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徐永海
·真信耶稣就会真的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去爱人——2016-4-22圣爱团契圣经学
·七名前中国政治犯关于吴弘达之死的声明
·不要停在口头上而要坚定地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29圣爱团契圣经
5月
·不要只想着求好处更要立志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5-6圣爱团契圣经学
·我们必须要坚韧地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5-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天上基业在十字架道路上甘愿经历百般试炼——2016-5-20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了天国的降临我们要以耶稣为榜样甘做活石——2016-5-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6月
·2016年所谓的六四敏感期一到我又遭软禁了
·耶稣曾代替我们降阴间我们理应以感恩的心效法他——2016-6-3圣爱团契圣经学
·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必有末日审判为此我们要紧跟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6-17圣爱团契圣经学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许我出家门而被软禁
·为了天堂里的奖赏我们要坚定地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6-24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狱中的基督徒胡石根徐彩虹祈祷(2016-2)
·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
7月
·耶稣是道成肉身我们要效法他与他一起走十字架道路——2016-7-1圣爱团契圣经
·哀悼六四遭开除的大学老师北大人王建军
·今天2016年7月5日我被警察软禁在家
·今日我们教会《圣经》学习警察前来监视
·耶稣就是独一的主宰我们必须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7-8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了新天新地我们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7-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耶稣就是生命之道我们要一生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7-22圣爱团契圣经
·作为基督徒实在不应当反对科学,因为科学可以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作为基督徒实在没有必要反对进化论,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来认识,耶稣一定就是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在二千多年前先贤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论述了这
·为了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请肢体们祈祷
·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我们必须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7-29圣爱团契圣经
8月
·709案今日在天津开庭我去了天津
·因709案审理涉及了宗教徐永海长老有话说
·我们是上帝儿女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8-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709案而遭软禁者徐永海的担忧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上帝就是爱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8-12圣爱团契圣
·我们现遭软禁如因G20峰会将会超记录
·离G20峰会还有2周我就已遭软禁半个月
·接受耶稣具有耶稣的生命就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8-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G20峰会已遭软禁18天的徐永海求助您
·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8-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因G20峰会徐永海已遭软禁20天——为此我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8月份31天我徐永海就遭软禁26天——我进行脑科学研究真的使某些人如此不安
9月
·G20峰会遭软禁者致信与会各国领导人
·在十字架道路上主内肢体之间要彼此相爱——2016-9-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G20前宁惠荣被截访回新疆关进派出所
·邀请您参与我们的科学与信仰的研讨
·耶稣是独一主宰我们要单单跟着他走十字架道路——2016-9-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朱桂芹一个曾几次坐牢访民近日出狱
·北京上访维权人王玲已失踪近一月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关押半个月望关注
·圣爱团契部分肢体郊游北京西山(2016-9-20)
·不要只听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9-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
·不要只信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9-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9月2日被截访回新疆的宁惠荣祈祷
10月
·不要只讲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不要只求好处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不要想着贿赂神明而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21圣爱团契圣经学
·访民岳爱玲遭刑拘宁惠荣遭软禁请帮助
·因十八届六中全会遭软禁者致信与会委员
·因六中全会赵作媛被送原籍张全胜被关宾馆
·真的存在天堂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0-2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1月
·为了天国降临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曾代替他们降阴间我们实在是应当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11圣爱团契
·必有末日审判我们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遭软禁2月余
·圣爱团契基督徒送棉衣等给寒冷中的访民肢体
12月
·为了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誉冠冕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2-9圣爱团契圣
·耶稣是上帝爱子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12-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
·耶稣就是独一的上帝我们要坚定地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12-30圣爱团契
2017年
1月
·为了千禧年的到来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就是上帝就是道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1-13圣爱团契圣经
·只有耶稣才是唯一真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1-20圣爱团契圣
·过年了牵挂难中的胡石根宁惠荣王连禧
2月
·我们是上帝儿女必须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2-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警察今日来我家说不许我出家门
·神就是爱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2-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有了耶稣的生命就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2-24圣爱团契圣经学
3月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失业医生致信全国两会
·基督徒徐永海因两会遭软禁
·道成肉身的耶稣是唯一真理我们要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3-3圣爱团契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徐永海
   

   
   2002年10月28日
   
   2002年9月27日,我家的墙上和我们这一片住房的墙上被白灰画了一个个大大的圈,圈里有一个大大的拆字,我们这一片将被拆迁。2002年10月24日,我院第一户搬走,25日这家的住房就被拆掉,10月27日第二户搬走,28日这家的住房就被拆掉。效率很快,但给我们这些还没有搬走的住户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和你家只隔一道墙的房子拆了,你家立即就成了危房,就如同世贸大楼一样,一个塌了,另一个马上也会塌。北京的四合院,房子是一体的,顶棚上是通着的,一家拆了,第二家的房顶就和外界大自然通在一起,北京的冬天很冷,大自然的冷风通过大开的房顶进入房间,你家就是再生几个炉子、开几个电暖气也是寒冷的。房子危险了,房间里寒冷了,老百姓如何生活。院子的一些房子拆了,院墙拆了,大门没有了,你家直接面对着大马路,拆迁地区什么人都有,你家自然没有了安全感。这是野蛮拆迁。
   
