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
孙文广文集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2005年8月8日
   
   国策之灾
   
   ——八评一胎化

   
   以一胎化为核心的计划生育是中国现在的国策,这个国策给中国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其正确性,合理性,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质疑,“国策”遭遇国人的抵制。
   
   一、违背世界潮流的一胎化
   
   回顾近代世界历史可以看到,除了战争,和人为大灾难(如中国的大跃进、公社化),人口的出生率和经济水准密切相关,在人均国民经济生产总值(GDP)在1000美元上下,各国人口都是高出生率。因为在低经济收入水准下,多数国民不可能参加养老保险, 国家没有能力提供全民养老保障体系,人们为了安享晚年而要求多生子女,宁愿年轻时辛苦些。
   
   在小农经济条件下,家族的大小关係到家庭收入,社会地位,和应对风险的能力,人们希望多生子女。但是,当产业向技术密集型发展,第三产业进一步壮大,社会产出提高到一定程度,妇女多数成为上班族,当全民养老体制得到有效保障的时候,人们就不会要求多生子女。正像1974年联合国第一届人口大会上,印度代表团团长说过一句着名的警句:“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
   
   现在西欧的发达国家,人口出现负增长,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人口出生率已经很低,带来很多社会问题。
   
   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在产出水准很低的条件下,推行一胎化,强压人口出生率,脱离了国情,违背了世界历史潮流。
   
   
   二、强违民意造成灾难
   
   中国的农民为了补充劳力,为了防老希望有个儿子,这是农村普遍的民意,国家高层违背民意,强制推行一对夫妻生一个孩子的“国策”,定出人口出生率、增长率的指标,限定日期,执行得力的干部有奖,提升,贯彻不力的干部,则受到批评、处罚甚至撤职。农村干部在逼迫下,出现了大量侵犯农民人身权利的违法现象,抓人、关人、私设牢房,掠夺财物,伤人身体。一个国策,闹得农村鸡飞狗跳牆。
   
   这种景象,对经过历次运动的人来说,是似曾相识;这与合作化,公社化,大跃进,都极其相像。一样的最高层作决策,下文件,发社论,贴标语,动员会议不断,从中央到地方层层压指标。要求干部保证贯彻,定出达标日期。结果如何呢?不都是一样的破坏生产力,破坏经济。公社化,大跃进,在闹到饿死了几千万人,最后才“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但当时并不认错。
   
   直到老毛死后,才做出决议,说大跃进错了,公社化早了。合作社和人民公社都在无声无息中消失。
   
   但是这些运动的病根子是什麽?中共上层不想深究,深究将会否定“伟大、光荣、正确”。于是在那公社化、大跃进过后三十年,在中国大地又兴起了“一胎化”的国策,兴起了一个不叫“运动”的运动。万变不离其宗,这些运动,都是同样的违背民意,不顾世界潮流,践踏人权,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三、指标祸国,强压人口祸无穷
   
   数十年来中共搞运动,一要标语口号,二要有指标。大跃进,要一年之内钢铁翻一番,各地纷纷提出超过一番的指标。合作化,公社化都有指标, 1958年只用几个月时间就提前完成了公社化任务。
   
   中共不但搞经济运动要有指标,搞政治运动也要有指标。1957年打“右派”,有的单位要争先进,超额完成任务,全国打了55万右派。22年后给右派分子改正,这才发现有的人被打成右派,根本没有什麽根据,档桉里没有相关文字资料。经查问, 却说:那是根据指标打的,是凑数的。那个被打右派的倒楣蛋,只因为领导凑数,而到“阶级敌人”的队伍里呆了22年,妻子儿女一起受连累。
   
   搞计划生育当然也要搞指标,开始的指标是2000年总人口不得超过12亿,结果天时人意不作美,到世纪末还是没有完成任务。
   
   近年很多省份分别制定了本省的指标。2005年山东省制定的指标是2023年全省人口不过亿,年均人口出生率、自然增长率分别控制在1.3%和0.6%以内。出生人口性比控制在103—107:100的范围。(注1)各种现象说明,以一胎化为核心的计划生育并没有停止。强制执行必定造成更多干部违法。
   
   
   四、国策造就光棍群体
   
   世界各国婴儿出生时一般的性别比是105:100。人类每诞生105个男婴大约会有100个女婴出生,由于男性在战争、高危作业、意外事故中伤亡较多,使人口在中老年阶段,逐步达到平衡,这是人类适应大自然的结果。
   
   在农村,政府强制推行一胎化国策,很多农民会选择性地堕胎或致死女婴,从而製造了空前的男多女少,据报导海南省婴儿性比高达135.6比100(注2)。
   
   据抽样调查,2003年中国在0—4岁的人口性比为121:100,5—9岁的人口性比为119:100(注3)。如果按照这个十年中的性比数字估算,20年后中国的20—29岁的青年中,120个男人将可能有20个找不到老婆,成为“光棍”。如果中国政府不改变政策,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中国几十年后,70岁以下的成年人口中可能将有近一亿光棍。
   
   国策造成了男性光棍群体。形成可怕的后果。这在历史上、在中外都是空前的。
   
   
   五、中国的光棍祸国
   
   这样多找不到配偶的男性“光棍”,他们贫穷,受教育程度低,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难于找到工作,多数流落在城市中。
   
