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徐水良文集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徐水良

2009-11-18

   国凯兄有耐心,我看了李劼如此狂妄帝王般居高临下谩骂他人,反而指责别人是帝王权术,自己肚子里无货,还要指责别人无知,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的低档东西。实在不堪卒读,懒得细评。他谩骂贬低别人的每一句话,恰恰正是适用于骂他自己。

   他读了几本价值并不很高而为现在学问不高的人士称赞的书,就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就高人一等了,就断言别人没有读过。似乎别人真的不可能读过,更不可能读得比他更多更多,似乎别人的学问都不如他。真是可笑之至。我真不知道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学问,他的学问能不能有在下这样没有学问的人的学问的几分之一。

   读了他的帖子,我加了几条跟贴说:

   既然是别人是帝王权术,无法合作,你就不要硬联合、硬合作呀。熟悉情况的都认为搞不成的事硬要搞。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挑起内斗。

   西方国家,西方各种组织和企业,有帝王权术的,有各种各样的坏东西的人多呢,甚至还有反社会的,恐怖主义的,但有谁一定强行与这些人合作?

   合作不合作,你有选择权,有帝王权术的人也有选择权。人家不愿合作你就骂人家专制,一定要剥夺人家的选择权,恐怕你自己恰恰正是专制。

   用自己大专制思想来反对小专制小坏蛋小权术,还义正词严。

   很像中共,把别人说成坏蛋,就把强迫坏蛋合作、剥夺坏蛋选择权当天经地义。坏蛋权利就该侵犯、否定吗?更何况,谁是坏蛋你说了算?还不是和中共一样的逻辑。

   根据权利优先原则,不管你道德如何高尚,别人如何不高尚,但你要用剥夺坏蛋选择权的大专制强迫合作联合来压迫小坏蛋,那我们宁可捍卫小坏蛋的权利,反对你的大专制。

   当然,我已撤离民运圈,所有这些,我是为道理辩,为权利辩,不是为民运辩。

   ―――――――

   因懒得驳他的东西,所以接着就写了《究竟是谁专制?》一文,正面谈自己观点。

   现在看到国凯兄耐心写的文章,特地顶一下。

   

辱骂不妥,抨击无妨,摆事实讲道理最好

——谨致李劼先生

刘国凯

   本月17日博讯新闻网发表了李劼先生大作,"告别帝王权术,重启中国民主政治——海外民运的人文透视"。

   一个新闻网站,竟在要目位置登载署名评论文章,足见网站主持者对此文的推崇青睐。拜读李先生文章再三,实觉有几点疑义如骨鲠喉,不吐不快。现罗列如次,谨与李先生商榷,若有唐突,祈望原谅。

   李先生在其大作中辱骂海外民运"全都属于疯人院里那些白大褂们的关注对象。人们可以说这是海外民运的可悲之处,"

   李先生的辱骂。奚落。嘲弄民运之言充斥其大作。如"在不可能产生毛泽东的土地上刻意扮演毛泽东以此获得病态的满足":"不按牌理出牌的流氓":" 无论是他们的政治能力还是他们的人文修养,全都可怜得哪怕将余生全部付诸就读成人教育学院,也不能算是浪费时间":"不少重要角色,全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喜欢一种伟人的夸张,仿佛一起吃过伟人政治的摇头丸":"海外民运最为不幸的是……在理想主义的伪装底下,谋求实际上极其卑微的生存利益":"竟然把手淫误认为强奸早已成功。这可能是这幕民主党重组之剧最有看点的搞笑之处"这类语句在李先生的大作中翻来覆去。俯拾皆是,不胜枚举。

   对李先生的辱骂。奚落。嘲弄,我不打算与之讨论。据闻李先生常以学者自况,自忖学贯东西。风雅过人。但看了李先生的这类遣词造句,错愕之余,亦难免深感李先生文字之出人意表。有辱斯文。恍然间疑惑那是否出自某个文痞浪人之手而假借李先生之雅号。言论自由被如此滥用至游走于诽谤诬陷罪之边缘,既可不受法律之质询,又可到达伤人之目的,实属匠心独运。高超之至。

   李先生说"海外民运普遍存在专制人格、帝王心态"。对此,我倒愿意有所探讨。因为李先生这句话不是辱骂。奚落和嘲弄,而是一种评论。论断。抨击。这些是有讨论的价值和空间的。

   我觉得,如果说中国海外民运参加者中某个人或某些人有某种程度的专制人格和帝王心态是可能的。也确有人办事不按牌理出牌。但若说普遍如此,则未免过于武断。当然,李先生有全面否定海外民运的权利,正如我也有为海外民运辩护的权利一样。只是,否定和辩护都须以事实为根据。李先生的全面否定只讲了一个事实,就是被李先生称之为的最近那场"民主党整合"风波。李先生说:"个别人在重组一个民主政党期间刻意玩弄的帝王术,引起了绝大部分同仁的反感"。"令人不无欣慰的是,在这场重组民主党的纠纷当中,有不少民运同仁在认真学习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并且开始有了谦卑和宽容的人文意识。他们学会了耐心听取他人的不同意见,他们学会了一再被拒之后的登门造访。他们籍此营造着民主政治理当具备的对话平台和宽容气氛。就算他们诚心诚意的期待,结果被对方充满敌意的文革秽语和流氓腔调所粉碎。他们的努力也并不因此付诸东流。"

   对最近那场"民主党整合"风波,由于笔者是中国社会民主党人,于民主党事物是局外人,对细节并不了解,仅从互联网中知晓基本脉络梗概。本不想就此事发表意见。然而,现李先生也是局外人,但却不但对此很有看法,甚至还扩展为对整个民运的评判,笔者才不得不就那些脉络梗概谈一点粗浅的看法,如事实有出入,或见解偏颇愿意接受批评指正。

