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徐永海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10月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徐永海

   
   
   2002年5月16日
   
   2002年5月16日,我到我家居住地的派出所去办事。要办的事也就是要把我妻子的户口从她娘家那里迁到我这里。办这事的警察对我说,你们家户口本上有这么多人,而你们家只有两间房,要办这个迁户口,你先去找你们管片民警去。从她先后的话中,我听的出来,她的意思是说,你家就这么两间房,户口本上不应该再增加人了。我只好去找管片民警,他又不在,我只好回家。
   
   我家人口是多,没有办法,在中国50年代、60年代,还没有计划生育政策,我的父母一连生了我们兄妹五人。我家的住房是少,因为我的父母、我的兄妹和我都很老实,不会给领导送礼,也不会去和领导玩命,除我大哥分到过一间住房外,其他一直没有分到过住房。改革开放后,我们又没有本事发大财,自然也买不起几十万、上百万的商品房。一家人不得不住在这个两间房里。
   
   我的父亲是解放前来的北京,那时他登三轮车养活一家人,几年后他在北京城里买了房。现在我家住的这两间房,也是从那换来的。解放后,我父亲不再给自己登三轮车了,而是到运输公司去工作,干了几十年没有分到过房。
   
   我们兄妹五人比我父亲有文化,我父亲不认字,我们兄妹有两个名牌大学毕业,两个高中毕业,一个因为“文革”初中毕业,但也比我父亲强多了。但我们均不如我父亲,我父亲靠自己的劳动有了自己的住房,而我们没有。我大哥是分了房,但产权是单位的。
   
   我们住房困难,二哥结婚时在农村找了一间房住着直到现在,三哥结婚时向亲戚借了一间房也直到现在,他们的孩子现在都上大学、上高中了。我妹妹经常住在她们的公司里。今年我结婚了,我一个40多岁的人,一个从中国最好的大学毕业的人,一个做医生近二十年的人,在半间小房中结婚了。我家有两间房,现在我父母住一间,另一间中间打一个隔断,我妹妹住半间,我们两口子住半间。
   
   我感谢我的妻子,现在的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金钱至上”社会,可是她嫁给了我,嫁给了一个在物质上贫穷的人。我爱我的妻子,我和她要好好地过一辈子,我要把她的户口迁到我这里来,和我在一处,我们要组成一个家庭。如果我妻子不是北京人,是外地人,我不去迁户口;如果我妻子不是城镇户口,是农业户口,我也不去迁户口,我妻子和我一样是北京人,是城镇户口,如果仅仅因为我住房困难,仅仅因为我没有被分到过住房,我妻子的户口就不能和我在一起,我不能理解。
   
   我们是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是弱者。在各个方面,我们时常受到欺负。在过去计划经济时代是这样,在现在市场经济时代也是这样。在现在可能更受欺负,解放前的资本家欺负人,现在的资本家更欺负人。现在的资本家一方面,他们没有了传统道德,不以欺负人为耻,反以有资格欺负他人为荣。我的一个同事他原来在建筑部门工作,他对我说,他们那里的头就公开说:“我们就是吃山珍海味的,吃不了我们就扔,那些民工就是吃筷子串馒头的,我们扔的菜也轮不到他们吃。”另一方面这些资本家他们多有官方的背景,他们欺负了人,别人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例如现在的拆迁,这些开发商,这些资本家,他们为了他们的商业目的,他们为了他们发大财,他们和有些腐败分子联合在一起,在一些时候他们运用了强制手段强拆他人的房屋。今天的《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还谈到这个问题,它写到:“在中国,拆迁具有一定强制因素,但它不是征收也不是征用,以商业为目的拆迁更不是为了公共利益。拆迁基础是以等价补偿,平等主体谈判为基础,也就是说以私法(民法)为基础,强制为辅。我认为,非基于公益目的就不能动用政府力量强取公民财产,商业目的的拆迁应以私法为基础,等价补偿原则为基础。”
   
   我们是老百姓,我们是弱者,但我们已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我们有可能维护自己的权利。当我们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时,我们会得到社会各界很多人的支持。现在我们在拆迁问题上,在劳动权益问题上,在医疗养老问题上,我们可能会受到很多欺负。欺负我们的人,一些是有权的人,一些是有钱的人。依靠我们个人可能我们没有能力不受欺负,我们只有依靠大家的力量,依靠社会公义。
   
   徐永海
   2002年5月16日星期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