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孙文广文集
*孙文广最新著作*
* * * * * *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2003年5月12日 814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
   
    ——悼李慎之先生

   
   大概在三年之前,一位朋友把李慎之先生的大作《风雨苍黄五十年》复印了很多,也给我一份,这是我第一次阅读李慎之先生的著作,看后爱不释手,连读数遍,作者在我的心目中树起了清新的形象。
   
   慎之先生仙逝之后,我再度找出了《风雨苍黄五十年》一文,翻读再三,文中语言仍深深地打动我的心弦。慎之先生在文末写道:“很快就要到二十一世纪了,在这世纪末的时候,在这月黑风高已有凉意的秋夜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守着孤灯,写下自己一生的欢乐与痛苦,希望与失望……最后写下一点对历史的卑微的祈求,会不会像五十年前胡风的《时间开始了》那样,最后归于空幻的梦想呢?”
   
   他逝世前祈求的是“中国要开放报禁、党禁”。时至今日中国距离“开放报禁党禁”还遥遥无期,前些日子毛泽东的前秘书李锐先生说了一些要求改革的话,登在《21世纪环球报道》上,结果惹得那家杂志被查封掉。我们这些非党草民的言论,要想得到当局的立即认可,那当然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慎之先生的文章,我想主要不仅只是为了打动当权者的心,更重要的是为了用他的自己的经历,用他自己的认识,感化民众,唤起民众,去争取民主、争取自由。
   
   按照慎之先生的资历,在他离休之后 会享受高干级的待遇。本来可以颐养天年,安度余生,自得其乐,过一个安稳的晚年,但是他却选择了一条召来很多非议的道路。
   
   李慎之先生度过漫长的黑暗年代,他也曾被极端思想裹挟,觉醒之后,痛定思痛,但并没有停留在悔恨之中,也没有消沉、混世,而是走上积极的人生道路。他痛恨极权统治、专制独裁,他坦率地写出了自己曲折的心路历程,用以启发后人。慎之先生 八十多岁过世,晚年身有残疾 ,为社会进步,为国家民主,他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写作,不谋功利,不谋权势。 他们的心血之作,不但感人,而且还可以做为中国现代史的一项佐证。
   
   李慎之先生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效法。 他的祈求,后人一定会代他争取,使他的梦想成为现实。
   
   2003.5.12于山东大学
   
   (新世纪、大参考)
   
   2003年7月2日 3104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
   
   
   
   6月29日,朋友告诉我当天法国台广播了吴敬琏的文章《建设一个公开、透明和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他对该文赞扬有加,要我一定找来看看。网上查找之后,发现吴敬琏、蒋彦永两人,在抗击非典中都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
   
   
   
   **吴敬琏、蒋彦永简介**
   
   他们两人都是1930年出生,都于1952年入党。都学有专长。
   
   蒋彦永是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主任,肿瘤专家,有大量著述,多次出国访问,退休后还带着两个博士研究生,
   
   蒋彦永的事迹已经广泛见诸海内外媒体,被称为“英雄”。
   
   吴敬琏的抗击非典事迹则少有人介绍,因为他意见是在内部会议上提出来的。
   
   吴敬琏先生是大陆著名经济学家,现任社科院的教授也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2000年众多媒体联合评选年度经济风云人物,吴敬琏先生高居榜首。吴敬琏先生是中国力主市场经济理论的“旗手”,素有“吴市场”之称。
   
   为了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他大胆揭露中国股市黑幕,从而使吴敬琏名闻遐尔。他曾经把中国的股市比做赌场,后来被视为“赌场论”。中国股市后来从2000年2200多点,跌到1300多点,至今还在1500点左右徘徊,使股市风险得到一定释放,吴敬琏起了一定作用。
   
   参与股市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吴敬琏的,很多证券工作者都非常重视他的言论和著作。
   
   
   
   **吴敬琏、蒋彦永同心合力抗“非典”**
   
   吴敬琏与蒋彦永两人往昔素不相识。
   
     早在今年4月初,吴敬琏就根据自己对多方信息的分析,深切关注着国内非典疫情的发展。他感到,一些负责官员的做法是错误的,而且有可能导致严重后果。
   
   4月9日吴敬琏在在由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对官员们的态度提出了批评。据当时在场的经济学家胡鞍钢回忆,吴敬琏提出有关批评建议后,温家宝总理作出了正面回应。温总理指出,人们关心自己的生命、健康是正常的,应当充分地理解。新一届政府成立一个月来已多次研究“非典”问题,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是政府的首要职责,因此抗击“非典”是政府的当务之急。
   
   也是4月9日,美国《时代》周刊刊登了蒋彦永大夫的一封署名信,揭露前卫生部长张文康隐瞒非典疫情。蒋彦永在4月8日接受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询问时,确认自己写了信,他说,自己之所以站出来说话,是因为不说实话,要死更多的人。
   
   进入5月下旬,疫情开始缓解。而在5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当有记者说及有的报刊把蒋彦永当作英雄时,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却说,不理解蒋彦永为什么那么受人关注,蒋大夫只是600万医护人员中的一个。高还公开为在防治非典中严重失职的前卫生部长张文康辩护。
   
