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徐永海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自我介绍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上诉书
·上诉书(照片)
·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申诉书
·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何为法?何为德?
·新年的祈祷
·我的丈夫徐永海
·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可笑的国家机密
·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二○○四年的历程
·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不得不有的“习惯”
·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佘祥林杀妻案有感
·冤假错案后当事人的命运
·国家信访局的官老爷,都给闭嘴吧!
·自取其辱?
·被囚家属要求放人 五十二名北京基督徒签名关注
·贾建英路坤金艳明李珊娜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狱中我的苦难与狱外妻子的苦难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徐永海

   
   
   2002年7月14日
   
   今天,2002年7月14日星期日,下午一点钟,我的朋友何德普给我来的电话。他说,他被警察带到了一个饭店里,被监视。警察对他说,明天不许出去,只能在饭店里住着。我马上联想到了上午十点,我们医院的院长给我来电话,也对我说,明天一定上班来。我昨日上了个24小时的班,明日理应休息。打电话时,我们院长对我说:“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当时还真糊涂,不知道为什么,院长也没有说,只说是上面意思。何德普在电话中,对我说了是什么原因,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么回事,近年来北京正在大面积地拆迁。北京旧城里,大片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被拆毁了,这些胡同、四合院可是我们老北京最珍贵的建筑文化遗产,拆毁这些简直就是犯罪。那些开发商勾结一些腐败分子和一些地痞流氓,对北京旧城的住户采取了各种手段,将这些住户赶到远离城区的农村去。这些开发商在旧城里盖上高高的大楼来发大财,他们还美其名曰是为了改善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老百姓不愿意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旧城,开发商就让老百姓花钱来买他们将在原地盖的楼房,一套住房要20万、30万,而老百姓一辈子也没有挣这么多钱。一些老百姓买不起,也不想去远离城区的农村,这些老百姓的住房就被强行拆除,这些老百姓就被强行赶到了远离城区的农村。因此,其中一些老百姓经常到市政府上访,要市政府给个说法。明天,自然其中的一些老百姓同样还要去市政府上访。他们中的一些人认识我们,告诉了我们,让我们也去看看,因为我们也面临拆迁。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被监视。其实,我们明天去不去还没有决定,据说市政府信访办门前天天都有因为拆迁问题上访的,即使去看看,也不一定非要明天去看。
   
   那些被拆迁户太应该同情了,以华再臣一家为例,华再臣一家住在崇文门外,在北京旧城内,是老北京旧城的外城。他家正在被拆迁之中。华再臣一家六口人现在住的房子有三间,两间是自己建的。根据拆迁规定,华再臣一家只能得到17万,这点钱在远离市区的农村也卖不了一个一居室。为了使华再臣一家搬走,开发商使了各种手段,包括给他们停电。近一个月来,他们一家生活在没有电的世界里,目前北京天气炎热,华再臣一家的室内温度高达38度。83岁的华再臣老人多次给我们打电话,希望我们帮助他。他说“没有电,没有电扇,没有空调,家里温度太高,实在受不了,现在只有等着被热死了!”
   
   北京最珍贵的建筑文化遗产胡同、四合院没有被保护、修缮,反而正在被摧毁,很多人心疼,包括很多的外国人。很多正直的人士,起来反对开发商对北京摧毁。这些正直的人士,即包括文物工作者,也包括普通老百姓。即包括共产党员,也包括民主人士。这些正直的人士在电视里说,在报纸上说,在人民代表大会上说。可是作用不大,中国好像已经成了“真正的资本主义社会”,资本高于一切,钱高于一切。在钱面前,在资本面前,在经济面前,什么都要败下阵来。
   
   江泽民主席的“三个代表”,第一个就是要代表广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老百姓的住房被强拆了,作为共产党员,作为政府,理应主动关心这些老百姓,给他们解决问题。这些老百姓到市政府上访理应热情接待,即使不能解决问题,也应给予耐心解释。
   
   可是,一些个别警察,一些急于立功的个别警察,他们不是占在老百姓的立场上,也不是占在人民政府就是要为人民服务的立场上,也不是占在广大警察的立场上,而是占在这样的立场上,即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立功机会的立场上。他们要立功,他们对他们的领导说,他们发现了一个重大的不安定因素,而实际上并没有。我们不理解,这些个别的警察为什么要这样做。
   
   徐永海
   2002年7月14日星期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