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徐永海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我将遭受软禁失去自由8天,我将禁食祷告求主给我力量
·各位朋友、各位弟兄姊妹
·今天是被软禁第四天,禁食祷告第三天
·感谢朋友们在我禁食祷告期间的关心
·被软禁第六天,禁食祷告四天后,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公开信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Please pray for us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2007年10月写的文章
·*******2007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七大使我又由被监视升格为被软禁
·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读杨建利《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稿》一文
·远离“暴力”这些无益的口号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包尊信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
·2003年第一场雪后我被抓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一前言与摘要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鞍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3——萧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4——两山后教案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李金芳一个在苦难中挣扎的民运女人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介绍李克牧师的《“以人为本”的思考》
·因信称义并因义而活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贾建英:请帮助一个无助的母亲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因上访维权被劳动教养的王玲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申诉书(草稿)
·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旧稿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附: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马强
   

   2001年8月4日,北京异见人士杨靖、沙裕光、刘凤钢、徐永海、韩罡、高玉祥、马强前往王志新的家中,本来是为王志新乔迁新居而贺喜,却没有想到,贺喜不成,反倒让大家见识了“北京危改办”有关部门,借危改之机,大发民难财,对老百姓巧取豪夺的真实嘴脸,使大家明白了,所谓北京市“危改+房改”的政策,无非就是对公民本该享有的生活资料变相抢劫的过程。于是,一场本该高兴的贺迁聚会,变成了一次讨论北京有关部门所谓“危改+房改”政策的研讨会。
   
   一、拆迁办说话不算话
   
   王志新家住的北京市东花市南里地区,毗邻崇文门、东单、建国门、长安街,属于北京市的中心黄金位置。王志新以及东花市地区的街坊们已经在此居住20多年了,膝下一儿一女,均已到了婚嫁之年,原单位仅仅分给了他一间不足20平米的小屋,向所有的老北京人一样,王志新一家只有靠在大杂院中的空地上搭建了两间10来平方米的小棚子,一家人才能勉强住的开,应该说,在东花市南里里的居民们,绝大多数都向王志新一家的情况一样,居住条件十分困难,大家本来都盼着政府能够通过“危改”等,改善人民的居住条件,但是,直到2个月前,关于东花市南里地区危改的方案一下来,大家才发现,这哪里是为了改善人民的住房条件而进行“危改”,简直就是抢劫!危改办按照平均3500元/平方米的价格,收购当地居民的住房权,却以6000~7000元/平方米的价格卖回给居民,这个价格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但是,中国的老百姓大多还是对中国的政府忍耐惯了,自己能够想办法,家里还有些存款的也就渐渐忍气吞生的搬走了,但是许多没钱没势力,没有办法自己解决的100多户居民,只好等着不走,因为一旦搬走,拆迁办给的这16、7万的住房钱,还不够在远郊区买一个普普通通的两居室,难道政府要让老百姓们住到马路上去吗?王志新就是这无房无钱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当中的一个。
   
   三个星期前,通过王志新的多方努力,和朋友的呼吁,不知怎的,拆迁办突然慈心大发,找到王志新,说经过公安局、政法委、拆迁办等多方协调,根据王志新多年先进生产者和一双大儿大女的实际情况,同意在远郊大兴县给王志新解决两套两居室,8月4日搬迁,并付给王志新拆迁安置费20000元整。王志新听后十分高兴,第二天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搬家,还打电话给北京的一些朋友,朋友听到后,也都非常高兴,认为政府确实做了一件好事。谁知拆迁部门亲口做出的承诺还没有三周的时间,就变卦了,就在大家8月4日到王志新家祝贺并帮助其搬家的前一天,拆迁办突然找到王志新,态度不容商量的告知:只能给一个两居一个一居,安置费也免了,还要交8000元钱,如果想要两套两居室也行,那么剩下的一居按照市场价(将近3000元一平方米)自行解决。王志新一家下岗多年,儿女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更因为王志新是异见人士并经常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反映下岗工人的实际情况,找工作更加困难,家中的情况十分拮据,哪里有钱再买新房?就连搬家之后准备使用的一些家具,也是王志新夫妇在附近居民搬迁之后在路边拣别人不要的旧家具,这种情况还要买房,简直是雪上加霜。
   
