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徐永海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自我介绍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上诉书
·上诉书(照片)
·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申诉书
·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附: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一、 关于聚会情况
   

   我是一名基督徒,在汪家峪钮中芳家聚会我也曾去过(根据中国宪法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和97年10月16日《宗教白皮书》第三点规定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抓捕的那天我虽没有去,但那里的聚会没有邪教的东西,就是实实在在的信基督,是纯正的基督教。唱诗、祷告、读经、交通等。抓捕那天开的是唱诗赞美祷告会。人太多造成了扰民。很不对,应该进行教育或一定处罚。
   
   二、关于抓捕的情况
   
   2000年11月11日中午,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一处马毅等人没有持拘捕证,在鞍山郊区“汪家峪”抓捕正值聚会的信徒百余人,带到市公安局八楼拘禁。从当天下午5时到次日下午5时半,才将人陆续放完。(有的已超过24小时,还有三人李宝芝、孙德祥、侯荣山拘禁到晚九点多,才送至月明山拘留所,在月明山拘留所拘留时间分别为侯、孙49天,李55天),并且对某些人罚款1—2千元不等,不给收据,若要收据,就拒绝放人,罚款总数3—4万元之间(有签字证明),而且拘留期间,不给任何饮食。当天下午威逼李宝芝带路至李家抄走家中电脑一台,并将李手提兜内的现金三千七百多元、BP机等物没收至今未归还。还有两本南京爱德印刷公司出版的圣经也被抄走。
   
   三、关于逼供的情况
   
   信耶稣的人没有组织也没有领导,只是按圣经去做。马毅等人审问的问题,难以回答。若不按他们的意思回答,就大打出手:打嘴巴、拳打脚踢、“上小绳”、木棍打、竹竿抽、电棍、烤电等。马毅他们背着局领导对基督徒下如此狠手。真是无视国法。行刑逼供屈打成招,(若是翻供上刑更重)。造成冤假错案将基督教会定为“邪教”组织。
   
   四、关于受刑的情况
   
   有一个姊妹叫钮中芳,45岁是接待家庭的主人,从11日下午2点开始审讯、毒打、电棍、小绳等各种方法折磨直至午夜2点(长达12个小时),12日下午5时半放人(已超过24小时,钮被放出时,脑袋肿得象个大窝瓜,电棍所致),11日下午,马毅当着百余信徒的面抓着钮的头发来回走,并下令手下买四条绳子捆绑他们(李、孙、侯、钮),钮的嘴巴子被马毅打的无数,直至口吐鲜血为止,“上小绳”是人最受不了的,疼痛难忍,马毅乘人之危,揪着头发打钮的嘴巴子,更残忍的是在双臂后绑的情况下,马毅用拳头击打钮的小肚子,钮疼的死去活来,叫喊时,马毅关上门不许喊叫,至今仍然有隐痛。当天晚上,马毅和刘警官酒后将钮置于床上,双手分别绑在床头的两侧,刘警官坐在钮的大腿上,马毅手拿电棍烫钮的脸、手。甚至将钮的袜子脱下,要电脚心,两人一同折磨着,一直水米未沾,而且已经被打的死去活来的弱女子。男女授受不亲,既是犯人也应有男女之别,何况在没有定罪之前呢?这不仅使钮的心灵受到侮辱,也有失于中国警官的形象,更有损于中国公安的威严。打人的累得大汗淋漓,外衣、毛衣都脱下,午夜2点多钟,马毅、刘某累了,喷着酒气睡着了,可怜小钮在床上有尿也不敢喊,怕再遭毒打,直憋到天亮,真是惨无人道。打倒这种程度,仍然罚款4千元,不给收据。
   
   有一弟兄侯荣山,51岁。遭到更加残酷的刑罚,从11月11日下午2点开始审讯,也就是受刑的开始,马毅等人用一米多长的竹竿,粗细3厘米左右,抽打侯的背部,运用的力度和频率无法计算,两根竹竿都打劈了好几半,人的背部怎能承受的住呢?侯一连半月不能仰卧,打人的累了,就让侯蹲在地上,不许坐,四面又无靠,在侯面前放一电烤灯(我起的名字,因不知是什么刑具),侯的眼睛烤的受不了,就要挺起脖子仰起脸,马毅等人在电烤灯的后面用竹竿打脑袋,随时纠正姿势,双侧膝盖部位烤起了四、五个大水泡,超过2个厘米左右,(已经留下疤痕),直至休克为止。从11月11日下午2点开始到午夜2点,一直没有停止审问和受刑,在这段时间里,不管是谁进来(以马毅为首)都要对侯进行一次拳打脚踢,不少于7、8个人。上小绳更可怕,将侯的双手用手铐锁在背后,用脚蹬住侯的肩膀,再用绳子绑在双手上,拽绳子向上提……,太残酷了。午夜两点以后,将受了重伤的侯双手背后烤在暖气管子上站到天明。侯脸部被电棍所烫的伤,当时有很多人看见(未放的基督徒和拿钱来赎他们的人)。
   
