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孙文广文集
·假如我是全国人大代表70304
·改革人大制度的几点建议70307
·57反右冲击54宪法和人大70317
·抗议重判力虹70320
·我想清明出门悼烈士70401
·李金平清明欲去广场悼紫阳70402
·人权何在?——声援高智晟之四70408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五四70429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民主党派70510
·受杨宪宏专访如何跟警方打交道70531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七一70627
·奥运前必须保障人权70814
·十七大胡报告回避重要历史问题71017
·民建孙文广支持民盟郭泉71120
·清明成公民假日意义深远——为国务院《办法》叫好71218
· 台广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清明节71219
·清明成公民假日意义深远——为国务院《办法》叫好071218
·北京失踪纪071226
·北京密会守灵钉子户李金平071126
·北京失踪纪071226
*
*
2008年文章
·千载难逢的伟大战争与转型070101
·容忍乱说,不准乱动——兼论拘捕胡佳20080125
·大学生考碗遇非党歧视20080205
·种族歧视与非党歧视——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二80222
·中国的“出身歧视”及演化——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三80225
·以貌取人的公务员招考——大学生考公务员纪四
·大学生强烈不满“选调生”制度——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五80229
·为两会代表支招——致全国两会公开信员纪五80229
·我支持公民竞选国家主席——兼答张树斌先生80229
·为两会代表支招——致全国两会公开信之一80302
·建议清明节开放广场纪念碑——给08两会的公开信之二80305
·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三80306
·建议修改《公务员法》——给两会公开信之四80311
·抗议开枪镇压藏民示威-给两会公开信之五80316
·声讨枪杀示威藏民的罪行――抗议镇压藏民之二2008年3月22日
·台湾的今天,大陆的明天——台湾大选观感2008年3月27日
·今天我们给紫阳献花圈2008年3月30日
·清明祭奠日记2008年4月1日
·我们应该悼念蒋介石?2008年4月6日
·邀您去英雄山祭奠英烈80331
·清明祭奠日记之二(4月1日——4月2日)80402
·君子动口不动手讲文明80406
·清明日记三——与公安周旋 给学生讲人物 080403
·坚决捍卫愤青的游行示威自由80421
·坚决捍卫愤青的游行示威自由2008年4月21日
·必须开放境外救援----汶川地震窥析之一2008年5月15日
·少年之血映红中国黑夜——汶川地震窥析之二80518
·少年之血映红中国黑夜----汶川地震窥析之二2008年5月18日
·强烈抗议封锁地震新闻----汶川地震窥析之三2008年5月21日
·支持亡儿父母维权——汶川地震窥析之四80524
·支持亡儿父母维权----汶川地震窥析之四2008-05-24
·我今天被抄了家2008年6月11日
·“卖国”后我成了“强奸犯”2008年6月26日
·怀念我亲密的好友2008年7月8日
·赞翁安中学生2008年7月16日
·国旗的由来和更改2008年7月21日
·可恶 可恨 抄电脑2008年12月12日
*
*
2009年文章
·软禁是不民主的产物2009年1月21日
·建议两会讨论直选日程表90219
·建议两会讨论直选日程表2009年2月28日
·抗议劳教维权英雄张金凤90327
·清明节该修复集体记忆90401
·清明节该修复集体记忆2008年4月3日
·六四与民权运动——纪念六四20周年2009年5月29日
·六四告北京朋友书——纪念六四20周年之二2009年6月1日
·六四与民权运动2009年5月29
·六四告北京朋友书2009年6月1日
· 获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感言90531
·声援东明民众反污染争人权90620
·强烈要求释放刘晓波90629
·当局切断通信是违宪 —评新疆7.5事件2009年7月9日
·评新疆7.5事件 当局切断通信是违宪2009年7月9日
·就新疆事件给胡主席的信再评7.5事件90716
·三评7.5事件 必须开放新疆通信2009年7月20日
·四评75事件喜见问责规定2009年7月22日
·暴力断我四根肋骨纪2009年7月31日
·问责利津陈庄打砸抢暴力见闻二2009年8月13日
·郭泉的伟大母亲90818
·暴力见闻三法院门前的暴力90820
·暴力见闻四高智晟遇黑色暴力90822
·达赖访台、民调与通媒90903
·达赖访台、民调与通媒2009年9月3日
·五评新疆事件 王乐泉该下台2009年9月6日
·致胡温 建议取消国庆大游行90910
·流水、民意、堰塞湖 90917
·我收到“放血”恐吓90919
·增加“国庆口号”的建议2009年9月23日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91014
·民族和解与开庭审判——七评新疆事件91019
·请奥巴马维护美国尊严2009年10月30日
·该拆中国柏林墙2009年11月9日
·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91130
·山东各界纪念《08宪章》一周年2009年12月7日
·自由亚洲造谣?或当局伸黑手?2009年12月18日
·联邦制与两岸关系2009年12月29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2003年5月12日 814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
   