   根据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文章分析“光棍始终是社会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经常造成重大的社会溷乱,如果这些光棍联合起来,还会对社会构成更多威胁。光棍们往往集中在城市里,成为‘流动人口’。例如,在中国的流动人口中,80%不足35岁,72%至80%是男性。中国已经出现犯罪勐增的现象,而大城市中50%以上的犯罪都是光棍移民所为。”(注4)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现象将越来越严重。大量处在青壮年时期的光棍,精力旺盛,在性饥渴的驱使下,他们还会走上性犯罪的道路,卖淫活动也必然应运而生,性病爱滋病可能会蔓延成灾。对于好动的青壮年男性来说,家庭、妻子儿女,都是稳定因素。一位农村进城的三十多岁的打工者,满肚牢骚,他对我说:“如果我农村家里没有老婆和上学的孩子,我真不知道能干出一些什麽事情来。”
   
   
   将来的青年,当他们知道了是因为一胎化政策,而使他们找不到老婆,无法建立家庭,他们是否会製造恐怖活动报复社会?那是无法想像的事情。到那时製造这场人为灾难的人,如果他还活着,不知他是否能安度晚年?不知他是否会为自己的造孽而感到内疚、羞愧。
   
   
   六、国策造成人口提前老化
   
   一个国家,老年人口太多,会使青壮年增加负担,会使整个社会缺少活力;65岁以上的人口达到7%即被国际上公认为是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因为实行一胎化,出生率从1970年的5.8%降到2004年的1.23%,在欧洲人们用了100年的时间才完成的老龄化,在中国只用了1/4个世纪就完成了这个过程。
   
   中国又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成为世界上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很多发达国家人均收入一万美元才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国则还不到1000美元就提前进入老龄化。(注5)
   
   中国的老龄化速度比财富增长更快。如今,大约10%的中国人已年过六旬,而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25%,现在,每三个劳动者供养一名退休人员,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劳动者没有加入养老制度。存入的养老基金立刻被支付出去,而不是存起来已备未来之需。(注6)
   
   按现在的趋势,当大批老人退休时,要面对生活贫困,医疗保障不足等难题,专家计算如果没有突破改革,到2030年中国养老款将高达6300亿(注7)。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公报的资料,2004年,中国人口的自然增长率只有0.58%。社会科学家计算过,如果要让上一代和下一代人的数量保持一致,每个女性必须生育2.1个子女。根据联合国公佈的资料,在欧洲的许多国家,资料更远远低于此。法国是欧洲女性生育率最高的国家,数字为1.8。根据中国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结果,中国女性平均生育子女数已经从1949年的6.14降至1.4。也就是说中国妇女生育子女数目已经小于法国,但法国的人均总产值是中国的20多倍。也就是说中国不惜以侵犯人权为代价,强行压低女性生育率,使其低于很多发达国家,以致造成发达国家从未经历过的人口提前老化和空前的男女性比失调。
   
   七、国策将削弱国防
   
   中国的一胎化,造就众多的独生子女。很多国家都有独生子不当兵的政策。中国的古代,甚至在上世纪50年代,一般独生子女都可以不服兵役。独子不当兵,这是因为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孩子战死,家中就断了根,家人的凄苦,晚年的悲凉,使人同情,为此仁慈的政府都会制定出独子不当兵的决策。而且独生子女上了战场,会有后顾之忧,难免贪生怕死,让他们当兵,会影响士气。中国制定独生子女政策的人,可能没想到,这个政策会削弱国防,会使他们建设军事强国之梦变成泡影。
   
   八、一胎化对母、子、家人的伤害
   
   推行一胎化,不但伤及孩子,还会伤及母亲、家人和亲戚。强制推行一胎化,农民使用各种方式奋勇反抗,于是在中国农村展开了一场超生和反超生的“攻坚战”。政府强制孕妇堕胎,强制有可能超生的妇女,结扎绝育。管计划生育的干部,将抓到的妇女塞到拖拉机上,拉到县、镇医院,甚至拉到附近学校(多半在放假期间),把她们关在一个教室中,进行绝育手术。临时拼凑的手术队技术水准很低,往往造成事故、留下后遗症。以至后来有些大医院不得不设立“计划生育后遗症门诊”,专门解决这类问题。农村妇女为逃避结扎、堕胎,离家出走,女方出走,计生办的人,就抓丈夫,追妻子,如夫妻一起逃走,就抓家人,包括父母、公婆、兄弟、妯娌、姊妹,甚至邻居做人质,追找当事者。为了再生一个孩子,使得全家,亲戚都不得安宁,伤及身心、耗费人力物力。其中对妇女的伤害尤其严重。特别是那些怀着身孕的妇女,为了逃避被抓,东躲西藏 ,不但损害自己的身体,也祸及母体中的胎儿。
   
   九、国策下的贩婴和拐卖人口
   
   强制一胎化,使有的农家抛弃或卖掉自家女婴,而富裕的家庭,因为种种原因愿意收养孩子。因此贩婴成为一种赚钱的买卖。不久前广西破获特大贩婴桉。在一个大客车中,发现了28名被贩卖的婴儿,全是女婴,一名已经死亡。有的农家送出女婴是不要钱的,甚至要倒贴给接生婆,收养人,贩子等一些钱物,希望照顾好他们的女儿。有的父母即使收钱也是极少,如:88元或99元(取吉利数)不等。广西的贩婴集团桉,法院一次判决六名死刑(四名缓期执行),5名无期徒刑, 40人被判有期徒刑。(注8)
   
   在这个桉件中,买者、卖者大多出于自愿,有必要判这麽重的刑吗?所以重判,主要是为了贯彻国策,杀一儆百。儘管严厉打击,但是贩婴桉,弃婴桉还是不断发生。这说明了社会一旦有了需求,难用严打来制止交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