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救救老北京城,]
徐永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救老北京城,


   
   
   救救老北京城,
   救救老北京城的胡同四合院,

   救救住在这里的普通老百姓
   
   2002年2月12日
   
   一、美丽的老北京城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毁坏
   
    老北京城是美丽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罗哲文谈道,北京古都不仅在我国是一座规划完整、规模宏大、建筑精美的历史文化名城,而且也是世界上著名的历史文化古都,受到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1998年2月,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派来京考察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主席席尔瓦先生说,北京太伟大了,无论如何应该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老北京城是美丽的,我认识不少的外国朋友,他们都说,北京太美了,这些朋友不论是欧美人,还是日本人,他们都这样说。从他们说话的神态,我知道他们不是在恭维,他们说的是他们的真心话。
   
    老北京城是美丽的,老北京城的美丽不仅仅是因为它有皇家的宫殿和园林,也不仅仅是因为它有著名的王府、著名的寺庙,老北京城的美丽还在于它有独特的胡同和四合院。这胡同、四合院是老北京人的根,是老北京文化的根。很多胡同、四合院都有几百的历史,也许一个很不起眼的胡同、很不起眼的四合院就有一段了不起的历史,某个历史事件就发生在这里,某个历史人物就曾居住在这里。
   
    老北京城是美丽的,可是有些人对老北京城不这样看,在他们的眼中,老北京城只有“龙须沟”,只有脏乱差。在他们的眼中,外国的、尤其是美国的几十层、上百层的高楼大厦才是美丽的,他们从骨子里看不起老北京城。
   
    几十年前,老北京城原来的天安门广场没了,那些有着中国古老文化特点的建筑物没了,据说在拆这些古老建筑物时,将当时最有名的建筑师、最有名的古建筑保护人士骗离了北京。以后的日子,老北京城又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毁坏,几十年下来,老北京城的城墙没了,老北京城的牌楼没了。
   
    现在,老北京城正在大面积、大面积地拆迁,大片大片的胡同、四合院正在被消灭,老北京城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毁坏。据说有一个“划定保护和控制范围的历史文化保护区”,共有25片,也就是有25个胡同、街道。除了这25片,老北京城内的胡同、四合院都将全部被拆除。看到这张图,心中充满了悲哀,皇城14个,保留下来的还不到一半;内城7个,保留下来的只有几小片,可能还不到十分之一。外城4个,除了几个胡同、街道,全部被拆,几乎没有保留。
   
    千万不要认为被拆除的都是破房子,都是大杂院,在内城,甚至南城有很多很多,很好很好的胡同、四合院被拆了,或者即将被拆。一些四合院绝对是文物或古迹,如顺成王府,如齐白石故居,一些四合院是那样的美丽,有一进院、两进院、三进院,还有更好的。一些以前是官员住的,一些以前是老百姓住的,从它们的大门你就可以看出它们的不同,从胡同、四合院可以看到老北京的古老文化。
   
    现在的北京很大,可以说比老北京城大十倍、二十倍、三十倍。在老北京城外有很多很多的地方,在那里,你可以盖楼,盖高楼,盖几十层,几百层的高楼。在那里,你如何拆、如何盖都不会毁坏老北京城,影响老北京城。可是在那里反倒不盖,非要在老北京城里盖高楼,他们就是要毁坏老北京。他们要让人们知道,他们比我们的老祖先有“本事”。您一定看到过在天宁寺旁边有一个比天宁寺塔高得很多很多的大烟筒。
   
    如果说,前几十年的毁坏是小巫,那么现在的毁坏就是大巫。如果说以前的毁坏还能恢复,那么现在的毁坏就是彻底的、根本的毁坏。前几十年的毁坏可以说是由于人们的无知,是由于政治原因,那么现在的毁坏就不是由于无知,不是由于政治原因,而是由于资本家的罪恶本质。现在拆毁北京胡同、四合院的开发商很多是香港的资本家。
   
    他们把老北京城的胡同、四合院拆了,在上面盖上十几层、几十层的高楼。他们以每平方米上万元的价格买出去,他们发了大财,他们还要发更大的财。我们看到一些远郊区县的买房广告,有的每平方米才8百多元,这8百元还包括很大的利润。可见每平方米上万元是怎样的“暴利”。
   
    他们也给被拆走的老百姓一些补偿,可是每平方米只补偿3千多元,院子的面积还一分钱不给。可是在上面他们要盖几十层的楼,每一层的每平方米卖价都是万元上下。他们给老百姓的补偿可以说“九牛一毛”。
   
    他们说,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北京开奥运会,是怕外国人看不起北京。外国人什么时候看不起老北京城的胡同、四合院了,没有。外国人说北京不保护古迹,他们为什么不听。明明是毁坏北京,可是还要用“爱北京”的名义,真是脸皮太厚。
   
    在这里,我们大声呼吁,请手下留情,给我们北京多留下一些胡同、四合院吧,给我们北京多留下点历史吧。我们知道,我们的声音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我们只想面对历史,面对后人。在几百年后,在我们的后代怨恨我们这一代的时候,不会说:“这一代人没有一个是好人,没有一个是爱国的,老北京城——这一祖先留下来的文化瑰宝全部毁在他们手里”。
   
   二、 福利住房问题
   
   几十年来,我们这个国家一直实行着这样的住房制度,我们每个人的工资中不包含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这些金额国家截留下来,分配到各个单位,各个单位用这些金额修建住房,再分配给单位职工。
   