    ——悼李慎之先生

   
   大概在三年之前,一位朋友把李慎之先生的大作《风雨苍黄五十年》复印了很多,也给我一份,这是我第一次阅读李慎之先生的著作,看后爱不释手,连读数遍,作者在我的心目中树起了清新的形象。
   
   慎之先生仙逝之后,我再度找出了《风雨苍黄五十年》一文,翻读再三,文中语言仍深深地打动我的心弦。慎之先生在文末写道:“很快就要到二十一世纪了,在这世纪末的时候,在这月黑风高已有凉意的秋夜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守着孤灯,写下自己一生的欢乐与痛苦,希望与失望……最后写下一点对历史的卑微的祈求,会不会像五十年前胡风的《时间开始了》那样,最后归于空幻的梦想呢?”
   
   他逝世前祈求的是“中国要开放报禁、党禁”。时至今日中国距离“开放报禁党禁”还遥遥无期,前些日子毛泽东的前秘书李锐先生说了一些要求改革的话,登在《21世纪环球报道》上,结果惹得那家杂志被查封掉。我们这些非党草民的言论,要想得到当局的立即认可,那当然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慎之先生的文章,我想主要不仅只是为了打动当权者的心,更重要的是为了用他的自己的经历,用他自己的认识,感化民众,唤起民众,去争取民主、争取自由。
   
   按照慎之先生的资历,在他离休之后 会享受高干级的待遇。本来可以颐养天年,安度余生,自得其乐,过一个安稳的晚年,但是他却选择了一条召来很多非议的道路。
   
   李慎之先生度过漫长的黑暗年代,他也曾被极端思想裹挟,觉醒之后,痛定思痛,但并没有停留在悔恨之中,也没有消沉、混世,而是走上积极的人生道路。他痛恨极权统治、专制独裁,他坦率地写出了自己曲折的心路历程,用以启发后人。慎之先生 八十多岁过世,晚年身有残疾 ,为社会进步,为国家民主,他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写作,不谋功利,不谋权势。 他们的心血之作,不但感人,而且还可以做为中国现代史的一项佐证。
   
   李慎之先生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效法。 他的祈求,后人一定会代他争取,使他的梦想成为现实。
   
   2003.5.12于山东大学
   
   (新世纪、大参考)
   
   2003年7月2日 3104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
   
   
   
   6月29日,朋友告诉我当天法国台广播了吴敬琏的文章《建设一个公开、透明和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他对该文赞扬有加,要我一定找来看看。网上查找之后,发现吴敬琏、蒋彦永两人,在抗击非典中都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
   
   
   
   **吴敬琏、蒋彦永简介**
   
   他们两人都是1930年出生,都于1952年入党。都学有专长。
   
   蒋彦永是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主任,肿瘤专家,有大量著述,多次出国访问,退休后还带着两个博士研究生,
   