   王志新说附近还没有搬走的居民的情况大多也是如此,大家听罢情况,决定到周围看看,走出王志新的家门,在警车和警察的陪同下,我们一行人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看到一些未搬迁的居民家里还点着灯,有的门上还写着“私人住宅,非请莫入,否则后果自负”的字样,王志新解释说,这是一些拆迁办的人经常非法闯入居民家中威胁捣乱,居民们不得已而为之。在附近拆迁范围内的35号楼前的一面墙上,我们看到了居民们写在上面“要生存,要住房”的大字标语和王志新有感于拆迁中的各种不平等,不和理的现象写的一些诗歌,这些都是附近居民自发书写,打印和粘贴出来的。返回王志新家中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王志新家院中的树上点起了一盏红灯笼,王志新说,这也是他从大街上拣回来的,周围没有搬走的邻居了解了王志新的情况后,都说:“王大哥,只要您还没有搬走,您就点起这盏红灯笼,只要您家的这盏红灯笼还亮着,我们的心里就踏实,有底了。”果不其然,傍晚,不少邻居来探望王志新,这也使我们在更多的了解了拆迁中更多不合理的情况。
   
   二、拆迁办坏事做尽,房产证一纸空文
   
   在大家七嘴八舌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拆迁办为了逼迫老百姓搬走,简直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比如街上的下水道不知道为什么坏了,污水尿水流到街上,流到还没有搬迁的居民楼里,有关部门却不给修理,整个一个35号楼几乎就是泡在厕所的粪池中,整日臭气熏天。还有一个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一天在街上碰到了一位还没有搬走的老大娘,流里流气地说:“您怎么还不腾地方呀,您要是再不走,哪天我们给您打上一针迷魂针,扔到130车上把您拉走。”老大娘儿女没有在身边,只好忍气吞声。另外一位还算幸运的老大爷,一天儿子病假在家里屋休息,突然闯进一个拆迁办的人,以为家里只有老人在家,虚张声势的要拆房子,老大爷低声下气的劝他:“小伙子,你别闹了,我可有心脏病。”哪知那人竟然蛮横不讲理地说:“那可好了,您要是心脏病死了,我们拆迁办还省了钱呢。”谁知这话被屋里老大爷的儿子听了正着,是可忍孰不可忍,从里屋冲了出来,打了那个拆迁办的两个耳光,拆迁办把警察和当地居委会的负责人叫来,连警察都同情这位老大爷,事情只好不了了之。大家还谈到35号楼那些不愿搬走的住户,更是受够了拆迁办的气,他们还扬言要抓人,就如同警察局是拆迁办自己开的一样。
   
   关于35号楼的情况,大家在了解之后,更是义愤填膺,原来在去年,这栋楼的居民本来已经将房子全都买了下来,而且都拿到了房产证,而今年拆迁,有关部门却如同没有这回事一般,强行要居民搬走,只按3500元/平方米的价格收购居民的住房,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众所周知,在现代社会中,产权证就意味着契约、合同,这些居民有其使用和处置这个已经属于自己的房产的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即使有关部门出于市政规划的要求,要将这片地方拆迁改造,即使合理合法,也要同房产主以市场价格议价购买才行,并且要赔付未能按照合同(房产证)履行合约的违约金,必要情况应该诉诸法律,来解决具体作价的价格,但是,事实却根本不是这样的,有关部门自己定价强迫居民认可,不搬还要抓人,这种行为和抢劫有什么区别?甚至连强盗都不如,因为强盗至少还知道有个“义”字!
   
   三、王志新到底应该得到多少住房?
   
