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徐永海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徐永海

   
   2002年5月28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朋友们在探讨如何维护老百姓的应有权权益。通过探讨,或者说通过实践,大家有一个观点“我们本身就是老百姓,通过维护我们自身的权益,给其他的人做一个榜样,以此带动大家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比写几篇文章,比给别人说教来的要好。”
   
   2001年,我们的朋友王志新面临拆迁,王志新以及和他一样的老百姓,他们给国家做了一生的贡献,但是他们的住房是如此的困难,现在开发商又在利用他们的住房困难,通过拆迁侵害他们的利益,以此来发大财。王志新坚决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同时大家通过写文章、联名信等来支持王志新。最终王志新获得了较满意的结果。这件事被当地为广大老百姓所称赞,其他一些老百姓也起来效法,来维护自己的在拆迁中的应有权益。
   
   不仅普通老百姓称赞王志新的行为,来监视王志新的警察也表示羡慕。2001年8月4日,到了拆迁的截止日期,“拆迁办和开发商”还没有满意答复王志新。我们大家在这一天的下午来到王志新家,对王志新表示声援。当地公安机关派来了一辆警车和两个警察来监视。大家在警察的监视下,很坦然地看望王志新一家,并看了周围的拆迁情况,同时看了一些老百姓写在墙上的那些对拆迁不满的标语、小字报。以后一些警察见到王志新,对王志新说:“我真羡慕你,有这么多朋友在你困难的时候来帮助你。”警察同时还表示,拆迁太不合理,他也面临拆迁,他从心里支持王志新在拆迁上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通过王志新一事,我们体会到,维护老百姓的权益,通过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我们能得到广大老百姓的支持,同时还能得到普通警察的同情、支持,其实这些普通警察和你我一样都是普通老百姓。有了广大的同情、支持,我们的事情就能做好。
   
   我的另一个朋友华惠棋,他家也面临拆迁,他的情况目前很严峻,可能就在几天之内,他家的住房就要被强行拆除了。他们一家也正在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他一家有几代人,有华惠奇的姥姥、父亲、母亲、华惠奇本人及他的妻子孩子。他们只要求有一个一居室、一个两居室来居住,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满足。开发商只答应给他们十七万元人民币,他们要用这个钱去买房走人。可是这个17万,在北京任何地方也买不了一个一居室。他们不得不等待被强行拆除。
   
   华惠棋的老父亲,在49年以前当过国民党兵,因此在劳动教养农场里度过了20多年,85年被平反,如果没有这个20年,他们一家也许有较多的房,也许不会面临现在的这个困境。他们要求对20年给予经济补偿,他的老父亲、老母亲不得不到离家不远的天安门广场那里,伤心流泪哭泣。他们维护自己权益的方式虽然奇特,但是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几天前,我去他们家那里一次,院子没有了,房前屋后全是拆后的砖瓦木料,出行很困难,对80多岁的老父亲,70多岁的老母亲更是如此。他们的处境值得同情,他们需要帮助,望朋友们关心一下。
   
   今年,我们的朋友沙裕光也同样面临拆迁问题,他的情况和王志新、华惠棋基本相同。我们大家都对沙裕光表示,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在拆迁上,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会做什么,这即是帮助你,也是帮助老百姓,同时也是帮助我们自己,我们自己也将面临拆迁。
   
   他的思路和其他人的思路有所不同。2001年12月9日,大家来到他家,其目的就是关心他家的拆迁一事。在那一天,他写一篇文章,题目是《红居危改区与人权日专题会》,其中谈了一些拆迁问题,但更大篇幅谈了人权日、人权。前几天他来我家,对我说,现在他家周围都拆光了,他需要大家的帮助,这个星期天也就是5月19日大家都去他家。我说,只要是住房问题,大家一定会去。之后,他拿出了他写的《同心会宣言》,他给我读了两遍。在《宣言》中几乎没有谈到住房拆迁一事。我对他说,还是谈住房拆迁为好,其他的先不谈,你的住房和拆迁很值得同情,你应该谈。你们一家几代人给国家工作,到现在,你的女儿一个人民教师不得不租借农民住,你应该谈。回迁需要几十万,而你们家,就是几十年不吃不喝也没有几十万,你应该谈。你的街坊邻居在拆迁中受到的欺负你应该谈。如果你需要一个名字,可以是《红居危改区拆迁问题研讨会》,甚至可以是《抗议黑心拆迁声讨会》。
   
   老沙(沙裕光)有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做法,有自己的抱负,有自己的理想,这些我是尊重的。老沙借用我的电脑给一些朋友发他的《同心会宣言》,我也没有反对,并给他借用。但我不同意在这个时候搞这个“同心会”。我希望能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的权益。“同心会”这个形式是一个政治形式,搞政治可以,用“同心会”这个形式来维护自己的住房权益可能说不通。用“同心会”这个形式来曲线地维护自己的住房权益,很难得到警察的同情,也不容易得到普通老百姓的同情,甚至不容易得到我们这些朋友的同情。没有同情、支持,我们就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个形式也不能给老百姓起榜样的作用,也很难带动老百姓起来维护自己的应有权益。
   
   徐永海
   2002年5月2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