   蒋彦永的事迹已经广泛见诸海内外媒体,被称为“英雄”。
   
   吴敬琏的抗击非典事迹则少有人介绍,因为他意见是在内部会议上提出来的。
   
   吴敬琏先生是大陆著名经济学家,现任社科院的教授也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2000年众多媒体联合评选年度经济风云人物,吴敬琏先生高居榜首。吴敬琏先生是中国力主市场经济理论的“旗手”,素有“吴市场”之称。
   
   为了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他大胆揭露中国股市黑幕,从而使吴敬琏名闻遐尔。他曾经把中国的股市比做赌场,后来被视为“赌场论”。中国股市后来从2000年2200多点,跌到1300多点,至今还在1500点左右徘徊,使股市风险得到一定释放,吴敬琏起了一定作用。
   
   参与股市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吴敬琏的,很多证券工作者都非常重视他的言论和著作。
   
   
   
   **吴敬琏、蒋彦永同心合力抗“非典”**
   
   吴敬琏与蒋彦永两人往昔素不相识。
   
     早在今年4月初,吴敬琏就根据自己对多方信息的分析,深切关注着国内非典疫情的发展。他感到,一些负责官员的做法是错误的,而且有可能导致严重后果。
   
   4月9日吴敬琏在在由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对官员们的态度提出了批评。据当时在场的经济学家胡鞍钢回忆,吴敬琏提出有关批评建议后,温家宝总理作出了正面回应。温总理指出,人们关心自己的生命、健康是正常的,应当充分地理解。新一届政府成立一个月来已多次研究“非典”问题,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是政府的首要职责,因此抗击“非典”是政府的当务之急。
   
   也是4月9日,美国《时代》周刊刊登了蒋彦永大夫的一封署名信,揭露前卫生部长张文康隐瞒非典疫情。蒋彦永在4月8日接受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询问时,确认自己写了信,他说,自己之所以站出来说话,是因为不说实话,要死更多的人。
   
   进入5月下旬,疫情开始缓解。而在5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当有记者说及有的报刊把蒋彦永当作英雄时,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却说,不理解蒋彦永为什么那么受人关注,蒋大夫只是600万医护人员中的一个。高还公开为在防治非典中严重失职的前卫生部长张文康辩护。
   
   吴敬琏对在抗非典斗争中的蒋彦永仰慕已久,当听到官员对蒋大夫的不负责任言论时,他感到有必要表达自己的支持和敬意。
   
   6月3日,吴敬琏给从未谋面的蒋彦永打电话说: 你为我们国家立了大功,为人民立了大功。我向你致敬。不是对你个人,而是要辨明这种行为的正确性。好像有人在这里把这个弄颠倒了。
   
   在蒋彦永遇到了很大的压力时,素不相识的吴敬琏向他伸出了友好的手。
   
   
   
   **建设公开、透明的政府**
   
   反思非典,吴敬琏多次提出改革政府的建议,最近他写了《建立一个公开、透明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的文章(见《新世纪网2003.6.26》)。
   
   在文中回顾非典发生和蔓延过程后指出:
   
   “一些负责官员在SARS传播这个关系大众生命安全的问题上采取极不负责的态度,封锁消息、隐瞒疫情、散布虚假信息,居然还自认为理所当然,合乎政府办事的规程。”
   
   “在信息公开方面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个别负责官员固然有一定的责任,然而更重要的问题却在于全能政府体制下形成的一套陈规陋习,其中包括对大众传媒的行政管制”
   
   “政府机构和政府官员对于决策权的垄断,通常靠他们对于公共信息的垄断来支撑。政府在执行公务过程中产生的信息,本来是一种公共资源,是公众得以了解公共事务和政府工作状况,监督公务人员的必要条件。因此现代国家通常都有信息公开、“阳光政府”的立法;除了由于涉及国家安全并经法定程序得到豁免的公共信息,都要公之于众。只有建立起信息透明的制度,才能把政府和政府官员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
   
