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
****************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001年6月24日
   尊敬的何鲁丽副委员长:

   
   您好!
   
   我叫徐永海,曾是您的一个学生,1982年我在北京医学院(既现在北京大学医学部)上大学三年级,那一年学习科目中有儿科学,那时您是我们的儿科学老师。现在给您写这封信,只为我们老百姓的住房的问题。
   
   几十年来,我们的工资中不包含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国家和单位直接用这些金额修建住房,然后再分配给职工。可是在分配过程中存在着极大的不公,一些人住房很多,一些人很少,甚至没有,没有住房的自然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这种福利住房制度使我们老百姓十分痛苦,很多老百姓是一家老少三代几口人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而政府部门的官员、企事业单位的领导,他们则分到两套、三套、以至更多的住房。
   
   1998年7月国务院作出了“住房货币化”的决定,也就是取消福利住房制度,对那些没有分配过住房的职工给予货币补偿(购房资金)。可是在我们北京市,老百姓既没有了福利分房,也没有得到货币补偿;而一些有权有势的部门却在继续分房,并且还通过“集团”购买方式占有了大量商品房。
   
   《中国青年报》5月17日刊登“新闻观察”说:“天津在1999年7月就执行住房货币化,而部分地区房补运作迟缓,根本原因是未把群众的冷暖挂在心上。”其实发放了房补,就北京来说,这点房补也解决不了多大问题,在外地能购买一套住房的钱在北京可能还买不了一个几平方米的厕所。
   在发放房补上北京市走在全国的后面,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发放房补;但是在拆迁上北京市倒是走在全国的前面,北京市现在可以说是处处在拆迁。现在拆迁,不再根据人口,而是根据你原有的住房。由于老百姓以前没有分到过住房,或者分到的很少,在拆迁时,老百姓只能得到很少的补偿款,这点补偿款在很远的郊区买房都不够。由于老百姓还没有得到房补,一生全部工资加起来又没有多少钱,在拆迁时老百姓不得不向银行贷款来买房。而老百姓收入不多,银行贷款也不会很多。在住房上,现在我们老百姓真是凄惨,没有了分房的希望,又买不起住房。
   
   个人买房必定是精打细算,而集团购房可能就要大手大脚,如果还有“回扣”在里面,必定是价越高越好。由于存在“集团”购买,北京的房价走在世界的前头,每平方米高达到万元上下,而外地中等城市市中心的住房也只有千元左右。
   
   北京也有一些经济适用房,据说还有政府补贴在里面,或者说政府给了很多优惠政策,但是经济适用房的价格也在每平方米3000元上下,一套住房也在20万元以上,普通老百姓根本买不起,买得起的都是有钱人。以我为例,84年工作,到现在工作了17年,17年工资全加起来可能还不到10万元,因为在80年代工资才几十元。所以说,政府的补贴,政府的优惠政策都给了有钱人,普通老百姓并没有得到。
   
   在拆迁时,根据规定老百姓可以回迁,也就是说房子拆了盖好新楼房,你可以搬回来。回迁的楼房,政府有很多优惠政策,价格远远小于商品房,可是仍需要一大笔钱,两居室要在20万以上,普通老百姓没有这笔钱。在回迁的楼房没有盖好之前,你要自己找地方住,普通老百姓在别的地方不可能还有住房。因此回迁的只能是有钱人,普通老百姓不可能回迁,政府的优惠政策只能是有钱人来享受。
   
   我们老百姓一家三世同堂、四世同屋,我们毕竟还算有地方住,可是面对拆迁,我们将失去这个栖身之地。在拆迁时,因为给我们补偿款远远不够买房的,我们需要去贷款、去借钱来高价购买开发商在很远的郊区卖不出去的楼房。在我们搬走后开发商在那里盖上了新楼房,开发商以每平方米近万元的价格买给有钱人。现在是开发商给老百姓的补偿款越来越少,卖给老百姓的房子越来越贵,通过拆迁,开发商发了大财。
   
   以我的朋友王志新为例,一家四口住在两间平房里,加上自己盖的小房子,一家人也算能活下来。现在面临拆迁,按照有关文件,他们只能得到十几万元的补偿款,这点钱即使在郊区也买不了一个一居室。王志新夫妻俩为国家工作了一生,现在五十多岁下岗在家,一个月一家四口的收入也就只有几百元,不会有多少节余。他们假如向银行贷款十几万元在边远的郊区购买住房,将来还不上银行贷款怎么办,是否要流落街头?离市区太远,儿女如何工作?这些现实问题使我们老百姓面临困境。
   
   大片大片的四合院拆了,胡同拆了,老北京的特色没了,老北京的旧城风貌没了,这一切都说是为了改善老百姓的住房困难。可是改善老百姓住房困难,完全可以通过及时发放房补来解决,没有必要把老北京拆了。现在是大范围拆迁,大量老百姓买房,开发商就高抬房价,使本来就高得“离谱”的房价更加“离谱”。目前的拆迁,最大的收益者,是开发商,而不是老百姓,更不是老北京城。
   
   面对老百姓的住房困难,我想到了我自己的住房困难。我是个40多岁的医生,1999年以前我一直和父母住在一间九平方米的小屋里。1999年自己花5000多元钱翻修了我妹妹居住的房间,有十几平方米,变成两间,现在我妹妹住在里间,我住在外间。我的工资一千多元,而租个一居室也要一千多元,用工资租房根本不可能。
   
   面对自己和我们老百姓的住房困难,2001年2月20日,由我牵头,我和一些朋友共同给全国人大和北京市人大写了一封信。2月25日下午3点到26日下午5点,我被警察传唤到派出所,并被关在地下室里26小时。警察一直没有告诉我传唤的理由,也没有问我什么问题。这发生在我给人大写信之后,现在我只能认为是因为写信这件事。
   
   我认为就住房问题给人大写信是非常正确的,警察这样对待我们是非常错误的,故写信给您反映这个情况,同时希望您能在住房问题上为我们北京老百姓说些话。我们建议:1、取消“集团”购买,使北京的房价恢复到正常的水平。2、尽快发放房补(购房资金),并按照北京实际房价发放房补,使住房困难的老百姓能依靠房补改善住房困难。3、在拆迁中应把普通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应把保护老北京旧城风貌放在首位,不要把有钱人的利益放在首位,不要把开发商的利益放在首位。
   
   此致
   敬礼
    徐永海
    2001年6月24日
   徐永海
   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精神科医生
   住址: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邮编:100032
   电话:66032530
   BP:127812932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同情与支持者签名:王志新、钱玉民、沙裕光、杨靖、马强、高玉祥、刘凤钢、何德普、周国强、金艳明
   望大家继续给予签名,以使我在以书面形式寄给人大时,能被有关领导看到。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