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徐永海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遭软禁一基督徒致信十七届五中全会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洛桑大会的公开信
·2014-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自焚维权者王学琴祈祷(图)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附: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我的弟兄徐永海大夫家的院墙被开发商划了一个大园圈写了一个很大的拆字,这表明这个院落已被他们看中,不久将不再存在了。
   

   在开发商还没找徐大夫之前,警察却先见到了。用警察的口吻警告徐大夫不要闹事。我听到这消息不禁大吃一惊,难到文革中先扣帽子,后打棍子的悲剧又要上演吗?我反而又一想不那么简单,这其中的原因必有开发商的一个“利”字。
   
   徐大夫家十几口人,仅住在二间不大的平房里,因实在无法居住,二哥带着妻子孩子租住农民房去了。三哥带着一家子在外借房去了,徐大夫和妹妹都各自结了婚实在无法外迁,只有把一间小房截成二半。徐大夫就是在这种居住条件下生活着,凡是去过他家的朋友都体会过,人多时屋里坐不下,我们只好站在院子里交谈。
   
   虽然徐大夫的住房条件很差,但还能委屈地活着。如今开发商把他们的院子白白拿走了、厨房白白拿走了,仅仅二间平房的补偿款能有多少,不能到任何地方去买房居住,他们以后如何生活。
   
   想起这几年的拆迁政策,一、二年就变,越变老百姓越倒霉,从西直门外的每户多加25平米到今天全部取消,老百姓的心都让政府、开发商拆寒了。
   
   怎能说徐大夫闹事呢?徐大夫工龄近20年了,在计划体制下拿了十几年的低工资。当时国家福利分房。如今国家以转轨为借口,一推二六五,什么都不管了。工薪阶层能有多大的积蓄。二间小平房的补尝金怎能买得起惊人的商品房。
   
   你们开发商低价夺取老百姓的房产,转手高价售出,谋取暴利。老百姓维护自己的生存权,怎能说是“闹事”!
   
   共产党用锄刀,斧子为党旗号称是劳动群众的党,当老百姓的权益受到侵害时,我们看你们这些人民的公仆究竟站在那一边?
   
   (中国北京)刘凤钢
   
   2002年月11日18日夜
   刘凤钢在中共2002年11月份的“十六”期间一直被监视,此文是在刚被解除监视那一天写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