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上访、请愿、示威]
孙文广文集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访、请愿、示威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有理、有节!
   论示威自由权利——纪念“六四”14周年
   劳工要争结社自由——评万州事件
   上访校领导纪实教 授 上 访 记 李 昌 玉
   山东大学分房风波——感触群体上访之一

   
   支持“黑衣上街”——悼念紫阳之五
   
   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四致两会公开信
   山东大学分房抗争的启示――兼论维权与草根政治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
   **************************************************
   30113D合肥学生示威合法、有理、有节! **************************************************
   送交者: 孙文广于山东大学于 Mon Jan 13 15:22:16 2003:
   
     据外电报道:1月6日晚7时许,在安徽合肥市合肥工业大学门口,两名
   女大学 生在绿灯指引下横过马路,被违章行施货车压死,另一同学送医院
   抡救。
   
   1月7日当地很有影响的《新安晚报》发了一篇严重失实的报道,说死难者
   闯 了红灯。下午合肥工业大学学生开始聚集在学校门口,中断了交通。打
   出 “还我同学,严惩凶手”的标语。
   
     后来约1万名学生汇集到该市主要干道长江中路上,学生一度进入省政
   府大 院。学生打出标语“逝者何罪,生者何辜”,“大学之门,安全何在
   ?!” “还死者公道”。因为陆续有学生参加,合肥市交通陷入半瘫痪。
   学生重新 冲进省政府大院。下午3点左右一位张姓副省长出面与学生对话
   。
   
     学生们还进入省委大院。部分学生冲进省委办公楼。教育厅长陈贤忠
   再次与 学生对话,满足了学生的部份要求。
   
     下午6点学生游行至《新安晚报》社。喊出“《新安晚报》,胡说八道
   ”的口 号,要求《新安晚报》公开道歉。《新安晚报》总编与学生对话,
   表示道歉 并处理造成失实报道的记者。其间出现过打砸和纵火行为(有人
   说不是学生 所为)。在劝阻下,学生于下午7点前退出。
   
   **示威合乎宪法有理有节**
   
     合肥工业大学学生万人示威活动,被公认是八九年后学生示威规模最
   大的一 次。这次示威活动的道理非常简单,为死难同学讨公道,要报社更
   正道歉, 要政府承担责任、要政府改进工工作。
   
     这次示威附合宪法“公民有示威自由”的精神。
   
     “示威”是民意表达的正当形式。
   
     当民意天法由“民意代表”、无法由媒体表达时,“示威”就是必然
   的选择, 根据我国的国情特点,将来在民主化的道路上“示威”肯定不会
   少了。还望国 家和政府的领导人能够善待此事。
   
     多少年来某些领导人把不经过他们授意的示威统称为“闹事”“非法
   集会”显 然是既缺少法治精神,又缺少远见。
   
   **胡锦涛三点批示政府处理尚称得当**
   
     据香港《文汇报》报导,学生到安徽省政府大门示威,堵塞了合肥市
   重要交通 要道,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做出三点批示,
   
     第一严肃处理交通肇事司机,
   
     第二做好高校门口的交通安全工作,
   
     第三各高校要做好学生思想工作。
   
     这三条批示,就事论事,没有抓坏人,揪后台的意思。但愿这三条也
   能成为今 后处理示威活动的良好开端。
   
     到目前示威后安徽政府也还算处理及时、得当。答复了学生的要求,
   拘捕了肇 事司机,答应整治合工大门前交通管理并建立过街天桥。在这次
   示威活动中曾 出现个别过激行动,如有少量打砸行为,很多人冲进了办公
   大楼,但安徽政府 没有追究学生的责任,没有抓人,没有以“冲击省政府
   、省委”“组织非法示 威”加罪于学生。采取“微罪不举”的宽容态度也
   是值得称道的。
   
     有人说是否会“秋后算账”,因为这种现象大家看得太多了,自然会
   有揣测, 也是很自然的。
   
     我想政府有了进步我们先应肯定,以后如出现报复现象,我们再用“
   宪法”中 的自由权利与其抗争也不为迟。
   
   **媒体已是改革拦路虎**
   
     这次合工大学生示威,目标之一是《新安晚报》。从侧面也可以看到
   我国媒体 存在的严重问题。媒体管理的弊端远较交通管理的弊端更为严重
   。
   
     官办的媒体是官方的喉舌,谁为老百姓说话?合肥出现了十年来全国
   最大的学 生示威活动,但是我国的媒体正像大陆的作家任不寐先生指出的
   “遵命中的数 万家媒体对“合肥事件”象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象黄河封口
   一样闭口不言。从 这种意义上说,合肥的大学生实在只是取得了有限的成
   果──他们的声音并没 有传到应该传到的地方。换句话说,不是《新安晚
   报》,而是“《新安晚报》 们”才是自由和公正真正的敌人之一”。
   
     媒体已成为我国政治改革的拦路虎,相信安徽政府在交通管理上会做
   出改进。 如果在改进媒体方面能做出创举那才是利国利民的
   **************************************************
   论示威自由权利——纪念“六四”14周年**************************************************
   
   1989年春天,我国出现了大规模的民众示威活动,示威在六月四日遭到镇压。
   
   我国的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示威自由权利,但是这个权利却被践踏。
   
   最近法国举行连续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但是在我国的电视上、报纸上却没看见报道。让我们回顾这次法国民众的示威罢工活动,并就此讨论公民示威自由权利问题。
   
