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徐永海
·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读杨建利《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稿》一文
·远离“暴力”这些无益的口号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包尊信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
·2003年第一场雪后我被抓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一前言与摘要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鞍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3——萧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4——两山后教案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李金芳一个在苦难中挣扎的民运女人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介绍李克牧师的《“以人为本”的思考》
·因信称义并因义而活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贾建英:请帮助一个无助的母亲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因上访维权被劳动教养的王玲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申诉书(草稿)
·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旧稿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徐永海

   
   
   2001年10月7日
   
   我与刘凤钢认识是在1990年,是在袁相忱牧师的基督教家庭聚会。1990年,袁相忱牧师的家庭聚会是在他的大女儿家,地点是在北京市朝阳区的垂杨柳,人数也只有十几个人。原来聚会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北京白塔寺袁相忱牧师自己的家中,只因受到有关部门的“警告”不得不把聚会搬到大女儿家。在这里也没有两年,又被“警告”,不得不又搬回白塔寺。在此后,也多次受到“警告”,但袁相忱牧师没有再将聚会搬到别处去。
   
   一天在电梯中见到了一个弟兄,和他一起先后脚进了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儿家,没有说话。那时的聚会就如同秘密接头,进来如此,出去也如此,出去要一拨一拨的,不能被人看出来。后来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婿对我说,这个弟兄叫刘凤钢,他信主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这是刘凤钢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他以后给我的印象,对信仰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
   
   我信主是在1989年的2月,刘凤钢信主在我之前,是在1987年。在1989年,刘凤钢弟兄就已经在自己的家里办基督教家庭聚会了,他的家庭聚会大多是年轻人,有弟兄,有秭妹,那时北京没有多少基督教家庭聚会,象刘凤钢弟兄家的以青年人为主的家庭聚会就更少了。那一段时间,我断断续续参加了刘凤钢弟兄家的家庭聚会,只是他是教会的领袖,我是普通的信徒。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多义沟村,那里的基督教家庭聚会异常兴旺,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盖了教堂,几千名基督徒在他们那里聚会。1992年6月18日公安人员用推土机推倒了他们的教堂,拿走了他们的财产,抓走了他们的弟兄姊妹。教会负责人郑元苏弟兄被判了12年,四十多名弟兄姊妹被关了2年以上。1994年春天,多义沟的弟兄找到刘凤钢和华惠棋弟兄。在刘凤钢和华惠棋的带领下,我们尽自己的能力给了多义沟弟兄秭妹一些帮助,还将他们的处境告诉了一些国外的弟兄秭妹。
   
   通过这件事,我们这些具有共同追求的弟兄秭妹聚在一起。1994年是一个多事的一年,在那一年,我们知道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的朋友,知道了“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的朋友,他们中的一些朋友被关被抓。“那里有苦难,那里就有上帝,那里就有基督徒。”刘凤钢弟兄多次这样说。这些朋友在困难中,他们的家庭在困难中,我们理应去看望他们,看望他们的家人。这样,刘凤钢带着我们多次去这些朋友的家里。
   
   由此,我们认识了一些“民运”的朋友,或者说“异议人士”,有王丹、刘念春、江棋生、李海等。我们和他们交往,我们与他们谈信仰,谈福音。后来一些朋友信主、成为基督徒,如储海蓝、任畹町、金艳明、沙裕光、钱玉民、高玉祥、杨靖、韩罡等,这是后话,在这里刘凤钢起了很大的作用。
   
   刘凤钢弟兄是个基督徒、是个传道人、是个家庭教会的领袖,他一直以传福音为自己的使命。他身上具有上帝的爱,使得他不能不关心这些异议人士,而不计较个人的得失。1995年,在召开“世界妇女大会”之前,刘凤钢弟兄几乎每天都和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电话联系。刘凤钢弟兄和刘青共同商量如何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刘青在美国,刘凤钢在中国,这样很多事情就要由刘凤钢来进行,而做这些事情是很危险的。结果在1995年8月9日,刘凤钢弟兄被抓,后被劳动教养两年。同时被抓的还有高峰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半,在此之前的5月我也被抓,在9月被宣布劳动教养两年。
   
   在狱中,我没有和刘凤钢、高峰关在一起,我一直被关在西城看守所的“小号”里,而刘凤钢和高峰被关到东北的双河农场。那里的苦难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最简单的大小便,你都不能自由,一天只能早上、晚上去两次厕所,其他时间不许去。
   
   在狱中这两年,刘凤钢的母亲去世了,他没有和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刘凤钢的母亲因为刘凤钢的事情着急,一病不起最终离开了人世。在狱中,人没有事情,只有时间,时间如何打发,就是想家里的人,更确切的说就是想自己的母亲。老母亲去世,家里人没有告诉刘凤钢。刘凤钢靠着信仰和对母亲的思念,度过那艰难的每一天,本想尽快回家见到老母亲,结果也没有见到。
   
   我和刘凤钢前后脚出狱,出狱后,我陪同刘凤钢弟兄去八宝山公墓,去看望他的母亲。手捧母亲的骨灰,刘凤钢放声痛哭。本想回来后好好孝敬自己的母亲,没有想到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刘凤钢的母亲也是基督徒,为此我一直很羡慕刘凤钢,他的母亲对刘凤钢信主很支持,对刘凤钢传福音也很支持。他的母亲对人很好,我每次去,都和他母亲谈一谈,有时还在他母亲那里吃饭,他的母亲是一个很好的老太太。愿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在天家里见面。
   
   刘凤钢母亲去世,刘凤钢没有在,在刘凤钢一家只有刘凤钢和他的母亲是基督徒,刘凤钢母亲去世后,按照基督教的礼节,一些主内的弟兄姊妹帮助料理了后事,并录了像,以使刘凤钢能够看到,使刘凤钢多少得点安慰。
   
   刘凤钢弟兄出狱了,并没有因为他母亲的去世而消沉,他更加成熟,在传福音的道路上,他更加坚定。目前,刘凤钢弟兄带领着几个家庭聚会,并定期去农村传福音。虽然面临着逼迫和危险,但刘凤钢弟兄已将这一切都交给了主。
   
   徐永海
   2001年10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