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徐永海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以保释金为名的罚款(不开收据)一览表
·证明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10月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2000年10月24日
   

   朋友们:
   
    你们好!
   
    我是徐永海,我很想借一个机会和大家谈一谈我的一些想法。这算是一个机会,我和大家谈一谈。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应该把“为中国老百姓说话做事”作为我们的首要工作
   
    最近几年、未来几年,从某种角度看,可能是中国老百姓最痛苦的时刻。目前一些人面临下岗、或者已经下岗,他们只拿很少的救济金或者工资。原有的社会福利在逐渐消失,子女上学要自己花钱,一年要上万元;住房要自己花钱,一套作房要几十万,同时医疗、养老体制也面临重大变化,这些压得老百姓喘不上气来。
   
    改革开放以前,老百姓生活也很苦,但是社会上老百姓所能看见的、所能知道的人生活都好不到哪里去。80年代,可以说是老百姓最好的日子,一方面工资一年比一年高,另一方面原有的福利还在,老百姓不为子女上学、养老、医疗、住房着急。那时社会上贪污腐败现象还不严重,或者说老百姓还看不到。现在一方面老百姓生活很苦,另一方面一些贪污腐败分子又在花天酒地地胡造和大把大把地捞钱,现在老百姓心中很不平。
   
    在这一时刻,我们为老百姓说话做事,我们就会得到老百姓的拥护与支持。我们不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我们不替老百姓说话做事,我们就是亏欠良心。我们不替老百姓说话做事,就会有人为老百姓说话做事,我们就会被历史淘汰。
   
    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过上好日子,让全世界所有的穷人都不再受穷,从有人类那一天开始,这个思想就存在着,这个思想是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不是谁的专利。共产党人有这个主张,我们更应有这个主张。共产党是说得到做不到,因为它不让人民监督它,所以它做不到。我们要作到,因为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人民监督的制度。
   
    有人说,中国民主党要代表中产阶级的利益,我们不谈中国目前有没有中产阶级,就是有中产阶级你也代表不了他们的利益。如果说中国有中产阶级,他们与西方的中产阶级有着很大的不同,中国所谓的中产阶级他们与各级官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利益自有各级官僚为他们代理。你要代表,他们是不会让你代表的。中国民主党还是要宣扬自己是代表老百姓的利益为好,还是要宣扬“为大众服务”为好。
   
    第二问题是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同时还要用老百姓能接受的方式
   
    我相信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对中国目前的制度有负面看法,都认为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有问题,每个人都想改变它。可是由于人的天性,大多数人只动心眼不动口,少数人只动口不动手,只有极少的人又动口又动手,这是人的天性决定的。
   
    我们可以通过看一个现象来理解人的这个天性,贪污腐败分子大量侵吞人民财富使老百姓生活陷入绝境生活不下去,人们面对这些,面对下岗、欠发工资、不报销医药费,只是一部分人敢写信给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只有少部分人敢到有关部门去请愿,而敢到北京去请愿就只有极少的人了。他们一家几口人可以自杀,他们有自杀的胆量,但是他们没有到北京上访的胆量。我们看到人有“胆小”的天性,他们敢自杀,他们却不敢上访。
   
    人有“胆小”的天性,但是当有充分正当的理由时,当有可以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时,他就不再胆小,看看法论功我们就可以看见人还有这个天性。法论功由于有真、善、忍这三个字,由于有说“到北京只是向中央反映情况”这句话,他们有可以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有充分正当的理由,结果有这么多法论功信徒来到北京。如果说“到北京就是抗议中共”,我想没有几个人会来北京。
   
    我们应该为老百姓提供正当充分的理由和可以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使老百姓不再惧怕,使他们敢于面对各种不合理的现象。我们应该让老百姓知道,真理在老百姓这里,这个真理不是虚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社会财富是我们老百姓创造的,是我们老百姓几十年来积累下来的,现在我们不应生活在绝望中,我们有权要回我们的财富。
   
    现在再看看我们民运,我们的一些朋友只提“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宪政”,很少谈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广大的老百姓,是为了广大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很少谈我们的使命是“维护百姓权益,关注百姓生活”。结果使我们远离老百姓,远离人民,缺乏老百姓的理解支持。其实我们的思路是这样的,通过建立民主宪政,建立多党制,建立监督机制,减少社会各种不合理现象,最终使广大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可是我们很少提我们的目的,只提我们的手段,这是我们的一个误区。
   
    老百姓也知道只有建立民主宪政,建立多党制,建立监督机制,才能减少社会各种不合理现象,广大老百姓最终才能过上好日子。可是广大老百姓受天性的约束,他们需要“充分正当和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他们不敢接近“民主宪政、多党制”这些说法,他们只敢接近“老百姓的利益不应受侵害,要保护老百姓的住房、就业、子女上学、医疗、养老的利益”等说法,因为后者可以公开说得出来。我们应该适应老百姓,而不应该让老百姓适应我们。
   
    为老百姓说话做事,我们就要理解老百姓的天性,我们的方式就应是温和的、不激进的,只要这样我们才能和老百姓融合在一起。我们的方法应符合这几个条件,一、可以被中国老百姓接受,中国老百姓可以公开参与;二、可以国内外公开联手进行,由国外转向国内,以国内为重点;三、还要有一定影响,可被国际媒体注意,能得到国际各界支持。我知道这很难,但不是没有可能。
   
    第三个问题是国外、国内如何联手共同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我们现在有一定的活动空间,最起码和几年前比我们的活动空间很大。现在何德普等朋友可以公开存在、公开活动,而在几年前可能早就入狱了。现在我们的很多朋友都可以公开地接受境外记者采访,公开的在海外刊物上发表文章,这在几年前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应该利用足这些活动空间。
   
    接受记者采访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而在记者手里;公开发表文章,能发表的刊物也不多。我们应该利用因特网,利用我们的网站。希望国外的朋友建立一个相应的网站,或者在原有的网站上开辟一个拦目,它只局限在老百姓这个问题上,老百姓受逼迫的个案,老百姓苦难的根源,老百姓如何对待各种欺压,农民如何面对各种摊派等等。
   
    国内朋友写这样的文章不会有什么危险,国外朋友帮助国内的朋友也不会给国内的朋友带来什么危险,我们可以公开联系。公开化会使文章不激进,我们的事业不应是激进的,而应是实实在在。从一点一滴做起,从老百姓问题这个最容易下手的地方做起,从我们具有的因特网做起,只要我们国内外一起工作,我们就会做大。
   
    国外的朋友可以公开地为国内的文章支付稿费,因为我们的文章没有什么犯忌讳的。公开化,国外朋友谁捐献的稿费我们公开他,以示表扬他的捐献;国内谁接受的稿费我们也公开他,以示支持和鼓励他的工作。公开一段时间,我们没有事,而且还受到支持帮助,老百姓看到了,广大的老百姓就会加入进来,一件事有广大人民的参与就有希望了。
   
    这些是我个人的看法,可能有很大的局限,这多少与我本身只是一个老百姓有关,我希望大家能在讨论其他问题后,能有时间谈论一下这个问题,并讨论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即使没有讨论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但也应把为中国老百姓说话做事作为以后工作的一个重点突出出来。
   
    此致
   
    敬礼
   
    你们的朋友 徐永海
    2000年10月24日星期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