   **法国最近民众的示威活动**
   
   今年的五月法国举行了二次规模宏大的示威、罢工活动。一次在中旬,一次在下旬。中旬那次示威罢工,约有二百万人参加。据说这是自1995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示威。结果造成报纸不能出版,电台停止广播。巴黎市4/5的公共汽车不能工作,进出市区的高速公路塞车长达160多公里。这次示威还造成了机场近80%的航班被取消。
   
   因为法国的人均寿命延长,法国经济对日益增加的退休金不堪重负。
   
   以拉法兰总理为首的法国政府,提出将公务员享受全额退休金的工作年限由原来的37.5年延长为40年。
   
   很多公务员认为,这个改革将影响他们的个人利益,因而示威罢工,其中教师一马当先。这次群众示威还要把主张改革的法国总理拉法兰和教育部长赶下台。
   
   **示威自由在法国**
   
   有人作过统计,在法国,较大型示威、罢工每月至少一次。
   
   用走上街头的方式来达到影响政府决策的目的,是法国人的传统。
   
   法国人一旦认为政府的主张威胁了他们的利益,就上街游行、结伙罢工。法国示威罢工多是和平地进行。少有那种愤慨场面,大家只是伴着鼓乐,有节奏地喊些口号,鱼贯而行,甚至还间歇停下来和街边的路人交谈聊天。很少与警察冲突。
   
   有人说法国人把示威、罢工视为他们一日三餐之外的第四餐。他们经常把“争取权利,实现公众利益”放在口边。他们甚至为了一些看起来很小的事而示威,有的大学生可以为了学校的炸薯条机太旧而罢课两三天。
   
   法国人往往把示威活动和与有关当局的对话活动交替使用。他们不会无休止的示威罢工,因为这些活动是要付出代价的。示威和罢工不但要消耗示威者宝贵的时间,而且不上班还要扣发工资。
   
   **示威罢工与媒体舆论**
   
   法国的媒体是公众的喉舌与耳目,示威活动中,媒体的作用十分明显。公众活动,公众利益,都是媒体关注的重点。所以每次大型示威之前、之后,法国的大报如世界报、人道报等都在头版头条进行报道。
   
   报纸有不同观点,有时也针锋相对。
   
   法共的人道报,支持这次示威,示威活动前一天就在该报的头版头条公开号召:星期天都到大街去游行。
   
   法国总理拉法兰说:我们不能搞“大街治国”。法共的人道报,立即反驳:“跟大街对着干也不能治国”,有的报纸提出:大街虽不能治国,却可以煽政府几个耳光子。
   
   民众的大型示威,能否坚持下去,关键是有没有民众基础, 民意调查显示,在法国支持这次示威的人要占到65%。
   
   **如何看待示威自由权利**
   
   在我国的宪法中规定,公民有示威自由的权利,很多国家都有保护民众示威自由的“示威法”。
   
   在我国虽然1989年“六四”之后也制定了一个“示威法”,但是其中主要内容是限制民众游行示威的。有的人说应该改名叫做“不准示威法”。
   
   很多国家在法律中都规定要保护公民的示威自由权利。
   
   像法国、美国、英国那样一些已经实现高度民主和自由的国家为什么还要规定公民有“示威”自由呢?他们已经用民主的方法,选出了他们的民意代表,这些代表在国会能够代表他们讲话。在这些国家有很多争着老百姓讲话的报纸、电台等各类媒体。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国家为什么老百姓还要上大街去游行示威呢?看来“示威”活动还有其独特的作用,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示威是表达民意的直接方式**
   
   民意表达是民主生活的前提。没有民意表达便没有民主。
   
   示威是一种直接表达民意的不可替代方式。
   
   在那些没有独立的报纸、电台等媒体的地方。在那些媒体受到钳制的地方。在那些没有真正通过直接民主选举产生民意代表的地方。示威活动都必然会成为表达民意的极其重要的一种方式。
   
   民意自由表达也是实现国家民主化的一个关键的步骤。
   
   纵观近50年世界历史,凡由专制国家和平过渡到民主国家,都少不了民众的示威活动。在东欧是如此,在苏联也是如此。亚洲的韩国、菲律宾、印尼都是如此。台湾也是如此。被压抑的民意总要寻找表达的途径。
   
   民主化是数十年来的世界潮流。
   对于这个潮流,顺之者昌:如原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如台湾的蒋经国。
   逆之者,或亡(如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或遭历史审判(如南斯拉夫的米洛舍未奇等),或者等待历史的审判。
   
   在中国,我们应该公开探讨公民示威自由权利问题。应该修改“示威法”,使其成为保护公民示威自由的法律。应该为那些因参加示威活动,而受到迫害的人平反。
   
   2003.6.3于山东大学
   **************************************************
    劳工要争结社自由——评万州事件**************************************************
   
   当前中国的弱势群体,如果想要保卫自己的权益,要别人把自己当人看,重要的是争取“结社自由”。
   
   据外电报道:10月18日在重庆市的万州区,有位民工,不慎碰到一位妇人,其丈夫(自称是国土局长)竟把民工腿打断。而且一边打边喊,打死了不就是二十万块钱吗?
   
   从而引起公愤,瞬时间聚集了大批打工族和市民,最多时有四万人,后来包围了区政府。
   
   于是官方派来了的镇暴警察,开打之后,双方都有受伤,有4辆汽车(包括警车)被点了火。区政府也遭到严重的打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