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国策上书--给温家宝]
孙文广文集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评论毛泽东之(1) 2003/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2003-7-2
·伟哉 香港人——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大游行 2003/7/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二2003-7-7
·香港——大陆的明灯——有感于香港反23条游行之三2003/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四2003/7/15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2003/01/19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声援刘荻之四2003/3/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2003年2月7日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2003年2月26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2003.1.2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2003年1月18日
*
*
2004年文章
·致刘荻40112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二校)40113
·“毛热”声中 有不谐音40203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希特勒与毛泽东40229
·该给地主翻案40303
·支持蒋彦永为六四学运正名40308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310
·向李锐先生讨教40314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315
·修宪 回到了清末民初40316
·百年祸国第一人40317
·千古罪人毛泽东40327
·劳驾代我签个名40328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40331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40401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40416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的责任4041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4052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2004-5-27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528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40529
·希特勒与毛泽东40601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602
·致刘荻2004年10月12日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六评毛泽东2004-5-27
·劳驾代我签个名——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二 2004年3月29日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声援丁子霖 纪念六四15周年之三2004年3月31日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纪念六四15周年之四2003年4月1日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2004-4-16
·百年祸国第一人——五评毛泽东2004/5/8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六评毛泽东2004/5/14
·关于欧阳懿案的感想和建议2004/5/17
*
*
2005年文章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 2005-1-17
·该给赵紫阳开追悼会--悼念赵紫阳之22005-1-18
·评新华社报导赵紫阳逝世--悼念紫阳之三2005-1-19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五2004-5-29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2004/7/5
·该给地主翻案04年7月号
·希特勒与毛泽东——七评毛泽东2004/7/29
·《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前言2004-6-1
·港台归来话自由2004-08-29
·支持“黑衣上街”--悼念紫阳之五2005-1-28
·89年谁犯了“严重错误”???--悼念紫阳之六2005年1月30
·评江泽民“赖着不走,厚颜无耻”——港台归来之二2004-08-31
·江泽民是否违宪卖国?——港台归来之三2004-09-07
·香港该识破北京花招——港台归来之四2004-9-9
·孙文广声援贺卫方强烈抗议封杀北大“一塌糊涂”网站2004年9月18日
·民意的胜利——评江泽民辞职2004-9-20
·中国现有两个军委主席——再评江泽民辞职2004-9-21
·梦断太上皇——三评江泽民辞职2004-9-22
·再请劳驾代我签个名——声援北大教师之2/2004-9-24
·山东大学师生热烈欢迎贺卫方 ——声援北大教授贺卫方之三2004-9-28
·为焦国标鸣不平——声援北大教师之四2004年10月10日
·政治局听讲苏东共党失败——常委只有曾庆红、李长春缺席2004年10月18日
·现在论定胡锦涛为时过早——四评江泽民辞职2004年10月19日
·劳工要争结社自由——评万州事件2004年10月25日
·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2004年10月
·“一塌糊涂”与江泽民──江泽民是出版自由的杀手2004-11-3
·声援刘晓波余杰2004-12-14
·山东大学分房风波——感触群体上访之一2004-12-19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2005-1-17
·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四致两会公开信2005/3/5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江全退后的两件大事2005年3月8日
·“一胎化”与“大跃进"——三评中共“一胎化”2005年3月19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策上书--给温家宝

    2005年9月9日
   
   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
   
    ——九评一胎化

   
   ★按:这封给温家宝总理的信,05年8月27日寄出,后来上网,最近据路透社、美联社报导(9月20日),“中国开除了山东省一些官员的职务并逮捕了一些责任人。这些官员强迫怀孕妇女堕胎”。
   
   今年山东临沂地区农民奋起争取生育自由权利,揭露计生工作中的违法现象,将官员告到法院。李健、滕彪等人发表长篇调查报告,现在当地官员为此受到惩处,这也是大众维权抗争中的一个小小胜利。★(★号内为楷体)
   
   下面的信在12天前以特快专递寄给国务院,目前还没有回音,现在网上公诸于众,让更多的人知道有关内容,也希望有更多机会,将信转到高层。
   
   孙文广 2005年9月9日
   
   温家宝总理:
   
   从1983年起我先后八次向中央上书,对“一胎化”提出批评。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国策”,推行至今已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引发了很多不良后果,我觉得当前迫切需要纠正的几个问题是:
   
    1、在很多地方,侵犯了农民人身自由权利。对可能超生的妇女,实行强制堕胎、结扎,为此非法关押,拷打当事者的家人、亲戚,逼找逃逸的妇女,甚至逼出人命(注1)。这些现象,不该出现在2005年,必须制止。
   
