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严家祺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陆铿朋友遍天下
·2009年4月6日:五十年後的聚会
·著作、文章目录
·六四前的文章目录
·读严家其哲学幻想小说
·生命树的分叉
·敬祝達賴喇嘛79歲壽辰
· 俄羅斯印象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于浩成的人生境界
·嚴家祺:人生寶貴的不僅是『生命』,而首先是『活力』
·美學家與天體物理學家的對話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宗教归属感”是比“国家”更大的人类区分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前哨》2009-10
   严家祺

宗教的兩个内容


   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有兩个内容,一是信仰超自然、超社会、主宰人间的力量,二是相信灵魂的存在,相信人死了后灵魂会到另一个世界中去。另一个世界是天堂、地狱、炼狱、极乐世界。在宗教组织中,耶和华见证人也许是例外。耶和华见证人认为人死了就不存在,认为灵魂、阴间、地狱的观念不符合圣经,然而,耶和华见证人相信天国的存在,耶和华就活在天国里。许多人相信人、动物“形体”內存在着“灵魂”(Soul),大概与三个因素有关,一是每一个人从有记忆以来,观念、想法可能改变,但人的精神上总保持前后的一致性和连续性,这正是心理学中“自我”概念的基础。二是人在梦中“自我”可以离开身体四处游荡,而且这一“自我”可以脱离身体似的。三是为了解释人或动物主动的、自主的、不可预测的运动或活动,使人们相信,这种运动或活动是由“灵魂”引起的。许多宗教认为,“灵魂”是一种超自然的存在,可以离开形体而独立活动,不会随形体死亡而死亡。
    宗教中的“另一个世界”,与“规范世界”毫不相干。“规范世界” 中的“存在”,都是脱离了具体物质形体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独立存在”。 宗教中所說的“灵魂”也脱离了形体,是否在“规范世界”(關于“規范世界”,參見《前哨》2007年11期《对“规范世界”的探索》)中存在呢?在“规范世界”里,正多面体只有五种,即正四面体、正六面体、正八面体、正十二面体、正二十面体(见图1)。在“规范世界”里,不存在正五面体、正七面体、正九面体、正十面体、正十一面体。“灵魂”如同正五面体、正七面体、正九面体、正十面体、正十一面体一样,在“规范世界” 中是不存在的。
   
   (图1)五种正多面体
    “规范世界”中存在众多的形式体系、公理体系、观念体系,但这些体系不是任意的,而是象五种正多面体那样规范的。一个人活着的时候,总有这样那样的观念、思想,当他死了后,他的观念、思想也可以象柏拉图思想那样地留下來,录像、电脑还可以纪录他的音容笑貌,人们可以把这种观念、思想和音容笑貌的“结合体”视为人的“灵魂”,但这种“结合体”,只是信息的“结合体”,它们存在的世界,不是在“规范世界”中,而存在于“现实世界”的书本、光盘或电脑网路中,就象图2(想像中的“灵魂”)存在于电脑网路和印刷在这一期《前哨》杂志上一样。
   
   图2 想像中的“灵魂”

宗教信徒与常人的区别


   在人类史上,相信“灵魂”存在的宗教本身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存在。宗教在人类历史上、在当代都有巨大的影响。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与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內心世界”和“外在行为”上有许多区别,这种区别本身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存在,这使信徒与非信徒的大脑在做出行为的决定上,有明显的不同。现在的问题是,信徒与非信徒在做出决定时,究竟有什么不同呢?
    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做出决定时,理性起着关键作用,他会考虑到自己的需要、自己的目标、考虑到人际关系、考虑到当前和未来、考虑到可能和现实,而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做决定时,自觉遵守宗教的教义、教规是必要的前提。为了处理一件事,本来有十种可能的选择,如果有三种选择与教义、教规相冲突,有宗教信仰的人就只能在余下的七种可能中作出选择。在这一意义上,宗教的教义、教规是人脑在做出决定时的“边界条件”,是人脑作出某些行为的“制动器”。
   