   "风波"说来也简单,就是北美地区(主要是纽约)有些民运朋友要搞中国民主党的整合。

   海外非政庇"民主党"组织,有中国民主党联合(海外)总部和中国民主党海外协调平台。这两个组织与国内民主党都有深厚渊源。而前者比后者创建更早,更具完备的组织形态。

   然而,毋庸赘言的是这两个组织都不能在完整意义上代表中国民主党。它们都只能是中国民主党的一个部分。中国大陆的中国民主党人为中国民主事业作过极大承但和牺牲。如果能出现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中国民主党无疑对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意义重大。期望和致力它的产生是正常的。

   但是,事物的成长有它必须经过的过程,不能揠苗助长。诚如联合总部的民主党人说:"现在,国内的中国民主党根本无法进行有规模的组织活动,处于韬光养晦的阶段,国内党代表根本谈不上参加"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如此,海外中国民主党人也就没有了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合法性。"

   至于现在海外的多个民主党组织是否应该立即整合为同一个民主党组织,这必须尊重原有组织(如联合总部。协调平台)的意愿,不可强力推行。

   当前海外(主要是纽约地区)有批民运朋友(其中多数之前与民主党并无组织渊源)突然宣布自己是民主党人,并要求立即就民主党整合进入实际操作。这种做法真令人诧异莫名!如果这些朋友对中国民主党特别看好,大可以自己成立一个中国民主党某某委员会。我想,联合总部和协调平台不会不让他们成立。对那些政庇"民主党",联合总部和协调平台都不能去予以干预,遑论这些朋友都是有根有底的民运人士?可是,这些朋友刚聚合在一起,就立即要联合总部。协调平台与之整合,这不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吗?联合总部。协调平台不同意立即整合就被李先生责难为专制人格。帝王心态。这究竟是谁在横行霸道?如果联合总部说,海外民运中的民主党就我一家,别无分店。其他人若想成为民主党人,就必须加入到联合总部中来,那当然是一种独霸心态。可是,联合总部并没有这样做。联合总部没有禁止任何人自称民主党人,而且不会禁止其他民运朋友成立民主党组织,这怎么还能把联合总部的领导人抨击为专制人格。帝王心态呢?

   我想对纽约的那批朋友坦率地说两句:朋友,海外民主运动其实有许多事可做。如写文章揭露抨击中共;到纽约领事馆。华盛顿大使馆去集会示威;办有影响力的网站;游说国际社会不要对中共采取绥靖主义;声援和用经济支援国内民主运动;甚至还可以像杨建利那样来个800 公里步行宣传民主的壮举。有精力去做那些事情吧,总把心思放在折腾组织上干吗?如果你们的民主党组织做好了,在适当的时机你们去找联合总部。协调平台谈整合,那都是无妨的。当然也还是要有个过程。

   李劼先生,您的大作中对民运"伟人"翻来覆去进行了篇幅极大的抨击。甚至连某民运组织领导人外出参加会议与太太同行,也要被您抨击为"出访如同国家元首一般随身携带夫人之类"。这位民运朋友系狱十六年,来到美国夫妻才得以安定团聚。他外出带太太同行,怎么不能解释为夫妻鹣鲽情深,而要解释为"伟人迷幻"呢?李先生,您的这种攻击使我感到你不知是出自何种缘由而至失去了起码的人道家庭价值观念。

   李先生,从您行文的字里行间,我确实读出了一个"伟人"。这个"伟人"不是别人而是您李劼。你看看您的文字,天马行空。恣肆汪洋。指点江上。任意臧否。您占尽了道德制高点,融尽了人世间精华,这世上"伟人",非您其谁?

   您还"可伶"我们知识浅薄。您说:"西方思潮读到德里达等人的后现代了,就连谈论萨特都显得相当过气。可是这些可怜的民运旧人不要说根本弄不清楚萨特的存在主义与海德格尔有何异同,就连美国独立宣言里的"人人生而平等"究竟是什么意思,都还不知所云。"

   李先生,您这段话前半部还真讲对了,我们对萨特与海德格尔确实不甚了了。不过在您"可伶"我们的同时,我则惋惜您在精神失落中找错了发泄的地方。你还是到经院中去对年轻人传授您的萨特与海德格尔吧。到这里来跟我们谈这些不但曲高和寡,而且有故作风雅之嫌。"贾府中的焦大也有不爱林妹妹的"。我们懂得要争取社会多元化。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民众监督政府。民选行政长官。司法独立公正……这些比萨特与海德格尔要可爱得多。至于我们是否懂得"人人生而平等",我想联合总部的领导人以他们为争取自由思想,平等权利而被专制当局投入大狱十几年的人生经历,已回答了您的质疑。

   李劼先生,说来我们也有一面之缘。2006年在纽约图书馆举行文革40周年研讨会,您在会上有个发言。我记得你坐在讲台上发了一通高论后说:"我不反共。"说时,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一支笔,敲了两下桌面。稍停,再重复一次:"我不反共!"说着头摇了两下。这些都如电影定格印在我脑海中。中共至今(2009年)仍然坚持其一党专政,迫害民主人权宗教人士,反对它难道不是社会正义之所在?您如此郑重其事地在大庭广众重申"不反共"难道就是您对民主自由公正法制的独特理解?您指责我们"习惯了将民运与反共划等号",我还真不以为仵。中国民主运动若不反对共产党专制还谈何民主运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