   院子里的住户全部搬走之后,再拆房子这样才合情、合理。可是不是,这些拆迁有限公司的人,是你们走一户,他们拆一户,才不管老百姓的生活需要与生命安全。在拆我家居住的这个院子时,我与他们理论,他们根本不听,他们依仗着人多,根本不理你。只听得那个拆迁有限公司的人大声一说“拆”字,我家边上的房子就被拆了。我给当地派出所、公安分局打电话,他们也来了人,可并不管这事。
   
   一些个别人可能会说,人家搬了,你家为什么还不搬,这里情况不同。人家在别的地方有房子,人家搬走了,住到别处房子里,搬走后还能拿到一笔拆迁补偿款。相对于老百姓的工资来说,这还是一笔不小的钱。我们不能马上搬走,是因为我们在别的地方没有住房,拆迁给的补偿款也不够买住房的,还要自己再添很多的钱,要添二分之一,三分之二,要几十万。我们不可能有这么多钱,我是一个医生,工资不高,但也不低,远比普通工人要高,可是我没有这么多钱,远没有这么多钱。除非我贪污、受贿、挣黑钱。
   
   几十年来,我们每个人的工资中不包含住房的金额,国家、单位截留了这些钱,用这些钱国家、单位修建住房分配给职工。我们的工资是很低的,80年代是几十元,90年代是几百元,这个世纪有的职工才上千元,这点工资如何能买得起需要几十万元的住房。
   
   1998年后停止了福利分房,对那些没有分配过住房的职工,国家中央机关和很多省市陆续发放了住房补偿款,将以前截留的住房金额归还给了职工。北京市至今还没有发放这个住房补偿款。一方面停止了福利分房,另一方面还没有发放住房补偿款,因此我们一些北京老百姓的住房还比较困难。
   
   以我家为例,我的父亲1949年以前从河北老家来到北京城,通过自己的劳动,蹬三轮车买了两间小房。通过几次换房,我们一家搬到了现在居住的锦什坊街259号。我们兄弟姐妹5人,均在国家的正式单位工作,只有我大哥分配过住房,我的父亲,我二哥、三哥、我、我妹妹均没有分配过住房。由于住房困难,我二哥今年50岁,当年结婚时不得不租借在郊区的农民房里,直到现在。我三哥今年48岁,当年结婚不得不借了一间亲戚的房子,直到现在。我今年42岁,1984年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由于住房困难,在39岁以前,我一直和父母住在一间9平方米的小屋中。由于住房困难,我直到41岁才结婚。我的妹妹是不得不时常住在打工的公司。北京很多老百姓和我一样。
   
   十年前,我们老百姓盼望拆迁,希望通过拆迁改善住房条件,不再三世同堂、四世同屋。十年前,一部分老百姓实现了这个梦想,老房子拆了,根据各自家庭的的人口情况,这些老百姓搬进了新楼房,国家没有向他们要一分钱。其实这并不是国家对他们的恩赐,他们并没有占国家便宜,因为几十年来他们的住房金额一直在国家那里。相对于那些老房没拆,单位、国家就分配了新房的人来说,他们实际上还吃了很多亏。即使这样,更多的老百姓没有这个运气,他们没有赶上这样的拆迁。
   
   现在的拆迁和那时的拆迁已经是大不一样了,那时的拆迁可以说是为了改善老百姓的住房困难,而现在的拆迁是,一些开发商、拆迁公司、以及几个极个别的政府官员用来发大财的活动,他们打着为老百姓改善住房的旗号,实际上全为他们自己。以前是老百姓是盼拆迁,现在老百姓是怕拆迁。
   
   以前拆迁是根据人口分房。现在进入市场经济,是根据你家现有住房多少给你拆迁补偿款。我们很多老百姓以前没有被分配过住房,住房很小,给的拆迁补偿款不多,你用补偿款买不了房,你要买房就要自己添钱。我们不敢奢望以前拆迁时按人口分房,但完全按现有住房面积给拆迁补偿款前提应是,我们几十年工资中的住房金额(住房补偿款)已经归还给我们了。这样在拆迁时,我们可以把拆迁补偿款与住房补偿款合在一起来买住房,可是住房补偿款没有给过我们。同时更重要的是,既然是市场经济,就应该本着地位平等、等价有偿的原则来进行。而不应是,开发商、拆迁有限公司高高在上,他们定了极低的价钱,你必需接受,强买强卖,这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反对的。更不应出现这样的现象,政府、政府有关官员占在开发商、拆迁有限公司一边,可是目前来看,情况恰恰是这样,1998年11月5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的有关规定的批复》、2000年5月22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本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办法的批复》、2001年11月1日的《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年年变政策,越变越不利于老百姓,越变越有利于开发商、拆迁有限公司。
   
