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徐文立:未来要把“人权圣火”高举在天安门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四)
·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来信:探监(2008年4月25日)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法国党部2008年5月18日会议简讯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当今依然系狱的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中国民主党成立十周年前夕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强烈抗议中共政府迫害黄琦先生(博讯2008年06月16日发表)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被誉为“中国民主党的宋教仁”的查建国今天出狱,向他和亲属致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瓮安市民抗暴事件的三点声明(2008年6月30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国内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主要发起人刘贤斌先生今天获释//刚刚和刘贤斌通了电话,他请我问候流亡海外的朋友们—徐文立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高洪明说明: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
·查建国:厘清几个认识,团结往前走
·徐文立:我从来没有发展过吕洪来为中国民主党秘密党员的郑重说明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刘世遵:本不愿说,又不得不说——与吕洪来先生小谈
·秦永敏十年被剥夺春节探视权//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1979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
·北京警方警告查建国:08宪章违宪、违反刑法
·查建国、高洪明:停止镇压,才是政治体制改革路线图的第一步
·查建国:在中国大陆组建新政党的意义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查建国:奧巴马就职典礼,犹如民主教育课
·徐文立:(2005年9月2日)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陕西的农民写了一篇 “新的土地宣言”
·陈西:《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查建国、高洪明:风雨同舟任重道远,新春之际,向您和您的家人及您身边的我们的同志致敬!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查建国、高洪明:纪念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十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一大”的两段YOU-TUBE——郑在勤制作
·查建国、高洪明:欢迎“四君子”之一的杨子立3月12日出狱
·湖南省民主党负责人谢长发被起诉/刘建安
·查建国:“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是违宪言论
·查建国:坚持非暴力原则的四点理由
·中国大陆查建国等23位政治犯、思想犯呼吁:非暴力,讲真话
·查建国(北京时间)23日晚8时出狱后首度被抄家和行政传唤12小时
·北京异议人士高洪明先生被抄家传唤/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将高度关注事态的发展,并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洪明先生的非法突袭和骚扰
·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朱虞夫将于5月17日再次出狱
·中國民主黨四川成員李卓(作)被釋放/回到四川家中的李卓(作)问所有朋友们好!
·徐文立:2009年5月5日拜会达赖喇嘛尊者时的即席感言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雄鹰(李作)出狱前后二封通信
·中共警方今天开始对刘世遵先生实行两辆警车,4-6名警察的24小时跟踪监视
·国内中国民主党人纪念八九六四
·杭州民主党人士戚惠民病危急需医疗费救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密切关注:石首民众心齐不怕死,武警增援装甲车出动“平乱”/石首市多人被抓,民众期待真相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法国党部支持湖北省石首人民抗暴的声明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中国民主党(广西)筹委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北京名作家“刘晓波”先生!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正式成立公告
·查建国:换套新思维新模式才是解决类似"7.5"事件之道
·查建国:我对"7•5"事件分析的思路及观点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评论:中国共产党再次“折腾”中国民主党人——中国民主党湖南领导人谢长发一审被重判十三年
·查建国、高洪明:对中国政府重判谢长发的声明
·总部祝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美西党部工作会议顺利召开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祝贺日本民主党暨鸠山由纪夫在大选中获胜
·查建国:从阻止我看京剧谈起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身份入党手续和党费管理的说明(临时)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入党申请及誓词(临时)
·中国民主党章程(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于二00七年六月四日表决通过)
·《美國之音》報導:民運人士呼籲兩岸簽署和平協定
·袁文瑞逝世讣告/国内外同道沉痛悼念袁文瑞先生/亲属致谢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徐文立、钱达、孔识仁的现场录音纪录的整理
·一本诡异的书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1)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广西中国民主党人李志友一家三口逃亡到了泰国
·孔識仁:中國民主黨為什麼切入臺灣問題?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2)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3)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冯正虎先生争取回国权的声明和呼吁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一)——关于所谓“中国民主党的整合”的问题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读任老的信而感慨和深思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公告(2009年12月1日)
·王策:祝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补充公告(2009年12月2日)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致王策主席感謝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三党团结动员,声援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活动的决议
·孔识仁:民运领导人组团考察台湾地方选举心得多(一)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外邸报》(1)
·《中外邸報》(2)
·《中外邸報》(3)
·曾节明: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2009年11月9日)

   

   对“车复宗: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的反馈

   

   附:“车复宗: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

   http://www.cdp1998.org/details.asp?detailsid=14125

   

   (一)

   这是我看到的最好文章之一,高瞻远瞩、深刻、详细。应该让全党学习。

   孔识仁敬上

   (二)

   赞同车先生的基本看法

   徐XX

   (三)

   老王意见:

   1、党的基本方针、宗旨与个人的行为是两回事。党的基本方针是“非暴力”,个人在某种情况下的合理暴力反抗,不能与党的基本方针混淆;

   2、民主是以主权为前提的。中国人不能向美国要求民主,美国人也不能向中国要求民主。因此,民主必须是保护主权的,它是民主的舞台,不保护主权的民主就根本失去了它的基础和意义。

