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钱学森的幸运与多数人的不幸]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学森的幸运与多数人的不幸

   来源:动向杂志

知识分子政策集中落实到他身上

   钱学森辞世,北京飘雪,寒彻中国。一位跨领域、多层次的科学巨人,就这样走了。痛心之余,网络世界有两个问题仍在追问:一,为何五十年前钱学森三次发表“粮食亩产万斤”之文?二,为何钱学森至今未获诺贝尔奖?也许,军中高人多不显山露水,钱学森功力究竟有多深厚,还待后人挖掘。

   然而,真实的钱学森是否一切如媒体所言?聪颖超群如他,其实看得很透。他有一大堆官位,最大的应属全国政协副主席,但他反感於牵扯政务而无精力从事科研,一一请辞.媒体年年对他歌功颂德,他要求撤下宣传稿件,渴望听到不同的声音。诚如作家叶永烈所言:“宣传虚构程度令人咋舌。钱学森很伟大,但并不表示不是他的贡献硬要往他身上拉。”

   钱学森否认自己是“导弹之父”,他认为那是集体努力。当有人质疑为何共产党的知识分子政策都落实到了他身上,他很重视这种质疑。当温家宝前去探望他,他说:“中国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人才的模式去办学,这是很大的问题.”温家宝顿时愣住,无法答覆。有网民将一批工程院院士与钱学森进行对比,不客气地说:“别指望这帮靠嘴皮子混日子的门客为民族建立殊勳。”钱学森之实力与威望,在民间得到承认.

岂是“问道者盲”即能免责

   异见作家赵达功回忆他与钱学森之间的一封信,此信关乎银行金融改革,钱学森认真回覆,并将此信收入《钱学森书信》一书。出版此书的编辑后来撰文披露钱学森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政治哲学的转型,其中提及对中国大一统的分析。钱学森认为,中国的大一统依赖於官商勾结,“仕”与“商”把中国“锁”起来了。中共建政初期,计划经济手段把经济管死了,后来改革开放,官商勾结再续.看来,钱学森是深知权贵资本主义为何物的。

   外界普遍将钱学森视为马克思主义者,连他自己也讲“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绝不会不爱人民的”。从钱学森的“马克思之徒”身份,不能不反思:为何如他这般重量级的知识分子,竟也青睐暴政,而且推崇毛泽东思想?这让我想起马丁?海德格尔、卡尔·施米特、本雅明、亚历山大·科耶夫、米歇尔·福柯等亲暴政之辈的悲剧。

   当知识分子遭遇政治,仁心未必仁术.他们对人类终极的爱和建立理想国的愿望原本是善,却可能带来巨大的恶,只因仇恨专制而走向怂恿暴君,甚至对当下暴政视而不见。但我仍然认为钱学森仅仅是将马克思主义当中的某些方法论,譬如辩证、唯物,用来看待和分析某些现象,而非上升为政治制度的抉择层面。这也是钱学森与爱因斯坦的差距,无论他在科学层面如何功勳卓着,也难掩在制度层面的无所作为,但这不能苛求於他。他对於自己不熟悉或研究浅的领域,有负责任的四个字:问道者盲。

需要爱因斯坦式的人道关怀

   “六四”事件后,中国精英流亡者甚众,这种损失是国家丢不起的,未来还得继续为之买单,赔付惨痛的代价.

   胡锦涛提倡科学发展观,在我看来,第一条就应善待知识分子,尤其是善待独立知识分子。在美国,从事科研的人未必要去考虑自己持何种政见,但在中国则不然。生活於专制社会,任何人都听得见挣脱束缚乃至反抗强权的声音,即使是纯科技研究,也会最终上升到哲学领域,并以之审视当下,一旦较真,就成了相对於当局的异见。如果某个人是为国效力的第一流工具,却无视种种灾难,没有自己的态度,这不能不说是当“自了汉”,仅是独善其身。中国人有权不仅仅当“自了汉”,也可以涌现一批爱因斯坦式的深远人道关怀者。

   如今,海外流亡者渴望回国者甚多,他们希望回到中国,为人民贡献己力。但那道意识形态的高墙仍然森严恐怖,有的人就是到死也只能长眠海外,怎不教人心寒?多少优秀的知识分子心系中华、魂系故土,却只因当局的政治恐惧而被拦隔千里。迄今为止,八位华裔诺贝尔奖获奖者,连去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钱学森堂侄钱永健也是美国国籍,这不能不让我们关注大陆知识分子的困境。是否所有知识分子都必须像钱学森一样,一边信奉中共,一边潜心钻研,方能安全存活,且享受政策照顾?

   人要尽其才,地要尽其利,物要尽其用,货要畅其流,让知识分子统统摆脱意识形态禁锢,自由发挥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