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其他]
孙文广文集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其他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
   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政治局听讲苏东共党失败——常委只有曾庆红、李长春缺席
   

   现在论定胡锦涛为时过早——四评江泽民辞职
   
   从“光荣革命”到“橙色革命”——浅论非暴力革命
   四五运动的经验教训——纪念四五运动29周年
   
   盼国共会谈 促两岸媒体交流
   上书朱镕基促两岸媒体交流
   赞连战北大演讲——附演讲全文
   自由先于民主——再论连战北大演讲
   
   我不愿加入政党的说明——读王丹文章有感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
   
   言论自由、言者无罪——简评张林案
   
   为山东淄博李建平先生呐喊
   看李敖——有感李敖访问大陆
   关注民间 关注现实 —— 读刘晓波《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
    **************************************************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石壁三村村民,网上发表《呼吁书》要求维护自身权益。他们揭露:该村的党支部书记等,依仗权势,聚敛财物,选举中搞暗箱操作,安插亲信,排斥异已。
   
   我国农村问题成堆,靠谁来解决?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当地的村民,因为他们最了解情况,农村改革与他们的利益密切相关。只有他们的权利得到确实保证,才能有效监督农村的干部。
   
   据说:石三村的党支书掌握村政大权18年,个人资产已达千万。这种现象,在制度上必须改变。
   村里的大权,应该掌握在经过自由竞争选举产生的村长身上。村党支书如果选不上村长,他只能管党支部,不应该干扰村中事务,更不应该在村办企业中谋利。
   
   农村迫切需要政治改革,选举应该公开、公平、公正地进行,严禁上级操纵控制。如果不符合这些精神就应该重新选举。村民有权罢免村官。
   
   现在农村村长选举,上级层层掌控。为什么在一个村子,不可以自由地竞选村长呢?生活在一个村子里,大家都很熟悉,彼此了解,谁能代表村民利益?谁在以权谋私?大家也都很清楚,放开让村民竞选村长,有何不可?
   
   台湾的乡、镇长,县长在五十年前已经直接竞争选举,为什么我们做不到?
   
   石三村村民揭发的经济问题有待调查,但类似现象很有代表性:干部们上下勾结,办事不公开、不透明,干部从中谋私利,置农民生计于不顾。村民揭发很重要,也需要有关部门的查处。
   
   专家、学者认真分析解剖一个典型的村庄,得出一些普遍的结论,对改变农村面貌也很有必要。
   
   农村的改革,有赖于当地农民的觉醒,和他们的维权意识。在农村中有了一种制约的力量,才能防止干部腐败,避免昏庸决策。
   
   石三村村民的维权活动,需要社会声援、媒体的报道、揭露,和政府的主持公道。村民已将《呼吁书》发向国内外媒体和党政部门。他们的维权要求,理应得到关怀和支持。大陆的媒体、政府、党委也该重视这件事情,使石三村居民的权利,得到确实的保障。
   
   石三村村民依靠海内外媒体,争取各界支持,采用和平方式,进行抗争,维护自身权益,相信他们会获得最后胜利。
   
   石三村《呼吁书》的签名信箱是:[email protected]
   
   2003.10.11于山东大学
   
   (10/11/2003 12:19)
   
   **************************************************
   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极权国家利用极权,集中民脂民膏,集中人力,夺取奥运金牌,然后又利用金牌,宣传他们的伟大光荣正确。
   
   **中国的奥运金牌热**
   
   今年的奥运,是中国媒体前段时间最大的亮点,中国的宣传机器,党国的喉舌,制造出了宏大的声势。于是人们街谈巷论的话题都是奥运和奥运金牌。
   
   进入九月份,奥运金牌热还是高潮不断。从奥运代表团归国参加庆功大会,到去香港表演,再到各处欢迎本地奥运健儿荣归故里,一片喜气洋洋,凯歌高奏。
   
   于是某些人的爱国热情达到了顶点;于是群众的大国意识,强国意识得到了满足;于是各级领导的业绩得到了肯定;于是“伟大光荣正确”者更加光荣、伟大。
   
   这热闹的景象,使我回想起了四十三年前,“大跃进”中的1961年。
   
   **“大跃进”中的乒乓金牌**
   
   “大跃进”时,我所在的大学正在大炼钢铁。校园内到处都是小高炉,甚至唯一的一个室内的运动场,也变成了“高炉车间”。就在那时,在北京举行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中国代表团由庄则栋、徐寅生、容国团等组成。
   
   一天晚上,校内的高声喇叭现场直播这场锦标赛,当徐寅生连击十二大板,打败了外国世界名将获得金牌的时候,大学的校园内,掌声、欢呼声雷动。
   
   在后来的庆功大会上,毛主席万岁,“大跃进”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于是,伟大光荣者更加伟大。
   
   在毛泽东统治时期体育、文艺、报刊、广播都要为政治服务。
   
   1959年,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获得世乒赛金牌后,在党的领导下,全国学习他们高举“大跃进”的伟大旗帜,积极拼搏的精神。后来徐寅生又写了一篇长文,记述他如何通过学习毛主席著作,受到“大跃进”的鼓舞,打败了外国名将,党支部立即组织大家学习徐寅生的文章、学习毛主席的著作。乒乓球金牌为“大跃进”增光。
   
   毛泽东死了近30年,这种体育为政治服务体制,直到21世纪并没有大的变化。
   
   **共产极权国家的体育**
   
   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极权国家,体育要为政治服务,他们要用在国际比赛中的金牌来宣传共产主义的制度优越,要运动员为“社会主义”拼搏。
   
