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普世价值推倒柏林墙——中南海今后怎么办?]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普世价值推倒柏林墙——中南海今后怎么办?

   
   德国11月9日迎来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在这个时刻,一面由巨型多米诺骨牌仿制的“柏林墙”被推倒,让人们重温历史一幕。20世纪那个80年代,不仅在苏联激发了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在中国导演了的“六、四”风波,在波兰复兴了独立工会运动,在匈牙利造成了共产党内部分裂,而且更具象征意义的就是摧毁了延续半个世纪的柏林墙。今天,德国柏林为此展开盛大庆祝活动,参加者有各国政要,也有普通的民众。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说,1989年11月9日是“德国近代历史上最幸运的一天”。
   
   早在 1989年11月8日,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召开了十一届十中全会,取代昂纳克担任总书记的克伦茨宣布该党政治局集体辞职。11月9日,由部长会议讨论通过了一个震惊全球,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集体决定——宣布开放民主德国与联邦德国之间象征东西对抗的柏林墙及全部边境口站。这便意味着那条始建于1961年8月,长达154公里之下曾抢杀过无数条生命的柏林墙,弹指间土崩瓦解。由此而导致了一场久久封闭、压制在民主德国专制体制中的千千万万自由个体纷纷拥向西方的移民浪潮。
   

   此据联邦德国内政部统计,从1989年11月18日早晨4点至19日早晨4点,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有90多万民德公民拥入联邦德国。另据当时民德内务部公布的资料,柏林墙开放后最初两个星期,官方签发出国旅游签证达1000多万,占该国公民总数的三分之二。这便是一种不容置疑的普遍价值的世界性胜利。在这场“柏林墙”倒塌的世界性震荡中,捷克斯洛伐克爆发了“布拉克之春”;保加利亚出现了“宫廷政变”;罗马尼亚激起了街头“枪战”。1991年12月25日,作为“雅尔塔格局”的东方世界领袖苏联正式解体,全世界所有电视观众都在跳跃闪烁的荧光屏上,目视了本世纪最令人震惊,激动的一幕——苏联国旗从克理姆林宫旗杆之巅缓缓而降。那一刻,全球许许多多列宁主义者都灰头土脸。
   
   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苏共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就提出了缓和东西对抗的“新思维”,并单方宣布“冷战的结束”。美国总统也积极回应,立即宣布“新时代开始”。之后,苏联进一步表示了符合全人类共同利益的和平愿望,又单方宣布裁军、销核计划以及撤离阿富汗、不干涉东欧各国内部事务的积极外交政策。在马耳他会晤时,戈尔巴乔夫更是郑重向布什总统表示,苏联将不再把美国视为敌人。稍后苏联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采访时重申:现在“应当是我们两国关系走向新阶段的情况下的新信任”。随着苏共领导提出的“新构想”,苏联逐步确定了新的外交政策的基本哲学,即把全人类利益放在阶级利益之上;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观念高于一切,国家关系需要也有可能“非意识形态化”,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使命就是“确立全人类价值在世界上的优先地位”,在维护意识形态纯洁性和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只能牺牲前者。紧接着美国与西方亦步亦超地表示友善 、裁军与给予经济贷款。这段历史,就是以苏联共产党领袖终于承认全人类的普世价值为标志的历史。
   
   白宫前办公厅主任、里根发表柏林演说时随同在侧的肯·杜伯斯坦说:“你需要一句台词来记住总统。人们将通过哪句记住里根呢?一句话:‘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道墙。’”伴随着柏林墙的倒塌,从此改变了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两次世界大战、两种反人类对抗和一场全球冷战的相互分裂、自我消耗的对抗性历史。世界冷战的嘎然而止,引发了全球性的大反思,人们站在不同的立场,可以对这一事件做出完全不同的理解、不同的判断。有的人认为柏林墙的倒塌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大失败,“共产主义的死亡将是人类留给20世纪的一大遗产”;有人解释“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制度对抗将在相互同化的趋势中消失”。而当今中国官方观点则认为,“东欧变革是斯大林主义的失败而不是共产主义的失败”,“苏联红旗倒地仅仅是共产主义运动的暂时挫折”。
   
