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怀念杨子立]
徐永海
·面对被告上法庭一基督徒良心犯的答辩状
·辛亥革命双十节说民主说信仰说艰难
·明天12日下午徐永海要被告上法庭
·感谢维权朋友来北京西城法院旁听我开庭
·耶稣是独一真神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5-10-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基督徒就是要走十字架道路去经历苦难——2015-10-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今日维权勇士赵勇开庭我被保安阻止在家
·维权勇士赵勇开庭老民运杨靖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十字架道路——2015-10-23圣爱团契圣经学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更不是讲神学——2015-10-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1月
·应只求走十字架道路经历苦难而不要妄求——2015-1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十多年前徐永海叶国强王卫平就曾共同维权
·今日维权人倪玉兰开庭徐永海等遭软禁
·我们就要在十字架道路上甘愿忍受各种苦难——2015-11-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天上的基业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5-11-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恩节我一个中国基督徒的感恩
·为了圣洁国度我们要以耶稣为榜样甘做活石——2015-1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2月
·追思牺牲在维权路上的蒙冤警察田兰姊妹
·追思牺牲在维权路上的蒙冤警察田兰姊妹
·面对危险级雾霾请您支持我一个良心犯的科研
·面对如此雾霾再请您支持我一个良心犯的科研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耶稣手握宇宙与十字架道路才通天堂
·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讨论稿)
·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讨论稿)(第二稿)
·耶稣曾代替我们降阴间我们要以感恩的心效法他——2015-12-4圣爱团契圣经学
·面对末日审判我们一定要坚定地走好十字架道路——2015-12-11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了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一定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5-12-18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什么应先吃生命树果子后吃智慧树果子——2015-12-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猝死生还的杨靖与老民运朋友相聚
2016年
1月
·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2016元旦教会肢体看望民运老人张文和
·被软禁中的徐永海谈一点物理学问题
·家庭教会结束警察上门来我出门被跟着
·要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的性情——2016-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遭软禁的徐永海谈物理学的新发现
·必须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否则必会下地狱——2016-1-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朱锐:7879老民运朱锐购房受骗请帮助
·王金玲:司法不公蒙难者王金玲的求助信:我是邓玉娇第二
·为了新天新地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能使我们内心中充满爱充满光明——2016-1-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月
·真的接受耶稣主的恩膏就会使我们行公义——2016-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众弟兄姊妹与民运老人张文和一同过春节
·众弟兄姊妹与民运老人张文和一同过春节
·真的信耶稣就会不犯罪而会行公义好怜悯——2016-2-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2-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3月
·因要开两会我这个基督徒良心犯又开始被软禁
·几位访民给被关看守所的葛志慧送了钱
·民主墙老战士朱锐大姐今天的痛苦经历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求助各位肢体朋友
·因两会我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来聚会学圣经
·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我们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3-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两会召开我遭软禁为此我致信两会
·两会遭软禁者就2016脑计划致信国家领导人
·为两会期间遭受苦难的本教会肢体祈祷
·2016两会期间本教会众肢体遭软禁遭遣送
·被上岗的维权人杨秋雨急送病危妻子到医院
·请大家支持参与我的脑科学研究
·我们必须要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并走十字架道路——2016-3-18圣爱团契圣经学
·维权人倪玉兰正在被强行撵出租赁房
·北京著名维权人士倪玉兰又开始露宿街头
·我们必须舍己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3-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4月
·耶稣就是真理我们要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王金玲因14年10月刑拘要求国家赔偿
·耶稣就是那独一的上帝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8圣爱团契圣经
·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被抓9个月的胡石根长老让人揪心
·多次坐牢的倪玉兰大姐的身体实在让我们揪心
·生存、生活艰难的张文和(老)弟兄实在让人揪心
·不要单单听道更要行道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15圣爱团契圣经学
·真信耶稣就会真的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去爱人——2016-4-22圣爱团契圣经学
·七名前中国政治犯关于吴弘达之死的声明
·不要停在口头上而要坚定地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29圣爱团契圣经
5月
·不要只想着求好处更要立志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5-6圣爱团契圣经学
·我们必须要坚韧地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5-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天上基业在十字架道路上甘愿经历百般试炼——2016-5-20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了天国的降临我们要以耶稣为榜样甘做活石——2016-5-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6月
·2016年所谓的六四敏感期一到我又遭软禁了
·耶稣曾代替我们降阴间我们理应以感恩的心效法他——2016-6-3圣爱团契圣经学
·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必有末日审判为此我们要紧跟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6-17圣爱团契圣经学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许我出家门而被软禁
·为了天堂里的奖赏我们要坚定地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6-24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狱中的基督徒胡石根徐彩虹祈祷(2016-2)
·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
7月
·耶稣是道成肉身我们要效法他与他一起走十字架道路——2016-7-1圣爱团契圣经
·哀悼六四遭开除的大学老师北大人王建军
·今天2016年7月5日我被警察软禁在家
·今日我们教会《圣经》学习警察前来监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杨子立

