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三:2010年6月11日红蓝白双十旗高高飘扬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峰顶上及诗歌《二十一》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二:徐文立一行德国柏林六月八日访问自由大学和基金会纪事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四:2010-06-09—12 德国福森Füseen和帕骚Passau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五:“中国就是世界”--2010-06-13-15奥地利林茨Linz和维也纳Wien之夜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六:“法律乃治国基石”--2010-06-13—15 奥地利维也纳Wien I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七:“自尊传统的民族才能自强不息”--2010-06-16 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八:“不自由毋宁死”--2010-06-16-19 匈牙利共和国首都Budapest布达佩斯特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九“我家在何方Kdedomovmủj?”--2010-06-20-22 捷克共和国首都Prague布拉格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和平的文明”--2010-06-23/24 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和首都柏林III
·刘贤斌先生被刑拘事件的声明/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德国党部重组公告/总部热烈祝贺德国党部重组成功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一:“博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二:“自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 II
·王希哲:新发现狱中诗两首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三:“民运之共和”--2010-06-27/28/29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II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四:“人文之共和”--2010-06-27/-07-1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终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渡海抵丹麦--2010-07-22-23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五:“黑门和马克思”--2010-07-02-04德国历史名城特里尔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六:法兰克福--2010-07-05德国历史名城法兰克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七:纽伦堡人权路和人权石柱--2010-07-07德国历史名城纽伦堡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八: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2010-07-12德国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九:荷兰大坝、水网和自行车路--2010-07-1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一:挪威奥斯陆和卑尔根--2010-07-27-2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二:瑞典社会民主主义--2010-07-30、31/08-01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三:英国和爱尔兰及1215年英国大宪章--2010-08/04-08(终结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四:徐文立、刘伟民会晤法国官员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紀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
·秦永敏简介
·查建国:给“右派”第二代的第二封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祝贺吴义龙和陈树庆先生重获自由的公开声明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關於強烈抗議日本政府逮捕中國釣魚島海域作業漁船船長侵犯中國主權的公開聲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为保卫钓鱼岛主权运动告海内外同胞暨两岸领导人书
·重发徐文立2003年7月17日文: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王希哲支持中国船长詹其雄先生将日本政府告上国际法庭的声明
·中国第三共和宣言(中英文)
·高洪明、查建国:坚决支持中国领土寸土必争,波茨坦公告签暑国均有义务完整执行公告笫八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刘浩锋种种表演的声明
·热烈祝贺刘晓波博士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秦永敏、吴义龙共同荣获第一届“中国民主奖”颁奖公告
·《世界日報》就劉曉波獲獎採訪徐文立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徐文立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致敬信
·辛亥百年歐洲聖火萬里行相片集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查建国:转型十论点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确认并祝贺中国民主党洛杉矶党部选举产生新的领导成员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郑存柱先生毅然回国的说明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在台北宴请宁勤勤女士,大家思念王炳章先生
·查建国高洪明:欢迎坐牢22年的秦永敏归来
·刘世遵:祝贺秦永敏先生即将出狱
·迎接中国民主党的英雄和主要领袖秦永敏出狱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写于准备参加刘晓波获奖典礼前夕
·任畹町:也谈台湾民主化与两岸关系(巴黎民主时事沙龙第七次讨论-台湾民主化与两岸关系正反辩方议题)
·王希哲:美国民主演进的经验与中国民主化的道路//简谈老王(王希哲)超越方绍伟先生的地方
·徐文立不克前往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说明
·徐文立和秦晋11月15日的46分钟在台湾的newtalk.tw网站上的视频
·衷心祝福王军涛先生率部“利用”刘晓波,正式加入“08宪章党”
·任畹町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会讲话
·中國民主化研討會在台北
·德普,我们的好兄弟,欢迎你回家!——代2011年元旦贺词
·査建国等人:欢迎坐牢八年的何德普归来
·力虹的精神永存
·吴春夫:爱琴海在哭泣——悼力虹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就司徒華主席先生逝世致香港支聯會唁電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迎接辛亥革命暨民主建国100年,与大家携手共创中国民主运动的新纪元
· 華叔——民主燈塔,不朽志士;浩氣長存,銘記心中!——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司徒华是中国港澳台地区最高的人格丰碑——中国民主党湖南省委员会沉痛悼念华叔
·秦永敏: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
·海外民运人士将复刊辛亥革命刊物《民报》
·中國民主黨香港黨部主席萬寶代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向支聯會和華叔的家屬表示深切的慰問並敬獻花圈
·祭告國父文 ——捍衛中華民族的民主共和國的歷史和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2009年11月9日)

   

   对“车复宗: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的反馈

   

   附:“车复宗: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

   http://www.cdp1998.org/details.asp?detailsid=14125

   

   (一)

   这是我看到的最好文章之一,高瞻远瞩、深刻、详细。应该让全党学习。

   孔识仁敬上

   (二)

   赞同车先生的基本看法

   徐XX

   (三)

   老王意见:

   1、党的基本方针、宗旨与个人的行为是两回事。党的基本方针是“非暴力”,个人在某种情况下的合理暴力反抗,不能与党的基本方针混淆;

