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璨烂山花╱散文 ]
王先强著作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璨烂山花╱散文

    在一间山区简陋的学校里,我读小学。那时学校时时搞些唱歌跳舞之类的东西,到外面去演出,娱乐乡人。因了这个,老师在芸芸学子中,挑选我与花做搭挡,组成一对舞伴。花比我低二年级,年龄大我一岁,但从身材相貌上看,我与花却确是登对的。不负所托,我们果然跳出精采绝伦的舞蹈来。舞蹈跳得好跳得多,这便使得我的名字与花的名字连在一起,不仅挂在同学们嘴上,更挂在四邻乡里的嘴上;人们都把我和花说成了一对儿了。
   
    到了后来,如果有半天见不到花,我便真的有点儿挂念起她来;我相信她也在挂念我。因此,每一天我们都总会在一定的时间里,不约而同的走到学校的一个弯角处,以求相会。待到见了面,我便只觉得脸上发热,她却是羞答答,全然没有说话,四目交投一下便又腼腆的走开了。这段时间,我老是盼望有舞跳;我喜欢跳舞时与花靠得很近的那种感觉,那种感觉令我心里很甜、很舒服。
   
    我小学毕业了,离别时花送给我一张她的半身相片。山区里照相不容易,所以不是轻易送相给别人的。花的情意自是深重,那相片成为我的珍藏。没有旁人的时候,我便拿出那相片来,细细欣赏花的容颜。她一张白皙的瓜子型脸,一对水汪汪的精灵的眼睛……她彷佛就要跳出来,搂抱我一般的;与此同时,我也想钻进相片中去,与她相依偎。那段日子,我无时无地的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幻想中,幻想这个世界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住宿于深山老林里,起舞在百花绿草旁……

   
    多甜美哟!
   
    我考上了中学,但不幸,家被打成地主,最终是被勒令停学回家种田。
   
    风霜煎熬,使我变成个呆人。两年后,我想起还须读书,于是几经努力,得以回去原来小学补习,以备再考中学。
   
    这时候,我与花同了一个班。同班,但身份却不同了:我是地主仔,而她是贫农的女儿;两个不同的阶级!依阶级斗争规矩,她当跟我划清界线,不再理会我。奇异的是,她依然故我,没变!
   
    我坐在最后排、最左边的一个位置上,对上前四排,便是花。上晚修课时,学生面前只有一支小小的煤油灯,晦暗而自由。于是,花便转过身来坐,同后一排的同学共享一张桌子,这正好与我遥相对,面向面。透过昏黄的煤油灯光,我常常看到她右手屈回,手肘支桌,手指搭额,手掌底下的一对美丽的眼睛,便直直的、久久的瞄我。我的眼光同她的眼光,无数次的遭遇、相逢。
   
    花的眼睛像两潭深邃无比的秋水,时而凝聚不动,时而波纹荡漾,散发出灵气、柔情,一阵又一阵的撒向我。
   
    多少个夜晚啊,我被花的丝网所覆盖,所捆缚。
   
    然而,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更不敢像当年那般的张开幻想的翅膀,想飞天思入地。在「土改」过后不久的景况下,一个饱受凌辱的地主仔,绝对没可能对一个若花似玉、贫农出身的少女存有奢望。
   
    因为我是补习生,没有宿舍床位编配,所以下了晚修课,便只好在课室后面的地上,铺了草席,就地而卧。与我同卧的还有另一位学生,那是个怪人,非常容易入睡,睡了便说梦话,叽哩咕噜,不停不息。因了这些,我睡得并不太好,实在睡不去时,便起来坐着,百无聊赖。一个月色清淡的晚上,正当我幽幽的坐在那里,透过门口欣赏外面白皑皑的银色世界的时候,突然,我看见课室外的操场上,花婀娜多姿的飘移过来……
   
    我不免心头颤动,手脚失措。
   
    花走到我面前,坐在我身旁,压低声音道:「我听听他说梦话……」
   
    说着,她那美丽的、半眯着的眼睛,却只是在我面上打转。
   
    我听到她的呼吸音,闻到她的身体香,与她的眼光相交溶,似乎在跳舞,又比跳舞更亲近……我想我大概不是在作梦。
   
    她的线条分明的身躯,骤然地轻轻地倒在我怀中,随着,她仰起头,眼皮眨几眨,脸上展现出一个浅浅的、无限深意的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却又已经站起身,跨出门外,消失到皑皑月色中去了。
   
    几可肯定,花那最初的、要献给异性的、珍贵无比的少女情意,确是清清楚楚的呈现在我面前,任我摄取了。我错愕不已。
   
    那一夜,我第一次为着那蒙蒙眬眬的男女间事失眠了。
   
    花面对阴森的、令人惧怕无比的、地主与贫农的阶级鸿沟,不停步,不后转,不他去,而是无恐无畏的跨越而过,朝我走来,对我不仅延接着当初的温情,而且将情愫更推向一个新的意境。她像晶莹透明的一颗露珠,示我以纯洁,示我以真挚;她又像清辉普照的那轮明月,示我以高尚,示我以善美。
   
    我算甚么?我有甚么值得花眷顾?我万般的感激她;她那种掩掩藏藏、却又明明白白的宣示,教我铭诸肺腑。
   
    囿于阶级斗争的无情,囿于自己的恶劣环境,囿于自己居人之下,我却始终不敢向花表白一句:我爱你!
   
    后来,我又考上了中学,而花落榜了。那时间,多少还是讲点学业成绩,她许是考得太差了。
   
    有一次,我同一群学友从学校回家,在路上遇见了花。这时的她,因考不上学也许有点自卑,情绪低沉;我理应携她到一旁,以她当初的纯洁和真挚回赠她,给她以慰藉。但因世事人言纷繁,我终无胆量这样做,而只是儜立相视,没有说话。这是又一次的错失了一个机会。
   
    想起来,我不如花;我非常窝囊,是一个懦夫!
   
    再后来,没有了花的讯息。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遭遇的波折越来越多,我也越加的惦念花,越加的觉得她那不屈于社会现实的大无畏精神,实在难能可贵。与此同时,一种沉痛的负疚,更日益严重的压向我。
   
    在有点转机的时候,我立即回去找花;但找不到,人说她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我惆怅得无以形容;我对不起花,只好默默的祝她幸福。
   
    此后,我每喜到荒丘芜地,寻觅灿烂山花,凝视灿烂山花,抚摸灿烂山花,久久不愿离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