   我们应该好好的算上一笔帐了:
   如果按照马克思的观点,王志新应不应该如此争取自己的权益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在马克思构想的全民所有制的前提下,所有社会资产全体公民共同拥有并将其交给人民政府公平的合理的运用和分配,这个社会资产中包含着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两个部分。其中,生产资料用于再生产创造社会财富,生活资料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其不同的运用方式,在高积累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公民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这一最终的目的,自觉自愿的将一部分生活资料暂借给国家用于发展生产力,实现高积累。这就是为什么曾经在解放后30多年中,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如此低下,而即使在文革这样百业俱废的大灾难中,中国竟然奇迹般的实现经济稳步增长的原因。这是人类史有史以来最残酷的一场最大规模的“剥削”,只不过这场“剥削”是以人类共同的幸福为目的,尽管事实证明其已经失败了,但是我们仍旧尊重设计者的美好愿望,不称之为“剥削”而已。而这个社会中的公民认同这种“剥削”的条件,是政府必须拿出必要的生活资料用以解决公民的基本生存问题,包括住房、养老、子女教育、医疗、差旅、廉价的基本生活用品如粮油、蔬菜等等甚至连公民必要的清洁、娱乐费用例如:电影票、洗澡票、肥皂、毛巾等等,都应该由政府从公民“借给”政府用于再生产的基本生活费用中拿出必要的部分来进行分配。
   
   比如,王志新原来在一家化工设备厂工作,当时一台设备的市场价格都在8000到1万元,一个车间40名工人,一个月可以生产这种设备20台以上,那么,这些工人每年给政府创造的利润就是十万以上,而当时的工资水平却只有16~35块钱,政府从工人生产的剩余价值中拿走了将近99%(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研究最残酷的资产阶级不过只从工人身上榨取50%的利润而已,相比之下却是仁慈的很多了)。这其中,必须有一部分是要由政府负担必要的社会福利的,这也是中国所谓“福利分房”政策的理论根据。那么,按照这个理论,所谓“福利分房”事实上是一种政府向公民“借取”生活资料用于发展经济的过程,是“借”的,就必须要还,否则就是赖帐。还有两种方式:其一是到了共产主义时代,大家按需所取,人人过上富足而幸福的生活。而一旦失败,政府就必须允诺兑现,将从公民手中借来的生产和生活资料,还之于民,就向俄罗斯所做的一样,将国有资产按照人口数目平均分成若干等分,作为“国家股票”还给每一个公民,公民有自由处置的权利,这样社会进入正常的自由竞争的社会,大家都在同样的一条起跑线上,尽管有人会因能力不同,导致贫富差异,但是至少是公平的。
   
   而中国所做的却恰恰相反,政府不但将以前之于全民的的债务一把火烧掉,还要将本就属于公民的财产再次卖给公民,导致了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权利之手在经济领域翻云覆雨,贪污腐败不绝,国有经济疯狂流失,国家经济能力、国际地位下降,公民的生活越来越并将更加困难,耕者无其田,居者无其屋,而那些通过手中掌握的权利和关系巧取豪夺而“先富起来的人”却豪宅洋车,甚至发展到包养二奶,腐朽、糜烂透顶。王志新的住宅问题,正恰恰反映了这个现实问题,东花市南里的居民们又一次成了这种残酷剥削的牺牲品。
   
   也许有人会说,你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一切从市场角度出发。好,那么我们来看看,从自由市场经济角度王志新该不该拥有其自己应得的住房权利。
   
   东花市南里属于北京市区的黄金地段,其地价的市场价格不会低于每平方米7000元左右,眼看奥运在即,一旦如经济界人士预测的那样,其地价更会大幅度上涨,涨多少,目前还是个未知数。有关部门要从老百姓手中买下这块地皮,就不能够按照这个当前的市场价格来购买,因为:第一,这个市场价格是楼房的最终价格,也就是说是使用权的价格,而不是地产价格,东花市南里地区绝大多数是平房,那么就应该按照地皮价格,也就是地产所有权的价值来购买这些地皮,我们按照最地的房产和地产差价计算,将7000元乘以两倍,其价值也应该在14000元左右,那么这14000元一平方米的价格,王志新家50平方米应该得到多少钱,这些钱如果在大兴这种远郊县买房子,应该是足足富裕的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