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究竟是谁专制?]
徐水良文集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是谁专制?

   

谈反对剥夺他人自主合作的自由选择权

徐水良

2009-11-17

   [按]这是笔者近来谈话,邮件、网路帖子的改写,不是针对某个或某几个特定的人。

             ——徐水良2009-11-17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动自由,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都有权选择跟谁来往,跟谁合作,选择做什么事情。一定要强迫别人跟自己一起,做自己喜欢别人却不想做的事情。别人不愿意,就说别人是专制,这才是地地道道到的法西斯专制思想。你有什么权利剥夺别人的选择自由,非要强迫别人跟你一起跟你合作做你喜欢的事情?

   好多年前,因为齐墨盗用我们民联名义加入他们的联席会议,我与齐墨争论的时候说,中共还没有强迫我们一定要加入共产党,你们有什么权利一定要强迫我们加入你们的组织?

   可惜,那一段时间,民运中,千方百计强迫别人加入自己组织,你不愿意,他们就盗用你的名义,盗用不成,就千方百计攻击你,污蔑你,成了一种风气。非常专制,非常无耻。这个现象背后,中共地下势力起了主要作用。但我就不信邪,不管他们污蔑攻击,就是不服这种歪风邪气。

   有的人,别人不愿意与他一起,他就说:“我们无意要求他人与我们意见一致,但如因意见不同就不相往来,我认为这违反了求同存异与和而不同的民主精神。如因不同意见就拉倒,甚至反目成仇,这跟共产党,塔里班,专制神权唯我独尊有何分别?搞什么民主!”非要别人跟他来往,跟他在一起。

   这种说法、做法,完全不对。说这种话的人,恰恰他们自己,才是“跟共产党,塔利班”接近,非要剥夺别人的选择自由,剥夺别人的选择权利,强迫别人与自己一起。这才与“专制神权唯我独尊有何分别?搞什么民主!”

   意见不一致不相往来,在任何国家的政治中都是常事。这是自由民主制度下的常规。非要别人与意见不一致的人来往,这恰恰是专制思维,尤其是中共专制思维。

   自由民主公民社会中,意见不一致不相往来的情况很普遍,因为自由民主社会尊重每个人的自由。只有中共这样的专制社会,才强迫意见不一致的人在一起。

   这与在国家议会中,各党派必须一起工作,是另外一回事情。前者是每个人的自由。后者是国家权力机构的强制性。权力机构的强制性与公民社会的自由选择权,是两回事。

   自己按照中共或者左派专制思维思考公民社会,一定要剥夺别人选择权,一定要强迫别人跟自己在一起,跟自己来往,别人不愿意,就指责别人专制。其实这恰恰是自己专制,并且还缺少自知之明。

   与什么人在一起,不与什么人在一起,无论是对意见一致的人,还是不一致的人,都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权,攻击这种选择权,就是专制思维。

   把和平共存理解成强迫合作,不准批评是又一种专制思维。

   人们在一起互相合作时,当然要"求同存异"及"和而不同",但不想在一起不想合作时,就没有必要一定要"求同",求一致;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存异",即把不同意见保留起来,冰冻起来,不展开相互批评。无条件要求"求同存异"及"和而不同",也就是把无条件强迫人们一起合作,当作不言而喻的前提,这是中共和其他专制主义者惯用的做法。自己受影响把中共和其他专制主义的惯用做法当作前提,却指责别人受中共影响,恐怕是太缺乏自知之明。

   你要强迫人家合作,联合,人家不愿意,就说人家专制,说人家是帝王权术。但既然人家是专制,是帝王权术,无法合作,你就不要硬联合硬合作呀。尤其是,熟悉情况的都认为搞不成的事硬要搞。搞不成就攻击,这恐怕就只有一个解释:挑起内斗。

   西方国家,西方各种组织和企业,有帝王权术的,有各种各样的坏东西的人多呢,甚至还有反社会的,恐怖主义的,但有谁一定强行与这些人合作,强迫这些人与自己合作?

   合作不合作,你有选择权,有帝王权术的人也有选择权。人家不愿合作你就写文章攻击谩骂人家专制,搞帝王权术,你一定要剥夺人家的选择权,恐怕你自己恰恰正是比他们更大的专制。

   你用自己大专制思想来反对小专制小坏蛋小权术,还义正词严。这就很像中共,把别人定性成坏蛋,就义正词严地剥夺坏蛋选择权,强迫坏蛋合作。难道坏蛋权利就该侵犯、该否定?

   更何况,谁是坏蛋你说了算?这种做法,还不是和中共一样的逻辑。

   根据权利优先原则,不管你道德如何高尚,别人如何不高尚,但你要用剥夺不高尚的坏蛋的合法选择权,用自己的大专制强迫坏蛋合作联合,那我们宁可捍卫小坏蛋的权利,反对你的大专制。

   你把这种大专制当天经地义的事情,丝毫没有感到不对。这表明,正是你自己,中共的专制毒素,已经深入你的骨髓。而你却要反过来说别人受中共毒素严重影响,这恐怕有点可笑,有点没有自知之明。

   当然,我已撤离民运圈,所有这些,我是为道理辩,为权利辩,不是为民运辩。

   另外有的人,帮助了别人,或营救了别人,就认为别人必须跟他一起。这完全不符合现代自由民主原则。我们营救人,是出于我们的良心,并不是为了图报答,更不是让别人报恩卖身给我们,永远跟我们一致。我们营救某个人,不是要剥夺这个人的选择自由,要这个人永远跟着我们。中国人推崇“施恩不图报”,这更加应该是现代民主派应该有的素质。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思想和行动自由,如果我们以自己施恩于某个人,就认为他必须跟我们,认为不能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和行动,不能离开我们行使自己的自由意志,选择自己喜欢的组织。那就完全违背了当代自由民主原则。人家天安门广场奋斗,为民主坐牢多少年,你帮人家安排了一下,帮了一点不大的忙,你就认为人家必须放弃他自己的追求,永远与你一起,服从你,这是哪家道理?

   中国民运的很多人,没有“施恩不图报”的传统素养,更没有尊重他人独立自主自由选择权的民主素养。尤其像正义党这样的特务党,特别要努力把不愿跟他们一起的人,说成是忘恩负义,借以攻击抹黑。他们在我出国时接了一下机,住了两个晚上,当我不愿与他们一起时,就铺天盖地造谣言造舆论,说是忘恩负义。说是有衣同穿,有饭同吃,有钱同用,我却不跟他们一起。可笑至极。从那以后,我不再接受民运圈尤其是那一类人的资助。我特别憎恨这类人。需要帮助的人是弱者,帮助的人是强者。帮助者用这一点优势,就用自己帮助了人这个优势,甚至仅仅帮了一点小忙,你就以此去要挟弱者,强迫他服从自己,这就非常卑鄙,我特别痛恨这种人而同情弱者。如果这个弱者做错了事,人们可以不客气地批评,但不要依自己曾经施恩于他去施加压力。所以,我自己,帮助了人,帮过算数,今后再也不提。

   有的宗教,和毛时代通常使用的一个专制要求,就是报恩。说我们的一切都是上帝给的,毛给的,所以要报恩,要相信和忠于上帝,忠于毛。非常专制。我们一定要与这种专制思想划清界限。

   至于民运沦陷区多数是共党线人的事情,这是一个事实,有东欧等历史和客观事实作依据。非要否定这种事实,千方百计用道德说教来否定事实。非常错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