人类大智慧


   世界各大宗教都教导人要自制、要控制自己的冲动。人的冲动来源于人性中所包含的“动物性”(参见《前哨》2008年第2期,谈政治动物),宗教通过提升人性中對“完美”、“正义”、“真理”的追求(这就是所谓“佛性”、“神性”)來抑制人性中所包含的“动物性”。所谓宗教的“大智慧”就是要人认识到,人的一切感官享受、逸乐,都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的。“俗世人生”追求“财富”、“权力”、“荣誉”三大目标,而宗教追求最高的目标----圣洁,引导人追求“超越人生”的价值:或者“超凡脱俗”;或者“回归自我”;或者“仁爱行善”。所以,许多宗教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制、自律和禁欲的教义。佛教的修道方法和途径称为“八正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勤、正念、正定。正业是要求人有正确的行为,如不偷盗、不奸淫。正思要求人按照佛教教义正确地思维,要远离邪妄贪欲。正定更要求人消除一切杂念。佛教还教导人要将渴求之欲“连根拔起”。事实上,佛教并没有明列出数以百十计的禁绝事项,佛教强调的是“要以简朴的态度对待生活”。
    在基督宗教中,为了表彰对教义、教规的严格遵循,禁欲主义也随之发展起来。十字军东征期间建立的骑士团起初时强调“绝财、绝色、绝意”的“三绝”,尽管后来完全走向反面,但早期的“三绝”反映了宗教“大脑制动器”的作用。十三世纪欧洲建立的方济各修会和多明我修会,在成立之初都声明不置产业,其成员以托钵乞讨为生。这也反应了与“三绝”同样的倾向。16世纪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从基督徒的决策机制來看,是在信仰基督的大前提下放宽了“边界条件”,解除了教皇和教会对基督徒作出决定和行为的大量限制,是基督徒的“人脑制动器”放鬆的过程。
    伊斯兰教要求人通过修行,修成对神的完全顺从。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是一本强调行为重于观念的书”。宗教史专家休斯顿•史密士(Huston Smith)說:“与其他宗教相比,伊斯兰教把它所提出的生活方式清楚说明:它通过清楚的指令精细准确地点出來。每一种行动类型都按照一种从‘禁止’、‘无所谓’到‘应该做’的计算标准分类出來。”所有这些行为标准,对穆斯林來說,都是他在作决定时要遵循的原则或“边界条件”。
   

人类大脑中的“颞叶——边缘系统阻隔”


   从脑科学角度看,有相同宗教信仰的人在他们的脑內有一个信息加工的、相同的“脑內框架”。宗教或教派不同,这一“脑內框架”不同。例如,印度教要求瑜伽修行达到“三昧”境界。苦乐、冷热、荣辱等出双入对出现的感觉都弥散了,这时,也就消除了一切烦恼、痛苦、情欲。从脑科学角度看,瑜伽修行就是为了形成一种特殊的“脑內框架”。《圣经》的思想是基督徒的“脑內框架”。当一个人的大脑中存在某种“脑內框架”时,这个人的大脑中的“颞叶——边缘系统联系”就会有某种程度的阻隔。信仰愈虔诚,这一“脑內框架”愈坚固,大脑中的“颞叶——边缘系统阻隔” 愈深,大脑
   
   图3 人脑中的“边缘系统”
   的决定愈不会随外界情况改变。这种“脑內框架”是脑的一定部位的神经连接和神经阻隔机制。当信息输入大脑时,在有关信仰问题上,有相同宗教信仰的人的大脑就起着“固定输出”的作用。
   

“宗教归属感”是比“国家”更大的人类区分


   不同宗教在信徒的大脑中安装了一个不同的“脑內框架”,所以,全人类一方面有相同的本性,有相同的人的本能和人的欲望,另一方面不同的人安装了不同的“脑內框架”,形成了人与人之间的最重要的类别区分----宗教信仰的区分。对中国和美国的基督徒来说,对神的信仰高于一切。对穆斯林来说,无论在伊拉克,还是在印度尼西亚,真主安拉永远是唯一的神,对穆罕默德的忠诚远高于对国家的感情。对藏传佛教徒来说,不轮他生活在四川、西藏、青海,还是生活在尼泊尔、印度、欧美,他们都敬仰达赖喇嘛。这种对达赖喇嘛的敬仰远远重于政治。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宗教中找到了“归属”。宗教是造成“个人归属感”的最重要的文化因素,而这种“归属感”,也使人因信仰不同而疏离。宗教信仰的不同,这是一个比国家、地域、民族、种族更大的人类区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