   11月12日马毅他们吃完午饭后,又开始审问。马毅用棒子再次毒打一夜未睡,水米未粘,而且已经被打了12小时之多的后荣山。有一警官,高个子,姓麻,脚穿皮鞋,狠踢侯的小便,当时侯疼的上不来气,在没有定罪之前,侯仍然有公民权,这样的刑罚是否侵犯了人权,马、麻是否是知法、犯法呢?更惨的是动用电棍将侯置于床上,两手分别用手铐锁在床头两侧的铁管子上,双脚用绳子绑在一起,绳子另一端在一警官手里向后拉,将人拉直固定,刘警官坐在侯的小腹上,再有一警官手持电棍,从侯的嘴开始向下行刑,电棍触到气管部位时,人真象断了气一样难受。然后触胸部到腹部,电棍触到肚脐时,人的全身都无法忍受那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痛苦(行刑人员应该亲身体验一下,再去电别人的肚脐吧!如此,虐待折磨是否给警徽摸黑)。电棍仍然向下作恶,要触到小便时,马毅用人挡了一下;行刑人员算是手下留情了,但并没有停止,从大腿一直电到脚趾、脚心、全身用电棍触一遍,当时被电的浑身战栗,电后的烫伤糊印更是疼痛难忍。
   
   11月28日,再次提审侯荣山,前次被打的伤还没有痊愈,却又经历了比上次更惨的酷刑,马毅仍用木棒子专打侯大腿的两侧(疼痛敏感区)站立不住就会摔到,马毅又将侯揣到在地,脚踏在侯的胸部,用电棍电侯的嘴和气管,呼吸就更困难,当时在场的杜文学和一名姓金的女警官看到这种场面,都开门出去了。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的侯再次被马毅等人绑在床上,又重新体验一次叫人不寒而栗的电棍电全身的经历,姿势、方法和11月12日那次一样,只是狠度有过之无不及。
   遍体鳞伤的侯被送回月明山看守所,朱所长和陈管教验伤后,将伤情全部记录下来,当时还有被拘留的20来个犯人都看见了。以后再一次提审“侯”时是马毅将侯送回月明山拘留所,到门口时,马毅威胁说不准验伤,否则扒了你的皮,又凶狠地踹了侯一脚,才回去。
   
   孙德祥弟兄也遭到了摧残,将孙的双手用手铐拷在暖气管上,双脚分别锁在床的两侧,嘴用毛巾堵上,用电棍从上电到下边,痛苦也无法喊出声来。
   
   李宝芝字一次提外审时,三天二夜不许休息睡觉,马毅他们轮流审讯,轮流休息,惟独不许李休息,致使精神恍惚在别人的口供上签字画押。
   
   李宝芝姊妹双手上下交叉反拷着,一只手从肩膀上背过去,另一只手从肩胛骨下背过去,可是李宝芝的胳膊短,双手拷不上,他们就用力扣,当时听到骨头拉动的响声,总算拷上了,可是李的体位变了形,他们想取下手铐却取不下来了,又喊了许多人来帮忙取手铐,两个人将李的双肩用力后背才取下,李的双肩怎能不受伤呢?在回答审讯时,若不按马毅的意思回答就劈头盖脸的打嘴巴子、打脑袋。
   当时还有许多人被打,动用电棍,甚至有一人休克,送至医院,因着这许多的刑罚,有的人吓怕了,返回家后又给马毅等人送钱、烟等4千元,想求马毅等人放回李、侯、孙等,免受苦刑,钱物均被马毅等人收下,人始终未放,送钱人见没放人,就向马毅等人索要钱财时,就下令再传讯送钱人,所以送钱不敢索回钱物,人也至今未放。
   
   五、于审判结果
   
   我们本是基督教,确定我们为邪教(根据是什么?)在让孙、侯两人签字时并没有让其看劳动教养决定书,威逼签字,教养两年。
   
   六、关于继续抓捕情况
   
   从11月13日开始,马毅等人继续抓基督徒,其中有李庆东、李锦等人被抓,罚款(若不交钱就动刑),马毅等人不但骚扰许多基督徒的家(撬门入室、蹲坑、电话艰苦、监控),还骚扰许多他们的亲属以及家人的单位,造成很坏的影响,他们仍在继续被抓捕8个姊妹,致使8个家庭的女主人背景离乡,有家不能归,一怕“罚款”;二怕“上刑”。在这寒冷的严冬,在这新年春节之际,这些家庭苦不堪言,夫盼妻,儿盼娘,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这不真是伤害了群众的感情?不知这8个人能流浪到什么时候?
   
   七、我们的要求
   
   我国是法制健全的国家,更是尊重人权的国家,办案更注重证据,像马毅等人无视党纪国法,行刑逼供,屈打成招。造成冤假错案,将纯正的基督教会定为邪教组织(有证据吗?),不仅伤害群众感情,无形中更扰乱了社会治安,也扭曲了中国公安的形象,失信于百姓,失信于人民,更失信与政府。
   
   所以我们切切的恳求上级政府及有关部门能重新审理此案,注重证据,重新调查:(1)为我们基督教平反,除去莫须有的“邪教”罪名,(2)无罪释放,被马毅等人所陷害的三名基督徒。(3)返回罚款、电脑及没收的钱财(BP机、3千7百多元千)。(4)使流浪在外的8人平安回家,不再抓捕。
   
   2001年1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