   吴敬琏对在抗非典斗争中的蒋彦永仰慕已久,当听到官员对蒋大夫的不负责任言论时,他感到有必要表达自己的支持和敬意。
   
   6月3日,吴敬琏给从未谋面的蒋彦永打电话说: 你为我们国家立了大功,为人民立了大功。我向你致敬。不是对你个人,而是要辨明这种行为的正确性。好像有人在这里把这个弄颠倒了。
   
   在蒋彦永遇到了很大的压力时,素不相识的吴敬琏向他伸出了友好的手。
   
   
   
   **建设公开、透明的政府**
   
   反思非典,吴敬琏多次提出改革政府的建议,最近他写了《建立一个公开、透明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的文章(见《新世纪网2003.6.26》)。
   
   在文中回顾非典发生和蔓延过程后指出:
   
   “一些负责官员在SARS传播这个关系大众生命安全的问题上采取极不负责的态度,封锁消息、隐瞒疫情、散布虚假信息,居然还自认为理所当然,合乎政府办事的规程。”
   
   “在信息公开方面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个别负责官员固然有一定的责任,然而更重要的问题却在于全能政府体制下形成的一套陈规陋习,其中包括对大众传媒的行政管制”
   
   “政府机构和政府官员对于决策权的垄断,通常靠他们对于公共信息的垄断来支撑。政府在执行公务过程中产生的信息,本来是一种公共资源,是公众得以了解公共事务和政府工作状况,监督公务人员的必要条件。因此现代国家通常都有信息公开、“阳光政府”的立法;除了由于涉及国家安全并经法定程序得到豁免的公共信息,都要公之于众。只有建立起信息透明的制度,才能把政府和政府官员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
   
   “在社会生活日益丰富、生活节奏日益加快、“信息爆炸”的今天,遏制传媒发挥应有的作用,只会使社会生活处于信息阻断的状态之中,其经济、政治和社会后果将十分严重。传播体制的改革应当尽快提上议事日程,成为SARS危机之后提升我国的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的一项重点工作。”
   
   吴教授总结非典教训,提出的信息公开、政府透明应是我国政府改革的重要任务。只有人民享有了知情权,才可能监督政府,实行民主政治。
   
   
   
   **政府放弃垄断 实行社群自治**
   
   吴教授是是经济改革的旗手,他通过总结中国的经济改革,引伸到政府改革。提出政府要放弃垄断。
   
   “其实也很简单,这就是政府放弃垄断,把经济决策权归还给经济活动的当事人,由他们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和各自的利益判断,分散地进行决策。”
   
   “现代社会利益多元,社会活动五彩缤纷,公共事务不能仅仅靠党政机关和行政官员来处理,而要发展市民社会,广泛实行各种社群的自治。然而,传统的“大政府、小社会”体制的一个重要特点,却是国家权力的充分扩张和市民社会活动空间的尽量压缩,因此在1956年实现社会主义改造,特别是1958年实现“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化以后,除了独立性岌岌可危的家庭,其他的社群组织都已不复存在,整个社会的三百六十行,不论属于什么行业或领域,都被整合到一个以官职为本位的统一单调的行政科层体系中去。这是一种缺乏生机与活力的“纤维化”体系,或者叫做“没有社会的国家”。如果政府领导作出决策和下达命令,这种组织体系可以运用国家的权威,动员一切能够调动的资源去实现特定的国家目标。”
   
    “但是,这样的体系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社群缺乏自组织能力,遇事只能依赖于政府的命令,任何非国家规定的项目或未经官员允准的活动都只能停顿下来,或者举步维艰。因而,在这样的体制下,不可能出现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和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当然也不可能有经济文化的全面繁荣。”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家庭的功能开始复苏,民营企业等非政府组织作用也日渐提高。但是,其他方面的社群组织,例如社会基层的自治机构、行业性的同业公会、以及具有专门目标的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仍然十分弱小,这表明民间社会的发育程度很低。有的学者把这种社会组织的缺陷叫做“社群缺位”。
   
   在这次SARS危机中,这种自组织能力薄弱、市民社会发育不良的缺陷使中国除了政府单打独斗,几乎没有社群组织有力量提供普及知识、募集资金、为患者和医疗人员家属提供服务等活动。
   
   吴教授在这里提出的,要放弃政府对多项业务的垄断,广泛实行各种社群自治,这正是解放每个人的聪明才智,调动众人积极性的重要途径。
   
   
   
   **老年知识分子的良知**
   
   吴敬琏、蒋彦永两人都是学有专长的名人, 难得的是,他们都有一颗知识分子的良心,当他们看到“非典”危害国计民生时,他们不顾自己的得失,据实揭露,据理力争。
   
   一个不怕违犯党纪,向境外媒体投稿,回答美国媒体的采访。一个不看官场风向,在温家宝主持的会上,备陈利害。他们行动,几乎是同时(蒋的稿子在4月9日发表,吴同日在国务院会上讲话)。
   
   在这之后4月20日,国务院终于作出了公布疫情,免去了卫生部长张文康党内职务的决定。吴敬琏、蒋彦永,按说都是在“体制内”,但他们按自己的方式抗击非典,为国家为人民作出了大贡献。他们的专业都不是政治,但是面对公共利益,人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挺身而出,精神值得学习。
   
   吴敬琏先生提出要建立一个“公开、透明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这不但需要知识份子呼吁和响应,更需要众人的推动。不妨先从反思非典开始,公布“非典”全过程,及其在国内外造成的后果(包括数字),开展公开地讨论。逐步提高政府的公开透明度,争取使政府成为可问责服务型的政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