   2、现在实行超生罚款,超生家庭多是贫穷农户,某些农户,被罚得一贫如洗,甚至要断了生计,这是很不人道的行为。超生罚款当前非常溷乱,有的(如深圳)超生一个,罚数十万。
   
   对罚款制度应先整顿、后取消,可以用奖励少生者,取代罚款制度。
   
   3、今年十月召开中央全会,研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五年规划。建议对人口发展,不要提硬性的指标(包括人口增长率、出生率等指标),特别是不要规定短期的人口指标。生育问题,必须尊重国民的自愿,不能强制推行。过去有2000年不得超过12亿的人口指标,到头来还是没有实现,但却起到很坏的作用。过硬的人口指标,会逼使基层干部做出很多侵犯公民权利的事来。
   
   
   对国家人口,可以预测,不要做规划和硬性指标。
   
   以上问题如不严肃对待,会受历史谴责。
   
   现将我的八篇上书,附上,二篇已在网上发佈,附上标题、摘要和发表时间。
   
   
   不知我的信,能否印发给有关方面参考?或在国内编辑公开出版?
   
   
   盼複
   
   山东大学退休教师孙文广2005年8月27日
   
   
   电话0531——88365021 现住址:山东大学东区南院宿舍
   
   有关计划生育的8封上书目录:
   
   1983.4.5给党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信,题:“保护幼女刻不容缓”(2005-3月网上发表)
   
   1984.8.24题:“不准致死大月份胎儿的建议” (2005-3月网上发表)根据此信1984.9.16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发出第13期参阅件
   
   1984.2.2题:“计划生育政策中的一个问题”(未公开发表,附后)
   
   1989.2.20给党中央人大常委会信 (未公开发表,附后)
   
   1990.6.20给人大常委会信 (未公开发表,附后)
   
   1991.7.21给人大常委会信 (未公开发表,附后)
   
   1991.10.20给人大常委会信 (未公开发表,附后)
   
   2005-8-27给温家宝总理的信(如前)此信特快专递寄北京。
   
   以下是上书的内容:
   
   1983年4月5日信:
   
   党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
   
   《文摘报》一组数字表明,在某农村,男女,幼儿数目是5:1,说明当前幼儿性比失调的情况已经十分严重,有相当数量的女婴和幼女已经被致死。这势必要造成历史性的,不可挽回的恶果。其影响要持续六十年,主要表现在二十年之后。可能要形成我国“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之后的再一个“史无前例”。
   
   希望引起重视,并建议採取果断措施,控制和制止事态的发展。我写了几篇评论文章寄上。
   
    山东大学 孙文广 1983年4月5日
   
   附上**保护幼女,刻不容缓**(见2005.3网上文章《“一胎化”与“大跃进”》)
   
   1984年8月24日信:
   
   党中央、国务院:
   
   当前我国各地医院都有故意致死大月份胎儿及新生婴儿的现象。这种做法必然会产生不良的影响。
   
   我认为发生以上现象,是由于执行了超出客观条件的政策所造成的。希望对有关政策进行适当的调整。并建议制订,禁止致死大月份(28周以上)胎儿的法律。
   
   
   在我国应该提倡节制生育,应该根据国情实行计划生育,当然也可以针对具体情况制定相应的政策。但是这些政策必须与现行法律相一致。在节制生育和计划生育过程中,要充分说明道理,明确法律和政策,还一定要坚持自愿原则。
   
   
   以上意见不知当否,仅供参考。
   
    山东大学物理系 孙文广1984年8月24日
   
   附上:不准致死大月份胎儿的建议
   
   
   
   1984年2月20日信:
   
   题:计划生育政策中的一个问题
   
   
   
   当前我国计划生育政策中有一项规定:初婚妇女,如果嫁给一个丧妻后留下两子女的男性,则女方不准再生育。这个政策存在以下问题:
   
   这实际上使我国一部分妇女只得终生不育。而生儿育女是妇女正常的生理过程和要求。终生不育会造成妇女生理上和心理上的不良影响,会有害她们的身心健康。
   
   
   当前在我国很多城市,有相当一批未婚老姑娘,她们的数目远远超过未婚男子。这些妇女婚后容易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丈夫已有两个孩子,现行政策不准女方再生育,因而造成婚后的苦恼,家庭的不和。有些老姑娘因为不愿嫁给有两个孩子的男人,所以婚事一拖再拖。
   