   
   
   怀念杨子立
   
   徐永海

   
   2001年4月27日
   
    在3月中旬我听到杨子立被抓的消息,很是着急。我与杨子立接触的次数并不多,但是我们之间还是很熟悉的。与他见面次数不多,一是我们之间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二是他很忙,多次请他来我家,都是因为他工作忙,没有来。有几次来我家,还是为了帮我修电脑,而且也是来去匆匆,帮我把电脑修好,没有呆多一会儿就走了。
   
    子立是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我在北京医科大学上的大学,去年北京大学和北京医科大学合并成为一个学校,我不知道,我可以不可以和杨子立攀上校友的关系。如果能和子立攀上校友的关系,我是很荣幸的,不为别的,只为子立的才华。子立是学力学的,他又是计算机方面的专家,在文字功底又是非常的好。那一年,因为刘凤钢一家面临着露宿街头,我们一起商量为刘凤钢住房的事情写点东西。这个东西当时是杨子立写的,他写得很快,写得很好。后来刘凤钢一家的住房得到了解决。
   
    子立来自农村,来自真正的农村,他的父母是农民,并且他的母亲还有病。他能上北京大学是很不容易的。我上的大学还不是北京大学,而是北京医科大学,我们班只有几个人来自农村,但他们的父母不是教师,就是医生。而子立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可见子立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用功的人。
   
    子立来自农村,来自农民家庭,他对农民有很深的感情。子立写过一些关于农民的文章,反映农民的辛苦。如《农村调查记事》、《农民农民—我的亲人》、《农民为民主而蒙冤》、《农民与农奴》等。看过这几篇文章后我很受感动。
   
    杨子立很有正义感,因此对政治也很关心,这样他自然也就接触了一些异议人士,如何德普等。有一段时间,他租住何德普的家中,何德普平时住在母亲家,杨子立又没有自己的住房,可是在那里没租住多长时间,警察就将杨子立给轰走了。
   
    我不知道杨子立为什么被抓,我想不会是因为那几篇关于农民的文章,那几篇文章,写出了农民的真实生活,写出了农民的艰辛痛苦,我想公安局也好,安全局也好,还不敢以这样的文章给人定罪。可能子立做了一些在政治上敏感的事情,近来在《小参考》上看到子立的妻子写的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谈到:“杨子立和北师大的徐伟、地质大学的靳海科、北京广播学院的张洪海等人成立了一个“新青年学会”(NEW YOUTH SOCIETY),每周进行学习和研讨,探讨中国政治改革的进程。北京市安全局认为这是非法组织活动。”在同一天的《小参考》中,还有杨子立的一篇文章《论阶级专政的谬误》。我想子立被抓,可能与此有关。子立被抓,最有关系的可能还是因为子立的网站,子立有一个网站“羊子的思想家园”,这个网站在知识分子中很有影响。
   
    据说子立是被安全局抓走的,不知是否被关在安全局的看守所,如果被关在那里,子立受的罪可能会少些。高玉祥曾在那里被关过,据高玉祥说,那里的条件和其他看守所相比真是好多了。我曾在西城区公安局看守所里被关过两年,我也和一些朋友聊过其他的看守所和监狱,我们普遍感到,和狱中的流氓打交道,有时讲道理是行不同的。子立是一个知识分子,没有见过流氓,以子立的为人,他一定会受罪。
   
    目前,还没有子立的确切消息,不知子立是以逮捕,还是以其他的理由被抓,因为到现在据说还没有给家人正式的手续,一些朋友因此从法律的角度谈了这个问题。说实话,我到怕给了子立逮捕证,那样意味着要被判刑,要被关上几年,而这几年就要在监狱中和各种流氓打交道,受各种罪。现在这样,很有可能象当年刘念春一样,是“监视居住”,半年就放了。我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朋友进监狱,不论是什么理由。有人说:“坐牢出民主”,对这样的话,我是很反感的。我相信子立做的事情都不违反法律,我希望子立能早日出来,希望大家能为此尽自己的努力。
   
   徐永海
   
   2001年4月2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