   这样的住房制度存在着极大的不公,一些单位、一些人的住房很多,另外一些单位、一些人的住房很少,甚至没有。住房很多的自然是有权有势的单位、有权有势的领导。没有住房的自然是一些中小企业、普通老百姓。
   
   几十年来,由于实行这种福利住房分配制度,广大老百姓过着十分痛苦的生活,很多老百姓一家三世同堂、四世同屋。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企事业单位的领导,他们的住房则是另一种情景,他们一家有着两套、三套、以至更多的住房。
   
   现在在北京城里买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最少也得50万元以上,即使在郊区也得20多万元。同样为国家工作,一些人可以得到几十万元,或者几个几十万元。而我们老百姓一分钱没有,我们老百姓可以说被剥夺了这几十万元。
   
   1999年9月1日北京市政府印发了《北京市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实施方案》,在这个方案中,一方面谈到要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另一方面也提到了对多年无房老百姓的补偿问题,它的补偿金额实际上远远少于我们上面数字——几十万元。
   
   目前,一些国家机关仍在福利分房,他们继续分到价值几十万、上百万元的住房。即使没有分到住房的还可以领到购房资金。很多普通老百姓从来没有分到过住房,现在也没有领到购房资金,以后也很难领到,尤其是下岗职工。可是我们也为国家工作了几十年,在我们几十年的工资中也没有包含住房金额。
   
   多年来,由于老百姓住房困难,老百姓不得不在自己的院子里私搭乱建,使得很美丽的四合院不再美丽,使得规整的四合院成了大杂院。老北京城如同一个美丽的姑娘穿了一件不体面的衣裳,让一些势利小人看不起。
   
   如果没有这样的住房政策,如果老百姓的住房金额没有被截留,老百姓就会用这些钱在城外建房,买房,老百姓的住房就不会这样困难,一些美丽的四合院就不会成为大杂院。如果住在胡同、四合院的人不多,加上维修保养,老北京城就会更加美丽。
   
   由于老百姓的住房困难,由于老北京城的胡同、四合院不象高楼大厦那样醒目耀眼。一些人以此为借口,以“房改”的名义,以“房改加危改”的名义,在大面积、大面积地拆迁,在大片大片地拆毁老北京城的胡同、四合院。其实,解决老百姓的住房困难很简单,只要把欠老百姓几十年的住房款还给老百姓,老百姓用此款在城外、郊区买房就是了。
   
   如果说北京总的住房少,老百姓住房困难,那就更不应该拆房,拆了房,住房不就更少了,老百姓住房不就更困难了。可见不是,开发商们在北京的郊区盖了很多的住房,老百姓没有钱买,闲在那里卖不出去。他们把老北京城里的老百姓住房拆了,逼着老百姓去买他们卖不出去的住房,他们好发财。
   
   如果说老北京城的住房危旧,需要维修,那维修就是,为什么一定要大面积、大面积地拆迁,大片大片地拆毁老北京城的胡同、四合院。其实老北京城的很多房子即不危,也不旧,老北京城的房子是我们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很多房子经过无数次地震都完好无损,他们的质量远比那些豆腐渣工程的楼房好多了。
   
   老北京城是有一些危旧房,但他们大多集中在外城中的偏僻地区。那些地方在有皇帝的时候还没有房子,那里的房子是以后盖的。这些房子,你拆了它,搞房改、危改,没有人有意见,可为什么要在内城,在有着很好胡同、四合院的内城搞拆迁。
   
   在这里,我们要说,不要打着为我们老百姓改善住房困难的名义搞拆迁,如果真想改善我们老百姓的住房困难,就将几十年截留的住房、租房、取暖金额还给我们老百姓,我们会用这些钱来改善自己的住房困难。
   
   三、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艰难
   
   我们是老百姓,我们祖辈大多也是老百姓,我们祖辈在世时盖了几间住房,或者租住了几间房,这些住房传到我们手里,使我们有个栖身的地方。这个栖身的地方可能很不体面,但必定我们没有露宿街头。
   
   多年来,由于我们老百姓的工资中没有住房的金额,单位又从没有给我们分配过住房。我们老百姓只能有一个盼望,希望通过拆迁改善自己的住房条件,使我们不再三世同堂、四世同屋。十年前,一部分老百姓实现了这个梦想,老房子拆了,搬进了新楼房,国家没有向我们要一分钱。前几年,一部分老百姓又实现了这个梦想,老房子拆了,国家给了我们一笔钱,这笔钱在边远的郊区可以买上相应的楼房。其实我们这些老百姓并没有占国家便宜,相对于那些老房没拆就住上楼房的人来说,我们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很多。
   
   现在我们面对着更加苛刻的拆迁政策,老房子拆了,国家也给了我们一笔钱,只是这笔钱少得太可怜了,即使在边远的郊区我们也买不上相应的住房。按照房改加危改的政策,老房子拆了,每平方米将得到3500元的补偿和不多的其他补偿。如你有一间十平方米的住房,你将得到6万元;如果你有两间十平方米的住房,你将得到12万元。这点钱即使在北京的郊区也买不了住房。对于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来说,没拆迁之前我们住在老房子里,我们盼着拆迁,可是拆迁了,我们将要成为露宿街头的人。
   
   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积蓄全拿出来,再从亲朋好友那里借一大笔钱,再从银行贷一大笔款,我们也能在边远的郊区买上一套住房。可是搬到那里,我们将如何生活。上班很远,坐车可能要在二个小时以上,来回要在四个小时以上,要大半天的时间。一月的车费可能要花去几百元,我们很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才四、五百元,这让我们如何生活。子女上学也是问题,附近没有学校,到原来的学校上学又太远,祖国的花朵儿们如何是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