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
曾节明文集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1/23/2009
   
   据我在泰国一年的观察,到泰国向联合国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人中,有这么一个独特的群体:
   
   他们在国内根本没受过制度性的迫害、也没有受迫害的危险,他们与民运、异议、信仰、维权一切活动根本无涉,他们之所以跑到泰国来申请难民,是因为自己移民西方发达国家不够条件,而跑出来骗难民资格、混一个政治移民,相对花费不多、无须考试,不失为移民欧美澳新的捷径。
   
   这种人一到泰国,往往高调参与各种民运、异议、信仰活动,特别追求美国之音等各种海外媒体的采访,但总是浅尝即止、见好就收,比如,对于有一定风险的驻泰中国领事馆门前的抗议活动,他们就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推推脱脱,甚至事到临头,戴上墨镜、躲进厕所,其叶公好龙的丑态暴露无遗。
   
   这类人为了达到混难民的目的,四面投机、到处钻营:法轮功容易获庇护的时侯,他们就冒充法轮功修炼者,向泰国法轮功领导者套近乎、献殷勤,以骗取“受迫害”证明材料;中共当局迫害家庭教会引发国际反响之际,就投机基督教,巴结长老…有一个江西老表,其人连天主教和基督新教都分不清,混难民心切,来泰国后第一次上教堂,就迫不及待跳水受洗,结果闹出笑话来…“六四”二十周年等“敏感日”来临之际,他们又迫不及待地转投民运队伍:有一个“八零后”,今年跟着队伍,也跑到中国大使馆门前举了几分钟的纳粹——五星旗,其人却连希特勒是谁都不知道,别人嘲笑他无知,他又瞎扯中共历史教科书隐瞒了“希特勒的历史”…此事在曼谷民运人士一时间传为笑谈。
   
   但这类混难民者自身处境一般颇为艰难:他们一般是家境不宽裕者——因为家境宽裕者,很少人愿意采取这种“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政治移民方式;他们在国内根本不具备申庇的条件,只好跑到泰国“创造”这种条件;为了“创造”这种条件,他们不得不把主要精力用于政治投机活动,无法安心谋生;由于在国内根本不具备申庇的条件,他们不得不到处求爷爷拜奶奶,毫无其他申庇者所具有的相对独立人格;他们想利用别人,当然得受人利用和驱使,倘若碰上无良的难民生意东家,他们就成了祭台上的鸡——被人白吃(幸好,无良的难民生意者如今在泰国已经很少见)。
   
   他们出境之艰难更在于:由于在国内毫无条件,他们申庇被拒绝率居高不下,而到了泰国急于获取政治移民心切,高调反共,往往假戏真做,自绝了回国的退路,最终很容易扁担打水——两头刷。
   
   由于泰国的法律不承认难民身份,所有的申庇者(包括已获难民者)都不受泰国法律保护。由于被拒绝率居高不下,混难民者基本上连联合国的有限保护都没有,即使在申庇者当中,都处于底层。他们忍气吞声,忍受着泰人和其他群体的欺辱,生怕因纠纷被关进移民监、遣返回国。他们生存艰难,又不能集中精力打工,只能做点parttime的小工,有文化有关系的可以找一点家教做做,但由于没身份,工资很低,一般两百泰铢一次课,一个星期上不了三次课。为了便于进行投机活动,他们必须租住曼谷繁华地段的房子,但这种地段的房租昂贵,有窗户、带卫生间的一二十平米的单间,月租金几乎都在三千泰铢以上…所以他们只能租烂房子住——有的不带的卫生间,有的甚至漏雨……
   
   这类混难民者,有些文化程度不低,但普遍政治素养低下、人文知识匮乏、道德品质不佳、意志薄弱、说谎成性、为了搞到难民资格不择手段…他们在申庇遭遇挫折之后,很容易为生存所迫,被中共在泰势力收买“统战”,沦为中共势力的线人或帮闲,事实上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已经这样堕落了,如,一部分跟着中共使领馆指挥棒起舞的“愤青”、“愤老”、“爱国华侨”就是这种人。这是海外中国申庇人群中的一个普遍现象:据了解,泰国的这种问题还是轻微的,在美国,混难民群体的这种堕落更为严重。
   
   许多民运、异议、信仰人士对混难民者深恶痛绝,以其为垃圾、败类、魔鬼...;中共势力虽然利用这类人,对之也瞧不上正眼,因为这些人在海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党国“盛世”形象的嘲讽。我以为,不应该以全盘否定的绝对态度来对待这一群体:
   
   首先,这类人之所以不顾风险,跑到海外谋求政治移民西方国家,至少是他们已经认识到中国不好,西方国家更文明、更美好,虽然他们中许多人并不清楚中国不好的真正原因何在。认识到中国不好,就有了觉悟的基础,只要稍加点拨,混难民者显然要比那些闭着眼睛陶醉“大国盛世” 幻觉当中的愚民更容易形成反共的价值观,而去除中共的专制统治,是中国民主化的先决条件。 因此,如果善待和教育缺乏退路的混难民群体,海外就可以争取到一大块有生力量源泉。
   
   实际上,混难民是一种追求自由民主的特殊方式,一种用脚投票的灰色方式,从这个角度说,混难民的行为并不是最可耻的,最可耻的是那些跑到自由世界后,反倒(或者仍然)不遗余力地为中共帮闲跑腿、或者高举“不反共”大旗、招摇过市、引以为荣的人们,因为这些人自己享受着自由,却在不遗余力地助长着同胞的苦难,他们在恶狠狠地作贱着自己的人格。
   
   第二,混难民群体人数众多,如果对这类人一概加以排斥,只能把他们推到中共海外势力的阵营当中去,徒然增加海外反对活动的阻力。君不见近年来海外拥共亲共华人势力暴涨,民运、异议、法轮功示威群体经常寡不敌众,这是什么原因?除开有钱之外,中共当局重视和善于“统战” 灰色华人群体,是一个重要原因。
   
   古话说:“有容乃大”,中国海外反对运动当前正处于严峻的低潮时期,必须联合一切能够联合的群体,切忌自我封闭、自命清高,否则会陷入孤芳自赏、四面楚歌的绝境。
   
   第三,善待混难民群体,有利于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圣经》有云:“太阳照好人,也照恶人。”何况,与中共贪官恶吏比起来,海外混难民群体还算不上恶人。从人道主义的角度看,中国海外反对派完全应该善待这一部分同胞。从政治公关的角度看,中国海外反对派完全应该善待这一个群体,因为这一个群体的生存权也是中国人人权的一个部分;而尊重人权是不可分割的,谁会相信一个在野时漠视部分群体人权的反对派组织,上台后会尊重所有人的人权?
   
   从以上的角度看:海外的难民民运团体也不容全盘否定。诚然,海外难民民运团体帮混难民者有偿搞政庇的行为,具有一定的不诚实性质,但正如古话云:“水至清则无鱼”,因为这个不诚实的性质,海外难民民运团体也起了一些纯民运团体起不到的积极作用:他们在牟利的同时,客观上也教育了民众(揭露中共的罪恶、带给混难民者以自由民主理念)为海外反对运动拉来了造势的队伍。
   
   总之,海外难民民运团体对灰色华人群体的积极作用是不容低估的,因为,申庇毕竟是漂白身份的捷径;而靠中共,是永远得不到绿卡的。
   
   曾节明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星期日中午于泰国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