   中国对台、藏、疆等的主权不是因为“历史上某些时期断断续续的隶属关系”,而是世界现代主权国家形成数百年后,今天国际承认的主权关系,是联合国承认中国对它拥有主权“地契”的。

   因此,台、藏、疆土地资源私有权(所有权)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民,而不片面属于该地域人民的。故该地域人民无论声称有什么“福祉”,它只有怎样管理该地域的权利,没有片面独立分割的权利。

   联合国承认的“自决权”,只属于原来没有国际承认的主权国的那些地域的人民。

   (四)

   对车复宗先生“浅见”的几点不同意见

   华夏匹夫

   车复宗先生在近期内发表了《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文章言简意赅,颇有见地,读后深受启发。但在某些涉及到战略方向的重大问题上,本人有一些不同看法,现在借此机会发表出来,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注意。

   一、“影子暴力”:对“非暴力”原则的必要补充

   车复宗先生在文章中强调坚持“非暴力”原则,反对暴力革命。这在大的方向上是对的。不过近年来包括自由民主人士在内的一些中国人,在反对革命暴力和其他暴力的时候,把民众在面对中共强权、暴力压迫将自己逼到了难以正常生存、甚至根本无法生存的境地时,迫不得已的暴力反抗也给“名正言顺”地“反”掉了。比如去年的杨佳杀警案后,就有在国内外知名的民运人士(譬如余杰)辱骂杨佳是“暴徒”;还有今年的湖北巴东烈女邓玉娇在面对中共淫官暴力强奸时,因为寡不敌众而迫不得已用修脚刀刺死淫官的案件,也有知名学者论断说邓玉娇有罪......这些人的“理由”,就是提倡和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似乎既然强调和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就要求民众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遏制冲动、坚守“理性”的神仙,就连民众在被逼到绝路情况下的起而反抗、情绪失控和暴力还击,也该彻底否定了;似乎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就不能要民众抗暴维权的公理和正义。中共邪恶官员的暴行和恶行,反倒可以更加畅通无阻大行其道。那么,中国自由民主运动,还是不是倡导、维护民众人权和社会公理、正义的运动?抛开了对于民众人权和社会公理、正义的维护,我们又怎能指望民众的普遍觉醒,怎能指望获得民众广泛的信赖和支持?没有民众的信赖和支持,我们的宪政民主又怎么能够获得成功?

   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遏制冲动、坚守“理性”当然很不错。然而这仅仅是我们一些人的一厢情愿。人不是一部能够完全控制情感、情绪和理性的生物机器,而是有情感,有情绪的动物,情感、情绪与理性在人的身上,很多情况下都是难于调和的,这就是人与机器的本质区别。我们必须承认,在意外、危难和被暴力、强权逼迫的情况下,大多数人的情绪冲动、失控都是难免的,是一种正常现象,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应当予以理解;何况绝大多数国家在这方面的法律,都有对于人在意外、危难和被暴力、强权逼迫情况下的“过失”、“罪错”,予以免罪、免责、免刑或减罪、减责、减刑的系列条款(包括中共的一些现行法律,也有相应或类似条款)。法律尚且已经否决了要求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遏制冲动、坚守“理性”这一过分苛求于人的“原则”,这是基于对人性的全面考虑。那么我们为何还要坚守这样的“原则”呢?难道民运就只能讲机械的“理性”原则,而不需要全面考虑人性,考虑人的情感、情绪存在的客观合理性吗?

   不错,中国民运依靠自身组织建立武装力量,以暴力革命去推翻中共的专制极权,是很不现实的,因此必须走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的抗争之路。但不能因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就武断否定民众因遭受中共官员暴力逼迫,在和平抗争渠道被完全堵死,导致自身难于生存的前提下,采取暴力抗争行为的正当性与合法性。我们无权要求民众在中共暴力强权下做一个百依百顺的驯服羔羊;我们对民众迫不得已的暴力抗争的指责批评,同样意味着我们公理和正义理念的缺失,悖逆着民运的道义原则,在有意或无意中作了中共专制极权的帮闲。

   民众在面临中共暴力强权下的暴力抗争,一方面是在中共邪恶官员暴力和强权逼迫下,迫不得已的选择和不可避免的现象,即使民众因此可能会在最后付出更大的代价,也是民众自己和民运阵营暂时无可奈何的事情;另一方面,既然民众的暴力抗争不可避免,并有它存在的道义正当性与合法性,那么它必将伴随着中共专制极权的存在而不断持续下去,并作为民众生存与发展的必要手段,因此它对中国民运就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我在今年春节期间发表的《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中,提出了对抗和动摇中共专制极权的“影子暴力”说,即不主张暴力革命,但也不放弃运用社会自然产生、存在的暴力对中共施加强力影响。民众的暴力抗争,就是这种“自然暴力”的存在形式,而且是非常重要、最有可能层出不穷的“自然暴力”。只要民众普遍觉醒并有了正义的追求,那么就会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而奋起暴力抗争,并由个体的抗争逐步升级为大规模的群体抗争,就像近些年的大规模群体事件,特别是近期(6月18日起)山东东明因为化工污染导致本地肿瘤患者剧增,而激起万人被迫起义一样;不仅仅是被害者,就连暂时没有受到中共侵害的人,也会起而加入暴力和非暴力维权抗争的行列,就像邓玉娇案中的不少网民那样,更像此后不久(也是在近期的6月18日),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厨师涂远高的离奇命案,引发了并非本案受害者的7万多人群体抗暴事件一样......像这些民众自发行动所产生形成的自然暴力,就是能对中共极权形成震撼和动摇强力的“影子暴力”,是中国民运与中共抗衡的重要力量构成,是最终埋葬中共专制极权的重大希望之所在。