   2、民主是以主权为前提的。中国人不能向美国要求民主,美国人也不能向中国要求民主。因此,民主必须是保护主权的,它是民主的舞台,不保护主权的民主就根本失去了它的基础和意义。

   中国对台、藏、疆等的主权不是因为“历史上某些时期断断续续的隶属关系”,而是世界现代主权国家形成数百年后,今天国际承认的主权关系,是联合国承认中国对它拥有主权“地契”的。

   因此,台、藏、疆土地资源私有权(所有权)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民,而不片面属于该地域人民的。故该地域人民无论声称有什么“福祉”,它只有怎样管理该地域的权利,没有片面独立分割的权利。

   联合国承认的“自决权”,只属于原来没有国际承认的主权国的那些地域的人民。

   (四)

   对车复宗先生“浅见”的几点不同意见

   华夏匹夫

   车复宗先生在近期内发表了《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文章言简意赅,颇有见地,读后深受启发。但在某些涉及到战略方向的重大问题上,本人有一些不同看法,现在借此机会发表出来,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注意。

   一、“影子暴力”:对“非暴力”原则的必要补充

   车复宗先生在文章中强调坚持“非暴力”原则,反对暴力革命。这在大的方向上是对的。不过近年来包括自由民主人士在内的一些中国人,在反对革命暴力和其他暴力的时候,把民众在面对中共强权、暴力压迫将自己逼到了难以正常生存、甚至根本无法生存的境地时,迫不得已的暴力反抗也给“名正言顺”地“反”掉了。比如去年的杨佳杀警案后,就有在国内外知名的民运人士(譬如余杰)辱骂杨佳是“暴徒”;还有今年的湖北巴东烈女邓玉娇在面对中共淫官暴力强奸时,因为寡不敌众而迫不得已用修脚刀刺死淫官的案件,也有知名学者论断说邓玉娇有罪......这些人的“理由”,就是提倡和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似乎既然强调和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就要求民众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遏制冲动、坚守“理性”的神仙,就连民众在被逼到绝路情况下的起而反抗、情绪失控和暴力还击,也该彻底否定了;似乎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就不能要民众抗暴维权的公理和正义。中共邪恶官员的暴行和恶行,反倒可以更加畅通无阻大行其道。那么,中国自由民主运动,还是不是倡导、维护民众人权和社会公理、正义的运动?抛开了对于民众人权和社会公理、正义的维护,我们又怎能指望民众的普遍觉醒,怎能指望获得民众广泛的信赖和支持?没有民众的信赖和支持,我们的宪政民主又怎么能够获得成功?

   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遏制冲动、坚守“理性”当然很不错。然而这仅仅是我们一些人的一厢情愿。人不是一部能够完全控制情感、情绪和理性的生物机器,而是有情感,有情绪的动物,情感、情绪与理性在人的身上,很多情况下都是难于调和的,这就是人与机器的本质区别。我们必须承认,在意外、危难和被暴力、强权逼迫的情况下,大多数人的情绪冲动、失控都是难免的,是一种正常现象,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应当予以理解;何况绝大多数国家在这方面的法律,都有对于人在意外、危难和被暴力、强权逼迫情况下的“过失”、“罪错”,予以免罪、免责、免刑或减罪、减责、减刑的系列条款(包括中共的一些现行法律,也有相应或类似条款)。法律尚且已经否决了要求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遏制冲动、坚守“理性”这一过分苛求于人的“原则”,这是基于对人性的全面考虑。那么我们为何还要坚守这样的“原则”呢?难道民运就只能讲机械的“理性”原则,而不需要全面考虑人性,考虑人的情感、情绪存在的客观合理性吗?

   不错,中国民运依靠自身组织建立武装力量,以暴力革命去推翻中共的专制极权,是很不现实的,因此必须走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的抗争之路。但不能因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就武断否定民众因遭受中共官员暴力逼迫,在和平抗争渠道被完全堵死,导致自身难于生存的前提下,采取暴力抗争行为的正当性与合法性。我们无权要求民众在中共暴力强权下做一个百依百顺的驯服羔羊;我们对民众迫不得已的暴力抗争的指责批评,同样意味着我们公理和正义理念的缺失,悖逆着民运的道义原则,在有意或无意中作了中共专制极权的帮闲。

   民众在面临中共暴力强权下的暴力抗争,一方面是在中共邪恶官员暴力和强权逼迫下,迫不得已的选择和不可避免的现象,即使民众因此可能会在最后付出更大的代价,也是民众自己和民运阵营暂时无可奈何的事情;另一方面,既然民众的暴力抗争不可避免,并有它存在的道义正当性与合法性,那么它必将伴随着中共专制极权的存在而不断持续下去,并作为民众生存与发展的必要手段,因此它对中国民运就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我在今年春节期间发表的《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中,提出了对抗和动摇中共专制极权的“影子暴力”说,即不主张暴力革命,但也不放弃运用社会自然产生、存在的暴力对中共施加强力影响。民众的暴力抗争,就是这种“自然暴力”的存在形式,而且是非常重要、最有可能层出不穷的“自然暴力”。只要民众普遍觉醒并有了正义的追求,那么就会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而奋起暴力抗争,并由个体的抗争逐步升级为大规模的群体抗争,就像近些年的大规模群体事件,特别是近期(6月18日起)山东东明因为化工污染导致本地肿瘤患者剧增,而激起万人被迫起义一样;不仅仅是被害者,就连暂时没有受到中共侵害的人,也会起而加入暴力和非暴力维权抗争的行列,就像邓玉娇案中的不少网民那样,更像此后不久(也是在近期的6月18日),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厨师涂远高的离奇命案,引发了并非本案受害者的7万多人群体抗暴事件一样......像这些民众自发行动所产生形成的自然暴力,就是能对中共极权形成震撼和动摇强力的“影子暴力”,是中国民运与中共抗衡的重要力量构成,是最终埋葬中共专制极权的重大希望之所在。