   “在社会生活日益丰富、生活节奏日益加快、“信息爆炸”的今天,遏制传媒发挥应有的作用,只会使社会生活处于信息阻断的状态之中,其经济、政治和社会后果将十分严重。传播体制的改革应当尽快提上议事日程,成为SARS危机之后提升我国的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的一项重点工作。”
   
   吴教授总结非典教训,提出的信息公开、政府透明应是我国政府改革的重要任务。只有人民享有了知情权,才可能监督政府,实行民主政治。
   
   
   
   **政府放弃垄断 实行社群自治**
   
   吴教授是是经济改革的旗手,他通过总结中国的经济改革,引伸到政府改革。提出政府要放弃垄断。
   
   “其实也很简单,这就是政府放弃垄断,把经济决策权归还给经济活动的当事人,由他们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和各自的利益判断,分散地进行决策。”
   
   “现代社会利益多元,社会活动五彩缤纷,公共事务不能仅仅靠党政机关和行政官员来处理,而要发展市民社会,广泛实行各种社群的自治。然而,传统的“大政府、小社会”体制的一个重要特点,却是国家权力的充分扩张和市民社会活动空间的尽量压缩,因此在1956年实现社会主义改造,特别是1958年实现“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化以后,除了独立性岌岌可危的家庭,其他的社群组织都已不复存在,整个社会的三百六十行,不论属于什么行业或领域,都被整合到一个以官职为本位的统一单调的行政科层体系中去。这是一种缺乏生机与活力的“纤维化”体系,或者叫做“没有社会的国家”。如果政府领导作出决策和下达命令,这种组织体系可以运用国家的权威,动员一切能够调动的资源去实现特定的国家目标。”
   
    “但是,这样的体系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社群缺乏自组织能力,遇事只能依赖于政府的命令,任何非国家规定的项目或未经官员允准的活动都只能停顿下来,或者举步维艰。因而,在这样的体制下,不可能出现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和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当然也不可能有经济文化的全面繁荣。”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家庭的功能开始复苏,民营企业等非政府组织作用也日渐提高。但是,其他方面的社群组织,例如社会基层的自治机构、行业性的同业公会、以及具有专门目标的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仍然十分弱小,这表明民间社会的发育程度很低。有的学者把这种社会组织的缺陷叫做“社群缺位”。
   
   在这次SARS危机中,这种自组织能力薄弱、市民社会发育不良的缺陷使中国除了政府单打独斗,几乎没有社群组织有力量提供普及知识、募集资金、为患者和医疗人员家属提供服务等活动。
   
   吴教授在这里提出的,要放弃政府对多项业务的垄断,广泛实行各种社群自治,这正是解放每个人的聪明才智,调动众人积极性的重要途径。
   
   
   
   **老年知识分子的良知**
   
   吴敬琏、蒋彦永两人都是学有专长的名人, 难得的是,他们都有一颗知识分子的良心,当他们看到“非典”危害国计民生时,他们不顾自己的得失,据实揭露,据理力争。
   
   一个不怕违犯党纪,向境外媒体投稿,回答美国媒体的采访。一个不看官场风向,在温家宝主持的会上,备陈利害。他们行动,几乎是同时(蒋的稿子在4月9日发表,吴同日在国务院会上讲话)。
   
   在这之后4月20日,国务院终于作出了公布疫情,免去了卫生部长张文康党内职务的决定。吴敬琏、蒋彦永,按说都是在“体制内”,但他们按自己的方式抗击非典,为国家为人民作出了大贡献。他们的专业都不是政治,但是面对公共利益,人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挺身而出,精神值得学习。
   
   吴敬琏先生提出要建立一个“公开、透明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这不但需要知识份子呼吁和响应,更需要众人的推动。不妨先从反思非典开始,公布“非典”全过程,及其在国内外造成的后果(包括数字),开展公开地讨论。逐步提高政府的公开透明度,争取使政府成为可问责服务型的政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