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李劼]
徐水良文集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李劼


徐水良


   

2009-11-24


   

   
   在中国,搞民主不可能不反共。
   
   中共是有组织犯罪集团,一定要取缔 。
   
   把搞民主、反专制和反共对立起来,是中共及地下势力制造的谬论。
   
   犯罪必究,这才是法制,才是法治。
   
   凭什么中共这样的犯罪集团,可以不受处罚,不受取缔?
   
   中共顽固坚持一党专制,中国要搞民主,反专制,不反中共,可能吗?
   
   即使未来中共在革命压力下,被迫接受民主改革,中国进步力量为了减少损失,在中共愿意接受民主改革的条件下,愿意免除对中共的某些处罚,甚至允许其继续存在,那也是经过合法程序,对中共某些罪行的赦免,而绝不是不反共。
   
   在当代中国,反专制就是要反共。把反专制与反共对立,纯粹是胡说八道。
   
   即使有人反共目的不纯,要搞自己的专制,那么,他的错,也不错在反共大方向上。
   
   即使在西方国家,要搞专制的人也很多。很多资本家在自己的企业就很专制。但西方国家并没有把这些人当作敌人,因为民主靠制度来维护,有专制思想的人,永远会有,但他们不可能改变民主制度。只要他们不采取推翻民主制度的行为,任何人都不能以此去反对他们,因为他们主张什么思想,包括主张错误反动思想,都是他们的权利。
   
   要处罚的是犯罪行为,以及中共那样在公共领域实行一党专制的行为,不是思想和主张。
   
   而且,在私人领域,资本家在自己企业的合法专制,只要他不侵犯员工的合法权利,不仅不受处罚,还受法律保护。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之一。
   
   这是“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这个基本原则的要求。
   
   中共是主要的现实的敌人,有专制思想的人最多是未来可能的潜在敌人而已。转移反中共方向,去反对未来也许有的未来敌人,或者反对未来社会正常的、人们持有错误思想的权利,也是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的一个阴谋。
   
   另外,共产专制是外来的西方垃圾文化马列文化,共产专制要摧毁中国传统文化。它不是传统文化产物。把它说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产物,完全是胡说八道。本人对此已经有很多论述,刚贴出的黎星萍旧文《共产专制不是出土文物》也有论述,这里不详谈。
   
   李劼是大师——缺乏教养、胡说八道、散布诡辩和谬论的大师。
   
   
   附:
   

李劼:旧文新贴:反共,还是反专制?


   

2009-11-24


   
   
   并不喜欢使用这样的题目,只是因为海外流行这类词语,不得不随俗。所谓反共,就国际思潮而言,应该跟冷战时代有关。而在中国,则跟历史上国共两党的党争有关。八0年代之后,尤其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对大陆的专制体制不满的海外华人,依然使用反共一词,可能是因为话语上的匮乏。反共一词不仅过气,而且内涵十分含糊。究竟是反对共产党?还是反对所有共产党人?究竟是反对共产党的专制?还是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究竟是反对共产主义?还是反对以共产主义为名的封建主义?虽然这个词在政治上似乎是明确的,是反对执政的共产党。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则是,假如共产党不执政了,还反不反?那么问题又只能变成,是反对共产党的执政。为什么?应该是因为共产党专制。那么,一旦共产党不专制了,还反不反?于是,问题又归结成为,是反对共产党的专制。但专制并不是共产党发明的。前有历代封建王朝,后有同样专制只是程度不同的国民党。共产党当年登上历史舞台,又恰好是从反对专制开始的;起先是反对专制的孔儒文化,后来是反对专制的国民党。这就是说,不管是什么党的专制,都应该在反对之列。假如问题从逻辑上推到这一步,显而易见,所谓反共一词的确切涵义,其实是反对专制。
   
   在一个民主的政治空间里,类似于反共这样的词语和思维,是不会出现的。因为在逻辑上不成立。比如美国两党执政,不会出现反共和党或者反民主党这样的词语和思维。民主政治的话语和思维,是多元的,而不是黑白分明的。一个民主党员很可能会投共和党人一票,而一个共和党人,很可能会站在民主党立场上发言。黑白分明的思维,不是民主文化的产物,而是专制体制和专制话语的特色。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叫做“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过去曾经叫做对立统一,由此滋出斗争哲学,骨子里是一种充满暴虐倾向的专制文化。这种专制文化的特征,一是封闭,从逻辑上自成一体,僵化,排他;二是不宽容,非把所反对的对象置于死地不可,没有任何调解余地。三是经常走向极端化和妖魔化。这种文化最为典型的教科书是《封神演义》。从这种文化中产生的革命,最为典型的是洪秀全的天平天国,孙中山的江湖起义,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和文化大革命。
   
   中国的专制文化传统,历史最为悠久。专制不仅是一种制度,不仅是一种意识形态,而且还是一种文化,一种思维方式,是一种心理创伤,一种集体无意识创伤。简而言之,是一种文化的、心理的、精神的病菌。不认同共产党,是容易的;共产党人当中也有许多不认同的,尤其是80年代末以后,世界上真正相信共产主义的人数已经很少很少了;不认同专制制度,也不难;尤其是在当今民主政治成为世界潮流的背景底下。但要在文化上、心理上和精神上走出专制的阴影,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海外的华人世界里,不仅有政治上反共、文化上却不反专制的学者;更有政治上反共,心理上、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上,却如同毛泽东时代的统治者一样专制的所谓异议人士,人权斗士。反共不反专制,不仅成了一种古怪的政治运作,而且成了一种古怪的文化现象。
   