   现在某些妇女婚后不准生育,将来年老丧夫后的赡养和病患护理,也是一个实际问题,我国现在的婚姻状况是男比女大,妇女寿命平均高于男性,将来寡居的妇女为数不少,现在不准生育,她们自然会担心能否安度晚年。
   
   以上问题如不妥善解决,势必影响到很多人的思想和工作,而且会进一步发展到对政策和政治的不满。
   
   因此建议,适当放宽现行计划生育政策。对未曾生育过子女的妇女,婚后不论男方情况如何,都应允许她们再生一胎。
   
   以上意见仅供参考。
   
   
   山东大学物理系教师孙文广1984年2月20日
   
   1989年2月20日信:
   
   现在山东农村很多地方,生育二胎以上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在全国不很富裕的农村(这是我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国家的计划生育已经失控。国家制定的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只能在城市和少数富裕地区实行,而广大农村地区的实践说明,这项政策已经失败。
   
   根据以上情况提出以下建议:
   
   1)必须建立精确的出生人口统计,现在很多地方黑人(出生不登记)的数量很多,使我国人口统计不准,这样必然使我们在重要的决策问题上,限入盲目性。
   
   2)要适当地进一步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脱离我国的现实水准,长期推行,必然引起一系列不良后果。
   
   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孙文广89.2.20
   
   1990年6月20日信:
   
   全国人大常委会:
   
   为了执行“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最近在很多地方出现,用强力逼迫,强制送孕妇前去堕胎的现象。有些地方还以“超生”为由,採取二胎者罚款、开除公职、拆毁房屋。很多违法行为是在“维护计划生育”的口号下进行的。现在强制执行“一孩化”的政策,在很多地方已经引起民愤。有些受害者甚至挺而走险,报复杀人。希望对这些事件进行调查。
   
   对在贯彻“一孩化”政策中的违法现象应该进行追究,(如拆毁房屋,强制堕胎、绝育等)。必须追究违法人员的法律责任。人民的基本权利不容侵犯。
   
   山东大学孙文广90.6.20
   
   1991年7月21日信:
   
   全国人大常委会:
   
   为了强制实行一对夫妇只准生一个孩子的政策,很多地方提出了“宁要家破,不要国亡”、“上吊不松绳,跳井不下绳……”(意思是:为了不准生第二胎,不惜家破人亡,上吊、跳井都不救)
   
   建议:
   
   1)人民代表大会讨论并制裁在一胎化过程中的违法现象;
   
   2)应该明确,国民有生育的基本人权;
   
   3)组织国内外学者、专家,讨论人口问题;
   
   提出根据我国国情的、尊重国民权利的节制生育的号召。
   
   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
   
   孙文广91.07.21
   
   1991年10月.20日信:
   
   全国人大常委会:
   
   为了推行“一孩化”,农村对超生家庭採取了大量违反法制精神的措施,如毒打、捆绑、拆屋、屠杀家畜、捣毁家俱、不准收穫庄稼等。为了执行这一套,在不少农村还专门组织了专业的打手队,牵着狼狗进行搜索。
   
   超生的罚款,乡村可以分成,这成为有些穷村的主要财政收入,这些收入供乡村干部支配,有的用来招待吃喝,超生多,罚款多,乡村财政收入多。超生成了乡村财政创收的财源。
   
   以上现象已经相当普遍,所以农村流行很多民谣,如“该流(产)不流杀猪宰牛,该(结)扎不扎房倒屋塌”,还有“上吊不解绳,吃药不夺瓶”,为了多生一胎,家破人亡者大有人在。
   
   建议:
   
   1)对以上违犯法制的现象进行查处;
   
   2)讨论“一孩化”政策的是非。研究国内、国际的经验教训。纵观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实行如中国现在的极端政策,也没有一个国家把“计划生育”做为发展经济的主要经验。这是为什么?
   
   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孙文91.10.20
   
   注1:见网上《孙文广文集》《农民人身自由权利不容侵犯》2005年7月
   
   注2:近期发表的评论,可以在网上《孙文广文集》中搜索到,标题包括:
   
   农民人身自由权利不容侵犯2005-7.26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2005-7.23
   
   国策之灾2005-8.8
   
   从标语看计划生育2005-7
   
   争生育自由为超生游击队正名2005-8-7
   
   “一胎化”与“大跃进”2005-3.18
   
   残害生命的“一胎化”2005-3.8
   
   2005年9月9日复制于山东大学,并投给网站。

此文于2009年11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