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毛泽东祸国殃民]
孙文广文集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祸国殃民

2003年12月27日 3041
   
   血染土地公有化
   
    ——再评消灭私有制

   
   为了在农村消灭私有制,实行地土公有化,斯大林在苏联推行集体化、要“消灭富农”,强行流放、富农地主200多万。毛泽东在中国先是推行暴力的土改,消灭“地主阶级”,以后推行合作化、公社化实行土地公有制。
   
   
   
   **苏俄的土地公有化**
   
    1917年11月7日,列宁斯大林领导”十月革命”,用暴力夺取了政权。
   
   1917年11月8日,在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土地法令》,规定:“立即毫无报酬地废除地主土地私有制”(《联共(布)党史》p258)宣布永久取消了地主对土地的所有权,土地成为公有财产,土地不能买卖。
   
   列宁。斯大林,所以要在夺取政的次日,宣布:“废除土地私有制”,是为了号召农村无产者支持苏维埃,也是为了标明“十月革命”“消灭私有制”的性质。由此召来地主、富农的强烈反抗,开始了“红”“白”两军的国内战争。
   
    为了落实土地公有化,推行农村集体化,考虑到农村多数土地掌握在富农手中,联共(布)中央1930年1月通过决议:《在全盘集体化地区消灭富农经济的措施》,制定了“消灭富农”的措施。将富农分为三类:
   
   第一类 从事“反对苏维埃政权”的反革命富农处死刑;
   
   第二类 大富农、地主流放到国家边远地区
   
   第三类 一般富农流放到本地边远地区。几乎所有富农地主,或者被流放,或者被枪杀。
   
   苏俄在“集体化”中,到底消灭了多少富农,因为苏联封锁,一直难有准数。直到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后,公布了“国家档案“这才知道:1930——1940年在苏俄总共流放了229万人,死亡54万人。可见斯大林为了消灭私有制,推行集体化,是何等的残酷与冷血。自从十月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凡是反对政府,反对现行政策者都可能是“反革命”,从1921年到1954年按“反革命”罪判刑的有378万人,处死64万人。(《读书》2003.11 P48)
   
    当年斯大林领导下,强行推动土地公有化,为此不惜“消灭富农”,迫使二百多万的富农离开家园,流放到边远地区,造成数十万人死亡。事过七十多年,俄罗斯实现了自由化,民主化。
   
   
   
   俄罗斯总统普京,不久前宣布,要在俄国要实行土地私有化。俄罗斯从1917年“十月革命”开始经过了八十多年时间,转了一个大圈,现在又要回到原点。
   
   为了消灭私有制,实行土地公有化,斯大林等人以牺牲人的生命,国家的财富,社会的传统文化做代价,换来的却是,现在俄国的落后,和国家难以弥合的创伤。这难道不是消灭私有制带来的灾难。
   
   
   
   **毛泽东与湖南农民暴动**
   
   要在农村消灭土地私有制,“地主”不可能自愿、无偿地交出土地,于是只能 使用暴力,制造血腥,制造恐怖。
   
   毛泽东在湖南领导农民暴动,开始于1925年冬,1926年北伐军进入南京、武汉后达到高潮,湖南农会号称有618万人,一度实行一切权力归农会的群众专制。当时中共领袖陈独秀在致共产国际的电文就承认,湖南农运造成:“北伐军官家属土地和财产被没收,亲戚被逮捕,平白遭受拘捕与惩罚,米的运输受阻,向商人勒捐,农民抢米粮,吃大户,士兵寄回家中的少数金钱均被农民没收与瓜分。”(张耀杰《曹禺笔下的农民暴动》)
   
   毛泽东1927年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记录了毛泽东当时是怎样组织农民暴动。
   
   首先组织农会,农会拥有无上权利,不受法律约束,表现‘无法无天’,他们可以把‘地主’拉出来游街,戴高帽子,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可以到地主家里去杀猪出谷。
   
   在农民暴动激烈时,“地主”被活活打死,或拉出去枪毙,以后还夺取枪支弹药建立农民武装。
   
   毛泽东在湖南领导的农民暴动,不允许任何人讲一个“不”字,湖南一个大知识分子,只因为写了一首讽刺农会的打油诗,即被农会公审,就地枪决,(注1)当时的农村一片红色恐怖,毛泽东却认为这样的恐怖“好的很”。当然农村的流氓无产者,痞子,因为分得了财产会感到欢欣鼓舞。
   
   
   
   **中国的血腥土改**
   
   “斗地主”是土改中发动群众,扫掉地主威风的最重要的过程。首先发动“苦大仇深”的“贫雇农”,向他们进行“教育”,使他们知道“地主”收地租,是“剥削”,宣传对“地主”的“仇恨”,然后,向贫苦农民许以地主的“财物”“土地”,拉出地主来“批斗”,由“苦主”出面控诉,调动贫苦农民的仇恨情绪,以后是侮辱,欧打,有的地主就这样活活被打死,至于“苦主”们的控诉的内容,当然是不受约束的,是真是假难以考证,这时的地主已完全被剥夺了发言权。
   
   在农村,还要杀一批,关一批。据国外的报道,在中国的土改中,致死的地主全国大概在一百万到数百万之间
   
   王若望亲身参加过山东土改,根据《王若望自传》,透露:光是一九四七年第三季度在土改斗争高潮中,鲁南地区就有二十多万人被流氓无产者活活打死,其中三分之一只是富农、中农或小商贩。王若望指出:“中共特别强调地主还乡团对共产党怀有刻骨仇恨,试问:促成并加深这种刻骨仇恨仇恨的根子是谁呢?”该书还摘引一名用乱棍打死地主的贫农所述:“俺们端了他全家,分了他的浮财,要是留下他活着,肯给咱罢休吗?”。土改运动实际上比“文化大革命”残酷多了,由于新闻封锁,外界对这段血淋淋的历史所知甚少。
   
