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徐永海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聚会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附一: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2001年6月

   
   崇文区东花市南里危改拆迁在即,拆迁办公室彩旗招展,但居民们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沉重,我们不禁要大声发问:
   
   一、作为危改拆迁的主体的当地居民到底是主动参与者,还是一群被迫的弱势群体呢?按照市政府的文件精神,居民是受益者,理应是主动的参与者,但我们要大声疾呼:我们不是开发商所说的受益者,我们是他们的受害者。
   
   二、崇文区广渠门35号楼,就是这座楼,昨日还让我们参加房改,购买共有住宅,2001年1月刚刚拿产权证。100天后,开发商就把它说成了是危楼,政策不是规定危楼不可出售吗?不是说不能在危改区购买住宅吗?可见,这是有些人对上欺骗政府,对下愚弄百姓,说它是危楼是假,垂涎随两广路展宽后这座民宅楼急剧升值了商业价值是真。
   
   三、就是这座楼房龄不过二十九年,结构完好,何危之有?两广路展宽后楼前尚有大片预留绿地,凭什么把它强行画入危改区,我们的政府是否已富裕到了把一不影响规划、二不是危楼的民宅,只因为他不好看,就把它强行拆除的程度了吗?我们的居民是不是也已经富裕到了二十几年的楼不想住了,偏要花几万甚至十几万来盖新楼了。有些人是不是过高地估计了百姓的经济承受能力,记住!我们是百姓、不是贪官,几万元是我们毕生的积蓄。
   
   四、我们的法律怎么了,不是私人财产受法律保护吗?怎么一个圈就把这座楼画在危改区之内,法律保护之外了呢?难道只能按照开发商的意愿拆迁走人了事,才是支持政府吗?当地居民不是主动的参与者和受益者吗?为什么不能听听我们35号楼居民的意见呢?
   
   五、楼前公路刚刚修通,马路对面的拆迁办法与本楼的危改办法在政策上变化之快,是任何一个居民在心里上和经济上都无法承受的。如果这座居民楼被拆除,那么全体居民的利益受到了重大的损失和侵害,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么,35号楼的居民理应得到相应的经济补偿,这似乎不是危改政策所能解决的了的。
   
   所有这些问题有良知的政府官员该不难理解。
   
   35号楼居民签名
   
   2001年6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