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
曾节明文集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1/23/2009
   
   据我在泰国一年的观察,到泰国向联合国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人中,有这么一个独特的群体:
   
   他们在国内根本没受过制度性的迫害、也没有受迫害的危险,他们与民运、异议、信仰、维权一切活动根本无涉,他们之所以跑到泰国来申请难民,是因为自己移民西方发达国家不够条件,而跑出来骗难民资格、混一个政治移民,相对花费不多、无须考试,不失为移民欧美澳新的捷径。
   
   这种人一到泰国,往往高调参与各种民运、异议、信仰活动,特别追求美国之音等各种海外媒体的采访,但总是浅尝即止、见好就收,比如,对于有一定风险的驻泰中国领事馆门前的抗议活动,他们就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推推脱脱,甚至事到临头,戴上墨镜、躲进厕所,其叶公好龙的丑态暴露无遗。
   
   这类人为了达到混难民的目的,四面投机、到处钻营:法轮功容易获庇护的时侯,他们就冒充法轮功修炼者,向泰国法轮功领导者套近乎、献殷勤,以骗取“受迫害”证明材料;中共当局迫害家庭教会引发国际反响之际,就投机基督教,巴结长老…有一个江西老表,其人连天主教和基督新教都分不清,混难民心切,来泰国后第一次上教堂,就迫不及待跳水受洗,结果闹出笑话来…“六四”二十周年等“敏感日”来临之际,他们又迫不及待地转投民运队伍:有一个“八零后”,今年跟着队伍,也跑到中国大使馆门前举了几分钟的纳粹——五星旗,其人却连希特勒是谁都不知道,别人嘲笑他无知,他又瞎扯中共历史教科书隐瞒了“希特勒的历史”…此事在曼谷民运人士一时间传为笑谈。
   
   但这类混难民者自身处境一般颇为艰难:他们一般是家境不宽裕者——因为家境宽裕者,很少人愿意采取这种“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政治移民方式;他们在国内根本不具备申庇的条件,只好跑到泰国“创造”这种条件;为了“创造”这种条件,他们不得不把主要精力用于政治投机活动,无法安心谋生;由于在国内根本不具备申庇的条件,他们不得不到处求爷爷拜奶奶,毫无其他申庇者所具有的相对独立人格;他们想利用别人,当然得受人利用和驱使,倘若碰上无良的难民生意东家,他们就成了祭台上的鸡——被人白吃(幸好,无良的难民生意者如今在泰国已经很少见)。
   
   他们出境之艰难更在于:由于在国内毫无条件,他们申庇被拒绝率居高不下,而到了泰国急于获取政治移民心切,高调反共,往往假戏真做,自绝了回国的退路,最终很容易扁担打水——两头刷。
   
   由于泰国的法律不承认难民身份,所有的申庇者(包括已获难民者)都不受泰国法律保护。由于被拒绝率居高不下,混难民者基本上连联合国的有限保护都没有,即使在申庇者当中,都处于底层。他们忍气吞声,忍受着泰人和其他群体的欺辱,生怕因纠纷被关进移民监、遣返回国。他们生存艰难,又不能集中精力打工,只能做点parttime的小工,有文化有关系的可以找一点家教做做,但由于没身份,工资很低,一般两百泰铢一次课,一个星期上不了三次课。为了便于进行投机活动,他们必须租住曼谷繁华地段的房子,但这种地段的房租昂贵,有窗户、带卫生间的一二十平米的单间,月租金几乎都在三千泰铢以上…所以他们只能租烂房子住——有的不带的卫生间,有的甚至漏雨……
   
   这类混难民者,有些文化程度不低,但普遍政治素养低下、人文知识匮乏、道德品质不佳、意志薄弱、说谎成性、为了搞到难民资格不择手段…他们在申庇遭遇挫折之后,很容易为生存所迫,被中共在泰势力收买“统战”,沦为中共势力的线人或帮闲,事实上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已经这样堕落了,如,一部分跟着中共使领馆指挥棒起舞的“愤青”、“愤老”、“爱国华侨”就是这种人。这是海外中国申庇人群中的一个普遍现象:据了解,泰国的这种问题还是轻微的,在美国,混难民群体的这种堕落更为严重。
   
   许多民运、异议、信仰人士对混难民者深恶痛绝,以其为垃圾、败类、魔鬼...;中共势力虽然利用这类人,对之也瞧不上正眼,因为这些人在海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党国“盛世”形象的嘲讽。我以为,不应该以全盘否定的绝对态度来对待这一群体:
   
   首先,这类人之所以不顾风险,跑到海外谋求政治移民西方国家,至少是他们已经认识到中国不好,西方国家更文明、更美好,虽然他们中许多人并不清楚中国不好的真正原因何在。认识到中国不好,就有了觉悟的基础,只要稍加点拨,混难民者显然要比那些闭着眼睛陶醉“大国盛世” 幻觉当中的愚民更容易形成反共的价值观,而去除中共的专制统治,是中国民主化的先决条件。 因此,如果善待和教育缺乏退路的混难民群体,海外就可以争取到一大块有生力量源泉。
   
   实际上,混难民是一种追求自由民主的特殊方式,一种用脚投票的灰色方式,从这个角度说,混难民的行为并不是最可耻的,最可耻的是那些跑到自由世界后,反倒(或者仍然)不遗余力地为中共帮闲跑腿、或者高举“不反共”大旗、招摇过市、引以为荣的人们,因为这些人自己享受着自由,却在不遗余力地助长着同胞的苦难,他们在恶狠狠地作贱着自己的人格。
   
   第二,混难民群体人数众多,如果对这类人一概加以排斥,只能把他们推到中共海外势力的阵营当中去,徒然增加海外反对活动的阻力。君不见近年来海外拥共亲共华人势力暴涨,民运、异议、法轮功示威群体经常寡不敌众,这是什么原因?除开有钱之外,中共当局重视和善于“统战” 灰色华人群体,是一个重要原因。
   
   古话说:“有容乃大”,中国海外反对运动当前正处于严峻的低潮时期,必须联合一切能够联合的群体,切忌自我封闭、自命清高,否则会陷入孤芳自赏、四面楚歌的绝境。
   
   第三,善待混难民群体,有利于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圣经》有云:“太阳照好人,也照恶人。”何况,与中共贪官恶吏比起来,海外混难民群体还算不上恶人。从人道主义的角度看,中国海外反对派完全应该善待这一部分同胞。从政治公关的角度看,中国海外反对派完全应该善待这一个群体,因为这一个群体的生存权也是中国人人权的一个部分;而尊重人权是不可分割的,谁会相信一个在野时漠视部分群体人权的反对派组织,上台后会尊重所有人的人权?
   
   从以上的角度看:海外的难民民运团体也不容全盘否定。诚然,海外难民民运团体帮混难民者有偿搞政庇的行为,具有一定的不诚实性质,但正如古话云:“水至清则无鱼”,因为这个不诚实的性质,海外难民民运团体也起了一些纯民运团体起不到的积极作用:他们在牟利的同时,客观上也教育了民众(揭露中共的罪恶、带给混难民者以自由民主理念)为海外反对运动拉来了造势的队伍。
   
   总之,海外难民民运团体对灰色华人群体的积极作用是不容低估的,因为,申庇毕竟是漂白身份的捷径;而靠中共,是永远得不到绿卡的。
   
   曾节明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星期日中午于泰国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