   此外,我在今年春节期间发表的《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中已经初步提出,草庵居士(他是什么人,你可能不太了解,可能你太不了解——徐注)在其文章《中国未来的变局与海外民运》中,有较为具体构思的建议:策反中共军队起义,促使其站在民众和民运一边,去对抗和推翻中共的专制极权。这有很大可能性。这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苏联、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历史剧变中,多次得到了证明。这一思路,虽然不排除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最后利用暴力革命实现宪政民主,但其主要意图并非用军队去开展暴力革命,而只是给中共形成一种实在而又强大的精神压力,迫使中共放弃其专制极权统治,与传统意义上的暴力革命有着本质的区别,因此这也应算作一种“影子暴力”,是在发展壮大民运政治实力过程中,值得认真考虑和积极实施利用的“第三条道路”。

   要求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遏制冲动、坚守“理性”,却暴露出我们自己的不理性;反对民众在中共暴力、强权逼迫情况下的暴力反抗,就把我们自己推向了民众的对立面,越来越与民众格格不入。中国民运如果不能客观看待人的情感、情绪与理性,总是对民众提出过分苛刻的“理性”要求,而不能为人民大众伸腰打气,就非常难于取得民众的信赖支持,自由、人权和宪政民主等普世价值理念,就难于为他们所容纳、理解和接受,他们也就必将难于觉醒,难于接受和投入宪政民主运动。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清楚的逻辑,民运阵营必须承认并接受这样的逻辑。

   近年来中国民间的抗暴维权斗争此起彼伏,更有不少民众在迫不得已情况下杀警杀官借以自卫。这是民众别无选择的选择。民运阵营应当予以充分理解,即使民众在这样的行为中有某些偏离理性要求的过激行为,我们也应站在自由和人权立场上,在理解基础上进行善意的规劝说服,切忌失去理性地横加炮轰指责。因为这既然是在邪恶官员逼迫下的迫不得已,那么民众在实施这样的行为之前,必然就已经处于极度愤怒的状态,愤怒之中一段时间内的理性丧失,是绝大多数人都不可避免的。那么由愤怒情绪支配产生的过激行为,怎么就偏要把它看作被害人的责任,而不能看作那些施暴和为恶官员的责任呢?

   中国宪政民主运动胜利的希望,在于十多亿大众的觉醒,就像邓玉娇和现在的千千万万个网民那样。有了大众的普遍觉醒,就会给我们的社会塑造出一种应有的公理和正义,中共的绝大多数暴行就都会激起社会大众的普遍愤怒。中国大众普遍觉醒和愤怒的暴发力量,是中共整个统治集团都不可战胜的。

   有了大众的普遍觉醒和爆发力量,中共大部分军队、警察和党政官员也会随之觉醒。这样,中共统治集团中那些过分的保守顽劣分子,就将陷入绝对孤立的状态,在无可奈何中失去自己的权力宝座。

   而在民众的爆发力量中,暴力反抗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力量。因为人的情感、情绪是不会因为我们的任何言论而消失的,因此这样的爆发力量,不会因为我们强调和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而有所减弱。但如果我们站到了民众的对立面,这样的爆发力量就不会成为对我们有利的力量,却很有可能成为被别人、别的势力利用的力量,甚至成为于社会发展、历史进步有害的力量,成为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阻力。

   因此,在肯定和利用“影子暴力”前提下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才是中国民运的理性选择,才会找到一条正确的民运发展之路,才能摆脱困境走向光明。中国民运当前应该努力探索,积极寻找、大力挖掘、认真整合和充分利用这样的“影子暴力”,与中共的暴力形成一种有效的“压力拮抗”和“压力平衡”,促使中共逐步收敛自己,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扫清障碍铺平道路,加速中共专制极权覆灭的进程。

   (以上观点,大部分都是我在《用现代网络技术破解中共政治高压,从“绿坝”的“花季”和邓玉娇们的花季说起》中,第一次阐明了的。为确保逻辑上的更加严密完善,此处做了补充润色)

   二、对“台独、藏独、疆独”的态度问题。

   在《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文中,车复宗先生还说:“我党应旗帜鲜明地反对台独、藏独、疆独”。我认为,这无论是在台、藏、疆历史的层面上,还是在自由民主理念和中国民运的战略策略上,都是一个有待商榷的结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