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徐永海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徐永海自我介绍
*********
·简述家庭教会神学
·上帝给能源、耶稣拿去恨、圣灵来引导
**************
·因基督信仰几次坐牢请为我祈祷
**************
·圣经到底要告诉我们人类什么
**************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
****************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徐永海
   

   
   2002年5月28日
   
   同情弱者,使社会更加公正,这是人类的美德,是人类共有的文明。社会一步一步地走向公正,也就是整个人类社会走向进步的过程。
   
   在“文革”中和“文革”前,有很多欺压人、迫害人的事情,把人打死,把人投进监狱,而周围的人不敢同情,生怕连累自己。这类事情其实在以前的中国历史上就普遍存在。
   
   “文革”结束后,广大受迫害的人得到平反、昭雪,这样的历史结束了。当然不是说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了,而是说这样的事情不再被整个社会普遍接受了。这可以说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一个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转折点。
   
   在“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那时其实有两部分人,一部分人要求平凡、昭雪,一部分人是“民运人士”。我的朋友王志新可以说是后一部分人,是“民运人士”,但他一直关注那些“要求平凡、昭雪的人”,并对他们有很高的评价。可是在一些“民运人士”那里,他们对那些“要求平凡、昭雪的人”很看不起,不认为他们是“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的一部分,认为他们层次低。
   
   从目前来看,这些“要求平凡、昭雪的人”层次不低,很多是原来的“右派”,是知识分子。从历史作用来说,79年前后的“平凡、昭雪”对中国历史有很大是的作用。这些在西单民主前“要求平凡、昭雪的人”,他们的作用也是不可磨灭的。
   
   历史就是这样,它是一点一点进步的。孙中山推翻帝制,建立民国,由于老百姓的思想并没有相应进步多少,中国还是处于专制时代,以至出现后来的“文革”。这些年,老百姓的思想变了,现在的中国不可能再出现“文革”了。整个社会老百姓思想的进步,才是一个社会进步的主要力量和一个社会进步的主要标志。
   
   老百姓思想的进步,不是表现在老百姓有多少共产主义觉悟,不是表现在老百姓有多少大公无私的思想,而是表现在老百姓有多少维护自己应有权益的意识。这个意识少,社会就落后,这个意识多,社会就进步。
   
   79年,中国整个社会的老百姓提高了这个意识。89年,中国整个社会的老百姓又再次提高了这个意识。99年,中国整个社会的老百姓又再一次提高了这个意识,现在老百姓提高意识,主要是由于老百姓认识到,整个社会的“资本主义化”,依靠领导、依靠资本家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老百姓只有依靠自己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权益,使老百姓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只能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那些政治色彩明显的方式只能使老百姓害怕,使他们远离。面对“拆迁”,用不配合、上访、写文章的方式,老百姓可以学习,但用“游行示威”的形式,老百姓就不敢效仿。面对“失业”,可以上访、可以上街,但要建立“独立工会”,老百姓这些需要你帮助的人就会远离你。
   
   今年春节,杨建利先生给我来电话,希望我能写一篇反对暴力的文章,我给几个朋友说了,马强写了一篇。我一直想写,但总写不去。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要主张暴力。我想,我们不但要反对暴力,还要反对那些“不合法”的方式。1994年,我第一次见到王丹,他说,他的一个原则就是“合法”,另外还有“公开、理性”。当时我说,从79年起我就关心中国民主,经过十多年的思考,我得出一点,就是“合情、合理、合法”。可是在一些朋友那里见不到“合法”这个词。一些朋友用“和平”代替“合法”,用“非暴力”代替“合法”。我希望大家还是坚持用“合法”这个词,还是坚持用“合法”这个方式,并且还要合情、合理。
   
   徐永海
   2002年5月2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