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徐永海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附: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尊敬的汪光焘副市长:
    您好!

    我叫朴玉贤,女,朝鲜族人,今年63岁,原系北京南隆技工贸发展总公司项目经理。
    1993年7月6日,南隆公司与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街道办事处社区服务中心签订了《联合开办〈金龙综合娱乐厅〉合同书》。金龙综合娱乐厅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北门仓胡同63号旁门社区服务中心内二楼,面积是238平方米。
    在南隆公司的同意下,我辞去了原有职务,承包了金龙娱乐厅的经营管理。即由我个人全额出资,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一直经营到五年合同期满为止。
    为了适应娱乐厅经营活动的需要,增加营业收入,1998年2月,即距合同期满前半年,在征得社区服务中心领导的同意下,由我个人出资32万元对娱乐厅进行了改造和装修,接着又投入30万元配套了新的音响设备,同时还投入1.6万元对原来的老设备进行了保养和更换。
    五年合同期满后,双方经过友好协商,于1999年12月31日续签了《财产租赁协议书》,总租期为3年,每年租金为18万元,租期从2000年2月1日算起,到2003年2月1日结束。
    新合同签定后,由于一些原因,我从2001年2月26日才开始重新营业。可是几天后,即2001年3月8日,我突然接到了街道办事处的通知:由于市危房改造的需要,要求我最迟于3月15日前必须搬出娱乐厅。将娱乐厅交给拆迁指挥部使用。当我提出应有合理的经济补偿时,街道办事处的领导断然拒绝,答复是没有任何经济补偿。
    尊敬的汪光焘副市长:我先后投资63.6万元对金龙娱乐厅进行改造和装修。一部分资金是我卖掉了在沈阳市我唯一的房产所得,另一部分资金是向亲友高息借贷。按照正常经营,我不仅能收回投入,还能得到一定利润。可是这个拆迁,可以说将我使血本无归。这次拆迁,事先没有任何预兆,也从没有人向我打过招呼,早知今日,我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我目前的状况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垅,举债50多万元,孩子重病住院,我眼下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我是金龙娱乐厅的实际经营者,因为房改强行让我搬走,而且不给我一分钱的经济补偿,把我逼上绝路,这公平吗?
    尊敬的汪光焘副市长:我知道您是分管危房改造工作的,我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过问一下我的事情,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对我的经济损失给予合情、合理、合法的经济补偿,使我的损失减少到我能承受的程度,救我于水火之中,为我们老百姓做主,维护我们老百姓的生存权利。
    致以深深的谢意。
    朴玉贤敬上
    2001年4月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