   今天,面对柏林墙20周年纪念日,中共当局已陷入两难境地:既不敢承认普遍价值推倒象征共产阵营的柏林墙事实;却又无法与世界性主流意识肯定柏林墙倒塌意义唱反调。于是,中国官方《人民网》《新华网》上便发表诸如《柏林墙倒了20年超越心理“墙”还需多少年?》《新东欧体验“撕裂”之痛》之类的模糊文章。而一篇题为《1989,东欧到底发生了什么? 》的文章写道,要坚持走好自己的路,才不惧怕外界的变动,经济的长足进步令中国应该有足够的自信,重点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改革开放始终可行。如此同时,新华网主页,又转发“特稿”《再辨“三权分立”》(来源《瞭望》)文章,只讲宪法,回避宪政,刻意对“三权分立”的宪政制度进行偷梁换柱的解读,称“当前,一部分人简单地将西方国家政治体制认定为三权分立,以为三权分立就可以有效地制约权力,将制衡与三权分立混为一谈,视三权分立为不可取代和超越的‘普世’政治体制……。把资产阶级革命的历史性、阶段性产物——三权分立,误读为终极的、‘普世’的政治体制,以为真的有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治模式。”可见中共官方已陷于意识错乱,精神分裂状态。
   
   但民间舆论却与官方大相径庭,特别是网络言论。人们为纪念推倒柏林墙20周年纪念日大发感慨,欢呼雀跃,就连最新一期《炎黄春秋》也发表了李英《柏林墙倒塌目击记》,清华大学历史教授秦耕写的《还有的多少墙需要拆掉》的文章,而周一的《南方都市报》社论以《期待一个没有墙的世界》为题写道,柏林墙的倒塌改变了世界的面貌,更期待中国走向一个没有墙的时代。
   
   
   
   这种民间情感的真实宣泄,竟又导致了北京网络监管部门下令禁止,要求各大网站删除柏林墙倒塌相关专题。曾任职门户网站的活跃网络人士北风说:“本来各大网站都推出了关于柏林墙倒塌20周年的重大专题,但刚才我看到一条消息,说北京网管办已经发出一级指示,要求各大网站迅速删除有关推倒柏林墙的纪念专题,以及各国政要聚集柏林纪念20周年的内容。由此可见,中国的意识形态柏林墙至今都在封堵言论自由。
   
   
   
   爱因斯坦曾写给苏联科学家的一封信:“我们还是不应当错误地把一切现存的社会和政治的祸害都归咎于资本主义,也不应当错误地假定,只要建立起社会主义就足以医治人类的一切社会和政治的痼疾。这样一种信仰所必然有的危险,首先在于它鼓励‘忠实的信徒’的狂热的偏狭性,从而把一种可行的社会组织形式变成了一种像教会那样的东西,把一切不属于他的人都污蔑为叛逆或者是为非作歹的坏分子。一旦到了这种地步,谅解‘非忠实信徒’的行为和信念的能力也就完全消失了。我深信你们从历史上一定知道,那些坚持这样一类顽固信仰的人,曾使人类遭受了多少不必要的痛苦。”
   
   如今,中共面对普遍价值推倒柏林墙的事实,是该反思那种以暴力方式围堵资本世界性扩张和自由主义价值观普世传播的共产革命,而追随“苏维埃式大国崛起”道路的时候了。中共建制“60年辉煌”,已经导致了社会矛盾激化,官民对抗,民怨四起,如同当年东德民众一样,出现了千千万万自由个体纷纷拥向西方的移民浪潮,甚至不断发生诸如“多佛港惨案”、“加勒比海惨案”类的悲剧。
   
   普遍价值已经推倒柏林墙20周年了,中南海今后怎么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