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徐永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软禁者的公开求助信
·为身患癌症的公民维权人士田兰呼吁
·徐永海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王春艳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杨靖弟兄的《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王春艳:余文生律师为敲诈政府的王春梅来辩护
·为近来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祈祷——2014-10-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近来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祈祷——2014-10-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小小的教会现有6名肢体被抓——2014-10-3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8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8
11月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维权朋友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是访民近日被抓——2014-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APEC各国与会官员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美国总统
·患难的维权人倪玉兰董继勤赵作媛吕动力等等——2014-11-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董继勤弟兄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双十节被抓的叶国强杨秋雨王玉琴出狱
·我们家庭教会有肢体入狱有肢体出狱——2014-11-2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维权人赵作媛被抓半月才得知被关看守所
·为我们教会正在经历苦难的肢体祈祷——2014-11-2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我们教会正在经历苦难的肢体祈祷——2014-11-2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2月
·首个宪法日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依宪治国
·就教案的国家赔偿申请在首个宪法日里遭拒绝
·人权日北京十分寒冷病重访民面临露宿街头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2014圣爱团契教案要求国家赔偿——2014-1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2014圣爱团契教案要求国家赔偿一事祈祷——2014-12-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家庭教会无罪却被抓为此坚持要求国家赔偿
**************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8
·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推动圣经公开出版
·秦永敏赞徐永海刘凤刚石玉林等朋友的诗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刑事赔偿复议申请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8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8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2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3
·耶稣的救恩使我们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4-12-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无罪教案肢体坚决要求国家赔偿——2014-12-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3人曾被刑拘1月的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
2015年
1月
·面临教案一周年我们坚持为基督信仰争辩——2015-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我们要为信仰争辩
·我们信仰耶稣没有罪就此致信北京人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徐永海

   
   
   2002年5月16日
   
   2002年5月16日,我到我家居住地的派出所去办事。要办的事也就是要把我妻子的户口从她娘家那里迁到我这里。办这事的警察对我说,你们家户口本上有这么多人,而你们家只有两间房,要办这个迁户口,你先去找你们管片民警去。从她先后的话中,我听的出来,她的意思是说,你家就这么两间房,户口本上不应该再增加人了。我只好去找管片民警,他又不在,我只好回家。
   
   我家人口是多,没有办法,在中国50年代、60年代,还没有计划生育政策,我的父母一连生了我们兄妹五人。我家的住房是少,因为我的父母、我的兄妹和我都很老实,不会给领导送礼,也不会去和领导玩命,除我大哥分到过一间住房外,其他一直没有分到过住房。改革开放后,我们又没有本事发大财,自然也买不起几十万、上百万的商品房。一家人不得不住在这个两间房里。
   
   我的父亲是解放前来的北京,那时他登三轮车养活一家人,几年后他在北京城里买了房。现在我家住的这两间房,也是从那换来的。解放后,我父亲不再给自己登三轮车了,而是到运输公司去工作,干了几十年没有分到过房。
   
   我们兄妹五人比我父亲有文化,我父亲不认字,我们兄妹有两个名牌大学毕业,两个高中毕业,一个因为“文革”初中毕业,但也比我父亲强多了。但我们均不如我父亲,我父亲靠自己的劳动有了自己的住房,而我们没有。我大哥是分了房,但产权是单位的。
   
   我们住房困难,二哥结婚时在农村找了一间房住着直到现在,三哥结婚时向亲戚借了一间房也直到现在,他们的孩子现在都上大学、上高中了。我妹妹经常住在她们的公司里。今年我结婚了,我一个40多岁的人,一个从中国最好的大学毕业的人,一个做医生近二十年的人,在半间小房中结婚了。我家有两间房,现在我父母住一间,另一间中间打一个隔断,我妹妹住半间,我们两口子住半间。
   
   我感谢我的妻子,现在的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金钱至上”社会,可是她嫁给了我,嫁给了一个在物质上贫穷的人。我爱我的妻子,我和她要好好地过一辈子,我要把她的户口迁到我这里来,和我在一处,我们要组成一个家庭。如果我妻子不是北京人,是外地人,我不去迁户口;如果我妻子不是城镇户口,是农业户口,我也不去迁户口,我妻子和我一样是北京人,是城镇户口,如果仅仅因为我住房困难,仅仅因为我没有被分到过住房,我妻子的户口就不能和我在一起,我不能理解。
   
   我们是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是弱者。在各个方面,我们时常受到欺负。在过去计划经济时代是这样,在现在市场经济时代也是这样。在现在可能更受欺负,解放前的资本家欺负人,现在的资本家更欺负人。现在的资本家一方面,他们没有了传统道德,不以欺负人为耻,反以有资格欺负他人为荣。我的一个同事他原来在建筑部门工作,他对我说,他们那里的头就公开说:“我们就是吃山珍海味的,吃不了我们就扔,那些民工就是吃筷子串馒头的,我们扔的菜也轮不到他们吃。”另一方面这些资本家他们多有官方的背景,他们欺负了人,别人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例如现在的拆迁,这些开发商,这些资本家,他们为了他们的商业目的,他们为了他们发大财,他们和有些腐败分子联合在一起,在一些时候他们运用了强制手段强拆他人的房屋。今天的《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还谈到这个问题,它写到:“在中国,拆迁具有一定强制因素,但它不是征收也不是征用,以商业为目的拆迁更不是为了公共利益。拆迁基础是以等价补偿,平等主体谈判为基础,也就是说以私法(民法)为基础,强制为辅。我认为,非基于公益目的就不能动用政府力量强取公民财产,商业目的的拆迁应以私法为基础,等价补偿原则为基础。”
   
   我们是老百姓,我们是弱者,但我们已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我们有可能维护自己的权利。当我们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时,我们会得到社会各界很多人的支持。现在我们在拆迁问题上,在劳动权益问题上,在医疗养老问题上,我们可能会受到很多欺负。欺负我们的人,一些是有权的人,一些是有钱的人。依靠我们个人可能我们没有能力不受欺负,我们只有依靠大家的力量,依靠社会公义。
   
   徐永海
   2002年5月16日星期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