生从1993年出狱到1998年建党,开创坚持五年之久的多层次的领导梯队的、联合全国大多数的筹委、党部和党员的党组织。这皆是在中共特务监视下完成的,其艰难可想而知,中国当代民运元老任畹町先生现今高风亮节地在证实这一点。徐文立先生主张现阶段建立多元而统一的中国民主党,是基于丰富的政治智慧和防共斗争经验的,是知己知彼的,是理性和清醒的。

   而王军涛等人为什么坚持要求解散中国民主党的联总呢?难道不能预见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和“全国委员会”,会提供一个瓦解和破坏中国民主党的“机遇”和“陷阱”吗?王军涛搞政治许多年了,正反两面的经验丰富,特别其对付“八九学运部分领袖”的颠倒黑白的手法很厉害的,其纽约“战友”中就有经历过1993年华盛顿民阵和民联合并大会的人,见识过政治的厚黑之术。王军涛等人可能并不缺乏政治预见的能力,但是缺乏政治人格和对于政治道义的忠诚。

   正如徐水良先生在《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里指出:这件事情,背后的推手是中共,已经搞了一年了,无非是搞他们的“统一民运”,第二正义党。……明明搞不成的事情,熟悉情况的朋友都认为搞不成的事情,却坚持一定要搞,那只有一个结果:再搞一次大内斗;只有一个目的:奉命行事,挑起内斗。我不支持徐文立,但有人一定要这样搞,我要是表示意见,就一定反对这种搞法,维护徐文立的权利。(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1938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