   老北京城四合院的平房,一般一间房子也就十几平方米,一般老百姓一家子也就住着一、两间平房,虽然住房条件不好,但在这里我们可以生活,我们在院子盖个厨房用来做饭,我们还可以在院子里放个桌子吃饭、喝茶、聊天,院子就是我们的“饭厅加客厅”。以前拆迁,还算考验到这点,对院子有变相的补偿,1998年的政策是每户多算25米的面积,2000年的政策是面积多算0.7倍,可是现在全部取消,院子没有补偿。
   
   我们这个地区,拆迁补偿款是每平方米是8605元,说起来是不少,可是我们这个地区出售的楼房每平方米都是在万元以上,拆迁有限公司用每平方米8605元的价格买了我们的房子,同时他们却无偿地拿走院子,院子面积是远远大于房子面积的。老百姓搬走后,他们把这些土地转卖给开发商,那时房子和院子都是算钱的,而且每平方米的价格要远远高于这个8605元,据说在几万以上。开发商盖高楼大厦时,即盖在原来的房子上,也盖在原来的院子上。高楼大厦盖好后,卖出去的价格就更高,我们这片的楼房每平方米是1万到2万,一般楼层多在10层以上,也就是说每平方米土地上是10多万到20多万。盖高楼大厦是比较费钱,但也不会太多,水泥、钢筋能有多少钱,盖楼的民工一个月也就几百元的工资,还是从早干到晚,没有节假日。相对于买出去的价钱,盖高楼大厦并没有多少成本。因此说,一座楼下来,是多的利润,一大片楼下来,是多大利润,天文数字,开发商发了大财,拆迁有限公司发了大财,极个别的政府官员可能也发了大财。
   
   可是,老百姓怎么样,以我们有两间各为十几平方米的平房为例,给我们的补偿款也就二十多万,这点钱在我们住的北京老城区买不了一个一居室,在四环路之外也就能买个两居室。我们的住房条件并没有改善,反而使我们离开了市中心。要想扩大住房面积,只有在远离城区的远郊县(现在也叫“区”了)去买房,只是我们上班、上学太远了,路上要花去4、5个小时,比上班还累,还要每月花去1、2百元路费,相当与普通工人工资的四分之一。那时等待我们的,只有失业、失学。
   
   我们住的房子只给每平方米8605元的补偿款,我们在院子里自己盖的厨房不给补偿,我们房子前廊后厦不给补偿,我们居住的院子不给补偿。这些土地都是我们在使用的,却被拆迁有限公司无偿地拿走。拆迁有限公司将土地转给开发商时,一切都是有偿的,而且价钱都在每平方米几万元以上。
   
   我们生活中使用的厨房、前廊后厦、院子相当于楼房的厨房、门厅、客厅、餐厅,这些不给补偿,可是当我们搬走卖楼房时,楼房的厨房、门厅、客厅、餐厅这一切都要花钱来买了,而且是与卧室一样的价钱来买。
   
   被拆迁的地区,有楼房,有平房,对楼房的补偿也是每平方米8605元,它包括门厅、厕所、阳台、公用面积。而对平房的补偿就不包括平房的前廊后厦,也不包括我们自己盖的厨房,更不包括同样属于我们的、对我们日常生活十分重要的院子。这实在不公平,是欺负我们这些老百姓,住在这些平房的也多是普通老百姓,社会下层。
   
   拆迁,就是一场掠夺,将老百姓的土地资源掠夺到开发商、拆迁有限公司手里,掠夺到中国新兴资本家、香港老牌资本家的手里。马克思说过,当利润达到百分之百的时候,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二百的时候,就会有人不顾法律;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三百的时候,就会有人不顾生命地去干,(大意这样,没有找到原文)。现在的利润是多少,百分之一千、百分之一万,这样大的利润,可以让资本家干出一切。
   
   老百姓不搬,先有文的,这时一些社会上的流氓活跃起来,他们在拆迁有限公司和被拆迁户之间来回走动,他们说可以给你多要几万,十几万,条件是他要分走一部分。一些人受不了这样的诱惑,一说有人能帮助多要钱就搬了。这些流氓和拆迁有限公司、开发商到底是什么关系,鬼才知道。同时,我们也看到,目前的拆迁是暗箱操作,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每平方米到底是多少钱,是依据你和流氓的关系在变。
   
   老百姓不上当不搬,后有武的,他们可以用几十元钱雇佣一个外地民工用砖头将你家的玻璃打碎,他们可以用稍微多点的钱雇佣民工向你们家的房间里扔一条蛇,不要认为这是编故事,这是实事。电视曾报道过这样的事情,在拆迁地区发现了毒蛇,有一、两米长。乖乖,北京市区,人口密度这样大,可能有蛇吗,可能有这样长的毒蛇吗,不可能,根本不可能,答案只有一个,有人故意放的,你不搬走,就把你吓走,北方的人,那个不怕蛇,都怕。
   
   再不搬,就会有一些人到你家来,不管你在家不在家,一通砸,砸完就跑,警察来了,他们早已经跑远了。真是这样,在一次关于拆迁的聚会中,一个女士亲自对大家说的,她一边说,一边留泪,在强盗面前,她是那样的无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