   极权统治下的国家机器,要用国际比赛的金牌来打扮其光辉的形象。
   
   为此,他们利用对国家的垄断权力,大举投资,培养专职运动员,建立庞大的,以争夺金牌为目标的体工大队、各级“体校”、“体院”。
   
   在这些“体校”和“体院”里不但要养活一批去争金牌的专业运动员,还要有一批“陪练”者。据专业人士说,乒乓球如果没有陪练的球员,在中国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世界冠军。
   这些陪练的运动员要极力模仿外国乒乓名将的打法和风格,为到国外比赛的运动员提供仿真的对手。
   
   极权国家不但利用国家资源大量培养运动员、陪练员,而且还让一些没有希望取得冠军的运动员在一些竞赛中, 干扰他国运动员,给本国运动员夺冠制造机会。甚至为了政治目的,不惜指示本国运动员,故意让球。
   
   有次在中国举办乒乓球国际赛,毛泽东说:“七块金牌我们全拿了也不好,五个就够了”,于是体委的人,连夜组织贯彻最高指示,组织如何做假、让球。他们完全把运动员当作 政治玩具。
   
   这些有损体育道德,有损体育价值观的流氓作风,正是出自共产极权国家。
   
   在共产极权国家,各级体育委员会(后来改为体育局),其中供养着大批拿着国家工资的官员,他们主要工作就是组织夺取金牌。
   
   正是由于极权国家不存在大众的监督,能够集中国家资源(财力、人力),到奥运会争夺金牌。致使很多财力十分虚弱的极权国家,都成了奥运“金牌”大国,如北朝鲜、罗马尼亚、苏联和过去的中国。
   
   原来的东德在共产极权的支撑下,一度是奥运金牌大国。10年前柏林墙倒塌,东德走上了自由化民主化的道路,体育竞赛,走向市场,到现在原东德地区运动员的奥运金牌数一落千丈。
   
   **今日德国的体育管理**
   
   我的一位朋友在德国定居近20年,近日返大陆探亲。
   适逢奥运会刚刚结束,他对中国政府在奥运方面的“巨额”投入,和群众的狂热,对金牌的片面追求深为不安。
   
   据他介绍,在今日德国,政府对体育活动的管理,和中国大陆完全不同。
   
   德国运动员几乎都是业余的。运动员根据爱好平日在俱乐部中活动。俱乐部的经费来自私人或企业赞助。运动员多数有自己的专业工作或学业(大学生、中学生等)。
   
   参加比赛的运动员,在俱乐部中进行训练。一般每周活动两个晚上,俱乐部每月给400-500欧元的汽油费( 德国一般工人月工资是1500欧元左右)。国家队中的甲级队,每天活动2-3小时。
   
   在国际重大比赛之前,有二周左右的集训时间,喝的水,擦脸的毛巾全都是自己带去。出国比赛,由各种协会组织 ,这些协会基本上是民间的,其经费来自私人赞助,国家只适当补充一些,并没有吃皇粮的大批专职工作人员。
   
   至于运动员参加了奥运会,得了金牌国回之后,其工作问题,上了年纪之后的养老问题,国家全是不管的。
   
   在民主国家政府对体育的投入主要是在设施上。在德国每一个村庄,每一个小学都有体育馆,为了晚上活动,都有灯光球场。这是为给大众提供锻炼身体的场地。
   
   政府对体育运动只是提供设施和方便,而且这也要根据自己的国力量力而行,经济水平提高了,体育方面的建设自然会增加。
   
   **民主国家的体育**
   
   在发达的民主国家中运动员基本都是业余的。
   
   在一段时间里,奥运会规定专业运动员不准参加比赛。
   
   中国参加奥运的运动员,哪一个不是专业的?有些运动员从七八岁就开始严酷的专业训练,为了给“祖国”争光,这些儿童运动员必须忍受身心的摧残,实际上他们是被剥夺了接受全面教育的权利,这和使用童工有什么区别?为了夺取奥运金牌,某些领导人,也就顾不上中国儿童的权利了。
   
   当前在所有发达民主国家,体育运动,是民众锻炼身体的手段,娱乐的方式,是发展个人体能的爱好,人们通过体育健全身心,体育和政治无关。
   
   国家对运动员的培养不承担责任。国家也不投资建立以培养运动员为目标的各级专业队伍体育学校,体育学院。
   
   民主国家,实行的市场经济。有些俱乐部的经营是市场化的,特别是象篮球、足球、拳击富有观赏性的运动,他们根据竞赛的收入来运作。如果经营不善,又得不到赞助,俱乐部会关门。体育俱乐部在竞争中求生存,也很有活力。
   
   **中国的金牌是个形象工程**
   
   二十年前中国开始了经济体制改革,但是体育运动管理体制仍是苏联那一套,没有改,仍是五十年一贯制。
   
   过去取得的大量奥运金牌是陈旧体制的产物,是为党国贴金的形象工程。奥运闭幕之后人们在庆功的同时也在思考:
   
   中国这次奥运得了32块金牌,仅次于美国的33块,中国成了全世界金牌第二大国。但是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却排在世界111名。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这是托极权统治之福。
   
   美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中国的35倍,人均收入远高于中国的日本、德国、英国的金牌数却远远落在中国的后面,日本、德国国家整体经济实力也并不比中国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