   此外,我在今年春节期间发表的《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中已经初步提出,草庵居士(他是什么人,你可能不太了解,可能你太不了解——徐注)在其文章《中国未来的变局与海外民运》中,有较为具体构思的建议:策反中共军队起义,促使其站在民众和民运一边,去对抗和推翻中共的专制极权。这有很大可能性。这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苏联、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历史剧变中,多次得到了证明。这一思路,虽然不排除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最后利用暴力革命实现宪政民主,但其主要意图并非用军队去开展暴力革命,而只是给中共形成一种实在而又强大的精神压力,迫使中共放弃其专制极权统治,与传统意义上的暴力革命有着本质的区别,因此这也应算作一种“影子暴力”,是在发展壮大民运政治实力过程中,值得认真考虑和积极实施利用的“第三条道路”。

   要求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遏制冲动、坚守“理性”,却暴露出我们自己的不理性;反对民众在中共暴力、强权逼迫情况下的暴力反抗,就把我们自己推向了民众的对立面,越来越与民众格格不入。中国民运如果不能客观看待人的情感、情绪与理性,总是对民众提出过分苛刻的“理性”要求,而不能为人民大众伸腰打气,就非常难于取得民众的信赖支持,自由、人权和宪政民主等普世价值理念,就难于为他们所容纳、理解和接受,他们也就必将难于觉醒,难于接受和投入宪政民主运动。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清楚的逻辑,民运阵营必须承认并接受这样的逻辑。

   近年来中国民间的抗暴维权斗争此起彼伏,更有不少民众在迫不得已情况下杀警杀官借以自卫。这是民众别无选择的选择。民运阵营应当予以充分理解,即使民众在这样的行为中有某些偏离理性要求的过激行为,我们也应站在自由和人权立场上,在理解基础上进行善意的规劝说服,切忌失去理性地横加炮轰指责。因为这既然是在邪恶官员逼迫下的迫不得已,那么民众在实施这样的行为之前,必然就已经处于极度愤怒的状态,愤怒之中一段时间内的理性丧失,是绝大多数人都不可避免的。那么由愤怒情绪支配产生的过激行为,怎么就偏要把它看作被害人的责任,而不能看作那些施暴和为恶官员的责任呢?

   中国宪政民主运动胜利的希望,在于十多亿大众的觉醒,就像邓玉娇和现在的千千万万个网民那样。有了大众的普遍觉醒,就会给我们的社会塑造出一种应有的公理和正义,中共的绝大多数暴行就都会激起社会大众的普遍愤怒。中国大众普遍觉醒和愤怒的暴发力量,是中共整个统治集团都不可战胜的。

   有了大众的普遍觉醒和爆发力量,中共大部分军队、警察和党政官员也会随之觉醒。这样,中共统治集团中那些过分的保守顽劣分子,就将陷入绝对孤立的状态,在无可奈何中失去自己的权力宝座。

   而在民众的爆发力量中,暴力反抗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力量。因为人的情感、情绪是不会因为我们的任何言论而消失的,因此这样的爆发力量,不会因为我们强调和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而有所减弱。但如果我们站到了民众的对立面,这样的爆发力量就不会成为对我们有利的力量,却很有可能成为被别人、别的势力利用的力量,甚至成为于社会发展、历史进步有害的力量,成为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阻力。

   因此,在肯定和利用“影子暴力”前提下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才是中国民运的理性选择,才会找到一条正确的民运发展之路,才能摆脱困境走向光明。中国民运当前应该努力探索,积极寻找、大力挖掘、认真整合和充分利用这样的“影子暴力”,与中共的暴力形成一种有效的“压力拮抗”和“压力平衡”,促使中共逐步收敛自己,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扫清障碍铺平道路,加速中共专制极权覆灭的进程。

   (以上观点,大部分都是我在《用现代网络技术破解中共政治高压,从“绿坝”的“花季”和邓玉娇们的花季说起》中,第一次阐明了的。为确保逻辑上的更加严密完善,此处做了补充润色)

   二、对“台独、藏独、疆独”的态度问题。

   在《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文中,车复宗先生还说:“我党应旗帜鲜明地反对台独、藏独、疆独”。我认为,这无论是在台、藏、疆历史的层面上,还是在自由民主理念和中国民运的战略策略上,都是一个有待商榷的结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