   
   
   **“公社化”造成中国大饥荒**
   
    “土改”只是在农村,“消灭私有制”的第一步。从“合作化”,到“公社化”,在全国农村,完成了包括土地在内的公有化。
   
   1958年毛泽东亲自组织和领导了“公社化“运动,在全国农村普遍建立了“人民公社”,在农村土地、牲畜,大型耕具,甚至炊具都实行公有化,农民对土地的支配权完全丧失。从此后农民的活动都在“公社”的统一指挥下进行,农民彻底失去了私人的生产资料,从此也就丧失了对农业的经营的自由,一切行动听“公社”、“生产队”的指挥。
   
   “人民公社”的口号是 “组织上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 农田的耕种实行军事化的组织,几十人上百人排着队像军队一样下地劳动。在人民“公社化”后,停发农民的口粮,强迫农民到公共食堂吃饭,一度没收农民的炊具等私有财产。
   
    “公社化”极大的摧残了农民的劳动积极性,加上荒谬的决策和指挥,在农村,造成了灾难性的大破坏,粮食大减产,形成全国大饥荒,很多人饿得皮包骨头,得了浮肿病。全国饿死的人在2000万以上。
   
   中国的人口在1958年之前,平均每年增长约1500万。从1959年起,中国人口的增长率,开始下降,1960年,出现全国人口负增长。
   
   这几年的全国人口数为
   
   1959年6.72亿
   
   1960年6.62亿
   
   1961年6.58亿(见1983年《中国统计年鉴》P103)
   
   从1959年到1961年之间全国人数减少了约1400万,考虑到人口的出生,这几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当在2000万以上,这是中国一百多年的近代史上最大的一次人为的灾难,
   
   这场大灾难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毛泽东领导的以消灭私有制为目标的“公社化”。
   
   过去说58年后饿死人,是因为“大跃进”,其实以“大炼钢铁”为标志的“大跃进”对农村粮食生产的直接影响并不大,造成粮食大减产的主要原因是“公社化”带来的“平均主义”“大锅饭”,瞎指挥。58年后饿死人,主要原因是“公社化”。
   
   以“消灭私有制”为目标,在世界很多国家,建立了的共产极权统治,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地要实现“合作化”“集体化”,要消灭土地私有制,在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地造成灾难,带来血腥。
   
   2003年12月27日于山东大学
   
   (大纪元、新世纪、大参考、看中国)
   
   注1:农会杀湖南大知识分子叶德辉的经过:叶当时是湖南的名士,看不惯农会的暴民作风,在农会开会时送了一幅对联意涵讥讽:
   
   农运久长,稻梁菽麦黍稷,一班杂种;
   
   会场广大,马牛羊鸡豕犬,都是畜生。
   
   中国传统读书人有了名,闹点小脾气社会一般不以为忤,统治者也不敢随便杀他们。但叶德辉一代名士,竟因一幅对联被共产党以“封建余孽豪绅领袖”的罪名公开处决了。叶被枪决后,形势急转直下。湖南绅界震动,纷纷投身军队,军界一片反共情绪。(见《开放》2001年7月蔡泳梅《湖南农民运动揭开血腥序幕》)
    2003年12月30日 2672
   
   国共内战溯源
   
    ——四评消灭私有制
   
   
   
   过去讨论国共内战,在海峡两岸看法有很大的差别。大陆宣传的几乎全是蒋介石发动内战,举出的事例很多,台湾方面则提出了不少相反的看法。
   
   国共内战事过50年之后,我们对这个历史事件应冷静、理性、实事求是的来讨论,应该从大历史的角度进行考察。
   
   
   
   **消灭私有制与国内战争**
   
   很多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都曾经历国内战争,如原苏俄、中国、越南、柬埔寨、古巴等等。产生这些国内战争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这个问题对如何评价一些历史人物,如何认识近代史,从而决定其国家的走向,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按照《共产党宣言》的理论,要在全世界推行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阶级”的“革命”。因为有产者不会自动放弃自己的业产,因而这种“革命”只能靠发动无产者、国内战争,来夺取政权,消灭私有制。
   
   这样就有了1917年列宁斯大林的领导的暴力 “十月革命”。就有了苏俄的国内战争。
   
   按照毛泽东的说法,“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列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中国的革命,中国的国共内战,和俄国的国内战争十分相似。一方是共产党领导自称是代表农民的“红军”,另一方是被指称代表“地主”的蒋介石领导的“国军”。
   
   
   
   **中国的国共内战**
   
   中国的国共内战,分为二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十年“土地革命”(1927-1937)时的战争。当时掠夺地主的土地等资产,分发给农村的无产者并补充“红军”的经费。
   
   在十年“土地革命”中,按照苏联模式在农村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名子照搬苏俄)。
   
   抗日战争结束(1945年)后不久,当时共产党已占领大片国土。毛泽东就在“解放区”开展没收地主土地资财的“土改”,为第二次国共内战做准备。双方都在抢夺接受日军的占地和武装,互相之间战斗不断。国共双方也有谈判,但最后破裂从而开始了第二次为期三年的国共内战(1946年——1949年)。
   
   
   
   **国内战争的根本原因**
   
   爆发国共战争的重要原因,是毛泽东不愿意放弃“消灭私有制”的意识形态和暴力土改,另一个原因是,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不愿放弃军权,交出武装,即不愿放弃军事割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