   反共不反专制,与其说是对共产党的不认同,不如说是对共产党执政、对共产党专制的嫉妒。尤其是一些国民党人,他们在政治上的愤怒,不是因为专制,而是因为专制成了共产党的特权,因为一九四九年以后,共产党剥夺了国民党的专制权力。正是因为如此,一旦专制政治告终,他们情愿跟依然专制着的共产党合流,也不愿向民主政治表示自己的敬意;他们情愿将愤怒转移到由民主政治产生的执政党头上,也不愿意将愤怒投向专制政治。可见,不反专制的反共,是靠不住的。同样,只反国民党不反专制,也是靠不住的。台湾的李敖就是一个明证。
   
   把反共变成反对专制,应该成为所有争取民主人士的共识。唯其如此,才有可能走出党争的阴影,走出黑白思维的阴影,走出专制文化和专制病菌的阴影。在反对专制的行列里,不仅包括非执政的各种党派,也同样包括执政的共产党。反对专制的人们,应该把共产党看作是一个反对专制结束专制的争取对象,帮助共产党回到当初闹革命时的反对专制立场。当今人们反对专制的种种言论,共产党当年几乎全都讲说过。更不用说,许多共产党人,至今依然对专制持反对和批判的立场。反对专制,并不就是反对共产党。
   
   把反对专制和反共混为一谈,从逻辑上说,恰好是非常专制的。虽然共产党至今没有改变专制体制,但有志于把中国大陆的专制政治变成民主政治的人士,应该首先从思维方式和话语方式上,走出专制文化。共产党今天没有改变政治体制,不等于说明天也不会改变,不等于说永远不会改变。即便不相信他们会改变,也不能从逻辑上、从历史走向上认定,他们永远不会改变了。把共产党锁定在专制体制上的思维方式本身,就是一种专制思维。事实上,历史早已证明,把专制政治转变成民主政治的,恰好是本来实现专制的执政党。前苏联和台湾,都是这么转变的。无论哪一个党,无论是执政的还是在野的,无论是有权的还是无权的,无论是有话语的还是没有话语的,都有将专制政治转变为民主政治的权利。任何一种认定某个执政党没有希望走出专制体制的话语,都意味着对其摆脱专制的权利的剥夺。就像人人都有生存的权利一样,每一个政党都有不专制的权利。
   
   民主政治首先不是从权力中产生,而是从权利中产生的。美国的开国者们,因为在《独立宣言》中强调了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才得以建立起了民主的政治体制。专制的权力是不予认同的,而不专制的权利,却是必需尊重的。这不仅是一种民主的思维方式,而且也是建立民主的文化空间的必要前提。
   
   要让中国的专制政治转变成民主政治,必须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和与之相应的文化空间。倘若以黑白分明的专制思维反对专制的执政党,那么彼此永远也走不出专制的文化。国民党是从反对满清的专制开始的,而共产党又是从反对专制的国民党起步的,结果全都陷入了专制的轮回。这与其说是国民党和共产党天生太专制,不如说是这两个党没有摆脱专制的思维方式,没有走出专制的文化空间。假如今天的反共人士依然按照这样的方式反对共产党,那么结果还会是继续专制的轮回。
   
   以专制的思维方式反对专制,与专制的统治者镇压专制的反抗者一样,在政治上和文化上造成的,不是宽容,不是和平,而是紧张和恐惧。即便是以和平的方式使用黑白分明的专制话语,也同样不是宽容,也同样会走向恐惧。任何一种信仰,无论在不信仰的人看来是如何的荒唐、如何丧失了历史的合理性,都是一种自由,都是一种权利。反对专制并不意味着要求他人改变信仰。在一个民主的文化空间里,任何信仰都应该得到尊重。
   
   由此可见,反对专制应该从反对者本身的不专制开始,应该从反对者本身对他人权利的尊重开始。反对他人的专制是容易的,反对自己思维方式和话语方式上的专制,是不容易的,但也是更加实质性的。中国历史的走出专制,应该不是以政权的改变为标志,而是以思维方式和话语方式的改变为转移。数千年的王朝更迭和近百年的政权易手,为什么至今没有改变专制,就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话语方式,没有从专制文化中真正摆脱出来。专制的执政者需要不断地制造恐惧维持专制,反对专制者又以恐惧的方式反对专制的执政者。恐惧既是专制的产物,也是专制得以不断继续的心理前提。暴力革命是一种恐惧,话语暴力也是一种恐惧。两者在专制的思维方式和心理状态上,是完全一样的。反共是不需要学习的,但反对专制,却是需要不断学习的文化课题;对于在专制的桎梏下挣扎了数千年的中国人来说,还是个历史课题。
   
   共产党要结束的,不仅是该党的专制,而且还有沿袭了数千年的整个一部专制历史。这与其说是共产党的责任,不如说是所有中国人的努力。这样的努力包括人们思维方式和心理定势的改变。尊重执政党的不专制权利,和不认同其专制权力,是一样的反对专制。尊重权利,不管是什么人的权利;警惕权力,不管是什么样的权力。就反对专制的权利而言,反对者和执政者是站在同一地平线上的。将来的文化空间,应当从这样的地平线开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